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三.钻空子,打闷棍. 23.昨日尚有回味,明朝难堪展望.

7821144 收藏 6 37
导读:重生奋斗史 三.钻空子,打闷棍. 23.昨日尚有回味,明朝难堪展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可以肯定,懿妃对不能用恶毒手段干掉我极其难受,但她又不得不接受公平竞争.因为除了用毒之外,只有怂恿咸丰将我赐死,没其他合适方法.但咸丰决没有那么毒辣,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儿子争斗,两头难受着.

懿妃敢于狂妄地最大原因就是咸丰只有两个儿子了,我敢于和懿妃直接对抗的原因同样在此,当然,我必须具备竞争力才行.无论双方怎么斗,家天下的固定思维也使咸丰不能将俩儿子全压制下来,他没有历代名君那么有霸气和狠辣,性格上优柔寡断,无法下定决心选择谁放弃谁,只能采取温和平衡术.


皇宫中也许少了几场风暴,但汹涌暗流无时不再.我与懿妃的暗中争斗却难免被有心人察觉到,智如翁同龢是其一,自然更有密探遍地的咸丰.


在令载淳越来越崇拜我的同时,懿妃也成功的使咸丰同意给载淳新找个师傅.但皇子必需在重文殿学习,这是所谓祖制,咸丰不但不能改,也不好改变,给载淳新找地方读书麻烦着哪.载淳的新师傅是个迂腐的老翰林,查了半天清代名人录,我没找到这老翰林的名字.有没有真水平,咱不能一棍子打死他,但那摇头晃脑的样子我怎么也看不惯.一进门儿就满口孔孟之道,但第一天在重文宫里想笑又不敢笑,极力控制地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我怀疑那嘴肯定高兴的抽抽儿麻木了.连翁同龢看着都不住暗笑,说孔孟之道完全在这先生嘴上,其实想出人头地早想疯了.呵呵,老先生,感激我吧,翁同龢本是正宗帝师,我要不来,您老不定怎么在翰林院里长嘘短叹到死呢!


这老先生压制不住地兴奋过去后,第二天就让我们看了一个笑话,载淳送出一下马威.老先生指点载淳学习时,摇头晃脑,满嘴全是文言文,被载淳楞头愣脑顶一跟头:‘严师傅,你嘴里念什么哪?听不懂,不如还让翁师傅教我,您也不如载镔.‘


五岁的孩子,说话就是爽快.


这老翰林对自己在学生心里不如才名满天下得翁同龢,虽不服倒也能忍受.可是,竟然不如五岁孩子的弟弟就孰不可忍了.于是,看到我与翁同龢高谈阔论,也插一杠子.听到我们的话题,这老先生大怒,天地君亲师加三从四德全搬了出来.翁同龢不与他计较,只笑而不语.而我,有点佩服载淳,的确听不懂啊!难怪这时代读书人所谓教化世人纯粹是放屁.


听他唠叨半天,我只回了一句话,结果令懿妃十分满意,因为这老先生气地不和翁同龢一起带学生了.重文殿够大,搞地我一天只能见载淳几次.但他毕竟天天与我在一起,还有开明的翁同龢,应该不会被教坏.


我说这老先生的话是:‘您也就能写写八股文,教私熟都会带笨人家孩子.‘


懿妃每天都跑一趟重文殿,日日监督教导载淳别跟我玩儿,妄想把我锅底下的柴抽出来.可只有两个法子能灭我点起地火.其一,不学了,天天把载淳搁储秀宫里看着,但咸丰不可能同意,除非载淳放弃皇位.其二,懿妃天天耗在重文殿,可其他活不干了吗?


所以,载淳始终被我掌握着一半儿,而且内心里还向着我.因为他一直害怕他妈,但对我却是服气了.


为了看住载淳,懿妃无奈中天天来重文殿捣捣乱,咸丰看不惯了.也许他个人觉得比较适当,我肯定嫌他做地不够.咸丰限制了懿妃的行动,最多三天去重文殿一次,最多待一个小时.哈哈......


可得意不久,我也被限制了.天天跑后宫拉关系时,被咸丰招到上书房骂了一顿后,只允许我常到皇后那儿请请安,其它地方少乱逛悠.


得,懿妃,您哪,专心哄皇上好了,我专心训导载淳,呵呵.


