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六十八章 激战

龙居士 收藏 10 81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六十八章 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棉兰就在国际雇佣军营地以东五十公里处,使者抬抬腿就到。

贾拉勒少将几个月前接到海军的通报,说有三艘巡逻艇在棉兰近海失踪。海军怀疑他与巡逻队失踪的事件有关,通过国防部,要求他就此事,作出合理解释。贾拉勒哪能解释得清楚?棉兰是贾拉勒控制的地盘,出现了这样的事,贾拉勒是黄泥巴掉进了裤档里,不是屎也是屎。他编造证据,说是亚齐人所为,但海军知道,亚齐人,武器低劣,且没有海军,根本没有实力,打掉这支巡逻队。当然不会相信贾拉勒的解释。这让贾拉勒很是窝火,很想找出,真凶是谁。可是在附近,除了亚齐人之外,就没有别的武装啊。谁又有这个实力呢?

通过分析情报,他发现,最近“非土著人”活动频繁,在民间又出现了,“非土著人”要来报复的谣传。但这些东西,只是捕风捉影,贾拉勒对全城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搜察,逮捕了一千多嫌疑分子,一审讯,全都不知所云。

军队劳心劳力,岂能白干活,贾拉勒给这一千多人,安上一个“亚独”罪名,然后通知其家属来赎人,没钱赎的,则投到监狱里去,进行无审判关押。

正当贾拉勒毫无头绪的时候,印尼国际雇佣军的使者找来了,这让贾拉勒惊喜得跳起来。通过使者之口,他隐约知道,这支军队的实力,和所在的位置。然后,假装很感兴趣,对使者礼遇有加,最后又派军车,送使者回去。使者虽是海鲨帮在印尼发展的可靠帮众,但毕竟是印尼人,脑袋中有着很强的种族观念。见高官如此礼遇自己,使者高兴之下,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使者回到营地,转诉了贾拉勒的意思,子明、王辉等人听了很高兴,开始着手准备执行贾拉勒给的任务。

连夜,贾拉勒调集兵力,以一个坦克营为先导,用军车运输三个团的兵力,凌晨三点出发,闪击国际雇佣军的营地。在棉兰城内的屠龙会,看到贾拉勒突然调兵遣将,知道要坏事,派人去送信。但送信的人,两条腿如何赶得过军车?当信使到的时候,营地已是一片火海了。

国际雇佣军的士兵,都是吞日集团,从国内各王牌军,招来的退伍兵。每个都受过最少五年,最多十五年的军事训练,其单兵的作战能力非常强,军事素质过硬。就兵种分工而言,龙居士也注意到了合理搭配,各种当前急需的兵种都有。如果武器充足,双方正面相抗,以一千人,应该可以硬抗贾拉勒的一个师。但此时,国际雇佣军刚刚组建,实力大减后的海鲨帮,除了运送人员之外,没有多少武器的走私能力,再加上国际社会加强了对走私军火的打击力度。(原因是二方面的,一是受东京恐怖袭击的影响,世界各国担心自己的首都变成第二个东京。二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对南联盟的进攻正在持续,他们担心有更多的武器,通过军火走私,流入南联盟。)结果,导致武器装备的严重不足。更重要的是,其中一半的人,还被铁血战士带到丛林中,搞生存训练去了。再加上事先没有得到任何情报,在贾拉勒突袭之下,那后果,也就可想而知。

好在哨兵尽责,当贾拉勒的军队,出现在警戒线内时,王辉等人,立即得到了警报。为国际雇佣军赢得了宝贵的十分钟准备时间。

王辉没作多想,就下令,撤。撤往山林中。

为了给撤退赢得时间,黄志明率领的特种大队,被派去打阻击。

印尼国际雇佣军,现在的编制如下。一个雇佣军军部下辖三个中队三个小队一个后勤部,即特种中队、丛林中队,巷战中队。侦察小队,通信小队,医疗小队。

特种中队是最强的一个作战中队,拥有近二百人,成员原本就是特种兵,再经过印尼丛林适应性训练后,才可入选特种中队。现有的武器装备,几乎全都集中在特种中队,平时担任军营的警戒任务。是目前唯一的一支,可以随时拿出去作战的队伍。当警报响起时,特种中队在四十秒之内便完成了集合。

黄志明昂立于特种中队之前,灯光从他的背后,照到了每个人的脸上,也将黄志明的影子放大,罩住了一大片士兵。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保卫炎黄之血脉!”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为中华之海外屏障!”

