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22.跟这妖婆摊牌.[下]

7821144 收藏 11 32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22.跟这妖婆摊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以懿妃这样心机深沉毒辣得狠角色,被人一挤兑,自不怕与我正面交锋,但事实上承认自己是投毒主使,终究在气势上稍弱一筹了.咬牙切齿找毒药其实是做秀,在懿妃心里,我的形象既是幼儿又是成人,但现在,她完全是把我当成人看了.探子回报,说我喝了带毒参汤,却在等待倒霉鬼暴毙时,当事人跑来说毒药无效.懿妃不信中,又怀疑我根本没服毒,但我牛吹出来了,她正好打压我的气势,于是拿出剧毒来,我让你小子狂,有本事喝啊!

但她心里绝对不想我死在她宫内,这个手尾收拾起来太麻烦.如此整死我,她十有八九也要重伤.因而,倒是真心要拦阻我.可这妖婆子拿得起放得下,既然我敢于玩儿命,又没拦住,她也就敢拼着两败俱伤看着我玩儿.


懿妃双眼比张富贵这武林高手还毒,将我的反应一丝一毫看清,我正好儿对着一面镜子也看到了自己的鬼样儿.一股青黑毒气从嘴边往全身扩散,颜色比喝参汤时浓重多了,脸上手上都灰了,不过散地也快,两分钟的事儿.懿贵妃惊恐中,身子摇晃了一下,然后急忙忙站起身来.嘿,真敢咬我,还是拜服在强者脚下?


嗨,美错了,都不是,原来她去开窗户,这屋里可毒气迷漫了,不开窗户,这强劲对手真要被她自己的毒药呛死.


懿妃趴窗口足足透了五分钟气儿,不过,更是在趁机平静心情.因为我喝下去地毒药,正常情况下,足够毒死十几个人.她心里已有一丝怕我,但又绝不愿放弃强烈得权力欲望.由着她考虑,我顺手把剩下地半瓶高档毒药揣入怀中后,拿起桌上的玉如意把玩起来.慈禧身边嘛玩意儿都值老鼻子钱了,孙殿英从她棺材里至少挖出有急百亿吧!


听着脚步声到了身旁,我抬起头:‘懿妃娘娘,我有资格在您这儿得到我应该得到地么?‘


懿妃慢慢坐上炕头,眼睛盯了我一会儿,微不可察地摇摇头,但蓦然间,竟在脸上显出了一股傲气:‘要是连小阿哥都没资格,这皇宫大内没谁有资格.你果然不简单,比我刚才重新估计的更胜几筹.‘


‘运气罢了,懿妃娘娘无需太看中我一小孩儿.‘学习机会无比重要,我真心想与懿妃智斗,因为我要做皇帝,皇帝不可能面对一个人,而是内内外外,诸多烦心.不跟懿妃之类多学学,难道将来只靠防护衣保自己?所以,今天是事出无奈,并不是要谦虚.


‘小阿哥想怎么样?直说吧!‘


‘很简单,我要一个机会,公平竞争地机会.‘


‘公平竞争?‘


‘没错儿,我走我的道儿,你过你的桥,玩儿刀动枪我看就算了,如何?‘


‘小阿哥觉得咱俩谁能放过谁?‘


‘懿妃娘娘,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可实话实说,绝非向你示弱,如果将来我占了先机,却有意放你一条生路.‘我十足真心,慈禧绝对一人才,掐地住为我所用,她会大放异彩.掐不住,留着当顾问也不错.我想试试.


‘小阿哥这么瞧得起我一个女流之辈?‘


‘您谦虚了,世间男子如娘娘者寡.‘听听,咱有文化不!


‘咯咯咯,小阿哥是真心诚意呢还是拍马屁?‘


我盯着她懒得答话,懿妃笑几声觉得没意思了.


‘我不是不动心,但皇位只有一个,阿哥却有两个,最可惜的也是只有俩阿哥,我不对付你对付谁.让我放着最方便得事儿不干,说什么公平,小阿哥总要有个让我服气儿的理儿吧.毒药不行,还有得是别的法儿,小阿哥信不信?‘


‘嘿嘿嘿,懿妃娘娘虽权势滔天,却不是遮天树.你如此对付我,以为皇阿玛不知道?‘先先抬尊佛像出来镇镇邪.


‘你跟皇上说了?‘懿妃目光一凝,并没多少害怕,嘲讽味道却越来越浓.


