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lkwz007 收藏 0 5
导读:距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欧淇


走下那四个台阶,看了一眼那熟悉的大门,想一下里面那个熟悉的人,仰起脸,叹了一口气,走吧,或许,这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弃,然后将决定放弃的所有全部放在心里面。


“我们是哥们”,“恩,我们是兄弟。”


欧淇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帮我收拾着简单的行李,回答她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将最后一本书放到那个已经将要填满的纸箱中。


很少觉得欧淇是个女人的,但今天的她特女人,还是短发细眉,还是简单宽松的休闲装束,还是小巧的模样,但只有今天才觉得这半年来她唯一一次象个女人。


半年前的时候,和欧淇的交往还仅仅局限于网络上,那时候总是说她很霸道,于是没事就给她添无数的麻烦,那时候不叫她欧淇,每次说话都是大叫一声:怄气了,出来!然后就收到一个恼火的头像,接着是一串莫名其妙答非所问的对白。


我们都喜欢胡诌。


那段时间很喜欢拿欧淇的老公和儿子耍笑,欧淇有一个善良的老公,但不怎么会讨她的欢心,所以总取笑她,偶尔还拿来琢磨一番,然后得出结论:你们的爱维系在儿子的身上,彼此间的感情其实已经很淡了,你更在意的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儿子的父亲。


那天她很是沉默,许久才回了我一句:你丫的小样。


于是我知道她并不满意自己的一切,后来,还偷偷的探测到,她喜欢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叫不要。



二、不要


不要这个名字挺奇怪的。


是奇怪,因为我也奇怪,因为我所知道的,就是那个男人叫不要,当然,是网名,这是我所知道的关于欧淇和她暗恋对象之间最真实最确切的唯一资料。


欧淇说和不要认识有四年了,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喜欢抽烟,还很体贴,很照顾,很懂她,“你爱他吗?还有,他爱你吗?还有还有,你会为他放弃男人和儿子,放弃现在的家吗?”


问这个弱智的问题时欧淇却没有生气,甚至我感觉到她有几分幸福和愉悦,“他会为我戒烟的。”


那时候我忽然感觉欧淇象一块石头,只是这块石头先压住了她自己,所以在认识不要的时候,我很少和他聊到过欧淇,但有一次我忽然有点呆板的问了他一句:你知道欧淇喜欢你吗?


感觉到他很是发呆了一会,对我知道这件事觉得很意外,但我却从他的沉默中感觉到了一丝无奈,很理智的一个男人,沉默是他的代名词,其实我直到现在不能把他和那个唧唧喳喳的女人联系到一起,但他们确实彼此都很喜欢对方,用他们自己的沟通方式,只言片语,然后是内心深处的感动,由衷的理解,还有,那令人嫉妒但很多人做不到的纯粹的爱。


他们没见过面,我曾经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想想他们的性格,也就释然了,超乎寻常的理智,还有那独有的爱情观,加上那沉默的大脑,很合乎情理了。


不要对我说,其实他和欧淇有距离,起码,彼此之间的理智就让他们对这份感情望而却步,“距离也有美的。”当时我嘲笑他搬别人的话来掩饰自己的懦弱,他却不置可否,仍是淡淡的眨巴着眼睛丢过来一句话:“不是所有的感情都需要有结果的,有一天你也会知道,爱和感情,其实可以分开。”


我不承认他这句话的,因为我是我。



三 、我


五一的时候我刚失业,每天唯一做的事情就是从床上爬起来,不洗脸,直接开电脑,然后点开欧淇的头像,我曾经说我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用鼠标在我们两个的世界敲两下她的狐狸脑袋,然后整个世界就变成一个方框,而这个对话框就是欧淇对我张开的怀抱。


欧淇骂我说花痴,但我只在意从语言上吃一点豆腐,然后在她恼羞成怒的时候从网上搜索大量的甜言蜜语,一股脑的发过去,再不奏效,就搜肠刮肚的想一些曾经让自己笑破肚皮的笑话,于是世界能宁静下来。


