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爷爷

爷爷

接到爷爷病逝的消息时,我正在部队驻地的西山参加一部军地两用人才电视专题片的拍摄。政治处主任将电报交到我手中:“快回家看看老人家吧。”

坐上回家的火车,脑子里尽想我小时候爷爷是怎么样对待我的了。在我印象中,爷爷对我特别严厉,从来就没有笑过。但对我的学习纪律、时间却抓的很紧,什么时间出去,什么时间回家,都有严格的规定。一旦违规,便是一顿爷爷的拐棍。我自小对爷爷充满了惧怕。后来,我听说,时任省劳动厅副厅长的爷爷被当时的当权派打成了“走资派”,责令返回老家“反省”问题,从那以后,就很少见到爷爷的笑容了。

据《即墨县志》记载,1894年出生的爷爷7岁时入本村私塾读书,16岁先后在青中埠小学、哈尔滨三育小学任老师。抗日战争爆发后,即墨沦陷,回到家乡的爷爷结交爱国志士,奋起抗日,共赴国难。1938年,他与其他5人发起成立抗日游击队——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1942年率部投奔胶东抗日根据地,后当选为胶东行政委员会委员兼交通局副局长,1949年任青岛市港务局副局长。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他将每月津贴的一半捐给国家,直到朝鲜停战。后来,组织上为他恢复了名誉,并补发了2000元工资,他拿出1000元为我们村购买了面粉粉碎机和柴油机。

爷爷对自己吃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一个馒头、小米稀饭、咸菜足以,但对乡亲们却是大方。村里的井台坏了,他出钱修好,谁家有难处了,他100、200元钱地给,从不要人家还。他说:“谁家还没有个难处呢。”回到老家的爷爷用工资订了一份《人民日报》。每天上午,他拿着报纸、收音机走到生产队干活的乡亲们,给他们念报纸、听收音机。每当爷爷的身影出现在地头时,领着干活的队长便吆喝:“来,大伙歇歇,听老人家给咱念一段上级精神。”于是,干活的人们走到地头,围坐在爷爷的身边,说笑着。此时的爷爷戴上老花镜,拿出报纸认真地念上一段,然后打开收音机,人们听着好象永远听不完的样板戏。这时的爷爷舒心地笑着。有时爷爷去晚了,干活的人们就嘀咕:老人家怎么还不来啊?此事成了我们生产队一道“亮丽的风景”,其他队都羡慕:“咱干活歇歇时尽讲荤笑话,,你们又听上级精神,又听样板戏,真是高级享受啊。”

80年代初当我接到入伍通知书,穿上绿军装时,爷爷看着我终于笑了:“行,还象个兵样,要好好干啊!”人家当兵走时,家里人都要多少给点钱,穷家富路嘛。我不敢有此奢望,想那怕爷爷给我10元钱也好啊。临走时,爷爷把我叫到眼前,递给我一个厚纸包:“这是爷爷送给你的。”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本《雷锋的故事》,令我苦笑不得。等我们新兵集合要登车时,爷爷拄着拐棍,拿着我扔 在家里的书,郑重其事地交给我。严肃地说:“拿着,多看看,对你会有好处的。这比钱要好。”于是,我怀揣着这本《雷锋的故事》走进了军营……

我在庄严的党旗下宣誓后,把这一喜讯写信告诉了爷爷。几天后,爷爷回了信,信很短:“入党后要对自己要求更严,多看看雷锋入党后是怎么做的?”于是,我从不敢懈怠,处处以雷锋为榜样,样样工作抢在前,先后立功受奖。每每当我把立功的喜报寄回家时,爷爷的回信照样很短:“多和雷锋比比,你差的还很远呢。千万不能翘尾巴!”

1987年春节,我探家时,爷爷住院了。医院的医生说,他象一架运转多年的老机器,每个零件都老化了。临归队时,我去医院和爷爷告别。爷爷看着我帽子上的红五星,拉着我的手说:“在部队这几年,你干的还真不赖,你的每一点进步我都挺高兴的。”说着,爷爷笑了。面对躺在病床上的爷爷,我忽然觉的他是那么好,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小时候的惧怕一点也没有了。

5月,爷爷安详地走了。那年,他95岁。

多少年过去了,每当我取得一点成绩时,我就想起了爷爷的教诲,不要翘尾巴,多和雷锋比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