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 第四章  杀了他.我就毕业 第七十章 该死的毒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2/


第七十章 该死的毒瘾

“他怎么样了!”当老院长推开门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焦急等待在急救室门口的陆坤等人立刻围拢上来问到

老院长慢慢的摘下口罩,长长的舒了口气。满脸欣慰敬佩的说道

“我从易45年,从我手上治愈的病人何止百万那,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重的伤,呼吸,心跳停止20分钟不靠帮助,自己能活过来的,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拥有极强的求生欲望和奇迹。”

“这么说,他又活过来了?”陆坤连忙问到

“对,活过来了,但是他的伤很重。随时都有危险。恐怕熬不过今天。希望你们做好准备。”老院长继续补充说道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陆坤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说道

“队长,总部来电。王司令员来的。”这个时候,蓝狐话务员小声的提醒陆坤说道

“哦。给我话筒。”

“情况怎么样了?”话筒里传来王林那沉重的询问声。

“活着,但是情况很复杂。医生说,恐怕熬不过今天。”

“什么!一定要救活他!我马上组织专家组去你们那,告诉医生给老子用最好的药,最好的医生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活他!”王林在电话中的语气说的异常的坚决

“是!”

“我现在能看看他吗?”陆坤问到

“恐怕不行。里面是无菌室你们唯一的能做的就是用心去祈祷,祈祷他能够转危为安。”老院长无奈的说道

“还有一点我要对你们说清楚,我们刚才从他的血液中发现有大剂量的兴奋剂残留,初步分析是吗啡和海洛因之类的。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能受了这么重的伤一直拖到现在的唯一理由。毒品在帮助他提前的燃烧着生命。”

“要说是吗啡,我们相信。我们的急救包中的确有三支小剂量的吗啡,是准备在危机罐头使用的。但是绝对没有你说的海洛因什么的。绝对没有。”陆坤肯定的说道

“没有最好,但是他身体里如此大剂量的含量,恐怕以后他会对它们产生一定的依赖性。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毒瘾。”老院长不由担忧的说道

“毒瘾!”陆坤听到这个字眼时顿时惊呆。

“队长!我们从许杰替换下的衣服中找到这个,是海洛因!”

“我的天!这小子居然是靠白粉挺过来的,”陆坤惊讶的自言说道

“一切还是等过了今天再说吧,我相信他能挺过来。”

傍晚时分,从北京赶来的医疗专家组匆匆的赶到。马上投入紧急的抢救中,时近午夜时分,一脸疲惫的余兰走出ICU特护病房。摘下口罩对门外守候已久的众人说道

“放心吧,他命很大,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但是手臂上的枪伤伤势过重,加上他自己胡乱的治疗大面积的烫伤已经三度感染。我建议马上进行截肢手术。否则有可能变成不可逆的血溶性败血症。那就太可怕了。

“什么!截肢?”陆坤瞪着牛眼问到

“嫂子!我听不懂你说的什么症。但是我明白一个军人没有了左手那意味着什么,况且小杰他才17岁啊!17岁啊嫂子!你叫他以后怎么过啊!”陆坤激动的说道

“但是这是目前的唯一办法啊,否则他就会有生命的危险。”余兰无奈的说道

“我的天。这不是活活的要了他的命啊。”陆坤痛苦的闭上眼睛说道

“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一旁的张朝阳问到

“不行!我不允许!”这个时候从众人身后的走廊处传来一声沉重的声音。王林赶到

“首长!这不是你允不允许的事,不这样做他可能会死的!”余兰继续说道

“醒了!醒了!他醒了!”就在这个时候,从ICU特护病房东方惠眼角带着泪冲了出来

“别,别锯……掉…我的…手….求…您.”许杰慢慢的睁开双眼,望着自己面前的余兰吃力的说道

“但是,孩子,你的伤。这样会有危险的。”余兰解释道

“但是….没..没..了手……您…还不如….干脆….杀…了我…”

“阿姨一定尽力,你放心。”余兰微笑着对许杰说道。听了许杰的话,余兰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是心中却在哭………….余兰默默的转过身去,背对着许杰擦去眼角的泪水。说完走出病房。

“妈妈。您不会真的要给许杰做截肢手术吧“东方惠连忙追出病房问到

“妈妈心里有点乱,帮妈妈多陪陪小杰,他需要你的照顾。“余兰对自己的女儿说道

“妈妈。求您。不要让许杰死。不要锯掉他的手。”余兰望着痛哭流泣的女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啊!”就在这个时候,从里面的病房传来许杰痛苦的叫声

“出事了!”余兰大感不妙连忙重新进入病房

在病床上的许杰正痛苦的用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手臂上的针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挣脱掉了,被撕裂的静脉通过那个细小的针孔向外流着血,许杰深情异常的痛苦,只见他玩命似的不断用自己的头去撞击病床上的护栏。发出那响亮的撞击声

