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EVEN 初战 [2] 接敌

百合浪子 收藏 7 25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EVEN 初战 [2] 接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战斗准备。”格兰特看到舱门口的红灯亮了,向舱内大喊。杨锐和中村立刻从凳子下面拎出两捆绳子,把带挂钩的一头挂了两边舱门上面的转盘上。

一路上,“猎狗”推进得很顺利,这主要归功于情报部门的准确判断,他们为直升机编队选择了一条没有敌方防御部队的路线,再加上飞机一直在十米以下的低空飞行,躲过了雷达的搜索。现在他们已经从敌人的后面绕到了他们的指挥部跟前,再也不可能奢求对方不发现自己了,“猎狗”的每一个人都拉开了枪栓,随时准备战斗。

原本在CH80左右护航的AH23迅速拉起,在空中形成战斗队列。

“小子们,好好地给我们开道!”格兰特把头探出舱门,对着上面的武装直升机高喊。

杨锐在格兰特身后,看到自己的飞机正从地上人的战壕上空飞过,下面警戒的士兵好象根本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正疑惑地看着天上成群的飞机,而忘记了开枪。在飞机前面,敌军的装甲部队正在紧张地散开,防空工事里的士兵也同样紧张地瞄准。

然而没有等他们摆开阵势,“雏鹰”们开火了。上百枚20毫米“毒牙”火箭弹像雨点一样砸向敌军的防线,爆炸的火焰和硝烟淹没了地上人的坦克和工事。随后,针对漏网的装甲车和人员的第二波次进攻开始了,AH23分散开,俯冲,像捉小鸡一样用精确制导空地导弹和机关炮,一个一个的把躲过第一波次打击的敌军坦克和敌军士兵干掉。

由于突破得如此迅速和出其不意,敌军的警戒部队在瞬间被打垮了,死伤过半,剩下的都疲于躲避来自空中的精确打击,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趁下面乱的不可开交,15架“大鹏”快速地在已经开辟出来的登陆场上空悬停。

“放绳子,上战场了,小伙子们。”绿灯亮了,格兰特再次高喊。

杨锐和中村立刻把绳子抛出舱门,格兰特和费恩抓住绳子一左一右跳出飞机,顺着绳子滑下去。负责警戒的霍克和托伊端枪瞄准下面,见到能动的东西就给出致命的一击。杨锐和中村是第二对,中村迅速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抓着绳子跳出舱门,杨锐则看了一眼尘土飞扬的地面,大喊:“妈的,老子拼了。”跟着跳了下去。

落地之后,几个人面朝外,围成圈警戒周围。别的飞机下面,也都下来了两三对人。更多的士兵从飞机上滑下,烟尘中,他们睁大了血红的眼睛,这么长时间,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天。霍克和托伊最后从飞机上下来,临跳前,飞行员回头冲他们喊:“祝你们好运,伙计,替我们把该死的124师从战区图上抹掉。”安全落地,霍克向飞机一竖大拇指,飞机开始上升,同时,舱门上的转盘旋转,收起绳子,离开了战场。清理完外围所有坦克和工事的“雏鹰”跟着“大鹏”撤退,只留下10架,在外围打击对方的增援。

“按原计划行动。”耳机里响起默菲的命令。

“二排,跟我来。”格兰特冲大家一挥手,二排的人跟着他离开登陆场。

按照默菲战前的安排,一排搜索周围的房屋,二排向124师指挥部突进,三排断后警戒。登陆场就在指挥部所在的树林外,离指挥所应该只有不到二百米的距离,其间要经过敌人的最后一道防线。根据情报部门给出的资料,124师师指隐藏在树林内,由于树林茂密,具体位置不详,只知道在树林内有至少两个连在那里守卫。在刚才开辟登陆场的过程中,有几架AH23向树林里发射了火箭弹,狠很地把里面犁了一遍。估计现在守卫部队的伤亡应该在两成左右,这给猎狗的突进创造了机会。在登陆场周围是一片小房子和帐篷,主要是驻军营房、动力室、雷达站、通讯室和医疗站。在轰炸中它们已经倒塌了大半,一排的人每经过一个房子便敲碎玻璃,向里面扔手雷或闪震弹,然后冲进去清除残敌。二排则在三排的掩护下很快地就冲到了树林边,顺利的突进让格兰特产生了戒心,他马上改变了行军队形,由开始的全线突击换成预先规定的战斗小组交替掩护前进,这在随后的战斗中被证实是很有效的。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还在燃烧的树林里,敌人的防御火力终于开始发挥威力了。总共近二十个火力点,同时开火,二排当即有人中弹倒下,其余的人迅速寻找掩体躲藏起来。

“把他们干掉!”格兰特冲一直跟在队伍最后面的重火力班下达了命令。

鲨鱼马上支起80毫米迫击炮,瞄准,装弹。一声闷响,炮弹划出一道曲线,准确地落在最前边的一个火力点上,两个机枪手支离破碎地被抛向空中。“嘭”,丰克的炮也响了,砸在两个火力点之间的树上,预制破片和钢珠把下面的四个人打成了筛子。同时,火箭手和镭射炮手也开始向各个火力点射击,爆炸声过后,又有四挺喷射火焰的机枪哑掉了。趁着敌军火力减弱的时机,卡森冲出掩体,在其他人的协助下,冒着剩余的几挺机枪扫射,把中弹的的人拖回来进行救治。

