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裂变 2 4

玄甲军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71/


瓦西里终于醒来了,他在梁赞州的一所陆军医院里已经躺了6个星期。阿不都的那颗子弹在他的肺部钻了一个洞,并且引起了感染,但是他仍然活了下来。然而,面对每天穿着病号服在医院里晃来晃去的日子,瓦西里越来越无法忍受。直到有一天,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汽车停在了瓦西里的病房门前。

“瓦列佳,看来你的气色不错”。进来的是瓦西里最好的朋友米哈伊尔.赫列赛维奇.安东诺夫。“瞧,我给你带什么来了”,说着,安东诺夫把一个牛皮纸包放在了床头柜上。“这是最新鲜的黑海鱼子酱,陆军医院的伙食向来不敢恭维。”安东诺夫是一个铁匠的儿子,他继承了父亲魁梧的身材,脸上总是挂着憨厚的微笑。他和瓦西里在库图佐夫军事学院是同班同学,瓦西里毕业后子承父业,当了一名坦克兵。安东诺夫则来到莫斯科的国际关系学院继续深造,在89年的政局更替中,他展现了非凡的业务能力和政治判断力,很快就进入了总参军事情报局,成为当时局长塔波夫的重要助手。新总统上台后,“圣彼得堡帮”掌控了局势,这个国家的权力阶层全部重新洗牌,一大批以前显赫一时的人物纷纷倒台,其中就包括塔波夫。但是由于总统本人的特殊经历和现实的需要,安东诺夫所在的部门却没有受到多少冲击,作为一名中级业务人员,他甚至还得到了重用,成为了新近改组的总参军事情报总局——格鲁乌的特种作战情报处副处长。

瓦西里伸了伸有些僵硬的腰,“谢谢你,我亲爱的朋友,其实能够赶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才是给我最好的礼物,你能帮我吗?”

“恐怕很难,要知道你的主治大夫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我在这里都快憋死啦,你知道一个男人像个傻瓜似的躺在医院里有多难受吗?”

“瓦列佳,别着急,有个活你愿意干吗?只要你点头,明天我就有办法让你离开这里。”

“这么说,我被招募啦?”

“你不问问是什么差事吗?”

“管他是什么,我已经待够了,现在让我们喝一杯吧,来尝尝你的鱼子酱。”

当瓦西里和安东诺夫举杯痛饮的时候,西南2500公里以外,卡萨耶夫正在他位于车臣共和国扎普拉诺村的私人别墅那高大的门廊下,悠闲地摆弄一支17世纪的苏格兰燧发枪。这种前装枪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不能算一件精良的武器,但对于卡萨耶夫这样的武器爱好者来说,他的价值已经远远超出了武器本身的范畴。卡萨耶夫收藏了许多的武器,从中世纪的刀剑到最新式的手提机关枪,因为他感觉只有置身于武器的环抱之中,才能真正的安全。现在,他由60名全副武装的保镖保卫着,卫队长就是阿不都。他正在等一个信使,他将给他带来买主的信息,准备交易他丰富的藏品中最新的也是价值最大的一件。

“我们得到确切的情报,编号9999目前在这个人手中,他似乎想卖个好价钱。”安东诺夫打开幻灯机,卡萨耶夫那张阴翳的脸马上占据了整面的墙壁。瓦西里坐在墙角的椅子上,对昨天的决定颇有些后悔。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在他的战争经历中,这张脸不止一次地出现在简报室的墙壁上。“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瓦西里嘟囔了一句。“我们也这样希望,可是总没如愿,这家伙滑得像条泥鳅,我们确信他迄今为止已经至少躲过了4次暗杀,2次是我们干的,2次是他们自己人。”安东诺夫翻了翻手中的资料夹,重新换了一张幻灯片。一个深蓝色的长方型物体出现在墙上。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这就是编号9999,它是一枚核弹,一个真家伙。我们以前把它存放在乌克兰,现在它到了卡萨耶夫手里。”瓦西里感到有些呼吸困难,他觉得自己似乎在听天方夜谈里的故事。“这怎么可能?”他几乎是脱口而出。

“当年,我们在乌克兰驻扎了70万人,其中就有2个导弹师,装备176枚洲际导弹,1240颗战略核弹头。另外,还在那里部署了1643枚战术核弹头。”安东诺夫没有直接回答瓦西里的问题,他似乎陷入了一种自说自话的状态。“想当年,我们是多么强大呀,任何一个坦克连长都可以开着40吨的大家伙在柏林郊外任意驰骋。”

“是的,我有同感,但是,具我所知,根据协议,他们不是把所有核弹头都移交给我们了吗?”瓦西里不愿意浪费时间。

“哦,是的,真对不起。事情的关键在于乌克兰应向我们移交2883枚核弹头,可我们只收到了2633颗,中间整整差了250枚!而且其中有20个手提箱式的微型核弹。”

“你是说墙上的这个东西就是其中的一个?”

“没错,我们确信在1998年由一家俄罗斯人控制的乌克兰公司在阿富汗把它们中的6个卖给了阿拉伯恐怖分子。”安东诺夫咂了口咖啡,继续说道:“这些东西能够置几百万人于死命。”

“可是,要想在实战中真正使用这件武器并不那么容易呀。”

“我亲爱的朋友,我们担心的恰恰是这一点。这些核弹头原先是被用来执行特殊任务的,因此它们被设计得十分简单,根本就没有安装安全装置。每枚手提箱式核武器只有50公斤重。简单地说就是把武器级的钚和铀分装,而且能够用时钟或手机激活,引爆高能炸药,诱导核裂变。想想吧,如果它在莫斯科市中心爆炸的话,将会是什么景象。”

瓦西里觉得自己好象是一只钻进了捕兽套中的长毛兔,他眨了眨眼睛,疑惑地说:“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别装啦,瓦列佳,这些可是最高机密,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知道的”,安东诺夫微笑着说:“你以为我们为什么随随便便把你弄到这里,然后告诉你这些,再客客气气地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啦,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可为什么是我?”

“因为首先你很忠诚,这点我们非常清楚;其次你受过全面系统的训练,只需要再接受一些强化技能培训;第三,你的长相更容易接近他们。”这时,安东诺夫好象忽然换了个人似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根据可靠情报,卡萨耶夫已经联络了买家,将在30天内出手。我们要你带领突击队,在他们交易时干掉他,拿回核弹。来吧,伙计,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