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23 伊人永逝

粮民 收藏 0 27
导读:中华励志传 正文 23 伊人永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由于战斗到太阳升起来时就结束了,再加上这支队伍纪律严明,因此城中的百姓并未受到进攻部队过多的骚扰,到下午时分在军队的宣传和安抚下百姓的情绪得到有效的控制,欲出城逃亡的人都放弃了出逃的想法,到得第二天,就连已经出了城的人也安心的回到了家中。到午后,入攀的首批平民纷纷抵达西昌城下开始了安营扎寨。看到这些外来人并未如先前官员所说的会入城并抢夺大家的财产,城中的居民也放心的走了出来看热闹,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聚到城下,更有机灵的城中小商贩跑出来寻找商机。

对于特种小分队未能按计划抓到周岐源的事,石少明没在过多的责备孙义他们,因为石少明觉得这是自己在制定策略时就出现了错误。因为现在的特种兵大多是用的小弩、短刀,连一支长枪都没有,根本不足以在进攻战时做到快速推进,自然不能即时的赶到目的地了。

到是孙义和那些特种战士,一个个的都觉得脸上无光,战斗一结束便要求到东面山区里建立营地加强训练。石少明心想这也好,也算是给他们上了一课,但愿他们在经后的作战中有更佳的表现。不过,此事却更加坚定了石少明要研发新式武器的决心。

在夺下西昌城后,石少明把安抚百姓和管理俘虏的事都交给了蔡昌龄,要求他积极支持百姓发展生产和从事经商,同时让他去安排一部分从川西平原来的百姓住留在此地发展农业生产。另一方面,由于多了一个城市,兵力就显得严重不足,因此石少明还要求他在俘虏中挑选身体健康的又愿意加入的年青人组建一支新的军队。不光如此,石少明还把在此次战斗中受了伤的战士整编为地方警察的想法也对蔡昌龄说了,要他一面加大对他们医治的力度,一面要求他们做好成为人民警察的心理准备。

还有一个让石少明既高兴又为难的事,就是阿鲁阿卓现在非要加入石少明的军队,高兴的是说明自己的军队对这些彝族人还是非常有吸引力。原来,阿鲁阿卓原以为自己的军队才是这世上最强悍的军队,黑彝士兵才是这世上最好的兵士。可是,当他亲身和石少明的军队一同作战后,他才发现别人军队的强悍。事后他想过很多,虽然这次奇袭西昌是在策略上取得的重大成果,可是要是让自己只领着这么两千五百来人就把一个有六七千人的西昌城打下来,自己还是很难办到的,更何况别人只用了一个早晨这么短的时间就拿下来了,这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事后,他询问过自己的手下,他们也对石少明他们军队的作战能力大加赞赏和佩服,当他提出来要大家一起加入这支队伍时,所有的黑彝人都高兴的跳了起来。可是,当他给石少明提出加入的要求时,石少明却显得非常的犹豫。

原来石少明担心的是在未经过老土司同意的情况下,就收下这几百人会引来老土司的不满和不利于民族团结。在经过商议后,阿鲁阿卓接受了先派人回凉山向父亲请示的建议,自己则带着手下和所有新兵一起参加由龙占辉组织的军事训练。

自打下西昌以来,石少明每天都要带着陈玉麟等人走上几十里的路,忙的就是对这座城市的未来进行规划。石少明首先规划了农业区、工业区和生活区,并且还在城外选了一块地作为高等学府,期待培养出更多眼下急需的各类人才来,为此,石少明还从不多的财政里拿出了一笔不小的资金,用于在这所学府里建一个“动力研究所”和一个“材料研究所”,为此,石少明每天在奔劳之余都要到城外师生们的临时住地给大家讲解蒸汽机的原理以及材料学的常识,当然,石少明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内燃机、汽车发动机、火力电厂、水力发电、金属材料上。不过,让石少明为难的是,他只对火力电厂了解得多一点,因为自己曾经去检修过,也看到过工程图纸,对于其它的,就只是还记得在中学的物理学中学过汽车发动机在工作时有“进气行程”、“压缩行程”、“做功行程”和“排气行程”四个冲程,在材料学方面,能讲的也就只有他自己常接触的各种合金材料以及被老师逼着画过的金属相图,另外还有提到的就是塑料和尼龙的应用。虽然石少明能讲透彻的几乎没有,不过,石少明还是希望这些师生们能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以此加快中国工业革命的进度。

