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五节 送战友

反手一刀 收藏 7 130
导读: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五节 送战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五节 送战友

收拾东西的时候,吴德并没有告诉赵雅与赵平东两姐弟实情,等到了把他们给送到周参谋手里,两姐弟知道要被送走后,两个人都不干了。特别是赵平东,死死的抱着根柱子,喊叫着打死也不走,“我不走,我就不走,我要留下来打鬼子当英雄,你别想把我弄走,我死也不走。”

吴德拉了半天没啥用,正想叫赵雅这个做姐姐的人来劝劝,没有想到赵雅也是撅个小嘴,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眼瞅着就要落下来。吴德搔了搔头,眼看着队伍就要出发了,这担误了周参谋的时间那就不好了,但是左劝右劝,赵平东就是要死要活的扯着嗓子乱喊,赵雅也是别过头装做没有听见。这下吴德可有点毛了,脸一板,就要上去用强,赵平东一看,眼泪鼻涕猛流,扯开嗓子喊了起来:“爹呀!吴叔不要我们啦,叫我们怎么办啊!?他不要我们啦!要把我们送人啦!爹呀!娘哪!”,赵雅也是脸色一变,眼泪哗啦的掉了下来,嘴里咆咽着:“爹,娘。”

一下子,吴德的手就僵在了半空,心里无限的愧疚,脸色也暗了下来。

周参谋在旁边搓了搓手,想接上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些啥,他也是个孤家寡人一个,哪有劝这小孩子的本事。倒是刘强带着小燕上来了,小燕把赵雅拖到一边不知道说些什么。刘强走到赵平东面前,细声细语的:“赵平东是吧?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当英雄啊?”

“嗯,呃呃………。”赵平东点头答应,但因为哭的太历害,还打了几个颤。

“英雄会是个只会哭鼻子的吗!?”刘强话音刚落,赵平东就停止了哭泣,抹去了眼泪,只剩下断断续续的抽噎。

“嗯,这样才对吗。”刘强拿出手帕擦干净了赵平东的大花脸,继续柔声的说道:“想当大英雄,那得先学好本事才行,你看哪个大英雄不都是本事高强的啊,你现在还没有学到历害的本事,以后怎么当英雄啊,不说别人,就你吴叔那也是学了有五六年才有这等本事啊,你想想看是不是这个理,让你跟我们走,那是要去学本事,你看到那边的哥哥姐姐没有,他们都是去学本事的,本事学好了,我们就能来打鬼子,那样子才能立功受奖当好汉当英雄吗!对不对啊,如果你想…………………。”不服都不行,一下子的功夫,赵平东就从柱子上下来了,也没有再哭了,安安静静的拎着行李等着出发。吴德跟周参谋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佩服两字,吴德偷偷的对着刘强竖起了大拇指,心里还想着,他怎么知道我当兵练了五六年啊?!

这个时候,赵雅也破涕颜笑的牵着小燕的手走了回来,也不知道小燕跟她到底说了些啥,不过这也说明了,还是女人才能了解女人,虽然说赵雅只能算个准女人,但看的出来,小燕一定说了些什么女人间的话题,让她开心不已。

“奇龙兄,那我们就走了,没有再次听到你的歌,真的让人感到遗憾哪,只能说下次再有机会吧。”。团里的领导都来了,跟同学们一一握手告别,刘强走到吴德的旁边,跟他说道。

吴德沾着是团长警卫员的光,也跟在队伍里送行,刚把两条烟塞给周参谋,正打算打击打击周参谋这个打土豪分田地的诈骗份子,刘强就走了过来。吴德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摸索着下巴半响后对刘强说道:“刘兄,我想大家以后都是一起共事的同事,一起战斗的战友,我这里有首歌就送给你跟同学们吧。”

说完后,吴德清了清嗓子,旁边的学生们也安静了下来,几个团首长也一脸好奇的看吴德。大盗版音乐家就唱了起来,这也让吴德后悔不已,在以后的日子里常常责怪自己为什么要唱这一唱。

《送战友》(原名驼铃蒋大为唱)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送战友,踏征程。

任重道远多艰辛,洒下一路驼铃声。

山叠嶂,水纵横。

顶风逆水雄心在,不负人民养育情。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

等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先是吴德一个人再唱,然后就是所有的人跟着哼,最后是大家一齐大声的唱,有几个感情细腻的女学生已经哭了出来,虽说是短短的几天相处,但是八路军指战员火一般的热情却让同学们记忆犹新,如此一别,也许很多熟面孔就再难相见。同学们怀着不舍带着颗火热的心,一遍遍唱着吴德的歌,奔向了那太阳所在的地方。

良久,直到那群学生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同志们才回过头来,直愣愣的盯着吴德,让吴德身上一阵发寒,说道:“各位领导这么看着我干吗?我有什么不对吗?!”

几位团首长到是没有讲话,政委的警卫员小张到是说话了,“吴德,这个队伍里只有几头拉行李的驴子,挂到是挂了几串铃铛,但是怎么说也不能是骆驼的铃声啊?!”

吴德狂汗,瞅了瞅几个领导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偷偷松了口气,然后恶狠狠的瞪着小张说道:“那是不是驼行李的驴子啊!?驼东西的驴子身上发出的铃声,我能不能把它简称为驼铃啊!”

“……………………..”

送走了两个孩子后,吴德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训练当中,没事就混到连队里面跟着大伙儿一起训练,让杨团长经常找不着人,你说这个跟着连队一起训练也罢,人家休息了,吴德要不就全副武装出去跑山,锻炼脚力什么的,这以后跟着土八路混,全靠两只脚走路,这个不加强锻炼那可真是没啥混头。再不然就是,满团乱跑,找团里头的高手过招,没有几天的功夫,到也让全团的人都认识到了这个无耻下流的刀客。吴德是什么下三滥的招式都使了出来,扬沙土、吐口水、使绊子、逃跑后转一圈回来偷袭、仗着刀锋削枪、撩阴、跺腿什么的举不胜举,倒也让全团官兵受益非浅,在未来的肉搏战中占了不少小鬼子的便宜。

吴德全然没有了身为警卫员的觉悟,保护首长这个重担鬼才知道扔哪去了,让杨团长大叹遇人不淑,拉着吴德正要好好教育一番,吴德个二楞子把头一梗,报了上次的一箭之仇,“谁叫你挑我当警卫员啊,有本事你放我下班排啊!”。杨团长被梗在那里半响没有说话,还真没有见过如此胆大顶撞上级的兵,回过神来的他正想着要收拾吴德,跑了个没影。如果不是在团里几个高手口中得知吴德“功夫”不错,杨团长早把他给赶伙房洗马去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全团官兵都已经磨刀霍霍做好了战斗准备,大家都在不断的训练自己的拼刺肉搏水平,红军历来缺少弹药,打三排子枪就刺刀见红都已经是老传统,虽说改编后蒋委员长也拨了一批武器弹药,但全团官兵最多的也没有超过二十发子弹。当然,吴德不包括在里面,有着上百发子弹的吴德倒也大方给身边人发了不少子弹。

天气已经转凉。

战斗即将来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