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3/

炮击停止后,日军很快就要出动攻击部队,果然,硝烟刚刚散去,十几辆坦克就出现在阵地正面的山坡下,掩护着千多名士兵缓缓向前推进,同时,轻重机枪也猛烈开火,对守军阵地进行压制射击。

一三九○高地左侧,居庸关上一座不起眼的城楼上,关正放下手中的二十五倍德式望远镜:“我操,这是炮击吗?这简直就是用炮弹一遍遍的在犁地嘛!”

“师座,日本人上来了!”张明指着高地下面山坡鬼子那一条条密集的散兵线对关正说道。

“操,日本人还真舍得下血本啊,一上来就是一个多大队,命令炮兵团给我狠狠揍他狗日的!”这个炮兵团可是集合了师直属炮兵营、4个团直属榴弹炮连的超级加强团,分散布置在一三九○高地侧后的几座山林中。

“师座,根据情报,日军第5师团是一个甲种师团,是日军17个常备师团之一,是日军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在日俄战争期间有“钢军”之称,师团长是板垣征四郎,所属第21旅团是第5师团的主力部队,被称为“陆军之花”。这个大队的鬼子相信应该是21旅团的主力。”特务营营长罗宇报告道。

关正偏头对他一瞪眼,道:“什么狗屁钢军,老子打的就是钢军!今天就干死这狗屁的陆军之花!让梁恺这小子给我放近了狠狠的打!他可是立了军令状的,说什么要是守不住阵地提头来见,我可不要他的臭头,只要他给我坚持到天黑!”

日军穿着大头皮靴爬着山坡,跟在坦克的屁股后面,推进到距离战壕两百米的时候,前面的坦克屁股后面冒出一股浓浓的黑烟,然后剧烈地抖动一下,速度迅速加快,后面的士兵也开始跑步跟进,但是刚刚冲出几十米远,二十五师的炮兵团就开始了遮断射击。炮弹接二连三地落入敌群当中,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士兵立刻被炸得血肉横飞,支离破碎的断肢一段段飞上天空;一发大口径炮弹正好击中一辆坦克的上盖,剧烈的爆炸之后,坦克立刻起火燃烧起来。虽然炮兵的攻击给日军造成不小的损失,但是凶悍的日军反而加快了冲锋的速度,呐喊着冲了上来。这时候,炮兵团的几十门大炮同时吼叫起来,密集的弹雨立刻把日军前进的方向笼罩起来,最后,只有不到三百名日军和八辆坦克越过了封锁线。可是,日军刚刚穿过炮火编织的死亡陷阱,高地前沿阵地两个加强连的轻重机枪、MP18冲锋枪就开始了射击。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日军被重机枪发射的子弹打得飞了起来,向后飘出好几米远才倒下,把其余的日军吓得目瞪口呆:守军火力强大的超出想象、高地上似乎在向下倾泻着弹雨!

四百多个日军虽然首次感到了害怕,但是已经冲到这里,后退的话更是死路一条,日军只好全部龟缩在坦克的后面,硬着头皮继续冲锋。然而,坦克在推进到距离防线五十米左右的时候,守军的十几支反坦克枪开始发挥作用,八颗6毫米直径的穿甲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向日军坦克直扑过去,虽然距离很近,但是由于是首次投入实战,枪手过于紧张,只有两颗击中了坦克。破甲弹轻易地穿透两架坦克十几毫米厚的装甲,在驾驶舱里爆炸,随即把里面的炮弹也引爆,发生更加剧烈的爆炸,坦克被炸成一堆废铁,里面的乘员成了烧猪。

日军的坦克碰见了克星,立刻毫不犹豫地掉头逃跑,把躲在后面的步兵暴露出来,146团团长梁恺见机会难得,大喊道:“弟兄们,打呀!”然后操起PM18开始射击。在守军轻重武器的打击下,日军狼狈不堪地逃了回去,在一三九○高地前留下六辆依然在燃烧的坦克和将近两百具尸体,日军终于为自己的骄狂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陆军之花”成了一堆堆烂肉似的“血肉之花”!