二句话问完,战士们的热血便沸腾了起来。多少年的艰苦磨练,多少个日日夜夜苦练杀敌本领,为的不就是今天吗?这是自雇佣军成立以来的第一仗,也是战士们有生以来的第一仗,这一仗,事关民族之尊严,军人之荣耀,雇佣军的生死存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们所要面对的是,印尼的一个机械化师,害怕吗?”

“怕死不当兵!”

“好!”黄志明热血也沸腾了起来,有这样的战士,有这样的士气,还有什么东西可以阻当胜利呢?“我命令,第一小队负责埋设地雷,挖断公路。第二小队和第三小队,负责布置战场。必务狙敌一个小时,为军部撤入山林赢得时间。行动!”

军靴踏着泥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特种兵的行动能力,暴发出来时,是何等的惊人。仅用五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战场的选择和战场的布置。

山坡下的这条公路是从棉兰到班达齐亚的主干道。沿着山脉北面,蜿蜒向前。不远处,还有一条与之并行废弃多年的铁路。虽说是主干道,但印尼的交通普遍糟糕,其主干道,也只相当于中国国内的县级公路。路面最宽处不到十米,很多地方,都坍塌了,也无人修理,至使贾拉勒行动时,还得带上经过改装的推土坦克。五十公里的路,汽车原本只需一小时就可跑完,愣是被他跑了二个多小时。

为了防止印尼军突然袭击,雇佣军先前,对周围的地形作了侦察,发现从棉兰到军营的路上,总共有三处可以设为狙击阵地。因为事发突然,前二道都被印尼军直接走过了,特种大队只好将阵地设在第三道上。第三道阵地,是所有阵地里最不好防守的地方。这儿公路右侧的山坡比较平缓,人可以直接攀上去。公路左侧的是一片湖,视野开阔,容易被进攻方的优势火力所压制。公路在山与湖之间穿过。印尼军便是沿着这公路而来。好在只需狙敌一小时,便可撤退,否则的话,谁也不敢在这块地方,用一个中队的特种兵,和一个机械化师,打阵地战。

要迟缓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骚扰与埋设地雷。但敌人已到了眼前,骚扰缺乏战术纵深,只得多埋地雷了。只要地雷一炸,坦克爬窝,成为一堆,横在地上的钢铁屏障,便能有效的迟缓敌人的行动。不过,严重缺乏武器的国际雇佣军,也没有足够的地雷,用于反坦克的仅三枚,而用于反步兵的,也不到二十枚。

贾拉勒玩的是突袭作战,这种战术的特点就是以快打慢。像闪电一样的快速推进,是取胜的不二战术。正因为讲究速度,也就来不及对周围的地形作细致的侦察。坦克营在前,汽车队在后,一字长蛇往前猛冲。

看到越来越近的印尼军队,战士们全都屏住了呼吸,握紧了手中的枪。这是第一次实战啊,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中队长黄志明,担心有人会因为紧张而提前开枪,命令所有的人,都将保险给关上。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不许打开。

车队在埋伏圈外,突然停住了。

“怎么回事?”坐在装甲指挥车内的贾拉勒,透过舷窗往外看了看。

通话器响起。

“将军,前方发现地面有被人动过的痕迹,怀疑埋有地雷,坦克营请求工兵去排雷。”

“这么说,敌人知道,我们来了?”贾拉勒思索片刻。“如果,他们准备充份的话,这一路上,有更好的地方设伏,为什么放弃不用呢?”将手中的地图展开看了看。其实这附近的地形,贾拉勒早已印在心中,本无需看地图的,不过,展开地图,有利于思考。“从这儿到那个所谓的国际雇佣军面前,只有五分钟的路程,一个冲锋便到。如果在这里耽误太久的时间,敌人将逃出丛林,那时再追,也晚了。”

“雷场的面积大不大?”

“报告将军,只有纵深一百米。”

“命令,用推土坦克犁出一条路来,真主万岁!”

