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实警!”这是鸿飞的第一反应,接着豆粒大的冷汗顺着额头滚下来。虽然他对自己的军事素质绝对有信心,但并没有做好迎敌准备或者说没有做好牺牲的准备,谁都知道枪子那玩意是没有眼睛的。

司马着装的动作很大,整个高低床都在摇晃。鸿飞提着裤子,跳下床低声问道:“什么情况?”

“不、不清楚,可能是实警!”司马的声音里同样充满了恐惧。

“不许说话,加快速度!”

两个人不敢吭声了,飞快的着装完毕,提着枪跟在老兵身后排成一路纵队,一溜烟的向楼道尽头的滑竿跑去。

鸿飞悄悄的闪出队列,紧跑几步借着警灯闪烁的红光偷眼向郑拓看去。他期望着能看出一丝端倪;期望着能看到郑拓那副镇定自若略带冷笑的表情,但郑拓的眉头拧成疙瘩脸色严肃的吓人,一举一动中竟然微微带着一丝慌乱。鸿飞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海底,他知道既然调动部队了发生的事情肯定小不了!实兵实警的搞不好这条小命今天就交待了!

鸿飞心乱如麻,思绪纷乱的差点伸到银河系边上去。甚至已经开始幻想,他牺牲后身覆军旗躺在花丛中,家人、战友抚尸痛哭的场景,由此又延伸到清明节小学生们给他扫墓,眼前最为重要的上滑竿去车库集合却忘记了,直到郑拓在他耳边一声大喝才醒过盹来,慌忙抱住滑竿溜进车库。

车库里回荡着低沉的报数声、口令声,双脚落地的鸿飞摸摸胸前的子弹袋,突然想起实兵实警但没有实弹,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些。扭头看看兵们都在向指挥员飞奔,他拐了个弯从一辆车门大开的吉普车后跑过,快速的向车里溜了一眼。没有弹药箱,鸿飞心头大喜,这是拉动演练!

“各班情况!”曹卫军全副武装,手里举着一支枪口朝天的85轻冲,显得杀气腾腾。

“一班到齐!”“二班到齐!”……

班长们连贯的回报声像是一挺轻机枪在扫射,曹卫军一个标准的向后转,团长立刻摆手示意不用报告,直接走到队前说道:“同志们,稍息,接上级命令:今日凌晨一时整,四名匪徒持制式枪械袭击某科研所,掳去重要军事机密资料三份,被警卫分队击毙两名后逃窜至3号地区,被兄弟部队包围。上级命令我部,迅速出击夺回资料,力争活捉匪徒!同志们有没有信心完成好这次任务!”

“有!”响亮的喊声里参杂一丝来自新刀的颤音,鸿飞突然发现曹卫军紧绷的嘴角突然微微翘了一下。

“登车!”伴着口令,尖刀们自动分成两路纵队,利箭般嗖嗖的窜进车里。鸿飞忐忑不安的扫了一眼车厢,还是没有发现弹药箱,高悬到嗓子眼的心慢慢的落回肚子里。

尖刀分队的司机向来勇猛,伴着四个轮胎剧烈空转磨起的黑烟,吉普车疯一样的冲出车库,接着就是一脚急刹车。鸿飞身体随惯性向车后运动的动作还没有结束,立刻又向车头方向转移。

车未停稳,后车门已经打开,半个被囊大小的木箱带着风声“咣”的落在车厢里。吉普车立刻像被捅了屁股一样窜了出去,鸿飞向车头方向移动的身体再次转移方向。

“上弹药!”郑拓的话音刚落,一个帆布包已经转到了鸿飞手里,他用力捏了捏,硬梆梆的是弹匣!这回是实兵实弹实警了,鸿飞突然有了一股尿意,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抬头看去,司马也好不哪儿去,夹在双腿中间的81-1式自动步枪正在做上下的往复运动。郑拓隔着两个兵欠身捅捅他,连问三声:紧张吗?司马才像刚睡醒的一样大声说道:“班长,我不冷!”

车厢里响起一阵压低声音的笑声,郑拓皱着眉头喝道:“熊兵!我问你紧张吗?”

“报告班长,不紧张!”

“不紧张,你抖什么?”

“我、我、我冷!”

“你不是不冷吗?”

司马伸脖瞪眼的想了半天说道:“现在有点冷了!”

“熊兵!”郑拓笑骂了一句,扭头问鸿飞:“你呢?”

“什么?”

郑拓被气笑了,反问道:“你说什么?”

鸿飞低头看看自己的自动步枪不但在做往复运动,而且托底板撞的车厢当当响,张口说道:“我冷,冷的厉害!”

郑拓伸手在自己的钢盔上拍了一下:“自作多情了!本以为你们紧张,准备让你们跟着我行动的,既然……”

这一次,两个人的耳朵都好使了,异口同声的喊道:“班长,我是有点紧张!”

