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城外凌乱的枪炮声和外面不时响起的跑步和口令声并不能让疲倦的李礼成休息的多么好,刚刚经历的血腥战场让他本应该疲累的大脑还处于一种古怪的亢奋中。

他不时被外面的声响或者噩梦惊醒,但是疲倦的他几乎是在半梦游的状态中了解到自己还是安全的睡在军营中后,手按着枕头下的手枪再次的睡去。

一夜就在这种情况下过去了,当李礼成猛然从杂乱的梦境中醒来时,窗外惨白的阳光使得他立即清醒了。

他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边佩带着武器,一边叫着赵喜来。

几乎是在他喊声刚刚响起,赵喜来就全副武装的推门而入,手里还端着一盆热水。

李礼成“淅沥哗啦”的那脸一抹,一边擦脸一边问赵喜来:“怎么不叫我?弟兄们都起来了吗?”

赵喜来又从外面端进来稀粥和馒头:“起来了,都在吃早饭呢。刚刚团里来人让您去,这不,我刚要叫您,您自己就起来了。”

“团里叫我?”李礼成想了下,也许是补充兵员的事情。“那好,我马上去,你也一起去。”

宪兵一团团部代宪兵指挥总部一片的压抑气息,因为刚刚日本人向城内投放了大量的“投降劝告书”,要求守军无条件投降。而具各方传来的情报表明,南京城,只余长江一条退路了。

虽然有不准宪兵再次上战场的命令,但是萧山令还是命令所有的宪兵部队和警察部队全部处于临战状态,弹药补充要作到每人两个基数。

而李礼成的一营也因为情况特殊,暂时无兵员补充,被编为一营一连,保留一营的番号。

李礼成对此虽然感到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在国军中,最忌的就是缩编。什么保留番号,什么待后补充,几乎可以说是敷衍外人的借口。最后几乎全是保留目前状况和番号,老番号撤消。虽然说宪兵部队比较特殊,但是长官们违背了委员长的命令让自己的营上了前线,委员长肯定不会高兴,那么为了找个替罪的,保不住自己就这样倒霉的被选上了。

可是现在就是真没有新的兵员补充给自己,这样也就只好认了。好在武器补充的还不错,全新的还满是枪油的德国P40冲锋枪,换下了老旧的武器。虽然自己是个光杆的营长,但手下的这一百多号人可全是战场上爬出来的,虽然只是一场战斗,但是他们的战斗力是不容小瞧的。也许,这就是他以后的依靠了。

一连的士兵们(以后如无说明,一连指的就是宪兵一营暂编一连)都静静的在自己的宿舍中擦拭着新发下的武器。身上也换上了崭新的新军装。但是新武器和新军装抹不去战场上失去兄弟同袍的伤心。

李礼成也去医疗队看望了正在养伤的苏正伦他们。

医院的条件没有李礼成想象的那么好,到处是呻吟叫喊着的伤兵,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血腥气和消毒水的味道。

穿着沾满污迹和血迹的白衣的医护人员匆匆忙忙的在伤兵中间穿梭着,不时有护士用沙哑的嗓子叫着医生或者是喊来工人把已经死亡的人员抬出去。

医院外面还不时有汽车停下,匆匆卸下运载着的伤员。紧接着就是一阵的忙乱,医生护士乱喊乱叫,到处是一片混乱。

宪兵一营的伤员也许是有人安排的,全部在一个角落。而这个角落则是最为安静的地方,除了微微的呻吟,没有人喊痛和叫骂。

李礼成带着赵喜来问了好几个脾气暴躁的护士,才找到了这里。当伤员们看到他的到来时,所有能动的人都想起来:对与他们这个营长,除了平时训练带来的习惯外,还有战场上共同浴血带来的认同。

李礼成赶忙做手势让大家睡好,以防伤口迸裂。士兵们看到他的手势后,全都顺从的躺下,听着李礼成 把部队的情况告诉大家。

李礼成坐在苏正伦的床头,把部队目前的情况告诉大家,并把目前的战况也说了,但是为了防止出现不良的情况,他并没有把南京城已经被完全包围的情况告诉大家。

但是没等他说完,城外忽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和炮弹飞行的厉啸。医院里立即一阵骚乱,但是马上就被护士和医生制止了。

李礼成站起身对着伤员们敬了个军礼:“好好养伤,早点归队,我们大家等着你们一起打鬼子呢。”

伤员们躺在病床上,一起向李礼成回礼,目视着他的离去。

战斗发生了新的变化,负责南京进攻的司令官松井石根看到守卫的中国军队对他的“投降劝告书”毫无反应,就对南京发动了总攻 。

南京的城墙高达20米,宽13米,一般的山炮无法击破。日军首先 向地形上比较容易进攻的光华门发动攻击,但守卫光华门的是目前除驻守的宪兵部队外最有战斗力 的教导总队。战斗十分惨烈,日军曾一度占领光华门,又被教导总队发动 反攻夺回。战至16时,教导总队退守遗族学校、中山陵及第一峰。日军第16师团继续攻击,至12日占领紫金山。日军第9师团于9日进抵光华门,坚守中华门和雨花台的八十八师抵抗也十分顽强,到12月1 2日为止的3天激战中,日军伤亡人数多达7200余人(死2600人 ,负伤4600人),但仍没有能够突入南京城内。

日军第114师团和第6师团向雨花台方面守军第74军阵地攻击。守军逐次向水西门撤退,战至12日16时,守军伤亡过大,形成溃乱。日军占领雨花台,并攻占中华门一段城墙。雨花台及中山门城墙被日军炮火击毁多处。守城各军闻雨花台失守,相继向城内撤退。

但是就在城防形势严峻的时刻,发誓“与南京共存亡的”唐生智于12日17时决定部队突围,于12月12日傍晚8点,乘坐为他保留的最后一条小汽艇北渡长江逃走。

但是他只顾自己逃走,却并没有解除他对守卫挹江门发出的三十六师的不准任何人出城逃跑的命令

。于是退入城内的第88师和第87师经中山路北撤时,拟出挹江门,中途为特务队及第36师所阻,双方发生了冲突。

在南京战场上,发生了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唐生智的出逃引起了南 京守军的哗然,本来大家都准备战死到最后一个人,可是自己的司令却在 最关键时刻首先背信逃走,还有谁愿意继续拼命抵抗?南京守军一下就发 生总崩溃,完全失去了组织,官兵们开始各自设法逃命。连训练有素的88、87两师都出现了骚动。

而当时唯一可以出城的只有挹江门,守卫它的特务队及第36师这时还没有的到这个消息和放过后撤部队的命令,他们忠实的执行着唐生智不准任何人出城逃跑的命令,对撤退的部队开始开枪,企图拦阻和驱散他们。

遭到攻击的部队也开始了还击,甚至还出动了少数准备进行街巷战的坦克和装甲车。这时还在城内的萧山令带领着宪兵一团赶到,制止了交火的进一步升级,但是也损失了本应该用于对敌战斗的宝贵力量。

南京城,城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