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公车禁驶后的北京景象

006lzg 收藏 38 18646
导读:转:公车禁驶后的北京景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十一月一日,是北京市为迎接中非论坛会议市政府强制对政府机关、单位和驻京部队80%的车辆封存禁驶的第一天,我家住鼓楼,上班地点在大兴,单程距离32公里,而且换乘公交特别不便,所以无法响应政府“市民少开一天车”的号召,只好开着自己的老破车上班。一天下来街头巷尾、路面见闻可用感慨万千来形容。。。。。


第一大景——私车公用:


七点多钟刚一出门准备到胡同口开车,一辆“海马”悄然滑到我的身边。

“早呀,您哪”——是家住东边雍和家园的金子。金子的老爸就住在我们家对面。这小子自从结婚在东边雍和家园买了房、买了车后,回来的稀少,十天半个月能来看看他老爸老妈就不错了,今个一大早不假不日的挺稀罕的。

“你小子今儿怎么过来了?”我回答他。

“海,今儿不是公车禁驶了嘛,我爸的车也被贴了封条了,这不我上班顺便捎带着老爷子”,他这一说我才看清车后排还坐着他老爸。金子他爸在市里的一个局里当副处长,以前上下班都是公车接送。他这一说我才想起,金子他爸在车公庄上班、金子在首师大附近上班,可不是顺道吗。以前金子没买车的时候,会朋见友应酬或者节假日带女朋友出去玩都是用他老爷子的公车,公车私用、沾公家车的光。现在可好,老爷子的公车被封,他到是私车公用捎老爷子上班了。我突然想:老爷子单位是不是不该给他配专车(按老爷子的职位该不该配专车暂且另当别论),金子每天上下班捎着他老爸多省事呀——一来国家减少了购车开支、油料消耗开支、养路费、保险费开支、专车司机开支;二来金子每天接送老爸也增进了父子亲情,可谓是一举多得,多美的事呀。


第二大景——军车难觅


快出胡同口就是空后大院,以前这个时候正是军车密集、见缝就钻,喇叭声刺耳的刹车声混成一片的时候,今天可好,一辆军车不见,只有几辆出租车和自行车缓缓的驶过。

右拐出胡同就是鼓楼令人头疼的“丫”字路口,一条车道左转和右转都是它,红灯亮时可以右转,但因为一个车道的缘故,红灯一亮左转的车辆就得待行,害得后边一长溜右转的车辆也得停下。在以往,社会车辆老老实实地待行,这时候就看着军车从车尾老远的地方顺着非机动车道横冲直闯的飞过来,有的象三菱、吉普之类的车甚至敢骑着人行道的马路牙子开过去,每每引得行人和老老实实待行司机的侧目。今天真好,路口萧条地停着几辆车,一个绿灯,十几辆待行车全部通过,要搁在以往没三个绿灯就甭想过得去。

快到地安门路口的时候还真看到一辆军车停在马路边,驶近一瞧是一辆军车监理车,旁边还站着几位军检战士,怪不得军车那么少,部队一较起真还真不含糊。说实在的在这以后的一天里我也只见到不超过十辆军车,

——真希望每天都能如此。


第三大景——一路畅通:


地安门路口右拐就是平安大街。一提起平安大街相信走过该路段的人都知道,每天特别是上下班高峰的时候,简直可以用车的海洋来形容,行驶在这条路段上,走走停停不说,光是从地安门到官园桥这短短的几公里就有八九个红绿灯。有时侯明明是绿灯放行,但前面的车还没通行完毕,直到红灯亮时车还停在路口中间动弹不得,这样又造成了南北方向的车辆无法通行。那场面简直可以用乱成一锅粥来形容。特别是到了官园桥下左转上二环路的路口没有二、三个绿灯就别想过得去。

但今天平安大街真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一路平安,放眼望去一马平川,从安定门到官园路口上二环,原来我最长的一次曾经用时五十分钟,今天我仅仅用了了令人不敢相信的八分钟。上了二环主路同样是一路畅通,原来从阜成门到天宁寺这段路的两侧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国家机关和金融街各大银行机构,上下班时间那叫爆堵。而今个除了阜成门北侧的公交车站因五六辆公交车同时进站占道造成一点过往车辆减速缓行,过了车站一直到复兴门、天宁寺均是一路畅通。开起车那叫爽,要不是怕超速(80公里)连我这老破车也能放到120。

打开收音机北京交通台1039的《一路畅通》,听路况信息,原来这个时段正是小潘警官忧心忡忡地向大家播报:某某路段行驶缓慢、某某路段因雍堵发生刮蹭,告戒大家耐心驾驶,然后两位男女主持用插科打诨分解大家的急噪情绪;而今天终于听到主持人无比爽朗的声音“现在城区各路段车辆行驶基本正常,请司机朋友安全驾驶”。


