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4.1夜话1

zyzhy678 收藏 4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还没有吃完烤肉蒋御风就接连不断地遭到电话骚扰,一个是吴军的女儿打来的,询问把张凌风找到没有,这个应该还算是姐姐关心小弟的亲情吧。

另外一个就是那个德国留学生,汉斯.汉诺威(就和我们华夏人原来喜欢用名字比如什么什么勇,什么什么强一样,这纯属于一呼百应的所谓菜市场名)开始象以前一样定时给对方电话,询问一下今天有什么事情,现在有没有空,大家一起喝点咖啡什么的。

要是平时的话蒋御风也就去了,但是今天不行,“~汉斯,实在对不起,今天不行,因为我弟弟从日本回来了,我已经有三年(这是吹的,去年才送的生日礼物~~汽车)没有见到他了。。。还是下次吧~~”,轻松放下电话,准备继续和弟弟谈重要的问题。

“和和,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德国凯子啦?”,听起来姐姐和对方还比较熟悉,有点好奇,“喜欢他吗?”

“对,就是他罗。至于是否喜欢嘛,怎么说呢,要说喜欢还真谈不上,这个人性格还不错,挺谦虚的,做事情比较严谨,可能和他们的民族特性有关吧。不过,我是不可能接受他的”,轻啜了一口菊花茶,却有点难受的感觉。

“嗯,为什么呢?”

“咳,你如果是女人的话能够接受自己的男人不仅是大男子主义者,还要求妻子结婚就回家当家庭妇女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早点结束,别拖着啊,这事可大可小,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接受他,就应该早点撇清楚关系,别让他一直以为自己有机会,拖到后面出事”

很感激地看了弟弟一眼,不过。。。这事情也没这么简单,花木苗圃公司还需要得到汉诺威家族的荷兰花卉集团的帮助,互相之间也有了不少合作项目,目前关系还比较融洽的,虽然蒋御风知道对方多半是看中了自己的身份。

何况,在潜意识里蒋御风一直都在试图躲避父亲要求自己嫁给某公子的事(但是她自己也知道,只要父亲正式表态,汉诺威家族必然将催促汉斯停止这样的攻势)。

父亲真的很难。

对于这个事情父亲到还现在还没有什么过分的话,但是舅舅家(石家)给予的的压力就很大了,舅舅一家在和自己谈这事的时候,总是都在有意无意地试图施加影响,不停地在自己面前灌输刘申祺(政治局委员,新任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刘唯之子)是如何的有礼貌,如何的有前途,弄得整天心情都不好。

其实对于自己来说,这个刘申祺并非不认识,似乎也是北大毕业的,可能还比自己高一年级,印象中也没有记得什么事。不过,好象他在学校的时候就属于花花太岁的那一种人,仗着自己的老爹是当时的北京市长,身边的女人就没有断过~~这样的人,还能嫁吗?

真羡慕啊,至少弟弟他还是自己选择的,但是我能够自己选择吗?真的有勇气自己选择吗?我。。。蒋御风低下头喝橙汁,没有继续说话。

而此时,张羽面对着正坐在自己面前的两块“石头”也没有说话,平静地听着他们激动的述说。

“老大,你得出来说话啊,我认为那就不能让凌风这么来搞,就象庞书记说的那样这不小孩子过家家吗,你是他爹那就要拿出气势来,在这么关键的时期这~不扯蛋嘛”,眉头一挑说出自己的要求,石明明肯定是有想法的,明年就60了,自己的学历和人脉都不行,估计也当不上什么一级主官。可这都还不是问题的关键,只要老大还能再干十年八年的我退役到也没什么,可下面的兄弟们还把你给望着呢。

别说普通华夏人,就是一般干部也难以分清楚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委员哪个更有权势一些,特别是一些身居高位甚至两委员在手的将军们也一样,在外人眼睛里面,似乎政治局委员的称呼还是更加风光一些。可不是吗,也只有具有政治局委员、副总理、人大副委员会、政协副主席以上身份才能被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可是对于地位应该相差不大的军委委员就没有这样的说法。当然,这也难怪,历来的根本性原则都是党指挥枪嘛。

同样,作为从草根上窜起来的人物,张羽全是靠的赵熊的一把拉扯来能够获得机会向上晋升的机会(后来的张羽常常就一个人在设想如果自己没有及时投入赵系,那末“6、1”事件后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好不容易在军中积累了一点人脉,可在政治局里基本上都属于不多说话的人物。

