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四章 心猿意马 第四章 第一节

潮吧 收藏 0 0
导读:虎狼行 第四章 心猿意马 第四章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朱七像条野猫那样,弓着腰嗖地跳进陈大脖子家的栅栏,脚下的雪噗地溅开两个大坑,雪溅到了他的肩膀上,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围着白狐围脖的娘们儿。朱七提着气蹲在原地,屏了一阵呼吸,抬眼往窗户上看去,窗户里面亮着灯,烛光一闪一闪映出一个娇小的剪影在窗纸上。她怎么还不睡觉呢?朱七想,小女子莫不是有什么心事?这般时候至少应该躺在被窝里啊……一阵风从朱七的脚下卷过,令他蓦然打了一个激灵,他妈的,我来这里干什么?看她最后一眼?那管个屁用。打个招呼说我要走了?人家管你走不走呢。那么我来这里干什么?脑子阵阵发热……去他娘的,豁出去了,我要带她回山东!


风很劲,结了冰的树杈“喀啦、喀啦”一阵紧似一阵地响。

朱七慢慢挪动脚步,将身子凑到了窗根底下。

屋里传出嗡翁嘤嘤的说话声。

朱七听不清楚里面在说什么,用手把两只耳朵扯得老长也不管用,索性站起来,将耳朵贴紧了窗户。

屋里的声音逐渐清晰,痒痒地直往朱七的耳膜里面钻。


“你就别难过了,人死了又不能复生,想那么多干啥?”是陈大脖子不耐烦的声音。

“……”桂芬在啜泣,“都怨我的命硬,是我把我爹克死的,这些天老做梦,我梦见爹被那些人绑着,满脸是血……”

“你还是别乱说话了,这年头,有些事情是说不得的。”


桂芬不说话了,勾下身子接着哭。时断时续的哭声,听得朱七的心里阵阵发麻,这个女人好不可怜,年轻轻的没了爹,心一酸,忍不住就想掉眼泪……停了好长时间,陈大脖子又开腔了:“好了好了,躺下睡你的吧。这年头谁家不死个把人?日本鬼子到处杀人,你爹又把药卖给抗日民主联军……唉,我说你这算个啥?我娶个媳妇来家不是整天听她哭的。”


桂芬止住哭声,屋里随即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朱七扭头一看,窗户上没了桂芬的身影。怎么办?直接进去拉她走人?陈大脖子能让我拉吗?万一他拼死不让走,我咋办?“插”了他?凭什么?他与我又没有什么冤仇,跪下求他?管个屁用,谁家的媳妇也不会让你这么一跪就让给你的……手慢慢攥紧了撸子枪。就这么着吧,绑了他丢到窖子里头,背着桂芬走人!打定主意,朱七蹑手蹑脚地转到了门口。刚蹲下身子来提门板,屋里突然叫了起来:“大哥,你就饶了俺吧。”


朱七一下子愣住了,桂芬怎么突然发火了呢?连忙猫回了窗下。

屋里撕扯的声音很大,像两只哑巴猫在打架。

朱七站起来,用舌头舔破窗纸,把眼睛凑过去,一下子呆住了。


桂芬脸朝下趴在炕上,陈大脖子赤条条地骑在她的身上,一手掐住桂芬的后脖颈,一手用力抠在她的屁股下面,嘴里像一条蛇那样嘶嘶地叫着。桂芬声音压抑地哀求陈大脖子撒手,两条腿在下面扭成了麻花,一下一下地蹬铺在身下的褥子,褥子被她蹬得卷起来,露出一层黑糊糊的棉花。陈大脖子似乎是发了疯,哼哧哼哧将那只手在桂芬的下身拉锯般抽动。渐渐地,桂芬不哀求也不动弹了,两腿伸直,犹如两根剥了皮的木头。顾不得多想,朱七忽地站起来,贴着墙根往房门冲去。


刚冲到房门前,忽觉脑后一阵冷风袭来,朱七的心咯噔一下,来不及回头,腾身蹿上了房顶。一条黑影犹如大鸟一般也跟着蹿了上来。朱七心知来者不善,双手一扒瓦楞,翻身跳到院墙上面,反手亮出了撸子。一搂扳机才知道保险没有打开,朱七在墙上面一滚,撸子蹭一下大腿,打开保险,刚一甩手,枪就脱了手,手腕上赫然多了一条绳索!朱七知道这是遇到了高手,猛力一拽绳索,借着这股力道跳到了院墙外面的一棵红松上面,没等抱稳树杈,感觉手腕猛然一紧,整个人就被绳子拽离了树杈。朱七抖一下手腕,将绳子缠了几下,旋身盘住树干,贴到背向院子的那面,促声问道:“蘑菇溜哪路?”


“小七,是我,卫澄海!”那个黑影伏在墙头上低声喊。

“卫澄海?”朱七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老天,他果然来了这里!难道他真的是来找我的?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吧?

“是我,”卫澄海的身子飘到院墙外面,冲墙根一个黑暗处打了个呼哨,仰头道,“小七,下来说话。”


黑影里站起一个人来,那个人也不搭话,猛一抖手,朱七手腕子上的绳索立时不见了。

朱七从树上跳下来,拉着卫澄海贴到了墙根的一堆木头旁边:“卫哥,你咋来了?”


卫澄海不回话,点着旁边的那条汉子笑道:“和尚,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刚才不是你出手,我这条命今晚就搁在这里了,”手里掂着朱七的撸子,借着月光来回瞄,“不错不错,是条不错的家伙,可惜小巧了点儿,”反手将撸子递给朱七,慢慢收起了笑容,“兄弟,找你可真不容易啊……”朱七打断他道:“你还没回我的话呢,你咋来了?”卫澄海扳着朱七的肩膀,慢悠悠地蹲下了:“我在青岛犯了点事儿,没办法,先来找你躲一躲……别插话,先听我说。刚才你在人家屋子外面鬼鬼祟祟地听什么?不是我拦着你,你小子又要‘作’什么‘业’吧?”朱七的脸红了一下:“没什么,以后再跟你说。”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卫澄海笑道,“你六哥都告诉我了,你小子啊。”

“胡咧咧,”朱七知道刚才站在朱老六后面的两个人是卫澄海他们,脸上有些挂不住,岔话道,“你不会是杀了人吧?”

“比那个厉害,我惹了日本人。”

“我就知道你早晚有这么一出,”朱七哼了一声,把脸转向郑沂,“这位大哥是?”

“山和尚,以前跟着熊定山跑过码头,”卫澄海拉起了朱七,“别在这里藏猫了,先找个地方住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