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一个人的旅程是孤独的,杰克从十八岁起就是这样被训练的,他已经习惯于自己背上枪走在无人的地方。路上他没太想太多的事情,进入缅甸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再也不能睡舒服的床。

缅甸北部军阀混战,毒枭的派别林立,遍地是土匪,如果你以一个旅行者的身份从这里路过就会很显眼,军阀担心你的政府军的密探会搜查你的包,里边可是一支M-24,搜出来命就保不住,毒枭要抓住了肯定以为是警察派来的卧底或者化装的侦探,土匪可不管你是谁,一定想把你杀掉然后打开巨大的背包看看里边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杰克正因为知道这里的险恶才买了滑翔伞以及配套用品,既然山区不好走也很危险,那还不如飞过去,山头正适合使用降落伞起飞,山与山之间的气流也便于利用,每天飞上七十多公里应该不成问题,问题是必须白天飞,晚上驾着伞看不清下边,即使戴上夜视镜也是模糊的看些东西,万一飞着飞着掉下来连着陆场都看不见那不是摔坏了么?

他还是决定白天起飞,顾不得走挖夜路的疲惫,他吃下一块压缩饼干就向最高的一个山峰进发,他打算利用陡峭的山峰起飞。


走上山路之前,杰克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因为丛林内最容易藏人,他要先确认一下四周没人才行,他隐蔽起来,打开背包,调整里边东西的摆放顺序,把脚上穿着的伞兵靴的鞋带系紧点,这双鞋就是为了玩伞才穿的,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因为缅甸比较热,他也没穿很厚的滑翔伞运动服,只要不飞的太高是不会感觉冷的,他戴好自己的头盔,然后把防风镜拿出来,又拿出一支伸缩枪托的MP-5SD,这支枪可以随时开火,并发出轻微的声音,即使击毙敌人也不会招来更多的人,他还在自己的大腿外侧绑上了手枪的枪套和弹药包,如果着陆时候不安全可以用火力维持自己的安全。

全准备好以后,他背上滑翔伞包,把自己的背囊背在前胸口,因为后边要背伞,他刚准备完,几个衣杉不整的人扛着AK枪就往山顶走,杰克暗自骂了一句,只好先击毙这群人走,要不不好走,自己起飞后速度慢高度低,肯定要被他们所拦截,不如先下手,他把MP-5SD冲锋枪的射击模式转换到单发点射状态,然后拉开枪托,端枪瞄准,不过胸前的背包很碍事,他通过照门和准星瞄准几个人,连续搂了几下扳机,冲锋枪轻微的抖动着子弹飞出去,把几个毫无防备的土匪击毙,他没多停留,把枪塞进背囊外边的一个兜内就跑向山顶。


土匪们感觉山上好像有人,看自己的几个同伴倒下去,他们可急了,端着枪一边胡乱的打着就冲上山顶,杰克已经在此时打开伞包,顺着山顶就跳了下去,玩儿伞虽然不是他的专业,但是这是渗透训练的一个主要内容,特种兵要学习用伞深入敌后,从运输机上使用带滑翔功能的降落伞,有高空跳伞并通过伞飞行到指定地点,还有低空跳伞超低空跳伞什么的,以及使用动力滑翔伞和无动力滑翔伞进行渗透。

杰克在土匪跑到山头的那一刻已经从山上跳下去,剧烈的气流一下把滑翔伞给支起来,他使劲拉着伞绳调节着伞,就在距离山谷地面十来米的时候伞借住气流飞了起来,他飞的不高,山上的十几支AK枪响起了难听的枪声。

只靠指北针他一直操作滑翔伞向北飞去,从上午到下午他就一直没降落,他尽量不耽误不必要时间,黄昏时他实在忍耐不住就拉着前伞绳降落下来。

他选择了一快空的降落,杰克估计有人能看到他,他做好了落地就开火的准备,他拉着伞绳降落后迅速收伞装进伞包里,然后迅速找没隐蔽的地方方便一下,刚穿好裤子,他就看着一群人端着枪就冲了过来。

杰克心想缅甸怎么这么乱呀,到处是有枪的人,他也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没有军衔什么的,就一身迷彩一支枪,看不出来干什么的,他也没时间考虑这是谁,双手拿起MP-5SD迅速开火还击,不等他们开火他就先下手为强,敌人不过三十多个人,杰克是特级射手,根本不在乎这些人,从容的用MP-5SD打出短点射,对手也拿枪扫射,可子弹都离着他很远,他打空可MP-5里的子弹左手迅速拿出一支格洛克17手枪,枪上装着的是三十发弹容量的长弹匣,他也没把枪调整到自动射击模式,就在半自动模式下打开保险就对着人群猛打,“啪啪”的清脆枪声一声跟着一声,枪声之后敌人就纷纷倒下。

