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法的三次惨败和即将面临的第四次严峻考验!

自朝鲜战争以来,在战场上中国人似乎成为美军的克星,凡是有中国插手的地方就意味着美国人的失败,因此,中国的军事思想、战法套路成为各邪恶轴心的学习、效法对象。但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这种局面被彻底扭转。说到中国战法即将面临的第四次严峻考验,有必要说说前三次的失败。

第一次失败,就是1991年的海湾战争。

伊拉克方面的战法思路,和朝鲜战争中后期中国的战法思路很相似,就是“顽强防御、短促出击、反复拉锯”,以消磨美军的战斗意志和有生力量,以达到“以战迫和”的目的。为达成战略目标,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在科威特境内和伊拉克领土的南端共部署了41个师54万余人,配备坦克3000多辆、装甲车2800辆和火炮2000门。这些兵力以伊拉克南部重镇巴士拉为圆心,按科威特、伊沙边境“中立区”和西部城镇塞勒曼3个方向呈扇形分布,科威特为主要方向。

看到这样的布阵,中国军方人士认为起码可以和美军消耗半年以上,结果却令人大吃一惊。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对伊拉克实施了长达38天的战略轰炸和战术空袭,出动飞机112000架次,投弹量达20万吨以上,造成伊拉克的军事机器严重瘫痪;然后,以“空地一体战”的模式,以一记“左钩拳”从伊沙边境大纵深迂回,与正面推进的部队呈两面夹击之势。

当年麦克阿瑟在朝鲜曾经幻想一场“大***”,美国在苦等40年后终于在伊拉克上演了。在38天的空袭中,近50%的伊军兵力及装备被摧毁,多国部队方面损失飞机30多架。在100个小时的地面战中,据多国部队方面宣布的数字,他们共歼灭伊军40个师,击毙伊军8万人、击伤10万人、俘虏6.3万人;击毁、缴获伊军坦克约2000辆、装甲车1160辆、大中口径火炮740门。多国部队阵亡70余人,8辆M1A1型坦克受损、损失飞机3架、直升机1架。

太惨了!惨象使中国军方目瞪口呆、张口结舌。虽然伊拉克并没有什么中国军事顾问团,但即便真有中国人当顾问,也不会变出什么新花样,可能在兵力布置上更多的关注伊沙边境一线,可能部队作战更顽强一些,仅此而已,顶多也就是使得失败更体面一点。

中国式战法失败,显然是忽略了很多关键的问题:

第一、忽视了地形不利。平坦的沙漠地形绝对有利于美军的空中优势,这和朝鲜的崇山峻岭有本质的不同。第二、忽视了高技术的威力。高精度制导弹药、夜视器材的广泛使用,真正做到了全天候、全方位的高精度打击,这和朝鲜战争中美军大量投掷无控弹药有本质的不同。尽管有资料说海湾战争中美军投掷的精确制导弹药仅为总投弹量的8%,但换算成数值是近2万吨,相当于1000公斤的炸弹2万枚或500公斤的炸弹4万枚,这足以把伊拉克的坦克全部炸光!第三、忽视了美国违反游戏规则的可能。漫长的伊沙边境伊军兵力空虚,并非是伊拉克人没有军事头脑,而是因为按照符合道义要求的思路,美军既然是来解放科威特的,似乎应当从被占领的科威特下手更符合国际法、国际惯例。结果是“小流氓遇见了大流氓”!

第四、伊拉克方面没有采取攻势作战。这和美国的不遵守规则正好形成对照。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在美国发出明确的战争信号后,萨达姆有机会利用美军未集结到位的时间窗口,以强大的装甲集群继续向美国在海湾的盟友发动攻击。这种攻击即便不能把美军赶下大海,只要能够把实际控制线从伊沙边境向前推进几百公里,起码可以大幅拓宽伊拉克南部的狭窄走廊,对防御明显有利。海湾战争之后,中国军队开始认识到高技术的巨大威力,对于其引以为豪的传统军事思想产生了巨大怀疑,这实际上促进了中国军队的现代化。

第二次失败,就是科索沃战争

知道点历史的网友都知道,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有个“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在1999年南联盟面对军事威胁时,战法也和此类似,可以说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结盟”。从效果上说这些办法还是有效的。在长达78天的狂轰滥炸之后,美国国防部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重创了驻科索沃的南联盟军队,摧毁了其50%的火炮和1/3的装甲运兵车。”美国参联会主席谢尔顿上将指着彩色图标向人们介绍说:“北约空军一共摧毁了南联盟的120辆坦克、220辆装甲运兵车和超过450门火炮、迫击炮。”