由于在清军中吸食鸦片的人不在少数,为了让这些人戒除鸦片,石少明还让蔡昌龄把这些抓来的俘虏送到一峡谷中进行军事工业的基础建设,一是为了打击鸦片的泛滥,同时也期望能早日生产出先进的武器来装备军队。首批动工的有地雷厂、手雷厂、枪械厂、迫击炮厂。在地雷、手雷厂的旁边还建了一个炸药研究所,主要目的就是对高能炸药的研发。枪械厂的建立主要是为了给洋枪队提供子弹,同时,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仿制现有的洋枪,以便为今后新式武器的研发积累经验。迫击炮厂的厂房虽说是这几个厂中建得最快的,可石少明还没有疯到指望它现在就能造出迫击炮来,只是希望在工厂建成时能为军队提供足够多的掷弹筒和弹药。

由于已有两千余清兵主动要求加入了蔡昌龄组建的新兵队,剩下的四千来人被分成了四个千人分队,每千人负责一个工地的建设。虽说他们都是俘虏,可是他们却觉得自己比以前在满清的队伍里自在多了,吃的更是不知好了多少倍。

先前铁蛋还反对二狗加入判军的,说是这是要杀头的,但二狗不听还是去了。现在,铁蛋和众人一起被押到了谷中来建厂房,开始铁蛋还有些不情愿,但见押他们来的军队并没有打骂自己和同时被俘的人,并且,一天三餐都能让大伙吃饱,铁蛋便开始观察起这支队伍来,他发现在他们干活的时候,这些军人也没有闲下来,只要是没有人要逃跑,他们往往也和大家一起在干。不过,他们对那些军官和抽大烟的人还是看得特别的紧,绝不容许他们脱离看守者的视线,要是他们烟瘾上来了,这些军人会立即把他们拉到大树边绑起来,直到他们被烟瘾累垮。

听那些看守的军人说,要是表现好,又肯学习新技术,到时候就能在这个新建的工厂里工作,成为一名正式的工人,还说到时还可以每个月从工厂里拿到一定的工钱。至于每个月能拿钱的事,铁蛋没有想过,也不敢想,只是希望每天都能象现在这样,顿顿都能吃饱肚子,心里就满意了。所以,每天下工后,他都会和其他人一样跑去听课,虽然听不懂,但他还是一天不漏的跑去听,并认真的找来木棍在地上划着小老师所说的东西。这些老师大多还是娃娃,有的比自己都还要小。有一次,来了一个年青人,他讲起课来非常的有趣,逗得大家不住的发笑,引得那些教课的老师都在旁边听课,后来才知道这个人就是他们的手掌。铁蛋一直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叫手掌,他还悄悄的问耍得好的人在百家姓中有“手掌”这个姓么,可是二福兄弟却拿他来开玩笑说:“有,还有脚掌呢,你那个‘铁蛋’实在是太难听了,还不如改叫‘脚掌’吧。”铁蛋听了非常生气:“看你得意的,还不是大字不识一个,从现在起,我就好好的跟那些小先生学识字,总有一天我会弄懂手掌和脚掌的。”从此铁蛋不但要认真听工厂里的课,还主动要求参加听习文化课,他把每天的时间都排得满满的。

应城中百姓的要求,蔡昌龄向石少明请求杀掉一批恶贯满盈的满清官员,以此来安抚百姓和恫吓那些对新政不满的富人以及走私贩卖鸦片的人,在看了蔡昌龄提供的名单后,石少明和陈玉麟商讨决定杀掉以参将邓善红为首的七人,因为此七人不仅作恶多端长期为害西昌百姓,更重要的是这七人都贩卖鸦片,为了争夺鸦片利益此七人还利用手中的权利调动军队为他们的鸦片贩运活动保驾护航。

行刑地选在了城西安宁河河滩上。到了行刑的当天,数万群众聚到了河滩上,期盼着恶霸一方的邓善红等人人头落地。

会议由陈玉麟亲自主持,当陈玉麟宣布把邓善红等人押上来时,场下人头传动,人们纷纷呼喊着要打死这些曾经作恶多端的人,一路上不时有人朝着被押着的邓善红等四十九人吐口水,甚至挥手抽耳光。直到蔡昌龄宣读邓善红等人的罪状时, 场面才安静了下来。当陈玉麟再度站起来宣读判处邓善红等七人死刑并立即执行时,人们的热情再一次点燃,人群中不时传来受害者的哭泣声,在押往河滩时不少群众挥拳痛打邓善红等七人,等双脚发软的邓善红等人被押解的军士拖到行刑点时七人均被打得鼻青脸肿不成人形。随着白晶晶的大刀在烈阳下挥落,西昌城的百姓欢腾了。

