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江山帝皇传 第一卷 重生 第六章 造反(一)

平凡的小草 收藏 1 34
导读:一代江山帝皇传 第一卷 重生 第六章 造反(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07/


这天一早,箫忘愁收拾好行李,朝着东方的方身跪了下来说道:“无名前辈,多谢您。”

++++++++++++++++++++++++++++++++++++++++++++++++++


云南行省武定路来了一位高大英俊的少年,大约有17岁至19的样子,混身的高贵气质,温柔般的笑脸,让人也想和接近。这少年住进武定路最大的客栈。这个少年就是箫忘愁,他离开了那座山。离开了他的红府,离开那所有的一切。


箫忘愁休息一会打听好了的武定路,打铁打得最好的铁匠店,来到店中只有一个年经的伙计。


“客观准备买怎么样的兵器,有剑,有刀,有棍,有枪,客观我们店中的兵器可是最好的。。。。”不愧是小二,如果换成老板有可能还好些。


小二说了半天只见这位客人在看,一句话都没说,心中想道:“真是个怪人,怪人。”这这把枪多少钱?


这把枪呀?客观,我老实给你说吧!这把枪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是单选别的枪吧!客观你瞧这把枪多好呀!明明亮亮的。


“这把枪多少钱?”这次说话的声音还冷一些,大有你非卖给我不可。“客观你真的要把枪?看着那冰冷的面孔赶忙说道:“二两银子,客观这是最少的价钱了。”


“给,这是二两银子,”


箫忘愁拿着这把选好的枪走了,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买这把枪,只感到这枪跟自己的体内引起共鸣。


这时铁匠店的掌柜出来了,小二马上给掌柜说这怪事。“好的枪不要,要那了几十年的把的枪。”掌柜也搞不动,只是心中想来道:“二两银子卖给他划得来,这把枪放在这里有好几十年了,这几十年来这把枪没人过问。还有这把枪从他的爹爹开始就放在这里了,现在还好决算在他手中卖了出来。”


一个拿着生了锈的枪走进了武定路的会武酒楼,接着又走到边远的桌子座下,叫上几样小菜一壶酒,开始自饮自乐。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酒楼的人都跑出去看热闹了,只有箫忘愁一个人座在桌子上喝着酒吃着菜,望着外面,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听到外面喊道:“它妈的我们反了,我们反了,反正不反也是死,反也是死,干跪我们反了。杀死元狗,为我们死去的人报仇,报仇。。。。”


“?造反?难道这里又造反了吗?还是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吧!箫忘愁拿起铁枪,走出酒楼一看,果然不远处,传来喊杀声。没人阻挡他出去,;因为整个酒楼一个人影都没有了,都跑出了,不是参加起义就是跑回家。连店小二和掌柜都不见人影了,这次是给箫忘愁唯一免费的一次午餐。


箫忘愁走前去一看,原来是二帮人打起来了,穿元朝士兵服的当然是一伙元朝的士兵了,而另一伙呢!各种各样的衣服,兵器只有几把而以,,大部分的人都拿着棍子,也算是起义军吧!现在来看起义军人数越来越多,而元朝的士兵们越来越少,突然从元朝的士兵口中喊出,我们的援兵来了。箫忘愁朝前看去,元朝大约有几百人的士兵朝这里冲来。


随着援兵的到来,箫忘愁面前的战场变生了细微的变化,起义军虽然人多,但是都是临时组成的,而且没有统一的指挥。反观元军虽人少但是曾经训练过,何况又有援兵来了,不过这种情况没过多久,因为支援来的士兵被一个人挡住了。


这个人就是箫忘愁。当援兵来了过后,箫忘愁一转身就杀过去,手中的铁枪刺向一个元朝士兵,这个元朝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去见他们的成结思汉了。


铁枪又来了一招倒海枪,只见红色的枪影冲向前面几个元兵。电般闪劈而出,又是咽喉,枪影也刺中了另三个元朝士兵。


箫忘愁马上跃起对准旁边的元兵一枪,枪从肚皮而过。抽出,血流。“枪又对准另二个元兵攻去,只见这枪如一片银光急闪,如长虹经天,几声惨叫起又死了,才一会功夫连杀三十几个元朝士兵。


