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兄弟 第二章 血战高地 第八节 会合

林度 收藏 0 23
导读:战火兄弟 第二章 血战高地 第八节 会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5/


越军的火炮阵地被我方炮火几轮轰击后,已是一片狼藉。火炮零件混杂着人的残肢断臂,在阵地上随处可见,一个个弹坑遍布平地,几辆被炸中的汽车还在熊熊燃烧,周围的杂草树木都被点燃,滚滚的浓烟,把山头的林革三人的脸都熏得像是刚从煤窑子里出来似的,看着眼前自己的“杰作”,三人都有种想吐的感觉,几百条人命就这样在瞬间消亡。我方炮火转移后,敌人尚存的几门炮开始反击,炮口每次闪起的火光都让林革三人心里一阵抽搐,为后方我军将士的处境担心。丁丁一直都在拼命的呼叫炮火,给的坐标已经精确到每一门炮了,可我方的炮火已经转为对一线几处同时发起攻击的高地进行支援,只有零星的几发炮弹在丁丁的指示下,继续对越军尚存的火炮进行轰击。

“连长你看!鬼子是不是要转移啦?”

陈海东说话的声音不知何时也已变得沙哑。底下的越军仅存的几门火炮都停止了射击,火炮的支架被越军收起,几辆汽车正调整着车身把火炮挂到车后。被炸死的越军尸体被摞成数堆,几个越兵正在往上泼撒汽油,随着手里火柴的划亮,尸体焚烧的恶臭在山谷间徘徊,数百条亡魂就这样随着滚滚黑烟,被抛弃在这里。侥幸活下来的人或掺扶着受伤的同伴,或正忙碌的准备转移,此时,都不由的停下来,注视着升腾的浓烟,还有正滋滋燃烧的同伴尸体。越南政府战前所有的动员神话,在这一刻,都被眼前的事实所打破。在几名军官拼命的喊骂声中,所有人又都继续着自己先前的动作,只是更加的颓丧!如果他们还能活下来,谁也无法把这个山谷里炼狱般的场景忘记!

“废话!不转移还留在这里挨炸啊?”林革说着对着丁丁喊道“丁丁!呼叫炮火,小越南这一走,他妈的不知道又要费多少劲去找了!”

“老鹰!老鹰!3号地区敌火炮主阵地将要转移,尚有7门火炮,注意还有7门火炮,请求炮火攻击!目标。。。。”丁丁用方言与前指重复通报着情况。

“嘭嘭!”

安静的山谷里响起两声响声。越军将带不走的两门火炮,在炮管里塞进炸药,粗大炮管高昂着的头被炸的垂了下去,就像他们曾经的主人一样。两名越兵炸完火炮后,跳上最后一辆发动的汽车,向山下的公路驶去。场地里还留有几名被越军遗弃在那里的重伤员,在那呻吟与咒骂着。这几个人的生命已经无法挽回,越军的炮兵还没到,残忍的对自己同伴开枪的地步,只好把他们留在这里等死!

“咻咻。。。。”

我方珊珊来迟的炮弹,带着尖锐的叫声向这边砸了过来,十几枚炮弹在丁丁报的坐标区域上炸开。虽然准确依旧,但时间却错过了。

“好了,丁丁!不要再叫了!炸不到了,下面就是7号公路,是不能炸的!!哎。。。”林革说完站起身子看着底下还在燃烧的尸体,长长的叹了口气。

“连长!我们现在怎么办?”所有的紧张与兴奋在林革的这一句话后都放了下来,让丁丁问的话变得如细蚊吟叫般,沙哑得只能听到喉管里哼气声。

“走吧!下去看看,兴许能找到点战利品,也好给你们请功啊!呵呵”一向刚烈的林革,此时说出来的话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与黯然。到了战场,仇与恨变得真的不是那么重要了,底下那些死去的越兵,谁还会再去仇恨些什么呢?所有的人更多的只是为了活下来和完成任务,而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

三个人顺着山梁往西走去,当面陡峭的山体实在不是在黑夜里人能走的路,只好顺着山势从西侧下到底下。远处的枪炮声响个不停,夜空中尽是满天飞窜的炮弹的飞行轨迹,火箭弹的尾焰就像是流星一样从天际间划过,几个山头上炮弹炸起的火光清晰可见。在这样一个处在连绵大山与无尽的丛林里的战场上,前线与后方已经没有了明显的界线,双方不再是拉开架势,摆直了大打一场。我方各种规模的穿插队伍活跃其中,就在一边还在拼命进攻一个高地时,另一边却中了敌人的埋伏!穿插、设伏、偷袭、强攻。。。。。。所有人们所能想到的战争方式在这里都被一一引用。