但在后来,美国《新闻周刊》通过非常渠道获得了一份美国空军的绝密军事评估报告,报告显示美军对南联盟军事目标的打击,实际上远没有它公开吹嘘的那么神:是14辆坦克,而不是120辆;是18辆装甲运兵车,而不是220辆;是20门火炮,而非450门!在战争期间,北约飞行员声称一共摧毁了744个目标,但美国空军调查人员战后悄悄到科索沃通过飞机和地面调查后发现,确有证据证明打中的目标仅仅58个!事实也许就是如此,当南联盟军队撤出科索沃时,人们看到了一只军容严整、装备完好的军队。

但南联盟还是认输了,“深挖洞、广积粮”保存了军队的实力,却无力阻止美军和北约对南联盟民用设施的轰炸。在轰炸中,南联盟1800多名平民丧生,6000多人受伤,近百万人沦为难民,20多家医院被毁,300多所学校遭破坏,所有的桥梁、铁路、公路干线、民用机场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50%的广播电视传播线路瘫痪,大批工厂、重要权力机关办公楼被炸毁,直接经济损失达2000多亿美元。尤其是石墨炸弹对南联盟供电系统的打击,使得南联盟的经济彻底停顿!

现代大城市有数百万居民,没有经济运行的话衣食住行全成了问题,这和几百万农业人口绝对不同。越是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对于现代空袭越是脆弱。庄稼地被炸平了,第二年就能在长出新苗,经济基础设施被摧毁,恢复起来往往需要几年时间。显然,在“炸回石器时代”的叫嚣逐步变成现实的情况下,在看到中国使馆被炸后各国的冷漠反映之后,米洛舍维奇知道没有一个盟友会帮他,他只有投降。

中国的军事思想再次失败了,世界都开始了反思。

对于推行霸权的国家来说,破坏经济设施更容易、更有效,也更符合“人道主义”的标准。在刚结束的黎以冲突中,这一幕再次上演!对于受霸权主义威胁的中小国家来说,他们认识到要和霸权主义对抗,不结盟是不成的;如果没有盟友自己就必须有终极武器-原子弹!当年中国面对美苏两霸巍然屹立,关键还是手里有“两弹一星”呀!中国人对此的认识是,单纯的防御是防不住的!必须采取攻势防御。“御敌于国门之外”已经不行了,必须“拒敌于千里之外”!于是,“战略空军”、“900海里制海权”的呼声出现了。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再次有了新的方向。

第三次失败 伊拉克战争

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前,伊拉克和美国之间的差距比起1991年更加巨大,但此时中国军方反而普遍抱有有乐观情绪。因为美国发动这次战争的目的就是要捉住萨达姆,而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因此美军必须出动地面部队,而且必须速战速决,而急噪冒进的敌人是解放军最欢迎的对手。伊拉克制定化整为零、依托城镇、持久作战、以拖待变的方针, 将国内分四大军区,层层部署,各个军区有兵力十几万人,同时萨达姆下放了指挥权;而美军的战法则是针锋相对,就是不顾后方的大踏步前进,对非重点城镇采取隔而不围、围而不打。

美国人的自信是有理由的,他们认为脱离城镇既设阵地的掩护,伊军必然暴露在美军空地火力的一体打击下,因此料定伊军断然不敢大举袭击美军后方。而中国军方则认为采取小股、多路、多波次的出击,完全可以对美军后方进行有效的破袭。于是搞笑的一幕出现了,美军除了几个关键城镇,其他一概不予攻击,而是在沙漠上长驱直入;中国军方人士对着地图,看着美军如长蛇般的蠕动,不断发出这样的惊呼,“诱敌深入,好!”他们在等待另一场“9号公路大捷”。不过很快他们就发出了疑问,“伊军怎么没有动作?”“伊军哪里去了?”

其实发出疑问的不仅中国军方人士,还有萨达姆,他多次通过广播呼吁各地军队、部落武装抵抗入侵,但直到美军进入巴格达,伊军大规模的行动始终没有出现。最后结论令人瞠目,伊军、共和国卫队全放了羊了!伊拉克民众大部分反水了!经过海湾战争,伊军士气低落、一批高级军官被美军收买,伊军已经毫无战斗力。而伊拉克境内逊尼派与什叶派、库尔德人之间的矛盾尖锐,美军实际上成为什叶派、库尔德人的“解放军”!在伊拉克大规模正面战期间美军死亡152人,这是对上述结论一个明确的证明。

伊拉克共和国卫队有10万人,500个人算一个营有200个营,一个营有一个狙击手就是200名狙击手,一人狙掉美军一人就是200人,10万共和国卫队实际抵不上200名狙击手。而且在美军152人的死亡中,有5人还要归功于发动自杀性攻击的一名普通出租汽车司机,假如伊拉克民众真的是同仇敌忾,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反思伊拉克战争,中国军方突然发现在追求现代化的同时,却忘记了战争之本,忘记了自己起家、发迹之本。于是,中国开始提出要把“想打赢、谋打赢、干打赢”的人提上来,要培养部队的战斗精神,可以说是对中国现代化过程中逐渐弥漫的唯武器论的一次纠偏。