‘我有那么笨吗?皇阿玛真糊涂吗?‘


‘终归没白瞧得起小阿哥.至于皇上吗,谈不上精明,也不算糊涂,我没觉得他什么都不知道,但好就好在,没有小阿哥你,任嘛儿风波都能压下去.‘


‘当然,没有我,载淳是唯一继承人,只要皇阿玛不直接杀你,太后之位娘娘是坐稳了,对此,娘娘肯定是有把握的,是吗?‘


‘难道不是?‘


‘今日只有我与娘娘二人在此,既然话说明了,我干脆直说.我观皇阿玛最多还有两年,娘娘不论干了什么,保自身两年安然,载镔绝对相信娘娘有这能力.两年之后,载淳也不过七岁,那时就是娘娘说了算了,您是这样想地吧?‘


‘咯咯咯,聪明.‘


‘但您一定有把握灭了我?‘我瞪着懿妃,她也回瞪着我.我从她眼里看到不信治不死我的跃跃欲试.


‘说您肯定灭不了我,不要说您不信,连我自己都不信,可是娘娘,您认为载镔有没有资格当您对手呢?‘


‘有.‘懿妃回答地极为[真诚].


‘那您觉得,载淳有资格当我对手吗?‘


‘小阿哥打算怎么对载淳?‘懿妃眼中,终于有了退缩之意.


‘您如非要与我拼个鱼死网破,那么我告诉娘娘,您不见得能将我怎么样,我却一定能把载淳怎么样.您认为呢?‘


我抽出了这张最大得王牌.载醇,懿妃的终极依仗,同时也是她最大弱点.


古往今来,历代太后并不一定只有一个,或者说经常有不次于太后的后宫强者存在,但这类强者必需和皇帝有直接关系.因为不管皇帝的生母是谁,先皇正妻的太后地位是不可动摇地.而咸丰的正妻是慈安,懿妃怎么说也仅是咸丰的小老婆.慈安为人据说十分受朝野尊敬,稳稳当当坐在皇后位子上,咸丰想换也换不了.所以,懿妃要想将来与太后对峙甚至专权朝政,载淳不能成为皇帝,她就没有机会.


‘娘娘,我真诚想与您不用恶毒手段来公平竞争,正如娘娘所言,只有两个阿哥.你杀了我,皇阿玛也拿你没办法,皇位只能是载淳的.但我要是能......皇阿玛也非要饶了我不可,皇位照样是我的,好处您一人独占不成.‘


‘要不是你这小兔崽子那么整治载淳,我会急着对付你.‘哈哈,哈哈,哈哈,我得儿意得笑,再笑,懿妃师傅,您也露原形啦!


‘哼哼,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从我两岁开始,你就给我下了毒,你不会不承认吧?‘


嗯,今儿我好好练了一次眼功,嘴里说话绝大多数都客客气气,却在笑谈生死.两人眼神都是刀光剑影.懿妃从深沉到阴险,再到凶厉,变化过多,被以不变应万变的我占了上风.


‘好,你赢了,说说怎么个公平竞争吧?‘一代女枭雄,冷静起来也快.


‘娘娘,只要咱们别完全撕破脸就成了,您照去诱惑皇阿玛,我照和翁师傅谈学问.我决不会直接伤害载淳,但也不会放过他,此点,你我之间没有妥协.因为这两年之内,我真正得对手不光您一人.‘


懿妃闭目衡量利弊,我却在想着怎么巴结上皇后,怎么鼓惑吃懿妃醋的众皇妃.


‘我胜如何?你胜又如何?‘妖婆子考虑个差不多后问我.


‘我胜了,给你一条生路,决不违言.你胜,呵呵,能灭了我干脆灭了我,不然,载镔肯定卷土重来,我不可能让你得到太大得权力.‘


‘好,一言为定.‘懿妃伸出一只手掌来,我不很明白.


‘击掌立誓.‘


我听了这四个字,转身就走,楞楞的懿妃被甩在身后.立誓?骗谁哪.我是流氓,不信这个,你是慈禧,连国都卖,誓言还不如个屁.


走到门前,我转身说了今儿与懿妃的最后一句话:‘立誓大可不必,你我这样的人都不会把誓言放在心上,您只要记住,恶毒手段利于我弊于你.哦,对了,不要没事儿常拿着毒药到处害人,你我都没到为所欲为的时候.告辞.‘


不管懿妃什么反应,我拉开门,招贴身小太监走人.


狼与蛇第一次正面交锋,狼占了先手.但我主要是因为深思熟虑后,出其不意进攻才得以取得成果.在综合实力上,我一点儿便宜没有.拿黑社会行话来说,懿妃小弟比我多,地盘儿比我大.我与她比,那是皇帝为时尚早,流氓仍需努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