三人下到炮兵阵地西侧山包后的林子里。林子被我方的几发炮弹击中,厚实而潮湿的落叶让爆炸带起的火焰点燃,冒着浓密的白烟,几处不大的火头还在徐徐燃烧着。林革挥手示意三人成搜索队型散开,间隔五米,小心翼翼的弯着腰向前摸去,脚板踏在枯枝烂叶上发出的每一声响动,都让人心里一阵不安。敌人的撤退不代表这里就安全了。

浓烟里一处火头边上一个黑影闪了一下,接着传来几声人身体碰触到灌木树枝唰啦啦的声音,警觉的林革立马抬手示意蹲下。

“呯呯!”

就在林革蹲下时,仅隔着二十多米的那一头连续的两发点射,子弹几乎是擦着头皮从林革头顶上飞了过去。

“妈的!撞鬼了!”林革心里低骂一声,身体顺势一滚,闪到一颗树后,伸出手里的枪朝那个火头处扫出两个三连发。

“呯呯呯!”

对方也不甘示弱,两枝枪管同时向着林革的位置射出几发子弹,打在背后的树上。林革将身子缩回树后,一边庆幸自己靠的这颗树够粗壮,一边大喊道:“海东!!他妈的快从边上抄过去。。。。。”

话还没喊完,发现右侧的海东早就没了踪影,对方的子弹正向右侧转移,赶紧伸出枪准备扫上几发把对方火力吸引过来,为海东作掩护。就在他扣动板机,枪口喷吐出一窜火舌的一瞬间。

“连长!是你吗?”枪声里对面传来了潘一民的喊问声。原来潘一民三人在听到这边的炮声停止后,跑过来想看个究竟,主要还是担心林革三人的安危。进到这片林子时,也是小心翼翼,首先发现对方的是他们,刚好处在火头边上的潘一民,想要冲到边上的一颗树后,才被林革发现了。刘伟看到林革三人发现了他,才赶紧先开的枪。

“潘一民?”林革稍微的伸出头去喊道。

“是我!”

“妈的!你差点要了老子的命!要是不服我,有种跟老子来单挑啊!”林革骂咧咧的站起身来。

“嘿嘿!连长!你不也差点要了我的命?”潘一民从树后闪了出来,用枪头指指树干上的弹眼说道。

“妈的!是谁先开的枪啊?”林革责问道。

“是我!连长”刘伟一只手把枪举到头上,从火头的另一侧站了起来,说完向林革左侧边上的丁丁摇摇手里的枪。

“我可是一枪也没放!”王杰从离丁丁10几米远的左侧忽然钻了出来说道。

“嘿嘿,连长!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给你们说对不起啦!”潘一民拼命陪着不是,想起应该还有一个人,忙问道:“唉!海东呢?”

“妈的!完了”潘一民这么一问,让林革想起从右侧包抄过去的陈海东不知道是不是被打中了,心里咯登一声“海东。。。”喊着就要向右侧跑去。

“我没事!”说着海东出现在潘刘两人身后,让两人后背冷汗直冒,心想,还好不是真的遇上越南鬼子。

陈海东黑着脸走到潘一民边上,在他肩上重重一拍说道:“你小子,枪法咋这么次?这都打不着我!还有脸说自个是神枪手?”

“操!”潘一民不服气的白了陈海东一眼,原来刚才向陈海东打了两发子弹的就是潘一民,他的枪口是处在树干的另一侧,连续的打了两发点射就失去了角度,不过他已经发现了陈海东的意图,真干起来,鹿死谁手还真难说!

“哈哈。。。。”

就在陈海东准备顶上几句时,林革却笑出声来。原来王杰的脸上被一块纱布从鼻梁上围了一圈,整个鼻子都被包住了,就留下一对眼睛和一张嘴,纱布的一头被刚才一跑动松脱了,让他给在脖子上绕了两圈。走近这么一看,活脱脱一个木及尹。

“我说,这他妈的是谁给你包扎的?看把我们这个四川伢子给整的。。。”林革还是笑个不停。

王杰一脸无辜的指了指潘一民。

潘一民却不答应啦:“怎么了?你给我包的也不怎么样啊,你看,这不也全松啦”说着也从后脑勺拉出一段纱布来。

“行了行了!你他妈的还是班长呢!这点活就干成这样?走吧!我们到前面看看去!”说罢林革率先向林子外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