日军第5师团炮兵阵地,师团长板垣征四郎透过炮对镜目睹了整个首轮进攻的结果,顿时气得他上蹿下跳,怒吼如雷:对着身边的一个情报参谋咆哮道:“支那军的这支队伍是什么来头?为什么火力如此强大?着装为什么是土褐色的难以辨认?”那名参谋一个鞠躬,战战兢兢地答道:“师团长阁下,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只知道是近期由洛阳调来的徐庭瑶部二十五师,该师是中央军的甲种德式师,师长关征日,黄埔一期生,该师兵种齐全,兵力达3万人次,驻守一三九○高地的是一个接近五千兵力的主力团,至于他们的土褐色服装……这个目前没有任何资料显示!”

板垣征四郎十分恼怒,扬手赏了这个家伙两个耳光:“八嘎!你的情报工作真是差劲!”

“哈依,哈依!”那情报中佐两边脸颊上立即发起十根鲜红的手指印,连连鞠躬点头。

“命令航空部队,再次轰炸高地!”

得知高地上的战果后,梁恺高兴地说道:“打的痛快,终于报了古北口的一箭之仇!这些小鬼子,仗着武器装备好,气焰嚣张,现在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身边的一个团副提醒道:“我看日军主要是因为过于轻敌才遭到惨败的,虽然我军在步兵武器上面比敌人强一些,但是敌人的空军优势是压倒性的,他们肯定会出动空军前来报复!”

梁恺说道:“是啊,小鬼子的报复心很强,这里又是他们的攻击重点,肯定会派空军来关照我们的!”又道:“命令炮团立即转移阵地,一营和二营抓紧时间修补工事,重点加固防炮洞,让工兵部队抓紧时间构筑防空洞,防备敌人的空袭!”

20日,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组成的察哈尔派遣兵团,从内蒙的多伦入侵平绥铁路沿线,准备截断汤恩伯军的补给线,并控制整个内蒙,由第17军第2师郑洞国奉命率两个旅从下花园回援张家口。北上增援的卫立煌部已经推进到门头沟西北三十公里的傅家台和千军台一线,日军谷寿夫第六师团牛岛支队已占领阻击阵地。卫立煌的部队前进受阻,侧后又受到川岸文三郎第二十师团威胁,于是采取守势。

居庸关城楼上,汤部十七军第八十九师一个衣衫破烂的联络军官对关正报告,“关师长,因日军第五师团增援南口,我十七军第八十九师负责断后掩护全军撤退,与追击之敌坂井旅团及伪军一个师血战竟日,伤亡沉重,现正向居庸关关口阵地撤退,职奉汤军长之令前来求援,希望关师长派出部队狙击追击之敌,以掩护剩下的兄弟安全进关!同时,我军的高炮团已在得胜关前山腰密林处建立阵地,但是经过这几天与敌血战,还剩余三十四门高炮,仍可以负责一部分防空炮火!”

关正高兴地点点头,然后对身边74旅长兼145团团长戴澜说道:“戴团长,命令你74旅及装甲团正面狙击坂井旅团,掩护友军八十九师安全撤退,有没有信心拦住敌人?”