随着邓善红等人的被处决和大批恶少恶霸的被抓捕,西昌城里城外的百姓个个欢欣鼓舞,纷纷奔走相告,使新政权在民众中树立了非常好的形象。

另一个更有利的好处是,当邓善红等人被判处罪名成立时,石少明便发出了封查并没收其非法资产的命令。短短几天时间就从这些先前横行一方的恶人家中缴没了黄金近三千八百两、白银二百三十万两、各种金银玉器宝贝一千九百余件。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粮食、房产、地契等。从这些恶人手中缴获的东西比在宁远府府库中收缴的都还要多,当清点府库时,里面黄金不足百两,白银才三十一万二千八百四十五两,粮食还不及邓善红一家的多。

另一个让百姓感到新鲜的事是新政府还对没有抓到的周岐源等三位官员进行了缺席审判,并判处其罪名成立,非法部分家产也一并被没收。

这些收缴来的土地和房产不光为当地百姓提供了不少利益,也为安置川西平原来的百姓创造了有利条件,很快就有近万人要求在此处安家乐业。

到了中秋节的当天,人们互相呼喊着说笑着拿着自制的月饼到军营来慰问官兵,这让那些才投降过来的士兵惊讶不已,这种事情以前那有过啊,以前往往都是他们亲自到百姓家中去抢的,不由得对能加入这支队伍感到荣幸不已。也就是在这一天,石少明决定把部队正式命名为自己感到亲切的“解放军”,并且决定在军队中实行军衔制,以保证士兵的荣誉。同时飞鸽传书授予李正、马得力等人相应各级军衔,并要求他们努力提高军队素质,保障地区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边登甲对于自己能得到中校级军衔感到非常的惊讶,按理自己也就是个少校,更何况在西昌城的战斗结束后,石少明首长就曾对自己在未经请示的情况下就鼓动蔡团长用疑兵之计,以至于拿火把疑惑敌人的那个连晚了一些上战场的事在军内作了批评,而且蔡团长也因此只授予了中校军衔。边登甲怎么也想不通一边是批评,一边却又给予自己较高的荣誉。就在边登甲还在疑惑时,蔡昌龄走了过来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纸卷来递给他说:“你老弟可要一定记得我啊!以后要是有仗打的好事,你一定要告诉我让我们团多打硬仗。”

边登甲接过纸卷不解的说道:“蔡团长你这是说那里话,这回要不是你出来替我说话,我看我就是打了胜仗也要被关禁闭的。原本在给你建议时我就做好了被关的思想准备的。”

蔡昌龄笑说说:“那有那么严重,首长私下里对你熟读兵书的事还大加赞赏呢,还是快看看最新的任命吧。记住一定要把打仗的机会让给我们团哦。”

边登甲展开纸卷,只见上面写着任命他为临时参谋长的任命,并要求他在全军寻找一批政治可靠、作风硬派的有才智的官兵组建参谋部。看到这里,边登甲的泪水流了出来,想到在这么忙的情况下石首长还能想到给自己一个适合的位置,心中顿时无比感叹。

中秋当晚,西昌果真是晴空万里明月皎洁,城里城外都浸润在清辉之中。石少明拉着赵欣的手慢慢的在街道上走着,感受着难得的轻松和宁静,两人还从来没有在一起这么走过,手牵着手一起走的感觉让石少明心中充满了幸福。赵欣也没有说话,不过,石少明依然能感到赵欣心中的快乐和喜悦。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赵欣和郭秋铃她们的住地,赵欣停了下来,石少明依然握着她的手,他知道,今晚是不能握着她的手入梦的了,于是看着月光下两人静静的身影。这时赵欣紧了紧他的说道:“少明,邛海是不是就是人们常说的大海啊?他们说邛海的风光好美的,离这又不远,在离开这里之前我想和秋铃她们一起去看看。”

石少明听赵欣这么一说,心中顿感好笑,拍了拍她的脸说道:“傻瓜,这里可是海拔一千五百米呢,再往上走恐怕连饭都要煮不熟了,哪来大海了?那邛海只不过是泸山脚下的一个高原湖泊罢了,不过那里的景色倒是非常的好。去可以,不过有一点我要说明,你们绝对不能往沪山上走,那里可还是原始森林,现在应该还没有人去开发,我怕你们走上去后出事。知道了?”

看到赵欣微笑着点了点头,石少明才又歉疚的说道:“这里刚打下来,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去邛海的事……”。

还未等石少明说完,赵欣用手捂住了他的嘴说:“我知道,本来我们也没打算要你去,这次一起去的都是些姑娘家,你去了反而添乱。你还是去忙你的事吧,大家都看着你呢。”

石少明心中一阵感动,拿着赵欣的手在嘴上吻了一下,一把把她抱在怀中,情不自禁的和她热吻起来。

一翻激情后,赵欣喘息着轻轻的推开了石少明,在他脸上浅吻了一下后挣脱手朝居住的小屋走去。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石少明觉得赵欣她好像胖了一些些。