“是!真主万岁。”

在真主万岁的口号下,一辆推土坦克,冲往雷场,伴随着坦克履带的轧轧声,柴油机冒出来的滚滚黑烟,推土坦克以力拔千钧之势,推着一大堆泥士和水泥碎块,拼命的向前。

轰隆、轰隆、反步兵地雷接二连三的响了。这种程度的爆炸,无法对厚实的坦克装甲构成威胁。爆炸虽然热烈,但爆炸过后,除了扬起漫天的尘土之外,再无别的效果。

“中队长,打吧,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地雷阵,会被推平。”黄志明身边的一位小队长龙飞虎建议道。

“再等等。”黄志明两眼盯着埋有反坦克地雷的地方。

“轰——”,一枚反坦克地雷,终于爆炸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反坦克地雷,不同于普通的反步兵地雷。它重达六十多斤,需要在上面加以二百公斤以上的压力,才能触发。爆炸时,产生的高温金属流,足以将薄弱的坦克底盘,或者履带炸烂,使坦克失去行动的能力。

“嘎嘎嘎——”怎么回事,尘雾之中,推土坦克的灯光熄灭了,但仍然坚定不移的往前推动着。难道中国出口的59式坦克,就那么坚固吗?连反坦克地雷都对付不了。

黄志明拥有远比一般人强的视力,反坦克地雷爆炸时的那一刻,他看得清清楚楚。原来,由于时间匆忙,地雷埋得有些浅,推土坦克推动着大片的泥石滚过时,地雷上的压力迅速超过了二百公斤,没等到坦克履带就爆炸了。推土铲的前面,是厚实的泥石堆,可以有效的缓冲地雷爆炸时的威力,这就是反坦克地雷没有杀伤坦克的原因。根据这样的原理,一些国家,生产了一种专门用来排雷的推土机。印尼军队在与亚齐的长期作战中,学会了这种办法,在坦克前装上推土铲。这种改装,简单实用,即能推土,也能排雷。

黄志明瞪了负责排雷的第一小队队长赖名昀一眼道:“下次将反坦克地雷埋深一点。”听到教训,赖名昀将头低了下去。

战场毕竟不是用来总结经验的地方,解决掉那辆推土坦克的威胁才是第一要务。黄志明知道,再等下去,就和等死差不多了。命令下去,打开保险,听到黄志明枪响,便开始射击。

此刻东方的天空,已经微微发白了,天地间蒙蒙亮,下面的情况,看得更加的清楚。雇佣军缺乏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如果不赶快想办法,阻止印尼车队突破地雷阵,那么佣雇军,必然遭到惨重损失。

黄志明懊恼的看了看,手中的重机枪,这玩意儿打不透坦克的装甲啊,要是有灭日枪在手就好了,只要一挺在手,灭日枪用穿甲弹能够击穿五百毫米均质装甲,两三下就能打爆这个坦克营。自己现在还会愁,对付不了坦克吗?

“准备集束手榴弹!”或许是急中生智,黄志明想到,八路军用集束手榴弹,炸鬼子坦克的事。战士们闻言,立即制作起来。将手榴弹三个到五个用绳子捆到一起便成。不一会儿,就制作十几个。

可是,谁去炸呢?

从这儿到公路上,有二百多米,普通战士,不可能将手榴弹扔那么远,更何况是集束的。要想上去炸,就必须走近了去,这个过程是相当危险的。

黄志明用手掂了掂一个五枚集束手榴弹的份量,将弹弦套在手指上,猛的甩了出去,呼,集束手榴弹在空中,带着低沉的风啸声,翻着跟头,往推土坦克飞去。二百米的距离,一晃而过,轰的一声巨响,一朵壮丽的战争之花,猛的盛开,刺得人眼痛。

印尼雇佣军与印尼政府军的战斗打响了。黄志明因为甩出了第一弹,而被载入史册。

这枚集束手榴弹,炸得极准,是在推土坦克的正上方凌空爆炸的,有一百多块弹片刺入坦克顶面。然而,仅仅是刺入而已,没有击穿,堆土坦克,仍能工作。

当年解放军能用集束手榴弹,炸毁鬼子的坦克,那是因为鬼子坦克装甲很薄。中国生产的59式坦克,仿苏联的T34,结构简单,装甲厚实,维修简便,物美价廉,为大多数穷国所爱。这次它不但抗住了反坦克地雷的攻击,还抗住了集束手榴弹的攻顶攻击,弃分显示了,59式坦克的优良性能。

这一声巨响,把印尼人吓了一跳,难道国际雇佣军,还有炮?

