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四节 差距咋就这么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四节 差距咋就这么大

“吖,原来是你们啊!”吴德很有点意外,这不都是在大年时给爷爷家拜年的几个学生吗,小燕,高子,刘强。怎么凯婵不在里面?吴德在整个院子的女学生面上打了个转,奇怪了,他们不都是一伙的吗,怎么凯婵不在,难道凯婵没有跟他们一起?

刘强首先开了口,“真的是吴兄啊,真没有想到你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很高兴见以你!”刘强走了上前,上来紧紧握着吴德的手。

“刘哥啊,别抓那么紧好不好?我加入GCD的队伍那不是正常的啊,只有GCD才能救中国吗,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燕京大学不是转长沙去了吗?”吴德揉了揉抓痛的手,一脸好奇的看着刘强,你这大学生不是应该成西南联合大学的学生吗?

刘强还没有来的急说话,周参谋已经说话了,“你小子,刘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GCD员,他可是一二九运动的组织者之一,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可比你小子强多了。”

“嗬。”刘强没有说话,仍然伸出手对着吴德,“不值一提,奇龙兄,你才是真正的爱国志士啊。”

“呵呵。”吴德仍然是一脸的傻笑,“刘兄说笑了,我跟你比起来真的不值一题啊,没有想到你是真正的GC主义者啊,鄙人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吴德在某些场合还是知道要谦虚的,他跟刘强说了两句后,再伸长脑袋露在学生面前,跟着几个熟人打招呼,“小燕,高子,兄弟姐妹们你们都好啊!”

“好啊,好啊,没有想到你还成了八路军啊,比我们还快一步。”

“是啊,是啊,奇龙兄,你时刻走在我们的前列啊!”

“对啊,奇龙兄,这个时候能再见到你什么高兴。”

几个相识的都跟吴德打着招呼,其它不认识的也在四处打听着这位到底是谁,等大家都知道吴德是一位相当有才华的“音乐家”时,这以前大家不都想认识这位年纪相仿甚至还小的“作曲家”吗,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这里。大家都喧哗起来,一致要求吴德为大家唱道歌。刚开始只是廖廖几个人,到后来大家是一片,“吴德,来一个,吴德,来一个。”

周参谋是惊讶的看着吴德,这小子还有这本事?!

刘强则是给吴德打着气,“奇龙兄,同学们都很仰幕你,一直都在打听《精忠报国》的作品,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你应该为大家来一首,也让大家认识你吴大家吗!”

“这个,这个。”吴德躲躲闪闪不敢应声,虽然说自己是可以盗版后世的歌曲,但是做人要低调,低调不是,你说这个万一给弄演出队宣传队去玩快板,那还有啥前途可言。再说了,怎么着凯婵没有来投奔啊。吴德吱吱捂捂没有说话,眼神却还在人群中转来转去。

“刘兄,怎么凯婵不在啊?!”吴德还是忍不住了,拉过刘强小声的问道。

“凯婵?!她早就在第一批时就已经去了,现在应该在抗大里学习”,刘强没有注意到吴德略显遗憾的神情,仍然想着吴德为大家来首新歌,最好是能鼓舞同学们斗志的歌,“奇龙兄,你就为大家来一首吧,最好是能鼓劲的!”

“呵呵。。我还有点事,等以后再说吧,我先闪。”吴德没有在做停留,一把扯过周参谋就跑了,“同学们,不好意思,下次吧,下次!”

“大家先休息一下,就在院子里不要乱跑,等下我还有事给大家说,刘强,你帮着照看一下。”被拖着跑的周参谋没有甩开吴德的手,回过头来对院子里说了一句。

一口气冲到无人的角落,周参谋打掉了吴德的手,说道:“跑啥,跑啥,还会吃掉你不成,你不是跟他们认识吗,有必要怕成这样,不就是要你唱支曲儿,不过话说回来,你还有多少东西没有跟你哥哥我说,看样子你小子还是个名人吗!还有就是,那个凯婵是谁?搞的神神秘秘的以为哥哥我没有看见是吧?”还是老革命眼光够毒,一下子找出了问题的实质,没等吴德喘口气,周参谋就像放炮一样质问一气,那架势就差没上老虎凳辣椒水严刑拷打。