第二天,石少明仍然一大早就和陈玉麟他们出去了。前些天都忙着对这里进行大的区分和给军工、教育方面划地,今天,石少明决定要给今后的粮食研究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到了这个时代,石少明才知道这时的农业生产技术有多落后。一个农民要辛辛苦苦的劳作一年,一亩田才产出一百多公斤的稻谷,而在自己的印象中,一亩田一季就能产近千公斤的。为了使广大的民众摆脱贫困达到衣食无忧,也为了为今后的战争积累更多的储备粮,对于农业技术的研究就刻不容缓的摆在了石少明的面前。也正因为此,石少明迫不急待的要成立农业学院。

此时没有专业的农业人才,石少明只好让各地推荐种地的好手到城里来介绍各自己种地的经验,对于那些能识字的农人更是待为坐上宾。还好的是蔡昌龄还给找来了位在家务农的落第秀长,石少明二话没说便把他任命为了临时院长。这个叫杨士龙的秀才倒也不俗,一来便给石少明提出了用《齐民要术》、《王祯农书》、《梦溪笔谈》、《农政全书》、《天工开物》等书作为农业学院的教课书。

石少明对这些书根本就不了解,就只有《梦溪笔谈》一书还听说过,于是也不便多说就同意了。

在城西南邓善红的庄园参加完农学院的开学典礼后,石少明便留下陈玉麟匆匆朝邛海赶去,期望能给赵欣一个惊喜。当他快要走出黑松林时,便听到了前面有女人的说话声。

当石少明看到那些说话的女人时,心中凉了一大截。只见她们哭哭啼啼的,郭秋铃更是一身鲜血的紧跟在一副担架身边。石少明见人群中不见了赵欣,心便不住的往下沉,等他跑到郭秋铃身边时,心一下子沉到了底,只见浑身是血多处刀伤的赵欣躺在担架中。

理智尽失的石少明一把抱住赵欣,只听郭秋铃在一旁说:“是邓善红的儿子邓宝驹干的,本来他是想要杀你的,一直没有机会。后来他听说赵姐姐是你的女人,便打起了赵姐姐的主意。”

这时,昏迷不醒的赵欣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真是石少明在抱着自己时,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艰难的对石少明说道:“少明,我……,我还以为见不着你了呢!我好难过,不能陪着你了。”

石少明要阻止她说话,赵欣只是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再不和你说……说话,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只见赵欣因失血过多苍白的脸一下潮红了起来,手也紧紧的握着石少明的手说:“少明,我……我爱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可惜再也不能陪你去攀枝花了,再也不能看到你说的火红火红的……攀枝花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一定能到攀枝花,一定能看到火红火红的攀枝花,你会好起来的,一定能好起来的。”石少明抱着赵欣说道。

赵欣潮红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少明,你不用骗我了,我的身体我……知道。”歇了一会儿又说道:“少明,能认识你,我真的觉得很……幸福。”然后赵欣用期盼的目光盯着石少明道:“少明,我……我好喜欢你的吻,你能再吻一下……我么?”

石少明忍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低下头来,在赵欣额上轻轻亲了一下说:“欣,我的好老婆,别再说了,你一定会没事的。”

赵欣脸上绽出无比的喜悦,缓了口气却笑着说:“不是这样的,我喜欢你亲我……嘴的。”然后直盯盯的看着石少明。

石少明心中一阵难过,头慢慢的低了下去。当双唇相接时,石少明感到了赵欣心跳加快,同时赵欣的手也紧紧的抓紧了自己不放。

但没过多久,赵欣慢慢的松开了手。石少明也感到赵欣的心跳渐渐的弱了下来,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下沉。

石少明知到赵欣终于还是去了,只觉心中一恸,如同有千万根钢针一下子扎进了自己的心脏,原本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夺眶而出。

众人看到石少明的眼泪滴落到赵欣的脸上,更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纷纷放声哭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郭秋铃看到赵欣刚才还紧抓着石少明的手滑落下来,便知道赵欣走了,心中一阵难过。自从赵欣被迫到郭府以来,赵欣便成了自己实际上的好姐妹。眼看着石少明紧抱着赵欣怔怔的发呆,不禁同情起眼前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来,忙阻止住那些要去劝慰石少明的人,让他一个人好好的和赵欣再呆一会儿。

赵欣被葬在了邛海边的一个土岗上,石少明亲自用刀在碑上刻下了“爱妻赵欣之墓”几个字后就一直呆呆的坐在墓边,不进不食也不言语,直到第二天晌午时分才被陈玉麟强行背下土岗来。

当陈玉麟听郭秋钤哭泣着说赵欣还怀有石少明的骨肉时,也是悲痛万分,不过他还是理智的吩咐一定要对石少明严守这个秘密,因为他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打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