宁静总有一天会被打破的。


那天在电脑前仍和欧淇有一搭没一搭的罗嗦着,把自己装的象一个唠叨的小女人,从自己的生活到她的老公,全部当作话题拿出来聊,她忽然说,男人回来了,接着,从视频里看到一个嘴巴,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那个嘴巴长在一个小孩子的脸上,很漂亮的一个小男孩,嘴巴很象欧淇,那是欧淇的骄傲,但我在眼热的时候总装作不以为然:我儿子将来总要比你儿子聪明。欧淇哈哈大笑:你儿子啊,30多岁的老男人,还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找到女人呢,就算有哪女人瞎了眼睛看上你,说不定只能在老天的照顾下养一个丫头片子。


那时候忍受不了她的这种蔑视,曾经暗下决心拿事实证明给她看,但终是件徒劳的事,只得装作没听到她继续发过来的“无能”代号,谁让自己失了先机,于是就在视频中抓了那小家伙的照片,PS过后将八字胡和心形眼镜都加上去,但对面却笑的前仰后合,丝毫看不到生气的迹象,也就作罢。


欧淇问我要不要做个临时的小文员,我说不做,然后她说她们单位需要一个文员,半年期限,自己赶紧就改口,于是在这个夏天,我和欧淇成了同事,并且,在这段时间里,认识了她的男人。



四、男人


男人有几分腼腆,不大说话,但我知道那是因为和我不熟悉的缘故,和熟悉的人在一起,他是不会拘束的,就好像他到了酒吧以后会平空多出几份豪爽一样。


他喜欢泡吧,欧淇却喜欢安静的呆着,或者牵着儿子在楼下的草坪散步,男人其实知道这些,但总是说老夫老妻了,没那么多的事,然后大大咧咧的问欧淇需要什么,有了房子,有了车,有了欧淇物质上的一切,就继续泡着自己的吧。


他很在意欧淇和别人的来往,包括我,其实他并不是不放心,只是有时候过度紧张的时候会酸酸的对欧淇说:人家大老远到这里,没事去陪着喝杯茶嘛!这时候男人的脑子里不知道有没有过多的发挥自己的想像,但他对欧淇的爱却总是用那独特的方式表达着,虽然欧淇一直不适应他的那些表达。


在欧淇喜欢上网络的那段时间,男人曾经很是关注,看的久了,便在欧淇常去的论坛留下一封情书,甚至在欧淇生日的时候都不忘记在网上留一段缠绵的话语,然后在欧淇下班的时候很意外的在单位门口捧上一束花,等欧淇下班后搂着她的肩膀,亲昵的钻到车里面,顺路买上蛋糕,当然,不会忘记给儿子买上一个巴掌大的小蛋糕。


欧淇说如果自己天天生日就好了,这时我就隔着办公桌丢一句话过去:美去吧你,要不要365个男人爱上你,然后每个人给你过的生日都不是在同一天?隔桌的可人就笑了起来:天天都在幸福中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幸福吗?


是啊,男人做的其实已经不错了,只是,给了欧淇太多的物质,却没有施舍一点精神,就好像他只知道自己喜欢泡吧就经常去泡吧,却很少关注欧淇真正需要什么样的关心一样,他只觉得欧淇喜欢网络,所以就多添置了一台电脑,为的就是自己打牌的时候不耽误欧淇在网上畅游,但欧淇真正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


或许他知道,但彼此已经是习惯了。


我想,他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和欧淇的往来。



五、我和欧淇


和欧淇在单位的日子很快的,就好像现在打出这些字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那个单位一样,很多时候感觉我们只是一面之交,但我知道不是,因为我了解她,因为,我喜欢欧淇。