“师座,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们74旅吧,坚决阻止鬼子的追击!”戴澜兴奋大声的回答,他在旁边早已是磨掌擦拳了。

午时,八里地外的南口阵地方向,八十九师在付出一个多旅的惨重代价之后,潮水般向关口溃退下来。随之而来的是密密麻麻土黄色的大批日军和伪军,八十九师已经得知二十五师在正面构筑有阻击阵地,所以退而不乱,向两侧散开进入关内。坂井旅团及一个师的伪军在74旅阵地前两里处停止追击,似乎在等待着空中支援。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东面的天空出现了黑压压的轰炸机群,朝着二十五师的阵地扑了过来,一颗颗炸弹呼啸着从天而降,转瞬之间就把一三九○高地淹没在火海之中,第一批飞机刚刚投完弹,第二批轰炸机又出现在74旅阵地战场上空,准备进行地毯式的轮番轰炸。这一批次的六架飞机并排从最西面的得胜关上空飞掠而过,十几颗炸弹在空中连成几条直线,笔直地落了下去,然而首先映入日军飞行员眼帘的不是炸弹爆炸的火光,而是山坡上树林密集的闪光,数十门高炮同时开火,一颗颗炮弹在空中连接成一片片绵密的弹幕,将五架敌机死死地包裹在里面。中间的两架敌机立刻被熊熊的火光和浓烟包围起来,成了一个个巨大的火球,在空中象醉汉般挣扎摇摆了一下,然后爆出声声巨响,凌空开花化为灰烬。其余的飞机一边加速,一边全力爬升,妄图摆脱死亡的陷阱。炮手们转动炮口,猛烈射击,密集的炮弹呼啸着追击过去,其中一架敌机突然抖了一下,接着一头栽向远处的山林中间,爆炸坠毁,火光冲天而起。

由于17军的高炮阵地暴露了目标,轰炸机编队的指挥官立即命令在空中待命的轰炸机全部改变攻击,于是数十架战斗机盘旋而下,将一枚枚炸弹扔了下去,很快,整个树林都燃烧了起来。一门门大炮被炸得四分五裂,炮兵们东倒西歪,被引爆的弹药箱又连环爆炸,把防空阵地彻底淹没在火海之中。

轰炸机编队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扔光了所有的炸弹,复仇心极强的日军飞行员驾驶着飞机在树林上面往来盘旋,用机关枪把地面来回翻了十几遍,直到再也找不到有价值的目标才悻悻地离开。

轰炸机刚刚离开,日军的炮兵又开始了长达二十分钟的炮击,首先是用密集的炮弹把一三九○高地和得胜关前阵地翻了一遍,然后对暴露在地面上的火力点进行重点清除。

炮击之后,一个个坚固的火力点被炸得千疮百孔,战壕几乎全部被夷平,整个防御工事被破坏殆尽。一三九○高地上九个防炮洞被完全摧毁,十一个防炮洞不同程度的损坏,总共伤亡了一百多人。幸亏日军认为中国军队的工事在山峰上不可能修的特别坚固,采用的全部是40公斤的小型炸弹,才使得大部分放炮洞保全下来,否则,二十五师至少要伤亡千人以上。

板垣师团与坂井旅团对一三九○高地上和145团正面狙击阵地的联合总攻开始。

一三九○高地上,146团的士兵们纷纷爬出放炮洞,抖落满身的泥土,然后沿着已经被爆炸掀起的浮土全部埋住的交通壕匍匐前进,关正透过望远镜焦虑的望上去,只见,一个个满身泥土和血迹的身影逐渐汇集起来。

整整一个联队的日军出现在一三九○高地下,八辆坦克向上爬坡开路。日军吸取上次教训采取了稳扎稳打的战术,缓缓向前推进,坦克每前进二十多米就停下来,对可疑的目标疯狂的进行炮击。145团阵地十分沉静,好像根本没有军队在驻守一样,200米,150米,100米,随着距离的逐渐缩小,日军的戒心也逐渐消除,在轰炸机和大炮的反复攻击下,无论多么坚固的工事也该摧毁了,守军能够存活下来的肯定寥寥无几。

日军的坦克终于再次推进到50米左右,后面的步兵立刻开始发起冲锋。

梁恺一声大喊:“开火!”无数人影从泥土中站起来,阵地上的轻重机枪和冲锋枪大合奏一样突突的鸣叫,一颗颗手榴弹象冰雹般飞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