贾拉勒下令,散开队形,全师展开进攻。

轰轰的炮声,哒哒的机枪声,沉闷的狙击枪声,尖锐但没多大杀伤力的手枪声,霎时响起。大团大团的红黑色的火焰无情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滚滚浓烟幻花出死神狰狞的面孔,销烟弥漫处,残肢血肉横飞。

一直在为真主的无限正义事业工作的那辆推土坦克,终于害怕了,掉转了头,往自己的阵营跑过去。殊不知,正是他的胆小,将它送进了坟墓,黄志明见第一枚集束手榴弹,没有发挥作用,正想着该如何炸掉这辆坦克呢。一见坦克掉头,脆弱的屁股露了出来,黄志明知道自己机会来了,又是一枚五联装集束手榴弹扔了过去,追上坦克的屁股,钻进下腹,轰,沉重的坦克,被掀起了屁股,左右两条履带同时被炸断,脱落在身后。光板的钢铁轮子,陷入泥土中,再也无法动惮。

印尼坦克营,上来一辆坦克,将打坏了的坦克推到一边去,清理出一条道路,然后,拼命的往前冲。这时的地雷阵,已被推土坦克,破坏了六十多米纵深,剩下的四十来米,哪怕用坦克堆,也能堆过去。印尼人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

“轰——”又是一声巨响,一辆坦克压爆了一枚反坦克地雷,履带飞出,坦克的腹底出现了一个大洞。黑烟滚滚而出。暗红色的金属烈焰霎间将里面的坦克兵化为焦炭。这辆坦克一爬窝,后面的坦克队伍不得不停了下来。机枪喷出火舌,电动炮塔嗡嗡转动,炮口调转、瞄准,寻找敌人的位置。

趁着敌坦克挤作一堆,黄志明痛下杀手,集束手榴弹,一个接着一个扔了出去,以刁钻的角度纷纷在坦克的履带或者腹下爆炸,当十几捆集束手榴弹用完时,印尼坦克营,已经有八辆坦克爬了窝,将狭窄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

光听枪声,贾拉勒就知道,狙击自己的敌人不多,他害怕敌人跑了,一开始就命令全师猛攻,三个团的印尼步兵,从车上跳下来,漫山遍野的攻了上去。呐喊着,咆哮着,声势好不惊人。

贾拉勒惊恐的看到,对方的枪声虽不密集,但准头却出奇的高,自己的士兵,一批接着一批,像刮麦子一样倒下。

“国际雇佣军到底是一些什么人啊?难道个个都是神枪手?”贾拉勒开始怀疑自己作的这个消灭雇佣军的决定是否正确。

贾拉勒的调整了进攻战术,由全面进攻的人海战术,变为梯次进攻,每个梯次一个营,首批进攻的是三个梯次。坦克营也撤了回来,作为炮火支援步兵进攻。但受山坡坡度的影响,坦克炮火的射角有限,支援力度并不大。

趁着敌人第一次进攻,被打下去的间息,黄志明统计了一个伤亡数字,十二人死亡,三十一人负伤,这对仅有不到二百人的特种中队来说,是一个惨重的伤亡。

至此,时间已过去了五十一分钟,再顶住敌人的一次进攻,就可以撤退了。

轰、轰、轰,敌人的坦克炮接二连三的响了。山头升腾起一团团烈焰。像沸腾的油锅。准头虽然不怎么的,但事急匆忙,缺乏掩体工事,特种中队,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呜里哇拉(真主万岁)。

印尼步兵,一个营的进攻梯队,往山坡上冲来。

黄志明看了一会,明白了印尼军的进攻战术,吩咐龙飞虎,带着他的小队,从左侧迂回。自己则操起重机枪,利用草丛的遮挡,独自一人摸了过去。

印尼的进攻梯队,冲到阵地前一百多米时,速度慢了下来,猫腰躬身,小心翼翼的前进。雇佣军一直没有开枪,等到仅距五十米时,忽然间枪声大作。印尼进攻梯队,霎时死伤多人,其他的人,伏倒在地,向上还击。

哒哒哒……

奇怪,枪声怎么会来自后面?

