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10.红蜘蛛 (上)

寂寞守林人 收藏 11 203
导读:丛林狙击手 10.红蜘蛛 (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丛林里最美的就是这片静,而在敌人危机四伏杀气重重的威胁下,丛林的静又变成了最可怕的。田胜利与那少女相扶着卧在一株靠进灌木丛的大树前,他们杀死了血鹰后又往前走了几百米,三道关的越军早已撤离,也没有解放军的出现,敌人不知在搞什么鬼,竟然主动放弃三道关,但在少女和田胜利的眼里,越是这般无人之境越是藏着更大的危机。

两人互相为对方取出了伤口内的子弹,少女很是虚弱替田胜利从肩膀上取下那颗子弹后,已有些支撑不住,但他仍吩咐田胜利揭开她肩膀上的衣裳,在战场上面临着生死威胁,一切的伦理都变得那么毫无价值,少女咬着牙提出让田胜利从她那裸露出的雪白晶莹的肩膀上取出子弹,当才她为他取出时,眼睛都没眨一下,现在轮到田胜利了,他也想表现的镇静,但当他的手指触到少女滑嫩的肌肤时,心里竟然一荡,他心中骂自己该死,颤抖着手去取子弹,手指在少女的伤口内扣动着,少女始终咬着牙但仍发出低沉的呻吟声,终于子弹被取了出来。

田胜利到河边取了水,用从身上扯下来的军衣的布条团成抹布,擦拭着少女肩膀上的伤口,经过一番消毒后,用另一条干净的军布包裹了起来。一些完毕,少女闭目休息了一会,睁开眼睛,低声道:“前进。”

两人又要分开,田胜利竟然有种依依不舍的感情,少女闪到了前边的林子中已消失不见,田胜利叹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丛林里有一种奇特的鸟,叫灰巴鸟,专从死人的尸体上空旋飞,这种鸟之所以奇特是因为总与死人牵连到一起,有死人的地方就有这种鸟,也许这种鸟天生就是死亡的象征。

田胜利向前行了百余米,发现灰巴鸟总在他头顶盘旋,而不远处还有许多只在林中忽高忽低的飞着,好象在预兆着什么。田胜利的耳根突然有种嗡嗡的声响,就像磁电波在产生作用,同时的他的十个手指都有种自然发抖的感觉,他惊诧着,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前面的林子有些阴暗,他快步走了进去。

进入林子约有二百多米,突然发现脚下有东西在蠕动,低头一看竟是手掌那么大的一只蜘蛛,浑体红色,这种蜘蛛是亚热带森林的特产生物,不同于其它蜘蛛,遍体剧毒,碰者即死,个头很大,约是普通蜘蛛的几十倍,看起来就如同手掌那么大。田胜利急忙缩脚,骇然的望着那蜘蛛,只见地上竟有一只已死的灰巴鸟,可能是从数枝上掉下来的,田胜利抬起头,只见旁边的一株树上竟爬满了这种红蜘蛛,再往丛林各处看,几乎骇然的惊叫起来,几乎每一株树上都是这种又大毒性又重的生物,他骇然的又低头,只见脚下的红蜘蛛竟然在馋食着那只灰巴鸟,灰巴鸟浑体血淋淋的,头已被红蜘蛛咬掉,身子在一点一点的消损着。

田胜利不自觉的缓缓退后,但他观望着丛林左右,几乎所有的树上都有这种蜘蛛,而这个蜘蛛林是通往三道关的必经之路,并且他的心头升起一团恐惧感,猛然想起了那个少女,她是不是已经进入了这个林子。

田胜利一咬牙,为了她自己也要闯过去,他小心的往前面走着,地上腐植层内都是蜘蛛,满满的爬行着,就像蚂蚁一样,而前面的丛林竟全是奇大无比的蜘蛛网,网上爬满了蜘蛛,树上、地上、灌木丛,连远处的河边也全是蜘蛛。

田胜利举起了手中的狙击枪,他的瞳孔收缩着,突然脚下有东西又在蠕动,他急忙缩脚,只见是一只野兔,全身爬上了三四只红蜘蛛,在他脚下挣扎着,他急忙退后,骇然的吸了一口凉气,心道怪不得三道关的越军都撤退了,原来这片地方已经被红蜘蛛占领了。

他缓缓的退后,突然面前一晃,一只蜘蛛从树上掉了下来,落在他的脚下,正向他的脚尖爬,田胜利急忙抬枪砰的一声,红蜘蛛被打得稀巴烂,地上流出一滩绿色的血液,田胜利不敢在缓动,他举起狙击枪对准丛林的地上连续发射子弹,打死了几十只蜘蛛,然后向前冲去,他担心那少女已被蜘蛛蚕食了,因此跑的很快,脚下滋滋的响,很显然是踩死的蜘蛛,有蜘蛛从树上落下,他就用枪扫开,或开枪打死,一口气跑了几十米,低头一看,自己的裤管上正爬着三只红蜘蛛,他惊叫一声,用狙击枪一一扫掉,突然前面一张蜘蛛网挡住了他的去路,而周围已全是这种比人的蓬帐还大的蜘蛛网,田胜利一咬牙对着蜘蛛网就是一阵射击,子弹打死了一些蜘蛛,但网破了缺口后就立刻又被旁边的蜘蛛补好,蜘蛛太多了,根本就杀不完,田胜利此时已整个被蜘蛛网包围。

