《苍狼》 第七章 女儿泪 第七章 女儿泪 第四节

帝俊缔结 收藏 1 31
导读:《苍狼》 第七章 女儿泪 第七章 女儿泪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不知不觉中,夏季最炎热的月份即将到来。


刘彻领着皇子皇女,后宫妃嫔及一干皇亲国戚来到长安城西边的上林苑消夏祛热。上林苑原为秦代苑囿,位于渭水南岸,刘彻在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大事扩充和改建后,有离宫别馆数十处,周长达100多公里,形成一组巨大的宫廷御苑群,专供他休息、游乐、观鱼、走狗、赛马、斗兽、欣赏名花异木和围场射猎。当然上林苑最主要的建筑是建章宫。建章宫与未央宫隔衢相望,有飞阁相连(即空中走道)。因为不受城墙的限制,所以宫墙规模特别庞大,豪华程度也更胜于未央宫。其宫墙周长达10余公里,内由36座殿宇(一说是70余座)组成,号称“千门万户”。它的主要建筑有前殿、骀荡宫、天梁宫、广中殿、函德殿、神明台和井干楼等。这会,大伙儿走马观花看累了,便聚集在细柳台歇息。刘彻一边逗弄六岁的太子刘据,一边听旁边的女眷闲话家常。


平阳长公主看着卫少儿道:“最近怎么总看不到去病,昨晚他舅舅还在叨念他呢。少儿,去病倒底忙什么去了?”


卫少儿面对从前的主人,总有一种感激不尽的心态,因而她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去病也没在忙什么,每日到宫里请安之后,就是应邀到各侯门公卿府去宴饮谈笑。”


卫皇后有些不解,道:“去病不是一向来讨厌跟这些人打交道么,怎么突然转性了?”


卫少儿没有马上回答,她心里另有隐情,当着这么多娘娘公主的面,实在是不好说。原来,霍去病从浣溪村回来,找的第一个人就是她这个当娘的——霍去病一直记得出征前,花梗在母亲面前的哭诉,以及花梗临终前对他的委托,这些都使他深信母亲是最大的知情者。面对儿子又急又忧的连串追问,卫少儿半点口风都不肯露。自她听闻花梗的死讯,便料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她拿定主意不说,谅去病也不敢怎样。这个儿子,别看他平日威风凛凛,又冷又酷,但骨子里,他却极有孝心。正因为这个“孝”字,卫少儿想博一博,她希望能迫使儿子在感情方面让步。卫少儿如此做,倒不是说她满怀恶意;将心比心,她也愿去病自择配偶,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但是,去病是天下众目所仰的人物,是大汉天子倾尽心血培养的人才,岂能容庸脂俗粉玷污。天底下,够资格和他并肩站立的女子,自然是非那高贵万端,艳丽无双的卫长公主莫属。去病唯有和她配对成双,才能让所有爱他的人感到满意。为着这个目标,卫少儿没少过愁肠百结的日子。很早以前,她就觉得儿子在心里专为某个女孩留了个位子,因而这个女孩,便是阻挠去病和卫长成其好事的钉子。她必需要拔出这颗钉子!过去,她一直没有机会,所以她只能思着,愁着,忧着;还是苍天肯随人愿,把机会摆在她面前:花梗竟自己来找她。卫少儿在一番深思熟虑后,稳稳妥妥的救出花蕾,同时又没给昭平君留下任何把柄。在没见花蕾之前,卫少儿怨过她,待见过之后,她倒怜惜起这女孩来:瞧那模样,身段,性格,哪样不跟去病相配呢?可惜了,去病命里早就注定要和卫长在一起——要是这女孩模样次一点,灵韵少一点,倒还可以给去病做个妾;但如今,还是把她弄到去病永远都看不到的地方为好。卫少儿把花蕾安置妥当时,霍去病还在前方浴血奋战,待他此时来询问母亲,就得到这么两句话:“你就不要瞎操心了,娘把她安置在稳妥的地方。你还是多想想宫里的事吧。”霍去病见母亲再不肯说出花蕾的下落,他气归气,却也无可奈何,只得道:“母亲不愿说,自是有为难之处,孩儿也不敢勉强。孩儿就自己挨门逐户的去找。”嘿,这小子说得出,还真做得到,他真的挨门逐户的到列侯公卿家去登门拜访。众公卿列侯早就想巴结他,过去是无门可入,现在冠军侯自己送上门来,莫不大喜过望,忙忙的盛情款待。


这些情况,你叫卫少儿如何说得出?她正思量借口,隆虑长公主却笑道:“皇后,你居于深宫,哪里知道外边的情形;就算有人知道了,也不敢到宫里来乱说呀。”


卫皇后奇了,道:“我不知道,那是肯定的。但姐姐有什么不能说的?”