欧淇没有象他男人说的那样请我喝过茶,但和我去过一次快餐店,那次在肯德基里面很艰难的抢到了角落里那个位子,然后装出风度翩翩的样子,让她坐在那里,自己去叫了一份可乐,一份鸡腿,还有她爱吃的鸡翅和薯条,再加上两个汉堡,端过来的时候自己拿了两只吸管放在可乐杯里,她很奇怪的问为什么叫了一杯可乐,我说省着点,两人喝一杯吧,看她要犯怒,赶紧指了一下吧台,然后说那个穿绿衣服的服务员会送过来的,在她张望着找绿衣服的肯德基服务员时,自己却低下头拼命的吸下去半杯可乐,等她回过头来,便大度的说可乐归你吧,然后看也不敢看她拿起杯子感觉上当后那恼火的表情,赶紧跑去帮她又端了一杯果汁过来。


我很喜欢和欧淇呆在一起,但经常都只能在办公室里,欧淇说她不习惯和别的男人逛街,不习惯散步时身边是老公以外的男人。


我以为她是在控制自己,就故意的常去逗她,隔三岔五的说去这边玩那边逛,然后听着她那急的说不完的借口,自己便偷偷的背过脸笑。


我有一次很是混帐的找了个QQ号码,然后加了她,在她上班的时候看着她的表情,然后判断出她在想些什么,再用那个号开导起来,她便常常折服于我的理解,说很少见到这么能看透别人心思的男人,直到有一天我在对话框里打出宝贝两个字。


我说,宝贝,我喜欢你,她没说话,我偷偷的斜眼看去,只看到她半边脸,娇艳的红。


但昨天上车的时候,她忽然趴在我耳朵边悄悄的说:谢谢你叫我宝贝,但别想那么多好吗?


原来她一直都是知道的,我忽然有一种凄楚的感觉,因为我想到了她的那句话:我们是兄弟。


这是不是不要所说的那种距离?



六、距离


我知道不要那家伙还是在沉默,我知道欧淇还是在喜欢着不要,我知道男人其实很爱欧淇,我知道我达不到不要说的那种爱和感情分开并列存在的境界。


我离开了,我怕自己会真的去诱惑欧淇,然后毁去她现在的幸福。


我说,把握身边的吧,她说她明白,因为她能把一切埋在心里,但我知道她已经放任自己和男人的感情用习惯的方式去发展了,欧淇,你能把感情和爱分开,然后让自己的幸福继续下去的岁吗?你说过平平淡淡才是真的。


风还在继续吹着,一样的掠过发梢,带起一片衣角,犹如曾经在欧淇身边偷偷的看着她的眉梢那样,悄无声息,真的走了,只能给欧淇留下一个漂泊的名字


这是我的感觉吗?低下头,又看到了手中的那张卡片,看到了卡片上的那段文字:有一天,我曾告诉你,我的一切,早就偷偷的放在了你的心里边,你是我所有感情的归宿,而我,只是你情感世界里的一个过客,犹如一阵路过的风,但你只是被我撩起了耳边的发丝和一片衣角,或许还有一天,你会随风而舞,但那阵风,不会是我,因为当初路过你身边的时候,我曾经卷起一片枯叶,上面有我用心写下的一行字:宝贝,我走了,这阵风,已经离开了你的世界……


这张卡片没有交给欧淇,我知道她能听到我这句话的,就好像她从不说,但不要一样能理解她一样,不要所说的距离,我只有现在才感触的到。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自己是不能叹气的,但每次想到这些事情总是忍不住,女人说我不该因为网络上的一些话语让自己消沉,但她并不知道,其实我不是消沉,只是在欧淇极力爱着她的那个家的时候,我很想知道,她的老公是不是开始体会到了欧淇的用心,是不是,能让欧淇开始慢慢的淡忘那个和她保持着距离的男人,还有和她保持着距离的我。


什么也没有,因为你对我的感觉,只是那么一丝的歉意。


走了,希望最后记住的,只是一个漂泊的名字,留下的,只有看不到的距离,那样,每个人都是幸福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