正当他正骇然的思筹该如何退出去时,竟然发现自己的脚下后面都已被蜘蛛网粘住,这是突然粘住的,蜘蛛网也是刚织起的,但很快他的头顶前面也都被网遮住,网高高的撑起,将他网在里面,田胜利只觉这些网竟然比丝还硬,用手竟然撕不破,一撕手就粘了上去,他手中的狙击枪也被蜘蛛往团团粘住,更糟糕的是数十只红蜘蛛竟然缓缓向他爬过来,从网上一丝一丝的蠕动着,田胜利想抬起枪,但手臂竟如伸进沼泽地里再也伸不回来,正当他的瞳孔收缩,数十只蜘蛛就要近到眼前时,突然一团火光,整个网着了起来,十几只蜘蛛身体着了火,剩下的四处乱爬,田胜利的周围的蜘蛛网都被火给烧破,他的身体一能动弹,立刻将狙击枪放入火中,将上面的蜘蛛网烧掉,然后对着那些到处乱爬的蜘蛛连续射击,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快出来,杀不完它们的!”

田胜利一怔,看到林子不远处正站着那个少女,她手中拿着一只火把正四处扫荡着蜘蛛,脚下已被蜘蛛包围,田胜利知道危机,从蜘蛛网中穿出来,狙击枪向少女脚下连连发射,蜘蛛吓得向两边爬去,他上前扶住少女,两人急忙跑出林子,约跑了几百米,才远离了那片林子,两人刚喘一口气,只见前面的林子又缠满了蜘蛛网。

田胜利骇然道:“这些蜘蛛占领了这片丛林,看来蜘蛛是越南人故意布置的,他们故意将蜘蛛放出来阻挡我们,这么说......”他突然想起了蚂蚁,无数的蚂蚁不会全部无主的跑出来,而是有蚂蚁王带领着,那这些红蜘蛛......是不是也有一只蜘蛛王呢?

田胜利想到这里,全身打了一个冷颤,他无法想象蜘蛛王应是什么样子,少女道:“这些蜘蛛本来应该不在这片丛林内的,一定是人为的,我怀疑这片林子中应该有一个养蛛人,他不怕蜘蛛的毒液,并且能控制蜘蛛。”

田胜利骇然道:“这太可怕了!那些解放军同胞难道......”少女摇头道:“你看这些蜘蛛网全是新的,说明在蜘蛛来到这片丛林前他们已经穿过了,应该已在三道关外,但这些蜘蛛的主人应该是越南人,很可能也是一个狙击手。”

“狙击手?”田胜利不敢相信,养蜘蛛的狙击手?少女道:“蜘蛛、毒蛇、蜥蜴是丛林三毒,所以越南人一定会利用它们,这三种毒物应该只有当地土著才能控制,而且不是圈养,而是野生养,这些蜘蛛只听那些土著人的。养蛛人一定是土著人,而他很可能为越军所利用,但我更相信他是一个狙击手,因为......”

田胜利好奇道:“因为什么?”少女皱眉道:“你有没有仔细观察这些蜘蛛,他们有些爬行的身法捕食物的样子隐隐有狙击手的作风。”田胜利仔细想着,那些爬在树上、灌木丛、腐植层内的狙击手,由于太多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但一经少女提醒,他倒是想起几只的确很像狙击手,就像那只灰巴鸟,它是怎么从空中掉下来的?也许这些蜘蛛在用“狙击术”捕食一般蜘蛛捕不到的猎物。

不过这些毕竟显得很可笑,野生蜘蛛与狙击手,田胜利怎么也无法将他们联在一起,但少女一直在思考着,突然问田胜利道:“什么是狙击手?”田胜利一怔道:“当然是精通狙击的人,他们会暗杀、防御、偷袭、换位、辨声、辨别风向,还有枪法奇准,并且善于伪装、扰敌......”少女摇头道:“你把狙击手的概念固定化了,狙击,只要能在不知不觉中杀死敌人的都是狙击手,就算是投毒、下迷药、设陷阱也算是,我们把狙击手只当成是暗杀的神枪手,或者暗杀的神枪手组织,但敌人,例如越军却很可能把他们当成是各种各样的名称,例如猎人、神枪手、下毒者、善于阴谋者、逃犯、演技人员、心理专家、魔术家、杀手、心如蛇蝎的女人......还有.......蜘蛛、毒蛇、蜥蜴!”

听着少女的一番话,田胜利有些迷糊了,喃喃道:“听你的意思是什么人都有可能成为狙击手?”少女摇了摇头道:“我不能确切的回答你,但我有种感觉,这些红蜘蛛就是越军的野生动物类狙击手。”

蜘蛛、毒蛇、蜥蜴......狙击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