卫少儿大窘,她以为隆虑长公主已经得知她搭救花蕾的事,受她儿子的撺掇,来找她的茬呢,她刚想开口,隆虑长公主则抢了先,道:“这事啊,只怕詹事夫人也不知情。”


女眷们见隆虑长公主一派洋洋得意的样子,看来她手里握着的是独家新闻,不由得全被吊起胃口,都心急火燎的盼着她说下文。隆虑长公主一看众目睽睽只望着她,这才满意的道:“我听说,骠骑将军现在是花丛里边采花蜜,流连忘返不知归。他呀,正给自己寻匹配的如花美眷呢。”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尤其是卫长,连嘴唇都白了。卫少儿也变了脸色,道:“长公主,别说笑啊。”


隆虑却认真的道:“我就说嘛,这种事情,你这个当娘的也未必知道。儿大不由娘,你就别心里发慌了。”


平阳长公主瞟一眼卫长,便想岔开话题:“妹妹果然是在说笑,不过这话不招人爱,咱们还是那边看鱼去吧。”


隆虑冷笑道:“我知道你不爱听,可躲是躲得开的么?姐姐不想听便自己走开,其他人可是想听的。”说这话的时候,隆虑的眼睛就毫无顾忌的盯着卫长。平阳被隆虑堵得无话可回,原来,隆虑是汉景帝在世时最宠爱的女儿,自小娇惯,说话无顾忌;更兼景帝咽气前再三叮咛刘彻,要他好好待她,所以刘彻对这个妹妹要比别的姐妹更宽容些,因而隆虑说话爽直的秉性到老不改。这会,隆虑侃侃而谈,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全倒出来:“锐儿(昭平君的小名)几次在不同的公侯府碰到骠骑将军,发觉骠骑将军不理会男人是真,但是在那些个名媛贵妇面前,他倒是挺能说的;连粗使婢女,他竟也一概关爱,好声好气的陪她们说话——你们说说,这又是什么意思?他这么做,到是乐坏了那些有女待嫁的侯爷公卿们,都把自己的女儿打扮得花儿一般,引带出来,争着在骠骑将军面前献宝。这郎看妇来女挑婿,隔着案几醉媚眼;想必那场面一定是流韵风生——”


“别说了!长公主,请您别说了。”卫少儿失声叫起来,她遮遮掩掩,最不愿意这样的话传到宫里来,免得皇帝,皇后,还有卫长心生嫌隙。偏是这隆虑长公主如竹筒倒豆子,好听的难听的,全都没遮没拦的说出来;而且还随便添枝加叶,信口开河,乱说一气,直说得卫少儿难堪之极。平阳看看卫皇后震惊的脸,再看看卫少儿狼狈不堪的模样,忙出来打圆场:“妹妹,快别说了,小心陛下听见。”


隆虑瞟了一眼刘彻,见皇帝哥哥脸有怒色,忙咽住一口唾沫,硬生生的把下剩的话全摁到肚子里。这时,她想起前年卫长及笈家宴上的风波,心头便也惊慌起来。她暗恨自己只顾图一时的口舌之快,竟犯了禁忌。于是,她赶紧小心翼翼的观察兄长的反应,觉得皇帝的脸色已恢复平静,正继续逗弄太子——想来,方才的话,他准没听清,便略略放下心来。


可隆虑哪里知道,她说的那些话,早就一字不差的灌进刘彻的耳朵。刘彻转回头,关切的目光只放在卫长的身上。卫长笔挺的端坐着,她保持住皇家公主的尊严,但是她的脸色苍白得令人心痛,尤其是那双明亮的眼睛,盈盈如水,饱含着深深的愁苦。看着心爱的女儿备受煎熬,刘彻怒上心头:霍去病,你小子混蛋!朕有好好的女儿你不看,整日扎在那些野花野草里厮混,你这不是存心气朕么!想到此处,刘彻恨恨的开口道:“少儿,回去之后,给霍去病递个话,叫他今日就来建章宫伴宿。”


卫少儿伏地叩拜,“诺”的同时,心头一片冰凉。


是夜,霍去病奉昭命进建章宫伴宿。跨过东门,他便直扑骀荡宫,去见刘彻。刘彻才在宠妃王夫人的侍奉下用过晚膳,脾胃舒畅,心情正好。他斜眼看霍去病,道:“骠骑将军,知道朕为什么招你来么?”


霍去病抬起头来,眼睛里一派无辜:“臣不知。”


刘彻笑咪咪的拍拍身边的软席,道:“过来,隔着那么远,好像分生了一般。朕有体己话,要对你说。”


霍去病“诺”了一声,款款走近。王夫人随着刘彻的视线打量霍去病,不知是不是受过伤的缘故,看上去,他瘦了。霍去病自来一穿便服,总会显出一种与其军人气质大不相同的飘逸风采。这会,他穿着雪白的细绢深衣,只有衣领和袖边的下端绣着几朵黑色的夔纹花饰。单这样朴素淡雅的装束,长身玉立的霍去病便如徐徐清风,郎郎明月,拂过人面,照彻人心。刘彻本就心情不错,这会更是愉悦,他笑容满面,慈爱的道:“去病,你年纪也不小了。朕记得寒露那一天是你二十岁的寿日,对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