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丹山之夏

阳光千金 收藏 0 5
导读:[原创]丹山之夏

丹山之夏



敲开如是题目,心间如沐朝霞,温暖而愉悦。因为此刻,我正倦缩在寒夜,孤寂地做着回忆夏日的文字。

丹山的夏日可是另一番情景,那是处处跳动着生命活力的清凉世界。

就说这雾吧。夏日清晨,田野山岳,往往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雾,象死蚕般静躺着。而丹山之雾却象充满灵性而肌肤水灵的少女。车行盘山道,山花相迎间,忽然眼前就一片白茫茫,原来是雾把你团团围住。停车信步石径,忽然间一地阳光,而雾已跑得无影无踪。疑惑之间举目远望,远处是雾绕山峦云走峰谷,于是又驶车前行,谁知峰回路转,轻纱般的薄雾又飘到你面前。这就是丹山夏日的雾。她总是这样调皮地撩拨着你。有时她象飞天的仙子沿着山岩攀沿上升,有时又象来自天外的瀑流沿着岩壁梦幻般轻泻。

我不知道这雾和风有着怎样的宿缘。晴空丽日举目群山,你很容易发现这样奇特的情景:这一坡林子或许呆立不动,一幅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样子。而不远的地方,或许就跃动着一隈鲜活的树丛。它们可能是一些枫科树木,也可能是一丛灌木,象林海中奔跑的红狐或白免,而这些正是风的杰作。当然,在游人面前,丹山的风就沉静多了,就象乡下天真的土姑娘遇上了陌生的客人。不过她也绝对不会回避着跑开了,她会放肆地掀动你的行囊和衣角,或者轻柔地吻着你的眉角或耳根,那是一种沁人心脾的清凉。据说当年西南联大的许多名士,都钟情于丹山的清风。可惜今天,我们已无法猜想丹山清凉是如何抚平这些流民学者的创伤,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吹惯了空调,厌倦了都市红尘,开着私车或打着的从边城款款而来的串串红男绿女。

自古名山僧占多,但丹山是个外例。在蜀中,清静无为的道家看好幽幽的青城山也看好了清凉的丹山,于是丹山成了道教圣地。去丹山之巅玉皇观的路是颇不平凡的,来凤亭下山坪间紫雾升腾,其仙气已见端倪,谁想到去玉皇观的石径还要从山样大的雷霹石中心穿过呢。侧身慢行石腹中,前此身合是石中来?这简直就象经历了一次生命的轮回。遥想红楼梦中青梗峰下,空空道人也是此番感受吧?更进山门,再攀石径,穿过天街般的石廊才到了玉皇观,玉皇观当然仙气盈盈。即便是脚下的群山也尽在飘渺虚无之间。

仙家的故事实在飘渺的很。倒是苍茫的林子颇多人间情怀。由于丹山地处四川盆地与云贵高原之间,雷雨蘋临的夏日,被压低的云层往往透过树荫飘进林中,闪电挟着雷鸣,在林空划出凌形的闪光,狂风飘卷着云块,天空一阵接一阵地闪亮。透过云块,可以看见天空新的一角和照亮了的田野或森林,这是丹山的林子雄奇壮丽的一面,也是边城儿女博击自然的良机。丹山当然更多的是清柔雅致,在明月高悬的日子,湛蓝色的夜空把珠光般的清辉洒落在飘忽不定的林梢,山下的边城灯火忽明忽暗,密林深处传来某种不知名的悦耳声音,或许就有热恋的人漫步林中。他们时而仰望浅浅的银河,时而俯看银色的大地,时而耳听细细的夜鸣,时而手指飘忽的村火,他们的手有时温柔的握着,他们的心有时急速地跳跃,有时又安静的博动,他们彼此呼唤着对方的名字,象圣洁的精灵在无边的荒野吟唱……。

这就是丹山的夏日,有看不够的雾,吹不尽的风,走不出的林子,做不完的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