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吻 第一卷 兵败王国 第二十八章 哀兵必胜(上)

宛如小雨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86/


第二十八章 哀兵必胜

他举着剑向对手行了个礼,嘴里喊一声“小心了”挥出一剑。副官举剑相迎。两人一来一回斗了几个回合,伤口随着他手上的动作牵扯得疼痛不已,利贝尔渐渐感到吃力,出招的动作渐趋缓慢。对方似乎已经看出破绽,在躲过他最初几招凌厉的攻势后变守势为攻势,剑剑刺向他的要害。

两军的将士此刻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决斗的双方,生怕漏过一个最细微的动作。没有人注意到人群中一张惨白的脸。

戴休斯看着险象环生的利贝尔,嘴角甚至露出幸灾乐祸的笑。但他很快收敛这种无意识的行径,连他自己也感到诧异,为什么会有那个卑劣的念头?他的脸渐渐不安,这种不安主要来源于刚才那幸灾乐祸的心态暴露出他丑陋的一面。他用眼角瞟了身边的艾丝特一眼,她正紧张地盯着决斗的两人,并未注意到他。他便稍稍放下心来。

利贝尔渐渐连招架都感到困难,每一次去挡对方攻来的剑,两剑相碰时他的手臂便感到一阵酸麻,原先胸口的旧伤更是疼得让他连剑都快拿不住。

此时他的防御已是破绽百出,第六师团副官高高举起剑,他咬着牙,使出全力,看来这一剑势在必得。利贝尔竟然一动不动。是的,他决定放弃抵抗,他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举剑招架,这把剑一定会被打落。剑就是他的荣誉他的生命,在决斗中剑被对手打落还不如握着剑让对方杀死!

所有的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这惊人的一幕。艾丝特心乱如麻,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她知道利贝尔的自尊很强,单打独斗的时候他不喜欢有人插手。

离利贝尔最近的戴休斯也在犹豫,他的心思显然比艾丝特复杂得多。

翰朗正要越众而出,手臂却被抓住了,他扭过头,迪安娜轻轻地摇着头,两眼依旧眨也不眨地盯着前方决斗场,神色严峻。翰朗正觉意外,猛然发现迪安娜旁边,一支箭头已经瞄准决斗场。

帝国兵个个脸上露出欣喜,只待这一剑落下,他们将用欢声雷动来庆贺胜利。

但是那一剑在利贝尔头盔上方一寸处停住了。

战士们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惊呼。

最后一滴冷汗顺着那张惨白如纸的娇美的脸颊滑落。“真神保佑!”她在心里默诵着这句话,扭头向身边的土洛村神射手露出赞许的笑容。

“卑鄙的王国人竟然暗箭伤人!”这一声暴喝如同头顶上一个焦雷炸开来,帝国军如梦方醒。

利贝尔胸脯剧烈的一起一伏,一半因为那一场打斗,一半因为愤怒。那一支箭从他耳边飞过,射中副官的咽喉。他铁青着脸,扭头寻找己方阵容中那名卑鄙的弓箭手。如果那家伙就在他旁边,他丝毫不怀疑自己会一剑劈死他!动作会比刚才任何一击都来得利索。

那具从马上栽下来的尸体证实了帝国军的看法。他们隐忍的愤怒顷刻间暴发,全都奋不顾身地疯了般地冲向战士团,势如潮水,席卷而来。

戴休斯和艾丝特在第一时间冲到利贝尔身边,为他挡下无数的枪剑。艾丝特时常随战士们冲锋陷阵,指挥作战的任务便落在迪安娜的肩上。

敌人的作战全无章法,却锐不可挡,悲痛和愤怒化成力量和视死如归的信念,再强大的敌人在他们面前也变得不堪一击。

大量的帝国兵向他们涌过来,戴休斯忙于应付,却还要保护一边犹在发呆的利贝尔。艾丝特已经受了伤,第六师团中队长查理疯了般地举剑向她乱砍乱劈,艾丝特的双臂被震得发麻,虽然剑已经化开一部分的力量,但是当查理的剑劈在她肩上时,甲胄还是凹陷并且断裂,锋利的甲胄割开她肩上那单薄的肉层顶着骨头。艾丝特觉得肩骨仿佛被顶得要从中间断开,她的左臂不能再动弹,而被仇恨填满的查理再度举起剑砍下来。也许这一次她的头盔将被从中间劈开。