保持着这种微妙的平衡到了春节,除夕之夜,听着外面喧闹得编炮声,回想这半年多重生的日子,真应了那句老话,像做梦一样.灵魂夺舍,吕洞宾,外星人,这叫玄幻.咸丰,慈禧,翁同龢,这是架空.喝毒药,吓载淳,与懿妃交锋,这叫什么?YY吗?不对不对,这决不是做梦,怎么是意淫呢!


突然想起电影<<甲方乙方>>中的结束语,只不过要改为:一八五九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一八六零年,我很期待它!


一八六零年,真值得期待吗?


如果要用未来的势力比较,那么咸丰像是极有权力的联合国,毕竟他是皇帝,也没被谁夺了权,但基本上属于一个想管事儿不知如何管,只好睁眼闭眼的势力.


而我是Z国,懿妃是M国,我的实力比不上懿妃,但能让她决不敢小看......


哎,刚才脑子里掠过了个什么念头?


一瞬间忘了刚才还自比Z国,而是突然......想到哪儿了呢?联合国,Z国,M国......对,M国,是M国,我好像记得M国今年......哦,南北战争似乎从一八六零年开始的.


我往往能记住历史事件,但对发生年份总记不清楚.想到M国的南北战争,感到极有必要证实一下经过,赶紧找出我那半册清史,因为清代历史与西方列强关系太深,所以,附带了一些列强同时代大事记录.


嗯,1860年,M国南北方两总统并立,同年,战争爆发,1865年4月14日,伦肯遇刺.26日,南方投降,内战结束.


我说M国怎么在前年跟着Y国F国E国一起在<<天津条约>>中占过清朝便宜之后,好像十来年没影子了,原来在打内战啊!情不自禁中YY起来.哦,我当然要承认,1859年的除夕夜的绝大多数想法都是意淫,真正计划与行动是在有了权力后.


关于M国,我当时意淫地着三条路,上策,想法让M国南北方打生打死,两败俱伤,谁都胜不了谁,最后分裂成两个或者更多国家.中策,让南方获胜,因为南方坚持农奴制,而有压迫就有反抗,农奴制将是M国内乱不止的源泉.下策,救伦肯.以伦肯的威望人品,只要他感激咱救命之恩,起码短时间内会少个强劲对手.


但遥远M国的内战没让我傻乐多久,YY毕竟不能当做现实.因为我在胡思乱想中,脑子里又想到,这几年对清王朝来说却更凄惨.人家M国怎么说也是俩兄弟闹分家,清朝却是给一帮强盗先打再抢.


我翻到清代大事记,一眼扫过1860年那一条,哎呀,头晕.


1860年10月,Y国强迫清政府订立的结束第二次鸦片战争的不平等条约。因在北京签订,故通常称为《北京条约>>。原称《续增条约》。1856年10月,Y国借口“亚罗”号事件,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翌年,YF联军攻占广州。1858年5月,YF舰队攻陷大沽炮台,清政府被迫在天津分别与E、M、Y、F等国签订《天津条约》。1860年3月,Y军扩大侵华,陆续到达香港的Y军万余人强行在九龙尖沙咀登陆,实行武装占领。同月21日,巴夏礼诱迫两广总督劳崇光签署《劳崇光与巴夏礼协定》,强租九龙(包括昂船洲),年租银500两。8月,YF联军相继攻陷塘沽、大沽、天津。10月,进犯北京,火烧圆明园。10月24日,清政府钦差大臣奕沂与Y国全权代表额尔金(J.B.Elgin,又译伊利近)在北京签订《ZY北京条约》。共9款。该条约除确认清Y《天津条约》仍属有效外,又增加了扩大侵略的条款:开放天津为商埠;准许Y国招募华工出国;割让九龙司地方一区给Y国;清Y《天津条约》中规定的赔款增加为800万两。条约第6款割占九龙作如下规定:“前据本年二月二十八日(注:公元1860年3月20日)大清两广总督将粤东九龙司地方一区交与大Y驻扎,粤省暂充YF总局正使功赐三等宝星巴夏礼代国立批永租在案。兹大清大皇帝定即将该地界付予大Y大君主并历后嗣,并归Y属香港界内,以期该港埠面管辖所及,庶保无事。”1861年1月19日,Y方在九龙举行仪式,宣布接收九龙。


丧气啊!原来YF鬼子就是在今年抄了败国清朝的家,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就今年被烧了第一次,后世的香港在今年完全被人抢走了,库叶岛今年飞到别人怀里去了.


我拳头握地紧紧得,可该干些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