“许杰!你干什么!不要这样。”东方惠连忙上前打算按住许杰,但是不知道许杰从那来的力气,一吧将东方惠推倒在地,口中爆发出野兽一样痛苦的嚎叫声。

“吗啡!海洛因!吗啡!”许杰口中含糊其词的不断的重复着这几个单词。

“镇静剂!快!你,还有你。帮忙按住他。”余兰看到这种局面的时候连忙对闻讯赶来的陆坤和张朝阳等人命令说道。余兰满是心事的走出ICU特护病房

“说!许杰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毒瘾症状,你们给他用了什么?”余兰激动的冲老院长质问道

“嫂子,不怪他。战场上许杰受了重伤,无奈之下使用了大剂量的吗啡,而且还有可能吸食了海洛因。我们在他的衣服口袋中发现了这个。”陆坤连忙上前解释说道。说完递给余兰一个锡箔包着的纸包,余兰疑惑的打开一看,里面是高纯度的海洛因,余兰顿时明白了。他陷入了沉思中,许久她慢慢的说道

“这下,就是我们想给他做截肢也做不成了。哎。该怎么好啊…………”

“怎么了嫂子?”陆坤连忙追问道

“你认为小杰这样折腾,身体还能做这样的大手术吗?要是强行做,恐怕连手术台都下不来。”余兰解释道

“那怎么办?”

“我建议,每天按时小剂量的为他注射吗啡。等他痊愈的时候再慢慢的戒除。”余兰沉思了许久慢慢的建议说道

“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那可是毒品啊,弄不好会把他给毁了的。”陆坤激动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余兰突然同样激动的对陆坤喝道

“我…..我….”面对余兰的质问陆坤一时无言以对。陷入沉默之中。

一周后。或许是上天怜悯这个可怜却不失坚强的少年。可怕的溶血性败血症最终没有降临在许杰的身上。许杰左手上的伤口开始愈合,许杰的左手保住了余兰也同时向众人宣布,许杰成功度过危险期。对于关注许杰生死的大家来说这是这一周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但是许杰每天依旧还要按时的注射渐渐加大剂量的吗啡。很快吗啡已经不能满足许杰那日益膨胀的毒瘾,许杰再一次的出现了毒瘾。无奈之下,余兰决定冒险对许杰使用低剂量的海洛因。

第8天,张朝阳等来到许杰的病床前辞行

“你们要走了吗?”许杰轻声的问到

“恩。我们离开学院很长时间了。学院昨天通知我们我们该回校了。”张朝阳不舍的回答道

“老大你以后不回学院了是吗?”李杨问到

“我已经毕业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们的。”许杰望着自己眼前的两个自己的死党微笑着说道

“老大,你一定要快好起来啊。等毕业了我们也考蓝狐,还和你在一起!”李杨说道

“好样的。我在蓝狐等着你们!”许杰大感欣慰的赞许道

“以后出任务的时候,注意点,老二你沉着冷静,有指挥才能我放心。老三打狙击是把好手,但是容易忽略一些细节问题。这是狙击手的大忌。老四有点心浮气燥容易情绪化,这在站上上是不允许的。回去后帮我提醒他们。帮我向关教官带个好。就说我很好。让他老人家放心。有空我会回去看大家的。”许杰微笑着嘱咐道

“恩。我记住了。我们在学院等你。东方嫂子!我们班长就交给你了。你可要照顾好他哦!”张朝阳装出一副成熟老练的模样半开玩笑的对旁边的东方惠说道

“去死!”东方惠俏目狠狠的一瞪,手指弯曲成爪状使劲的在张朝阳的胳膊上拧去,笑骂道

“哇!嫂子谋杀小叔了!老大你可管管!”张朝阳夸张的说道

“哈哈!咳咳。”许杰被张朝阳一手导演的闹剧逗的大笑。剧烈的笑声牵扯了胸口上的伤口。许杰忍不住开始咳嗽。

“没事吧。”东方惠责怪的瞪了张朝阳一眼连忙上前帮助许杰轻轻的捶背。

“我没事,没事。”许杰一脸幸福的说道

“羡慕吧!回学院都别给老子闲着。赶紧找去。”许杰一副得意的对两人鼓动着

“呵呵!班长。我们得走了。敬礼!”张朝阳对李杨暗示了一个眼神。两人突然站了起来对许杰敬礼到

许杰艰难在东方惠的帮助下慢慢的靠在床头坐了起来用自己的右手回礼

“一路顺风。我的兄弟。”许杰微笑着说道

“老大保重!”

送走了两人,病房中又只剩下许杰和东方两人,突然许杰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紧紧的抓住身旁的东方惠,许杰默默的感受到从手中传来东方那丝丝的体温,一副陶醉的摸样。父亲说的对,这就是幸福,许杰在心中说道

“小惠。”许杰轻声的呼唤道

“恩?”

“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为我流泪吗?”许杰突然问到。问完后深情的望着坐在床头的东方惠

“傻瓜,以后不许说这样不吉利的话。你死了我也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