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兵林外史(序)

战术基础 收藏 2 78
导读:[原创]兵林外史(序)

他们不曾辉煌过,但是在他们的军旅生涯中一样有许多精彩!


那年,王方毅16岁。俺家小毅打小都能,上学早。这不到高考吃亏在岁数小上了,不要紧明年再复习一年,准能考上北大。妈妈在豫西老城算得上是个人物,毕竟方毅他爹是老城北关响当当的人物。


人物,这俩字在方毅脑海里几乎没有什么概念,他自己明白,自己没有考上学不是岁数问题,是整个高三的一年他几乎没有进过校门,刚刚兴起的桌球,电子游戏让他几乎忘了学校门朝哪边开。学校之所以没有开除他完全是因为校长是他爹的老战友。


被管制在家的两个月几乎把方毅憋疯了,几乎每天他都在回忆中度过,想着和定们儿(弟兄们)一起的快活日子。


直到有一天闻雪出现在家里。


闻雪,大号庄闻雪,是老爹战友的女儿,双方老人内定的方毅未来的媳妇。


她比方毅大了两岁,和方毅是同校,同班加同桌。


闻雪跟他说了很多最近两个月来的新鲜事,听的方毅抓耳挠腮的。比如文化宫露天舞场里有回民中学的玩儿(男孩)们穿着牛仔裤去跳舞了,比如那天在体育场看到俩妮儿穿的裙子都盖不住菠萝盖儿(膝盖)了,比如楚铎(他们的同学)一个牌(游戏币)可以把妖魔忍法帖打四遍了......林林总总唠叨了两个多小时。


闻雪是来告别的,明天她就要去武汉上学了。可是她没有想到,谁也不会想到她的告别之行,改变了方毅一生的轨迹。


在闻雪沉默下来的时候,方毅的心开始躁动了。其实他本来想乖乖的在家呆完这俩月,凭老头的本事找个重点中学复读一年,明年安稳的考个好大学,前景是很光明的。可是青春的躁动改变了后来的一切,也许到今天我们应该庆幸那个晚上的躁动,如果没有那个躁动的夜晚,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


闻雪多年后回忆说那天的越狱她应该是教唆犯。每次说起来的时候她都有种笑意,那笑意让她男人--倪好--不知道摔碎过多少醋瓶子。


他俩成功的离开家后,方毅再也管制不住压抑了两个月的野性。带着闻雪先去海吃了一顿,然后找到考上学的没有考上学的定们儿疯了一般的溜旱冰,打桌球,玩电子游戏。直到深夜,人都散了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回家的问题。老头那根年代久远的武装带上身的时候,个中滋味他是很清楚的。


闻雪也在放纵后开始有了担忧。她明白这么晚回家对于她是个什么概念,虽然明天就要走了。也少不了一顿鸡毛掸子。


俩人不自觉间有了相同的想法,反正都这样了。索性今晚不回家!


今晚不回家!


他俩找了辆人力三轮,不用商量直接就奔白河而去。白河是他俩经常去的地方,算是老城的不夜之地,通宵达旦的有人喝酒,游泳。鬼哭狼嚎般的唱五毛钱一首的录音机伴奏的歌。还有一种新东西--八毛钱一大杯的啤酒!白色的象是衣柜一样大的方箱子,几张桌椅就是一个啤酒摊......


方毅是个很能忘事的人,嘴上叼着偷老头的大重九--这可是老城最好的烟,一包可以换好几包红南阳!一大杯散啤酒下肚,很快就把老头的武装带扔到了九霄云外。


俩人忘我的唱着刚刚学会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时候,闻雪看到了几个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几个经常到学校等她的早就瞒着家里退学的据说已经出来趟(混)的小球皮(混子)。


闻雪倒是不怕他们纠缠,因为她早就把这些人摸清楚了。只要坚持几分钟不搭理他们,他们自己就会走开。可是她担心方毅,因为她深深知道方毅的脾气,也知道他和这些人的恩恩怨怨。他们曾经抢走过方毅的绿军帽,因为那顶帽子方毅的定们儿和他们打了好几架。现在方毅落单了。如果方毅能忍住服个软也不会有什么,可是她明白方毅的嘴里是出不来软话的。


果然,在简短的几句争吵后。随着不知道谁的一句小X玩儿,你作死,啤酒杯子,塑胶桌椅,开始漫天飞舞。闻雪倒也经历过几次,所以她坚定的躲在方毅背后,她知道自己躲的越好,方毅吃亏就越小。


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武装冲突没有象平常那样很快结束。而且有升级的现象,因为在方毅头上爆碎的居然有玻璃瓶子。在方毅还击侧身的时候,闻雪看到方毅已经成了熊猫眼,鼻子在哗哗的淌血,头上被链子锁和啤酒瓶子打了不少包。这时一块半截砖头打在了闻雪手上,闻雪哀号了一声。接着就听到方毅在喊,日你姐儿,啥球本事,妮儿们也打,老们整死你。然后就是一声惨叫,然后听到有人喊打死人了然后一群大人迅速把包括方毅在内的参战者全部拉开然后派出所的人就到了。


闻雪没有耽误去武汉上学,因为打架似乎不关她的事。当天晚上老头就把她接回了家,意外的是老头居然没有发脾气,只是一再叮嘱别把家里的事情放在心上,方毅不会有事。于是,闻雪安心的去上学了,以前也是这样出完事以后有方毅顶着呢!


派出所里,方毅仍旧在和对方的领头人物互相踢着冷脚,直到俩人都挨了一电棍瘫倒在地。


第二天,也就是闻雪上车的时间,医院传来了好消息,人当时被方毅一砖头打在了后脑勺上,只是晕了过去。由于都是孩子,派出所决定让方毅和那个领头的小球皮互相认个错。写个检查算结束。


小黑屋里,方毅知道了对方叫车凯。俩人对坐了一个小时谁也没有说话,最后俩人又都上了火。商量决定:为了不出声音决出胜负,俩人对面盘腿坐好,每人手提一只拖鞋,猜枚决定谁先打,一替一下用拖鞋抽,谁撑不住了就喊对方哥。今后永远叫哥。


派出所的人开门让俩人交检查的时候,俩人已经是头大如斗了,也都没有力气了象两滩烂泥似的瘫倒在地。所长很生气,于是俩人几乎是在派出所里能勉强睁开眼的时候才被双方家长接回去送进医院。当然,方毅是在屁股上多挨了老头两皮带后才去的医院。


没有想到,俩人居然住到了一起。这次俩人没有再动手,只是互相说了声--有种。


这次事故直接导致了方毅的老子下决心送他去当兵。理由很充分,太野 ,到部队约束下对他有好处。而且他岁数还小,三年回来才19再上学也来得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