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中国的召唤 第一部 中国崛起 第一章 时光倒流

yanghao3166 收藏 2 198
导读:异时空--中国的召唤 第一部 中国崛起 第一章 时光倒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0/


2002年7月21日上午七时三十分。


嘟、嘟、嘟......。


我的大学同学陈大新正驾驶他家的中小型渔船“海捞三号”。把我和东林、泽野送往南澳码头。就在今天我们将乘坐海轮到汕头澄海港,然后各奔东西。这是我们三个人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到南澳岛陈大新家里来玩。“斌兄,还在看书呀,还要再走二十分钟的水路就可以到达南澳码头。”大新望着我说;“哦,快到了,”我放下手中的《世界兵器知识丛书》抬头望了望面在驾驶室里的大新。“大新,袋子我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斌哥是兵器迷你这样打扰他,他会不高兴的”,坐在我旁边的黄东林抢在大新的前面说道。(这小子老是找我碴,不过我没有理他。)


我扭头看了看因晕船在半靠船舱上的张泽野。故意逗他说:“我看今天中午就到泽野家米稀米稀算了。”“这个主意好,今晚你和东林就住在我家,可惜大新有事不能去,不然就可以凑一桌麻将。”(这个家伙标准是一个赌棍)张泽野有气无力地将话说完,又闭目养神去了。我和东林看到张泽野这个熊样,相对一笑。然后天南海北的聊,谈什么到泽野家里好好地吃上一顿,再去游戏厅玩几个小时帝国时代......!


“坐好、坐好,前面的雾越来越大,我看要减速行驶。”在驾驶室里的大新突然向我们嚷嚷;


“哎,我说大新呀!你怎么把船尽往海里开?绕海岸线开不就挺好!你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个基本常识都不懂吧?”(这个家伙比女人还罗嗦)一向对大新的驾驶技术有疑问的黄东林嘴里冒出了这句话。“我肯定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你还有一个道理你不知道,这里是一个湾,下面有许多暗礁,如果我不往海里冲,绕开这个湾,撞坏了船不要紧,让你们几位客人洗海水澡,我这个作主人的可担当不起呀。”我对陈大新说,你是本地人,这个地方你熟,情况你也知道,你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理东林,这家伙什么都不懂,就爱乱讲。


慢慢地,大雾渐渐散去,海面上也慢慢地平静下来。“船长”陈大新赶紧掉转船头往西北方向驶去。


“咦,大新怎么冷了这么多,是不是起风了?”因晕船在舱里休息的泽野在船舱里边说边把一件衣服披上。“哇,冷了整整7摄氏度,怪不得这么冷了,大新,海上的天气是不是经常过么怪的?”跑到驾驶室看温度计的黄东林怪叫着朝驾驶室的床上的毛毯里钻去。


“完了?完了?......?大家快来,经纬仪坏了,刚才经纬仪还停在东经117度、北纬22度,怎么现在又停在东经111.8度、北纬19.3度。真是的,这个‘老爷’仪器,怎么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在选择回航点时坏了......”。(现在我们都还不知道已返回清朝)“我看还是照原来的航线回去吧?不过可能要晚两班渡船。”沉思了一会后,新大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OK,就照你所说的办吧,反正你是船长,你说什么,我们都举双手赞成”。


返航的船儿重新开动,向下西方向驶去。


百般无聊的我走出船舱,登上甲板。拿着大新的望远镜朝南澳岛的方向望去......。突然我发现左前方一千多米远一团黑影不断起伏,根椐我的判断,可能是一口大箱子。“大新,往左前方转,那里有东西。”“船长”大新在听到我的话后,来了一个左摆舵,船儿立时改变方向,朝西南方向驶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们终于看清有两个外国人正抱关大箱子在十五摄氏度的海水中漂浮着。


看着我们的船往他们靠近,年纪较大的外国人举起一只手不断地用英语大叫救命。


在我们四个人的帮助下,一老一少两个外国人终于脱离险境了。


自从被我们救上船后,年老的外国人不断地“thankyou.thankyou.”而年少的则脸包苍白地望着我们。


“哎,我说斌兄,你们看他们的西装,不会说是今年流行的吧,这是二十初的款式吧,外国人可还真能返古呀!”大新惊讶地对着我说。这有什么,我们现在不还在流行唐装吗?


