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红流 一 起义前夜

梅戈 收藏 1 5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8/




正是一年稻谷就要成熟的时候,金灿灿的稻穗沉甸甸地把稻杆儿累的弯了腰。为了这多年少有的好收成,挥汗如雨的农夫们在田里紧张的忙碌着。

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在湘、鄂、赣间的群山峻岭之间,一支千余人的队伍在大步行进着,军官们神采奕奕,战士们精神饱满,一名军官骑在大白马上鼓舞着士气:“同志们!士兵们!你们累不累?今天晚上有没有信心赶到上级指定的宿营地?!”

“有!”所有的军官和士兵都响亮地回答着。

军官对连续几天行军仍然保持着旺盛斗志的部队很满意,骑在马上大手一挥道:“好!同志们!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我们一起加把劲儿,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赶到上级指定的宿营地点!”说完,军官下了马,和战士们一起徒步向山峰上攀登而去。

其他骑在马上的军官们看见长官如此也纷纷下马,整支队伍仿佛比赛般奋力向山峰上奔去。

这支生气勃勃的部队不是一般的部队,从他们精良的装备上就可以看出,他们非一般部队可比,军官们不必说,战士们全是20来岁的壮小伙,一个赛一个的精神。这支部队不是别的部队,他们是武汉国民政府的警卫团,可他们整支部队从上到下却在共产党员的掌握之中,此时他们正奉临时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命令赶赴湖南,参加由中共中央特派员、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同志亲自领导指挥的秋收起义。

天黑了,队伍里点起了火把,一名战士问着身边背着冲锋枪的排长:“易排长,你说怎么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合作着就突然动起了刀呢?!共产党不是一直很支持国民政府进行北伐吗?!你看每次打仗这些共产党员不都是冲在最前面?!可怎么突然之间国民政府就这么凶狠地杀起了共产党来了呢?听我们老家的人来信讲,家乡里天天都在杀人,凡是共产党员、农会干部,全一家子一家子地杀了个精光!”

见习排长易秋寒不禁苦笑道:“这是一个根本的主义路线问题,国民党视共产主义为洪水猛兽,他们是大官僚、大地主、大买办的代表,与代表广大劳苦工农阶级的共产党是格格不入,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共产党是要让穷人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要彻底铲除剥削,你说代表剥削阶级的国民党能同意吗?!”

小战士不好意思地笑着道:“我才从其他部队过来,许多事以前也没听长官讲过,有些事也是一知半解,排长你以后多给咱讲道讲道,让咱们心里也明白明白!”

“好!”易秋寒笑着答应道。

部队又翻过一道山梁,对面的山上显现出几点移动着的火光,警卫团团长卢德铭掏出望远镜看了看,夜色黑的厉害,隔的远又有树木遮挡,除了火光大了些以外什么也看不清楚。卢团长对身边的参谋命令道:“部队展开战队形,你带几个人迎上去看看是敌是友!”

“是!”参谋答应着带着几名战士飞快地朝着对面的火光迎了上去。

部队放慢了脚步,战士们把枪都握在了手里,团副和参谋长等人都聚了过来。

卢德铭注视着对面的火光,二十多分钟后对面的火光停止不动了,但很快就快速地向这边移动过来。

又过了二十分钟,执行卢德铭侦察命令的那个参谋田广元带着几个当地人打扮的人跑了过来:“报告团长!是毛特派员派来迎接我们的人!而且是咱们的老熟人萧靖雄同志!”

说着话萧靖雄乐呵呵地跑了过来:“卢团长!您好啊?毛委员派我来接你们!”

卢德铭握住萧靖雄的手热情地说道:“你好啊!老萧!毛特派员到啦?!”

“到啦!毛委员中午就到了!左等你们不来,右等你们不来,毛委员怕你们走错了路就派我们出来接应你们!”

“毛特派员现在在哪里?!”卢德铭急切地问。

“就在我们萧家祠,其余各路人马都到了,就等你们这支主力部队了!”

“好!我们马上赶赴萧家祠!”卢德铭和萧靖雄说完就向身边的参谋长命令道:“命令部队,火速前进!”

“是!团长!命令部队火速前进!”参谋长重复了一遍卢德铭命令。

在萧靖雄等向导的带领下,卢德铭的警卫团以急行军的态势向萧家祠跑去。

萧靖雄看警卫团动了起来,急忙对身边跟来的人道:“你赶快骑马回去报告毛委员,就说卢团长他们到了,赶快给卢团长他们预备开水饭菜!”

“是!”萧靖雄的随从答应了一声骑上马向来路上奔去。急骤的马蹄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它预示着革命的风雨即将到来。

卢德铭和萧靖雄都骑上了马,卢德铭笑着问萧靖雄:“老萧!这里到萧家祠还有多远?!”

萧靖雄道:“还有大约三个多小时的路程,不过我看部队的行军劲儿头,估计两个半小时就可以到了!”

卢德铭哈哈笑着:“我们俩自从武汉一别,有差不多三个月没见了吧?!”

萧靖雄也笑着道:“可不是吗?再有几天就整三个月了!卢团长记得真清楚!”

“我没想到口口声声‘共产党人是我们的朋友,宁左勿右’的汪精卫杀起共产党人来比蒋介石一点儿都不逊色!”