车停在一个荒废的工厂里,厂区很大,空地上堆满了破砖烂瓦,满眼都是高高低低残破的建筑物。建筑物、车间上早就没有了门窗,裸露着一个个黑呼呼的大洞,寒风穿过的时候发出一阵阵呜呜的怪叫声。

徒步穿过兄弟部队的封锁线,郑拓按照布置带领他的班运动到厂区的西北角隐蔽下来。

“长刀呼叫尖刀2!”

“我是尖刀2!”

“抢占制高点,控制厂区!”

“尖刀2明白!”郑拓指着厂区中心的塔状建筑物,对他的兵说道:“我们目标是那里!到位后,逐层搜索掩护狙击手占领顶层控制厂区。明白?”

“明白!”

尖刀们一线展开举枪掩护,副班长带着两名尖刀组成一个前三角型窜出防线,首先占领前进路线两侧楼房的楼角。两名尖刀面向外侧控制住两翼后,副班长立刻前出,隐蔽在一堆砖头后控制住了正面,目视观察前进路线上的高层建筑。半晌,他微微的向前挥挥手。郑拓放下望远镜,一摆手又一个三人小组跃出防线,穿过副班长组的防线,占领阵地。

“跟进!”郑拓一跃而起,带着鸿飞、司马蛇行传过第二组的阵地,隐蔽在一个高大的水泥台子后面。

“看住两翼!交替掩护前进!”郑拓见鸿飞、司马已经完成对两翼高层建筑物的目视搜索,叮嘱一声,利用地形的掩护向前搜索。身后,另两个组搜索着跟上来。

主心骨走了,鸿飞、司马立刻变的慌乱起来。眼前每一个黑洞洞的窗口后面仿佛都藏着匪徒,两个人的枪口以秒为单位的快速移动着,心跳得快要从嘴里蹦出来。

尖刀们对两名新刀的慌乱视而不见,交替掩护着快速从他们两翼通过,等副班长通过以后,轮到鸿飞进行前出搜索了。他单手提枪,不眨眼的盯着前方黑乎乎的建筑物,不顾脚下的磕磕绊绊奔向一个倒塌的水泥柱子,准备占领那里掩护司马跟进。

眼看就要到位,正面建筑物上端突然火光一闪,接着“呯”的一声枪响。鸿飞汗毛倒竖一头扑倒,慌乱的操枪想打,但被扑上来的副班长制止了。

“目标出现了……”鸿飞用力一挣再次举枪,副班长一把按住照门:“早走了,你以为这是打靶?不要暴露我们的位置,这里交给狙击手,你和司马从右翼迂回过去……”

“我们?”鸿飞嘴张得能放进去一个拳头。

“对!你们!”副班长摘下对讲机给鸿飞佩戴好:“你们占领侧翼,掩护我们发起进攻!”

鸿飞知道战时违抗命令是个什么后果,扭头看看司马,后者正一脸茫然抓耳挠腮的等着他拿主意。

“行动!”

副班长的低喝声把鸿飞吓了一跳,他发现副班长虽然脸若寒霜但眼神里有一丝期待。

“奶奶个熊!该死该活屌朝上!司马,跟我来!”鸿飞恶狠狠的骂了句脏话,窜出阵地扑进侧翼一间宽大的车间。

副班长舒一口气,弯腰跑进左翼车间躲在一堵矮墙后摸出一支烟,用衣服拢住打火机的火光点燃,舒舒服服的靠在矮墙上休息起来。突然,一条黑影不声不响的出现在身侧,副班长一惊随即笑道:“吓了我了一跳,我以为那两个熊兵回来了!”

“怎么样?”

“两个人紧张得够呛!”副班长递给郑拓一支烟,模仿鸿飞的语气说:“奶奶个熊!该死该活屌朝上!”

郑拓对火点燃烟,深吸一口,吐出粗粗的一溜烟柱:“团里的参谋该换了,想不出个新鲜主意来!我刚到尖刀的时候就是抓匪徒,年年这一套!”

“算了吧!我听分队长说他那时候是抓特务,现在改成抓匪徒就不错了,这都快成了咱尖刀的保留节目了!”副班长笑道:“你说这群新兵怎么就信,而且个个紧张的要尿裤子?”

“他们这是对上级的信任!当初我们不也是被骗的晕头转向?”

鸿飞、司马很顺利的穿过两座残破的厂房,接近了塔形建筑物。鸿飞缩在窗口下观察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情况,于是打开电台低声说道:“前出组呼叫尖刀2!”

“我是尖刀2!”

“我组到位!”

“原地待命!”郑拓关闭电台纳闷的说道:“这俩小子平安到达了,‘匪徒’们干什么去了?”

“不知道!不会和我们一样吧?”副班长举举手里的烟轻笑起来。

“我靠!在被那俩小子俘虏了!”郑拓打开电台换了个频道呼叫曹卫军:“分队长,鸿飞、司马群英到位了!”

“知道了,命令他们进目标搜索!”

“明白!”郑拓换回频道:“尖刀2呼叫前出组!”

“我是前出组!”

“进入目标搜索!”

耳机里立刻没了声音,郑拓纳闷的拍拍电台连声呼叫:“前出组,前出组!”

“明白!进入目标搜索!”鸿飞关闭电台,扭头问司马:“命令我们进去,怎么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