各班开始与对方对射,但由于对方火力太强,始终没能形成压制。

“小个子!”格兰特大喊,小个子应声猫腰跑到他面前。“你带人从右翼包过去,干掉他们的机枪,让霍克和小孩跟你们一起去。”

“是,长官。”小个子应道,随后在自己班挑了几个速度快的人准备出击。

“机枪,掩护射击!”格兰特冲机枪班喊。六挺M243轻机同时向对面倾泻子弹——因为本次属于突击任务,机枪班并没有带笨重的MG39。

枪声一响,小个子便带着人向右翼阵地悄悄地跑过去。那里是几处残破的房子,一看就是很久没人用过了。而树林在这里成一个凹形,绕开破房子向远处延伸。小个子等人借助残垣的掩护,迅速向树林的凹处移动,在那里他们可以从侧后方攻击敌人阵地。

此时,默菲他们已经清除了残敌,一排开始向二排靠拢,三排仍旧留在敌人原来的防御阵地上,防备附近增援部队的袭击。

“格兰特中尉,怎么没有突破?”默菲爬到格兰特旁边问。

“长官,我们被压制了,我已经派人从右翼迂回到他们后面。”

“好,所有人,火力压制,准备突击!”默菲喊道。

纷乱的枪声、炮声顿时淹没了整个阵地。

那一边,小个子等人却遇到了麻烦。在一处断墙前,一挺敌人的重机枪把他们压制在断墙后面,让他们抬不起头。霍克和杨锐因为一直跟在后面,在遭到袭击的时候霍克躲进了一栋破房子里,而杨锐则跑到了另一处残垣后面。三处构成了一个极不利的锐角三角形,正好落在对方的射击扇面里。

“他妈的!”小个子骂道。他们几个人蜷缩在墙后面,子弹溅起的碎砖块不停地落在他们身上。其中一个已经被跳弹打中了小腿。

霍克看到对方一直在优先照顾小个子他们,便从一个窗口伸出枪,瞄准了机枪手。“兹”,一束激光烧穿了机枪手的眼睛。

副手看到同伴被杀,马上接上去,冲着霍克的位置进行疯狂地压制。子弹噼里啪啦地打在墙上,溅起朵朵土花。“该死!”霍克也被打得动不了。“啪”,一颗子弹冲开了墙的阻挡,擦开了霍克的胳膊。他疼痛地捂住自己的伤处,紧缩在墙角。

“霍克!”杨锐看到了,大喊。

“别管我,干掉他!”霍克喊。

这时,小个子他们似乎觉得自己的压力减轻了,露头准备反制,哪料那个副手反应不是一般地快,立刻掉转枪口向他们这里射击。反正在他看来,这两处间的角度很小,他随时可以对蠢蠢欲动的小个子他们进行压制。

一个猎狗的士兵完全低估了对方的反应,刚露出头就被一颗子弹掀开了脑壳,红色的血液、白色的脑浆随着他的倒下撒了一地。

“噢,上帝啊!”几个士兵看到这种惨状,不禁惊呼,他们的胃里更是一阵翻江倒海。

“小孩,干掉他,你在等什么?”小个子高声喊道。

此时的杨锐有些慌神了,虽然经历过多次实战演习,可真的一上战场,那种让人窒息的气氛对他的心理确实是个不小的冲击。加上看到霍克负伤和一个战友惨死,他简直要崩溃了。浑身发抖,呼吸急促,他甚至都握不住手里的枪。他蹲在地上,过量的肾上腺素让他颤抖不已。

“干掉他!”霍克看到杨锐的样子,捂着胳膊大声吼道。“这是命令,给我起来!”

杨锐听到霍克的怒吼,似乎有了些勇气,慢慢地扶着墙站起来,靠在墙边。但旁边子弹飕飕飞过的声音让他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露头射击。

“妈的,小孩,你在干什么?打死那个畜生!”断墙后面有人在骂。

汗水不停地洗刷杨锐的脸,他狠狠地抹了把脸。

正在射击的机枪手似乎感到了一种威胁,在听到对面的喊声后,他发现了还有一个敌人在另一个位置隐蔽,于是他朝着杨锐躲藏的位置打来一个点射。

“叭!”一颗子弹打碎了墙沿,飞溅的碎石打中了杨锐的脖子。

“啊!”杨锐捂住伤口。他甚至能感到流出身体的鲜血的余热,疼痛不断地刺激他那兴奋到极点的神经。

“我日你娘!”杨锐操着沈阳话大声骂着,突然从墙后闪出身,迅速端枪,把瞄准十字死死地咬在那个射手的胸口。

“嘣!”一颗钢芯弹头呼啸而出,飞向目标。而对方在打过一个点射后,刚准备重新压制中间位置,只见他打过的位置突然冒出一个人影,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他的左胸上,把他撞翻在地。他没有觉得疼,因为他的意识正在伴随着血液一缕一缕地喷溅而消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