“是啊!”萧靖雄叹了口气:“他的口号是‘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漏网一个’使多少共产党员、工农干部惨遭屠杀?!可我们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说到最后,萧靖雄的语气不由得急昂了起来。

“对!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我们就坚决和他们斗到底!”卢德铭举起了自己的拳头,表示着自己的决心。


两个半小时后,卢德铭的警卫团到了萧家祠。

在无数火把的照耀下,毛泽东大踏步地向警卫团迎了上来。卢德铭等人急忙跳下马来向毛泽东跑了过去。

不等卢德铭敬礼,毛泽东就伸出了大手:“欢迎你们!欢迎你们这支革命的队伍!”

卢德铭给毛泽东敬礼道:“毛特派员,卢德铭率国民政府警卫团向您报到!”

毛泽东笑着道:“从现在起,这支队伍就不再属于武汉的国民政府了,它现在是中国革命的工农的武装,我们要给它起一个新名字,叫工农革命军,你们说好不好啊?!”

卢德铭低声喃喃道:“工农革命军,工农革命军!好名字!好名字!”卢德铭转过身来向身后的队伍喊道:“士兵们!同志们!毛特派员说把咱们这支队伍改名叫工农革命军,你们说好不好啊?!”

警卫团的队伍稍稍沉寂了一下,随即震天般的呼喊响彻了云霄:“好啊!”

毛泽东站在人群当中喊道:“同志们!农友们!工友们!士兵们!从此中国贫苦的劳苦大众将有了自己的武装,我们将武装起来反抗地主资本家等剥削阶级的压迫,我们自己的手里也将握有枪杆子!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毛泽东洪亮的声音震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中国贫穷的劳苦大众将有了自己的革命武装,枪杆子将掌握在穷人自己的手里,穷苦的人民将用自己手里的枪杆子给自己打出一个红彤彤的属于自己的政权。


部队被热情的老乡们带去吃饭休息了,卢德铭给毛泽东介绍着团里的营、连长们。等所有的营、连长们都介绍完了,易秋寒跑了过来给毛泽东敬礼道:“报告毛特派员,您的学生易秋寒也前来参加您领导的秋收起义!”

毛泽东乐呵呵地握住易秋寒的手:“怎么?!我的江西老俵,你没回去高农民运动?!”

“报告毛特派员,从农讲所毕业后正赶上黄埔军校招新学员我就去参加考试了!黄埔军校毕业后就分到了卢团长这个团当见习排长!”

“好!”毛泽东拍着易秋寒的肩膀道:“革命队伍里也正需要你们这种经过正规院校培训的军事人才,你们要为中国劳苦大众的革命事业多做贡献!”

“是!”易秋寒为毛特派员还记得自己而高兴,响亮地答了一个是。

“走!我们现在去吃饭!你们连续赶了几天的路一定累坏了,今天晚上好好吃顿饭在好好休息休息!”

易秋寒刚想拒绝,毛泽东拉着他就向村里走去。


部队休息了,领导们的军事会议却连夜召开了。

毛泽东着重讲述了秋收起义的重大意义,讨论了新的军事部署,并和卢德铭等同志商议决定:将所有部队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由毛泽东任党代表,卢德铭任总指挥,余洒度任师长,下辖三个团。毛泽东和新的军事领导机构商讨了具体的行动计划,一起研究了具体的行军路线,决定9月9日发动秋收起义。


绣着镰刀斧头的红旗打了起来,所有参加起义的工农革命军官兵都配戴上了红袖标。人们唱着歌儿等待着大战的即将开始。

易秋寒擦完了自己的冲锋枪,挨个检查着排里战士的武器,看见每个战士都把武器擦的干干净净、光光亮亮他不由得满意的笑了。

走到三班,三班长韦立真正对着一个战士拳打脚踢,边打边骂道:“他妈的!老子说你是为了你好,你他妈的不但不听还顶嘴,今天老子非好好教育教育你不可!”旁边几个战士愣磕磕地看着,有人眼里露出不平的神色。

易秋寒急忙喝住了韦立真:“韦立真!住手!你怎么又打人?!”

韦立真忙住了手道:“报告排长!我让他把枪好好擦擦,他就是不听,还和我顶嘴!”

“那你就打人啊?!”易秋寒瞪了韦立真一眼。

“除了打他,我想不出其他什么好办法来!连长说,当兵的不挨打就成不了好兵!”

“你不会给他讲道理吗?!”易秋寒不满地说道。

“报告排长!我不知道怎么讲道理!”

易秋寒不再理他,问着被打的士兵:“白植容,你为什么不擦枪?不知道武器保管好的重要性吗?不把枪擦好了,到了战场上你怎么使?难道等着敌人拿枪打你吗?!”

白植容羞愧地低下了头,易秋寒命令道:“赶紧去把枪擦好,一会儿让你们班长和我检查!擦不好关你禁闭!”

“是!”白植容答应着把枪拿到一边擦去了。

易秋寒低声对韦立真道:“走!出去!我们谈谈!”

出了临时驻地,易秋寒对韦立真道:“告诉你几次不要打士兵,你怎么还打?!你以前没挨过打是不是?”

“挨过!”韦立真小声道。

“挨打的滋味好受吗?!”易秋寒站住了脚问。

“不好受!”韦立真的声音依旧小小的。

“知道不好受你还打别人?!士兵也是人,有什么话你可以和他好好讲,让他从道理上明白!这比简单粗暴的打骂要好的多,要让士兵从心里感到服气知道吗?!”易秋寒语重心长地对韦立真道。

“有点儿明白了!”韦立真道。

“回去多想想,不要再打人了!”

“是!”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