即将面临的第四次严峻考验

伊朗由于核问题问题面临着美国的军事威胁,伊朗对可能的军事打击作了充分的贮准备,而且似乎是再次按照中国的思路行事。在军事上,对海作战是典型的“空、潜、快”;对空作战强调空地配合,以地制空;陆战注重加强小单位作战、机动能力,普遍配备单兵防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伊朗不懈的追求有效远程打击能力,把弹道导弹作为重点打击兵器,力求毁敌于陆、歼敌于港,这和中国大力发展战术导弹极为相似。而且伊朗不断宣称给以对手“毁灭性打击”,似乎会采取主动进攻、以攻代守。

在政治上,伊朗是“上合”组织观察员,有中、俄两个潜在的盟友;国内体制政教合一,什叶派占绝对多数。在地理环境上扼波斯湾咽喉、背靠上合组织盟国。初一看,伊朗似乎很有黑马相,不过且慢结论。中国战法在前三次失败中,都忽略了关键的因素或犯了认知落后于现实的错误,因此我们有必要在思考一下伊朗的问题。

先说军事上的问题。

海空大战,无论是“空潜快”还是“以地制空”,关键还是制电磁权的争夺。中俄制造的武器从上世纪80年代起,已经有近30年被美制武器压制了,关键问题就是电子技术水平美国领先,想在伊朗一战翻身显然是不太可能。没有空地一体的突击力量,伊朗陆军很可能成为不对称、不接触战争中的看客。弹道导弹同样是集现代高技术之大成,为了打的及时、打的准确、打的适度,需要强大的太空监测、通讯、导航实力;为了突破“爱国者3”的拦截,导弹本身需要分导、变轨、末段机动等能力。在这些方面伊朗的导弹是有很大差距的。

美国已经发出太空战的威胁,对中俄提供太空技术支持也是一个警告。

伊朗在演习中齐射弹道导弹的场面很壮观,可实际上伊朗有多少能力保证他可以持续的、大量的发射导弹呢?在近十几年的历次战争中,美国的巡航导弹往往打上一周就出现了库存问题,伊朗的弹道导弹显然也不能当成炮弹打,而且一旦美军对伊朗的导弹工厂、库存发动打击,这种短缺将更加明显。钱也是一个问题,伊朗的国库很可能被不断发射的导弹消耗一空。在政治上,伊朗忽视了建立“统一战线”的重要。

据说什叶派和逊尼派的矛盾在伊斯兰教诞生之日就形成了,在两伊战争中,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都反对伊朗;在伊拉克战争中,什叶派再次出卖了逊尼派,目前伊拉克境内教派冲突不断,说明这种矛盾没有调和而是在恶化。不仅教派间存在矛盾,阿拉伯许多君主制国家对于伊朗推行的伊斯兰革命也充满了敌视。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谷口富裕11月4日在接受《中东经济文摘》周刊的采访时透露,沙特阿拉伯、埃及、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阿联酋等至少6个中东国家都表示有兴趣发展民用核能,主要目的是淡化海水。在这个时刻阿拉伯国家集体发出谋求核能力的信息,是在提醒美国处理伊核问题优柔寡断的后果,摆明了是在把美国往武力打击伊朗这一条路上逼。

更严重的是伊朗似乎没有意识到“纵横”的重要,没有改善与逊尼派邻国关系的举动,不客气的说伊朗当政者没有高瞻远瞩的政治头脑。在伊拉克,什叶派主导的政府判处了萨达姆绞刑,伊朗政府随之也发出恶狠狠的诅咒,摆明了是中了美国借刀杀人的奸计。阿拉伯国家的敌视对伊朗的危害极大,在伊核问题酝酿提交联合国讨论前夕,沙特高官访华,似乎并不是替伊朗做说客的。美国已经成功的利用教派矛盾挑动了两伊战争,如果能够再次利用教派矛盾形成反伊朗联盟,足以削弱伊朗那些潜在盟友的影响力。总体上说,中国战法的三次失败,根源在于没有全面的考虑问题,没有结合现实条件变化进行发展和创新。伊朗如果也是仅作到形似的地步而达不到神似的境界,前景也是不荣乐观。

对我们自己来说,看着别人效法的失败起码给自己以反省、纠偏的机会。“武器革命总是比军事革命先行一步”。毛泽东虽然是世界第一军事家,其军事思想的形成也是在实践中反复摸索的结果。比如“农村包围城市”、游击战十六字诀、持久战、集中优势兵力,以及对美作战中的“零敲牛皮糖”,都是在失败后反省的结果。毛泽东首先是哲学家、然后才是军事家,因此他更容易找到适合中国军队条件的军事思想。中国军事思想受条件限制,实际上很长时间出现了和现实脱节的迹象,幸亏有美军精彩的表演才使的我们能够清醒的找到差距。而我们思考的结果,无疑将在伊朗再次接受考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