手枪也好冲锋枪也好,里边装的全是达姆弹,别说打的是要害,就是挨着胳膊腿就残废,即使一枪没打死也基本残废了,杰克打完这些人马上就跑,跑动中他给手枪冲锋枪换了弹下,一口气跑进森林深处。


一个人在森林里过夜可麻烦,要找一个隐蔽点的山头,先做点陷阱和埋伏之类的东西免得有人偷袭,最后打开睡袋在周围撒上瓦斯粉,在脑袋上脸上抹上防蚊虫蛇蝎的油,才能睡。

在北缅的山区这么赶了几天路,杰克顺利的通过这片地方,他用滑翔伞轻易的飞跃了中缅边境以后,换上一身运动衣背上背包,像个旅游者一样混上长途客车,顺利的向北方去了。


躺在露西身边,许睿盯着吊灯发呆,露西很舒服的枕着他的胳膊躺在那,他另一只胳膊还有点自由活动空间,他拿着手机看看上边的时间,已经不早了,都十点多了,老呆在这地方可不行,他把胳膊从露西脑袋下边抽出来,急忙穿上衣服就走。

她很不高兴的问:“这么晚了你去那?”

“我先走,别忘了你的承诺。”许睿穿好衣服就从她的房间里走了。

他肯定想不到,一直相安无事的前合作伙伴出于对国际法庭的恐惧已经派人来暗杀他,他给美国倾销掉无数过期的武器,帮美国节约了很多武器管理费用,到头来还不得好,看来他们太坏了,要不是他,那些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生产的弹药怎么处理?尤其是化学弹,这都是许睿用最低成本销毁的。还有堆积如山的作战物资,眼看都要过期了没人买,他帮着给处理掉。


把车停进自己家的车库,他把车停了进去,带着一身无奈和疲惫他又回到家里,他生怕被老婆看出点什么,但又想她还年轻,不过精明到看自己的脸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吧。

他走进客厅,忽然想起以前的一些事,当他的部下打开一个个箱子的时候,有人惊讶的喊着:“这是化学武器!”

“天那,我们居然有这东西,那我们就有救了,以后叛军就不是我们的对手。”雇佣兵们高兴的把化学弹按照说明书组装好塞进了榴弹炮里边,随着沉闷的炮声,成吨成吨的化学武器倾斜在叛军的阵地上和队列中。


美国国防部遣散了一直存在了几十年的守备部队,冷战时期的武器仓库大量的被清空,化学武器以极低的成本销毁掉,按照正规的销毁程序,销毁一枚化学弹的成本是制造它的十倍(不含物价上涨因素),可美国国防部为了省钱用了最低成本销毁这些东西,把他们运到偏远的非洲,让他们信任的盟友去处理,无数个化学地雷被打开保险埋在地下,无数枚化学炮弹用来对叛军阵地进行饱和攻击,一枚枚化学炸弹被各种美国已经封存的战机丢下去。

战场上雇佣兵从来不会超过一百人,但是他们身后总有一门不断开火的榴弹炮或者大口径迫击炮,穿着防化服的雇佣兵勤劳的用最简单的办法销毁了化学武器。他们为美国省了很多钱和很多事,另外他们还支付给美国人一些钱,毕竟你用人家的东西不能白运,运费要给点吧,另外雇佣美国人驾驶飞机操作火炮也需要给人家工资。


“你回来的越来越晚拉,晚上还有个美女给你打电话,说你手机不开,她到底是谁呀?”许睿心想谁呀?这么神通,一般固定电话没几个人知道的。

“你光听声音就判断人家是美女呀,电台播音员声音都可好呢,可长的都不怎么样。”许睿换上拖鞋把外衣换下,坐在沙发上看着 老婆。

“她说她是模特,还说了一下名字,我想了想就问她《XX》杂志第X期封面就是你吧?”倪娜给他讲着电话里所说的内容,“她马上说就是就是,我又说了好几个杂志的名字,还告诉她我很喜欢她的照片和衣服,她说有空找我玩,让我领你一起去,你猜她是谁。”倪娜故意考他。

“是雷欣?”许睿知道这个家伙可能一高兴就把自己的事给说出去,那老婆一定很生气,那自己要栽跟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