“哥哥啊,那事以后再说好不?”吴德装出一副可怜像,说道:“我今天找你真的有事。”

“管你有事没事,你今天不把事儿给我说明白了,我是不会理你的。”周参谋没吃吴德这一套,拍了拍衣服转身就走。

“哥,周大哥,我来找你是为了我的那两个侄子侄女,我已经申请过了,团长和政委也同意了,要我那两个侄子侄女跟你一块到延安去,你看我那两个侄子侄女多可爱啊,你说总不能留在这里跟我们这群大男人的受苦吧,他们的事儿你也知道,这么小就没了家,多可怜啊,还是咱政委不错,说要介绍他们去少年学校,还要校长来照顾他们,你看看,我现在不就是来要你顺路捎上他们,然后在路上照顾照顾吗,咱周大哥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好汉子,怎么会让两个小孩吃亏呢,周大哥。。。。。。。。。。(省略万字)。。。。。”吴德跟在周参谋的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又是说的,又是比的,又是拍马屁什么的。可惜周参谋根本就不甩他,当成是没有听见一样,边走还边笑眯眯跟老乡们打着招呼。

“刘大伯,忙些啥啊?吃了没?”

“三大爷,身体好点没?”

“王嫂,今个儿你家吃什么呢?这么香。”

“李大哥………………..”

吴德无奈,前跨一步,伸出双手挡在周参谋的面前,求饶道:“周哥啊,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有啥话你就直说好了,做弟弟也不能让哥哥白辛苦,等下就去小店给你整几条香烟让你路上抽”

“说啥话呢,你哥哥我像这种人吗?!竟拿香烟来诱惑阶级兄弟,你想干什么?你当我是什么?啊!”周参谋板起脸来训斥着吴德,吴德低眼顺眉一脸虚心受教的表情,周参谋话音一转:“要我帮忙照顾那两个孩子到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得先交待清楚自身存在的问题,交待清楚了,那啥都好说。”

“大哥,我有啥问题好交待啊,我的那几档子破事不都告诉你了吗,你还想知道些啥啊?”吴德一幅委屈的像个被休的小媳妇,瞪着个无辜的大眼睛直愣愣的瞅着周参谋。

“喂,喂,你别搞的做哥哥的我欺负你一样,你就老实点告诉我,那个凯婵是谁就行了。”

谁说八路军不八卦,吴德现在恨不得掐死后世拍抗战电影的那些导演,那电影里拍的八路军是多么的正直豪爽威武不凡雄壮大气,咋滴跟眼前这位差距就这么大咧?连俺滴私事都得打听,电影害人啊!吴德低头咬牙切齿不已,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有求于人,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吴德抬着头来,大义凛然,对着周参谋说道:“哥哥,有啥事我能蛮着你吗,我们什么关系,谁跟谁对吧,不过弟弟真的跟她没啥。”吴德顿了一顿,在周参谋又要发彪之前,赶紧接道:“我也就是跟那几个学生一起认识的而已,事情的经过是这样滴。。。。(省略五千字)。。。。”吴德一板一眼把跟凯婵认识的全过程都招了,包括在南苑见面,还有那首歌,末了还来了一句,“你看吧,全部都给你讲了,都说没有什么啦!我跟她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还说没有什么!你小子还不老实!”周参谋在旁边仔细的听着吴德说的每一句话,还时不时的反问几句,并且还要吴德把那首歌给唱了出来,果然是老革命啊,那功力没法说,以前肯定没少审问地主老财叛徒间谍什么的。百无遗漏,就差没问吴德有没有把人家怎么怎么样了,这么一说,整了一个多小时,周参谋起身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临走前丢了一句:“你小子不要辜负人家。”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吴德有点莫名其妙,呆了半天,看到周参谋要走,才急了,追了上前:“周哥,你到底是答应不答应啊,你到底是说句话啊,我可是什么都招了,你可不能就这么一走了知,最起码也得给我个答复啊!”

“行了,行了,你那事我知道了,明天你就把他们给我送过来就行了,还有,我要抽上海的牌子,不行骆驼的也凑合,也不要买大多,两条就够了!”

“…………….”吴德彻底无语。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滴就这么大咧?!”

一阵鬼哭狼吼,惊跑母猪一只,土狗二条,小鸡小鸭四五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