她只是本能地用右臂举剑去挡,却已感到死亡逼近的寒冷。

戴休斯目眦欲裂,恨不能代她受这一剑,但中间隔着利贝尔,即使摆脱了帝国兵的纠缠也无法一下子赶到她身边。

“当!”的一声,火星在艾丝特头顶上飞溅。利贝尔帮她挡下这很可能致命的一剑。

这一剑让利贝尔的虎口裂开来,剑几乎要脱手而出。所幸这时骑士已经赶过来,骑枪从四面八方刺过来,查理被从马上挑下来。他顺手夺过一支长矛,身子重重地落地时他手中的枪也狠狠地刺向艾丝特。他出手又狠又快,艾丝特全无防备,这一枪竟然穿透甲胄,深入她的右肋。剧痛几乎令她昏劂。这一刻,查理的咽喉也被刺穿。饶是如此,他手中的长矛还是再次向艾丝特刺来,试图用这最后一击杀掉他憎恨的敌人,只是速度和力气已经明显力不从心。

这一枪只是将艾丝特从马上戳下来。坚硬的甲胄加上身体的重量将旁边一个士兵砸晕过去。

“全力保护队长!”迪安娜的声音刚出喉咙便被厮杀声淹没。

倒地的帝国军中队长,被已经杀红了眼的土洛村战士们围住,一阵乱砍乱刺,片刻便被刮分成肉块。

重重地跌下马来的艾丝特虽然伤得很重,但只要意识还清醒,在这生死关头,她还是会尽全力保护自己,手中的剑仍灵活地格开周围刺来的利剑,连腿也不敢闲着,或勾或踹。这种毫无章法的打斗让马上的利贝尔目瞪口呆。

“艾丝特!快把手给我!”回过神来的利贝尔俯下身子,向她伸出援手。

步兵和战士团的精英将艾丝特团团护住。利贝尔见艾丝特自己撑着地艰难地要站起来,却拒绝他的帮忙,显得有些局促。这时戴休斯也带马向这边挤过来,紧张地呼唤着艾丝特的名字。利贝尔神情落寞地冲入厮杀的士兵中。

帝国兵的打法完全是不要命的,他们只知道疯了般地砍杀,而战士们则要时而防御而时攻击,顾忌较多,结果反倒把自己置于不利的处境。迪安娜亲眼看到一个帝国兵身上插着三把剑还疯狂地砍死了两个战士才倒下。这是一群视死如归的哀兵,像极已经从大陆上消失的传说中的狂战士。有谁敢大胆地想像自己面对几千名狂战士的情景呢?

交战没多久,双方已经死伤大半,战士团的死伤似乎还要严重。面对这群疯狂的敌人,迪安娜过去所学的知识和积累的经验全派不上用场。再加上昨夜未得到良好的休息,刚才利贝尔与敌方决斗险象环生,使得她饱受惊吓,这些几乎消耗了她全部的精力。

正在她大伤脑筋的时候,蓝德罗夫将军率领大军赶到了,以兵力十几倍于敌人的绝对优势歼灭这支顽敌。艾丝特见黑龙骑士团杀到,心一宽昏倒在戴休斯的怀中。

蓝德罗夫命令将士们就地扎营。

随后的伤亡报告让蓝德罗夫大发雷霆。战士团死亡一千八百一十三人,伤二千一百零五人,没有受伤的基本是弓箭手。蓝德罗夫的黑龙骑士团死亡九百二十一人,伤二千五百二十七人。伤亡人数的总和是敌军死亡人数的近两倍。

“艾丝特是怎么指挥的?这次的任务是夺取达尔西亚城,为什么却在这里消耗战力和时间?”面对这一惨胜的结果,蓝德罗夫显得有些失去理智。“怎么,百战百胜的土洛村战士团也会有损失这么惨重的一天吗?”

最后这句话更是激怒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就连迪安娜也觉得这种指责有些过分。

“将军,如果这次作战真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也是我指挥不当造成的,并非艾丝特的过错。”迪安娜站出来承担责任,她知道蓝德罗夫将军对艾丝特要求过于严苛。而这个时候,她若不主动承担起责任,就算艾丝特不计个人得失,战士团也将对蓝德罗夫甚至王国失去信任。“请将军责罚!”

“迪安娜,”蓝德罗夫微微皱起眉,语气仍带着不满,但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声色俱厉,“你又何必把过错往自己身上揽呢?你只是提些建议,做决策的可是艾丝特!”

莱伊听得已经忍无可忍,正要上前说几句,却被谁拉住了。是站在他身后的戴休斯,他盯着蓝德罗夫,眸子闪动着剑一样的寒光。这是戴休斯异常愤怒的表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