枪出,三朵枪花分别攻向围在他周围的元兵,有的元兵只觉得眼睛一花,看到一大朵银色的花朝自己的脑袋攻来.有的元兵看到枪花攻来了,马上拿起自己的兵器挡住,可惜反应慢了.又是五个惨叫声响起.突然传出二个人的声音:“休伤我大元属下。”


在这群元兵面来出现了二个人,二个汉人。“二个大汉奸,报上你们的大名。让我箫忘愁送你们下地狱。”


臭小子找死。让我们暗灵双魔送你才是。一言甫毕,两股狂烈如涛的劲风,已汹涌而至。箫忘愁暗惊之下,出手不由稍慢,“砰”然一声,已被这两股劲力震出三步。


他觉得身上一阵酸痛,暗自运气行功一试,却仍然毫无损伤。他不知自己此刻已有“离火玄冰真气”的根底,却胆气一壮,大喝一声,银枪纷纷出击,五大朵枪花攻向暗灵双魔。


暗灵双魔合力出手,虽将来人震出三步,却见对方非但未曾受伤,反而怒喝连声的反攻而来。二人暗自惊骇之下,但见狂飕涌处,一股如山崩潮涌的巨大劲风,已疾袭而至。二魔仇无暴叱一声,双刀亦自胸前猛推而去。劲风触处,但闻“轰”的一声巨响,箫忘愁当场挫退二步,仇无却踉跄幌出七步。大魔朱昆大惊之下,怒喝一声,双刀已叫足十成劲力,猛劈箫忘愁后脑。


箫忘愁蓦觉黑影一闪,一股劲风已袭体而至,他不由急一躬身,一招“杨家天衡枪”已斜枪来人胸腹。大魔朱昆冷冷一笑,左刀已抽出,右掌而已闪电般击住箫忘愁左手脉门。


箫忘愁突觉腕脉强风而过,行脉猝然回攻,他大惊之际,自然的用力抵挡;以掌变成指直冲朱昆的手心,右手又将手腕朝上攻去,一道强风汹涌而出。


朱昆正要发狠招,使敌人输于防备,蓦觉着手处,倏然有一股强风攻来,他一时把待不住,竟被对方击退十步。他这一惊非同小可,狂吼一声,身形倏闪,已施出自己成名江湖多年的“十柔刀影”,只觉劲风如削,人影翻飞中,剎那间,已将箫忘愁罩入一片刀影之下!


但是在这片刀影之下,一把银枪已最快的速度刺向朱昆的咽喉。朱昆想挡,但是招式已用老了,只好眼睁睁着看着银枪刺来。站在侧傍虎视耽耽的二魔仇无看到大哥有危险,马上喊道:“去死吧!”话才结束就给箫忘愁一掌,只见一阵回旋激荡的劲风起处,快要将箫忘愁全身罩在掌影之中。


箫忘愁突感到这掌怪,马上向上跃去,人跃到朱昆的背后面,以枪之要决,“挑”,击飞了朱昆手中的兵器,赶忙使杨家枪法破风枪。仇无攻过来的掌风克中了朱昆。朱昆中了二弟的掌非快得朝箫忘愁这边冲来,箫忘愁趁之机会刺中朱昆的肚子上。


“砰”,当箫忘愁抽出银枪的时候,朱昆已倒下。。。。


“啊!——”大哥。臭小子去死吧!他心中一阵绞痛,吼叱连声,身形疾如流星般,一闪之下,已向箫忘愁连连劈出六掌,掌掌都含着十分劲力。箫忘愁一掌震飞强敌,正自欣慰的忖道:“杨家枪法果然不同凡响,只一招,就把那像竹竿似的家伙打飞了。”淬然,箫忘愁忽觉狂风压体,一时闪避不及,竟被仇忌掌力打个正着,踉跄连退了七步,一跌在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