第四大景——办公网络化


刚到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象掐着点似的响了,接过来一听是市政管委的老某,我一看表才八点一刻,还不到上办时间就开玩笑说:“首长,今儿怎么这么早,有急事吧,是不是跟嫂子闹别扭了昨晚睡办公室啦?”,他气哼了一声说:“我们单位中非论坛会议期间调整上班时间,改八点上班了”,我突然想起早上金子接他爸上班的情景便问:“你老哥的车没封?儿子送您上的班?”,他尴尬的一笑说:“我那有那么大的份呀,连几个副职的车都封了,我这处级哪有那么大的面子,好在单位的人大都住在一个小区,单位这几天发班车接送上下班。”接着他换了个口气说:“别扯淡了,你上次帮我和老某(他们处的一个副处长)申请的新浪VIP邮箱的密码是多少,长期不用我给忘了”。我说:“海,不就是你们的手机号的后六位数嘛,真是贵人多忘事,您这会怎么又想起它来啦?”他说:“下边单位这几天等着向局里报方案,我们得把把关,他们做好的方案我们得修改,电话里说不清,车又封了不方便来回跑,这不想起来用邮箱发来发去的不挺省事吗”。我心想:早我就告诉他们用邮箱发送文档方便,可就是不用,老是车来车往的送来传去,多耽误事呀。现在不方便了才想起来用,这帮官府老爷也真逗,但我口上还是说:“还是您老兄脑子好使,这法子可以在全局推广啦。”他呸了一声说:“这还是其他处室想的办法,我们借鉴罢了。”看他要挂电话我就跟他客气了一下说:“要不晚上下班我接您去,我请您和老某吃顿饭?”那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算了吧,不方便,改日吧。”

他撂下电话后,我脑子里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每天得有多少车穿梭于这些政府机关、单位之间送材料、方案、草案之类的东西,又要耗去多少人力、物力资源呀

第五大景——高档消费场所冷落


下午的时候,上海的一位做房地产的同学从上海虹口机场打来电话:“二小时后我到北京,你方便来接我一下吗?”。我一听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这小子每次来北京前从来不跟我联系,等到他美滋滋地坐着我们在北京某机关当主任的同学派去接他的专车,在酒店住下以后,再跟我指手画脚地安排在那在那吃饭。酒足饭饱之后和我们那位在机关当主任的同学密着钻进那辆奥迪公车,还不忘了对我挥挥手:“你就跟着我们的车,洗澡、唱歌去”。直到有一天他酒后吐真言我才知道,他是嫌我的车太旧坐怕着丢份。想到这我气哼哼地说:“我那车多丢份呀,还是让大主任给你派奥迪吧。”他到不急,讪笑的口吻说:“海,你别生气,那什么人家的车不是开论坛会给封存了派不出来了吗,不然哪敢劳您大驾,要不我还不知道公家的车不用白不用?”

在机场回程的路上,这小子没顾得和我寒暄几句,就开始打开电话约人晚上吃饭。我知道他每次来北京,不是约这个委的什么主任吃饭、就是约那个部的什么处长打高尔,所以就没答理他。一会大约打了几个电话以后,他突然嘴里冒了一句粗话,然后说:“这帮家伙都说是没时间,不方便,见鬼了。”

我突然想起早上约市政老某处长的情景,大笑着说:“没车,干什么都不方便。别打了,今个就咱俩吧,估计大主任也是不方面,这些当官的,离了车连吃饭都嫌麻烦。”

果然不错,在华北大酒店办完入住手续进房间后,我们俩就给那位主任同学打电话联系,主任同学在一阵寒暄之后也是说:“不方便,过二天我请你们吧”,我不禁哈哈大笑,上海的同学也若有所思苦笑了笑。

华北大酒店的南边就是著名的金悦大酒店,以鲍鱼鱼翅著名,每次吃饭要是不提前预定的话根本就没单间,我这同学每次来都喜欢在这里宴请有关人士。等我俩赶到酒店大门的时候,看着空荡荡的停车场,我不禁想:今儿估计不用预定房间,食客肯定不会多。果然一进大堂,那位和我们已经混得脸熟的迎宾小姐显得异常热情:“二位今天真巧,还有单间哪,请问您几位用餐?”我那同学苦笑了一下:“二位。就大堂吧。”

趁服务员点菜的功夫,我问:“今儿个怎么这么空闲?”,服务员也是一副不解的样子四下张望了一下“睡知道呀,黄寺那边的小饭馆客人到挺多的”感觉也是挺纳闷的。

。。。。。。

在回家的路上,望着车边骑自行车的、公交车站等车的人流,在看看机动车道上稀疏的车流,我不禁在想,公车,你不仅承载着我们每天忙碌的公仆们,似乎还承担着更多的东西。。。。。


(另据北京晚报报道:十一月一日至十一月六日中非论坛会议期间,北京市共封存各类公用车近五十万辆。在这未来的七天,可以想见:

我们的城市道路不在承受超负荷的重压,各条道路一路畅通。。。。。。

我们人民公仆的五十万辆车将少耗费近千万元的燃油。。。。。。

我们的高档消费场所将少耗费多少公款消费。。。。。。

我们的警力不在为拥堵的交通疲于本命。。。。。。

有人会说:希望每天都开中非论坛。。。。。

我说:公车封存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国家机关的正常运转,公车,你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