你们是从那里来的,我用英语十分蹩口地对那两个人说。年老的说:“我叫理查.史密斯,是船舶工程师,我在圣玛丽亚号工作。这是我的儿子,琼斯.史密斯,是圣玛丽亚号的船医。我们来自苏格兰。”今天早上从澳门出发,驶往伦敦,在海上遇上海盗,圣玛丽亚号很多人都死了,我和琼斯跳海才没有被杀。谢谢你救了我们”。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琼斯说:“你们是那里人,你们的服饰好奇怪?”我说:“我们是中国人”。


“恩人,不是我们不信,而是你们的服饰和中国人不一样。”理查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们。“我们家离香港很近的,你们真的不相信?”“香港,是那里,我们不知道在那里。”“不会吧,你们连香港都不知道,那现在是那一年你们应该知道吧?”黄东林像看着大猩猩似的说道。


“今年我当然知道,今年是公元一八三六年,今天是二月十八日,我说的对不对?”琼斯看着黄东林说出了这句话。(估计他也给我们弄糊涂了,连自己也不敢确定)黄东林抢我们前面说:(用的是潮州话,洋鬼子可听不懂,不然就可能引起国际纠纷)“这两个人肯定是神经病,不会就是从香港的青山跑出来的吧(即青山精神病院的简称)。连香港都不知道,谁信!”我可不想去理黄东林的话,每次听到他说话我就头疼,这家伙跟娘们没有什么两样(可能是他所在的那个专业女生太少的缘故,所以被同化了吧)。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点不可思议,从今天早上乘船到现在的种种事件(天气突冷、经纬仪失灵和这对父子的事)告诉我,也许这两个外国人说的是真的。我想了想说:“那你们知道中国现在的领导人是谁吗?”“领导人?我们在澳门只听魏先生说过,中国只皇帝,皇帝的年号好像叫......道光吧?”


“道光???你有什么东西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迷迷糊糊地问理查。“证明,YES,我有中国一位友人送的家画为证据。”理查话还没还有说完就打开他的箱子。从中翻出一幅书法给我们看,只见长轴上写着“艺无止境”四个繁体字,下面的落款让我大吃一惊,“道光十六年魏源于澳门书。”天呀,魏源,这不就是那个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家伙吗?理查说:“因为我是一名船舶工程师,魏先生在澳门港问我蒸汽机的结构时,写给我作留念的。我让我工程师的名誉作保证,我没有骗你们。”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了,我把东林、大新、泽野等人唤到驾驶室,召开了可以说是我们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会议。我首先对大家说:“综合早上到现在的种种离奇事件,我们可能真的到了清朝,经纬仪可能没有坏。大新,把航海地图拿过来。”陈大新将地图平放在床上,我查了一下说:“如果经纬仪没有坏,那么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离海南的万宁县只有5海里。”......


我接着说:“大家来到这里的原因可能是和那场大雾有关!我看过一本关于时空旅行的书,我们来到这里可能是我们船所处的位置空间和现在所处的空间在自然的条件下实现了对接,我们就到达这里了。”大新丧气地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回不去了?”“可能是吧,大雾已经散去,连接空间的桥梁已经断开,要回去的话,除非奇迹,不然就有点难了。”我说完这话看着大家阴晴不定的脸说道“其实这说不定也是好事,现在是1836年,可以清朝的统治也快要告一段落了,还有四年就要爆发第一次鸦片了,中国的近代史就要作人鱼肉了。我们来到这里,不要说什么能改变历史那些我们做不到的话,但是想办法创造历史我们应该可以做得到吧!”“但是我们能打败清朝和英国吗?”泽野用怀疑的神态表示疑问。我用肯定的话说:“当然可以,离鸦片战争还有四年,清朝战败还有两年,总共有六年的时间,二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还不能想到办法发展自己,打败它们吗!!!”


“好的,斌兄,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们都跟你作战就行了。”一听到我的鼓舞,黄东林的兴奋劲终于来了。大家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不过,我们从未来到这里的事情,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朝舱外的史密斯父子望去,跟着我接着说:“就算你们以后结婚了,这个秘密也不能让你们的她知道,就让这个秘密烂在我们的肚子里好了。”“是,没有问题。”大家异口同声地应和着。大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东林、泽野说:“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和史密斯父子说呢?”“这个容易,我们可以说我们是从小就在菲律宾长大的华人,离开这里已经十几年了,家乡的事情了解太少(妈的,怎么我觉得我是那种说谎不打草稿的人)。”说完我看了看他们三个,那动作架势摆明--“你们说我这个答案行不行呀。”黄东林点了点头说:“我看行,就这样吧。”“好吧,我们这就去看看史密斯父子吧,我还想听听他们的解释,他们是从那里来、为什么会在海上漂流?他们的什么‘圣玛丽亚号’是不是失事了。”说完我转身走出驾驶室朝甲板走去,大新等三人在我身后鱼贯而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