不是不想说,而是没办法,张羽也曾经努力地试图主动一点,可惜这属于天生弱项,没有丝毫用力的地方。蒋岚家族实在没有什么助力,曾经的政治局候补委员,石家老太爷去世不到5年就人走茶凉,唯一的儿子石清华几乎就当了10年的门头沟区商业局局长,临老才被上面给照顾了个区工会主席干了两年后来给面子按一个正厅级退休了事。

还是全靠着熊系的牌子才重新把石家老太爷的那些比较年轻的部下招回来全面接管过来。自己又出面全力培养小舅子,可还是不行啊,35岁的时候硬顶上去当了个区国税局副局长,前年也就是48岁才弄了个北京市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排名第3的副主任,也不过才是个副厅级闲官。临到现在,就算自己是政治局委员又能怎么样,在地方上也仅有北京市委副书记庞朝淙才算是自己人,不过也才是一个副部级职务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帮助。这是张羽异常焦躁的原因,在整个政治局只有候补委员吴军和自己是一条心。。。这让张羽深刻感受到自己在政治方面实在缺乏帮手,也缺乏从政的能力和经验。

手下兄弟们也很急躁,明年换届的时间眼看就要到了,还竟然会出了这种事?

50岁的石禄和石明明两人都在大哥的面前等结论,刚才庞朝淙和远在中东的柴凯旋也都打来了电话,要求千万要停止这个荒唐的“小孩子过家家”。

石明明也是自己提拔出来的一员猛将,和小舅子还算得上是远族,自己可是花了30年的时间才把他提拔到了北京军区副司令的位置上,唯一的问题就是脾气急躁了点,前几年仗着自己的名号也得罪了不少人,自己也没有少敲打他可就没什么效果,天性如此啊。这不,都59岁了还是个中将,以后基本上都已经没有机会晋升了。

想到这里狠出了一口气,张羽撑着自己的额头苦笑着,“你当我就想啊,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从阿圜去了以后他就没我说上10句话,听说他今早就回北京,我打听了一上午可到现在还没看见人,我上哪去拿出当爹的气势来?”

这也是实情。

说到阿圜,石禄的两个眼睛都红了,这是自己的双胞胎妹妹,16年前被美国间谍的炸弹给。。。却听见石明明在问自己,“石禄,你也不说个话,再怎么说凌风也是你外甥,你这个当舅的也不坑个声,你也真是的”

还舅舅呢?

假的,人家可是黄头发,阿圜也没儿子。

不就是带了他几年吗?都过去16年了,他还记得我这干舅舅吗,“我的大哥,你也不是不知道,当初阿圜也就是带了他两天而已,现在已经是16年了,我都不记得还有这么个英雄了得的外甥”

“石禄,你給御风打电话,看他姐弟俩是不是在一起”,他们可能是会在一起吧,俩姐弟都两三年没见了,“凌风在北京不会有什么熟人,从吴军家里面出来,很可能就在一起”

“姐夫,还是你自己打吧,御风现在听到我的声音就烦,咳~大哥你问什么?不就是安排她和刘申祺见了一面吗,啊,就是那个。。。刘唯的儿子,现在,她是见到我就躲~~”

有点怪了,不过稍微想了一下也就释然了,是他们自己安排的见面,肯定想在家长正式见面谈之前看看情况,免得以后出麻烦。可你们也稍微急了点吧,虽然是原则上同意了,但是我这当爹的都还没说话呢。这绝对是石禄干的,我是说呢,前一段时间她就那末不高兴的,这里面还有蒋岚的份,怎么就这。。。还要瞒着我呢?

石禄看见张羽盯着自己看没说话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话给说漏了,急忙低下头假装喝水并在背后做个手势要石明明帮自己把场面给圆一下。难得看见不喜欢在自己人圈子里面发火的老大现在竟然黑着脸,已经停下来的石明明瞟见了石禄的手势,稍微想了一下便主动开口岔开了话题,“老大,还是我来给御风打吧”

有点心虚的石禄乘着石明明拨电话急忙把张羽手上的烟用打火机点上,直到见姐夫抽了一口才算是踏实了一下。

想了足足一分钟时间,张羽才缓缓地用手把做了个过来的动作,石禄只好搭讪着又站到姐夫的面前。只见姐夫用非常冷漠的语调在警告自己,“这事情。。。这次也就这么算了,下回可要注意点,别再。。。瞒着我给御风说事”,想想都很愤怒,肯定是他们在背后要求御风不能告诉自己,石禄也就算了,怎么连当妈的都这样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