黄志明抱着重机枪,从印尼第一梯队的背后突然跳出。这时,印尼兵爬在地上,全都两眼向前,那曾料到自己的背后会冒出一挺重机枪?措不及防,死伤狼籍。跟在后来的印尼第二梯队,见有人从后面攻击第一梯队,猛不可当,却又不敢开枪射击,怕伤了自己人。

短时间内,第一梯队的印尼兵,不知自己被人从后面攻击,第二梯队的印尼兵,又不敢开枪。黄志明展开了痛快淋漓的大屠杀,虎入羊群般,一片又一片的印尼兵的后背被打得稀烂,连哀号都来不及发出,就抽动的四肢到真主那儿报道去了。

十几秒后,第一梯兵的印尼兵,已死伤过半,他们终于发现自己身后的“老虎”,打算掉转枪口,进行还击。但是,此刻的他们是腹背受敌,顾得了前,顾不了后,藏无处藏,躲无处躲,只有挨子弹的份。又过了十几秒,第一梯队的三百多印尼兵,已无一个可以站起来的人了。不是死就受了重伤。

“嘎嘎嘎——”黄志明发现重机枪子弹已经用完,枪管暗红弯曲,便扔了手中的重机枪,卧倒在地,手脚并用,借着丛林的掩护,跑开了十几米,然后花了五秒钟的时间,挖了一个土坑,将自己埋了进去。

印尼第二梯队,终于赶到,他们看到遍的尸体,吓得魂不附体,真主的军队,为何死得那样迅速?难道他们遇到了魔鬼?先前,他们看到黄志明浴血战斗的景像,又浮了出来。手脚发抖,枪都拿不稳了。魔鬼呢?

“嗷——”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吼,黄志明从藏身之地跳出,奋臂一张,灰土石块,飞溅了去,犹如炸弹爆炸。附近的几个印尼兵,被碎石所激,筋骨断裂,滚倒在地。

黄志明夺过两支AK,左右开弓,抬手便扫,惊惶之中的印尼兵,一片又一片的倒下。AK的穿透力有限,黄志明依靠他如神的枪法,专打印尼兵的头部。头颅爆裂处,脑浆纷飞。一向只知欺负百姓,屠杀华人的印尼陆军,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景像?有的两腿发软,瘫倒在地,有的弃枪而逃,有的干脆就吓傻了,呆在那儿不动。

枪声吼叫,印尼兵惨叫。

一直本着,放近了再打的特种中队,此刻也开枪了。五十米的超近距离啊,以特种兵的枪法,无需瞄准,每次开火准能放到几个。

会不会误伤到黄志明?不会,黄志明受过龙将军极的身体强化,又穿着避弹衣,一般的子弹,伤不了他。战士们尽可放心大胆的射击。

枪声大作之后,是一片死寂。

六百多俱尸体横七竖八躺着的战场上,只有一个人昂然屹立。

他就是,龙将军黄志明!

他的凯夫拉头盔上,有数十个弹洞。

他浑身是血,既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

他的防弹背心,几成碎片。

他被子弹撕破的衣服,张开了几十个口子,碎布片在晨风的吹动下,犹如战神的磷甲。

第三梯队的印尼兵吓破了胆,撒腿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了二条腿。一切防碍逃跑的东西都丢掉,钢枪、头盔、水壶、手雷……夹在其中的军官,壮起胆子,随意吼了几声,不许退,便扔了手枪,混进了逃跑的人群当中。

但他们跑得了吗?

迂回过去的龙飞虎小队,斜刺里杀出。拦截了过去。特种兵的身手,在此刻充分的显示了出来。他们在跑动中,还能准确的射击。在六十多突击步枪连续射击之下,这一股三百多人的印尼逃兵,就像被剥皮的洋葱,一圈一圈的倒下。

印尼兵都是为真主而战的圣兵,圣兵之间亲如兄弟,于是在逃跑的路上,感受到圣兵之间兄弟般情谊的印尼士兵,越跑挨得越拢。到了最后,龙飞虎的特种兵小队,闭着眼扫射,都能搁倒大片的印尼士兵。

洋葱皮虽多,一层一层的剥下去,总有剥完的那一刻。

几分钟后,随着一声狙击枪响,最后一个侥幸逃回阵地的印尼兵,脖颈处炸开,摔倒在地。

前后不到半小时,三个梯次的印尼兵,一千多人,就这样全军履没了。

贾拉勒将军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难道,自己的机械化师是和一支全部由魔鬼组成的军队作战吗?

“万能的真主啊,请保佑我。”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