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吻 第一卷 兵败王国 第二十七章 征战几人回

宛如小雨 收藏 0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86/


有风起,林间沙沙作响,给这个不平静的夜平添几分萧瑟和寒意。

天哪!我到底在做什么?这时他忍不住自责起来。我可是一个军人,军人应以服从军令为天职。

他把目光转向欧普里奥的新坟,但愿王国人会善待欧普里奥将军的遗体!但是,那些卑鄙的王国人会放过侮辱将军躯体的机会吗?这些人是多么的无耻,即使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几个人围攻欧普里奥将军,甚至偷袭他的战马,不给他一个公平对决的机会!以将军的勇武,这些卑鄙的王国人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里,这位副官不由得怒由心生,他将右手按在剑柄上,单膝跪在坟前大声宣誓:“将军,我发誓一定要为您报仇!”

“我们要为欧普里奥将军报仇!”周围的士兵也受到感染,他们跟着高呼口号,群情激愤,连树木也在这一片愤怒的声讨中瑟瑟发抖。

夜深了。虽已是初夏,但夜间的森林露水太重,依旧寒冷。累了一天的士兵们烧起几堆火,围着火堆或躺或倚着树干沉沉睡去。

副官坐在离坟墓最近的火堆边,反复擦拭手中的利剑,那把剑已经擦得很亮,在火光的映照下反射出令人生畏的寒光。明天,他将用这把利剑砍掉王国人的脑袋。

他把剑缓缓插回剑鞘。利剑的光芒刺得他的眼睛生疼。他正想换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树干上,猛然发现火光中有一个身影:他正俯下身子,为士兵盖上披风。那个身影是多么的熟悉,一如陪伴着他许多年的那支剑一样。

将军!

他几乎要脱口而出。与此同时,他的身子从地上跳起来。

“抱歉!长官,吓着您了吗?”声音从站直了身子的人嘴里发出。

“是你,查理!”副官将于看清了那人,他苦笑了一下。

查理是一个中队长。他说他躺了大半夜,睡不着觉,想烤烤火,看到旁边一个士兵蜷缩成一团,这才把披风解下,盖在士兵身上。

他的披风也是红色的,像一团血,和欧普里奥将军的一样。几年前第六师团出征贝卡帝国,在一次战况失利辎重被抢时,他们露宿森林。和现在的情况差不多,那个战败的不眠之夜,他照顾那帮疲惫不堪的睡沉的士兵,解下自己的披风为他们盖上,甚至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巡夜的士兵穿,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内衣。为了能让他们睡个安稳觉,不被冻坏,他穿梭在几十堆火堆之间,不时用树枝把每一堆火拨旺。

此刻,中队长也在做着这一切,当他终于忙完坐在副官身边时,副官低声说:

“查理,你去睡吧,我来!”

“不,长官,您累了一整天了,而我刚刚睡了一觉。”查理补充说:“我们明天还有一场激战,我想,您应该先养足精神,明天这一战……就都看您了!”说到这里,他扭头看了一眼旁边那座简陋的新坟。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良久,副官先开口:“查理,你还记得五年前的事吗?”

“攻打贝卡国吗?”

“是的,那时我们被追杀,辎重都没有了,马匹全让我们杀掉吃了。我们部队损失惨重,三千人只剩一百多人,身上都带着伤,后头还有追兵……”

两个人絮絮叨叨,陷入回忆中。

“那时你浑身发烫,都快不省人事了,是将军背着你跑了一个晚上躲过敌人的追杀。”

“可是将军自己却累倒了。”

“我们每个人都受了伤,一路被追杀,也没好好吃过一顿东西,饿了好几天……当时我们都劝将军放弃你……将军说,你的父亲生前是他的战友,他没能保护好你父亲……而你是他唯一的孩子,你的母亲眼睛瞎了,她需要你的照顾――查理,你真傻,为什么还要入伍呢?”

“母亲说,将军是个好人,我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奋力杀敌。”

他们断断续续地说着,声音渐低,在火光的映照下,眼中隐隐有泪光浮现。


天一亮,艾丝特即率领战士团赶赴达尔西亚城。

一路上,翰朗不止一次地向她进言:在兵疲相当严重的情况下贸然出击,很难发挥正常的战斗力。但是平时善于听取部下意见的艾丝特,此刻却一反常态,一路上板着脸一言不发。

经过塔尼斯森林时,斥候来报告,说前面出现帝国军拦住去路,人数尚未得到确认。塔尼斯森林是从沙尔亚姆平原通往达尔西亚城的必经之路,部队行进至此,自然没有后退的道理。可是,昨夜战士们同怪物搏斗了半夜,眼前又有一场大决战在等着,战士们又不是铁打的,这样没日没夜的拼战,未免不近情理。

“艾丝特,哀兵难敌。”迪安娜提醒她的上司。据她所知,欧普里奥为人虽鲁莽,但却十分关心下属,深受士兵们的爱戴。

“撤退吗?”艾丝特茫然地问。昨夜几乎一夜未曾合眼,那双碧蓝色的眼睛此刻布满血丝。

百战百胜的土洛村战士团可不是徒有虚名的!她的脑中又想起蓝德罗夫绝决的话语。为了这句话,她甚至牺牲了宝贵的半宿睡眠。

这位女将军昂起头,满脸坚定地道:“不,我军已行进至此,岂有后退的道理!”说着,她纵马冲在前头。

“艾丝特……”迪安娜叫道,试图阻拦,见艾丝特单枪匹马已冲出老远,只得示意骑士们跟上。

前方,第六师团残兵已经排成四个方阵,严阵以待,阵容之严整,完全不像一支败兵。艾丝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们要为欧普里奥将军报仇!”“为欧普里奥将军报仇!”突然从森林里传来一声口号,四个方阵的士兵举着兵器跟着愤怒地叫喊起来。

战马竟被这一声声喊惊得直立起来,在原地不安地打转。

“艾丝特,既然选择了这片战场,一切就都由不得你了。”迪安娜意味深长地道。之前艾丝特不愿撤退,但现在,就算她想改变主意也难了。“骄兵必败,则哀兵必胜,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仿佛是为了呼应迪安娜的话,山上传来悲壮的歌声。先是一个人的声音,慢慢汇聚成一片。

“朋友啊

请让我再送上你一程吧

在这个白雪覆盖的严冬

你将骑上战马

踏上未知的征途

且让我为你掸落身上的雪片

让锃亮的铠甲照耀前方的路


朋友啊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

用这把破旧的竖琴为你弹拨

当你寂寞的时候

琴声如同故乡的流水淌过你的心间

如同临行前妻子的叮咛

如同孩子的欢声笑语


朋友啊

皇帝的野心

是白骨筑就的城堡

多少泪水也无法冲破它的坚固

当雪花几度纷飞时

我的朋友啊

你是骑着战马荣归故里

还是

国殇馆的名字就此将你掩埋?”

此时,一行人从树林里走出来,仿佛并未见到大敌当前。他们正是第六师团的副官和中队长。

艾丝特只得暂时抛开心中的疑虑,下令战士们速战速决,一旦突破防线,就不必再作无谓的战斗。

然而这场战斗的艰难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些残兵组成四个方阵,横向排开,在副官和两个中队长的带领下,缓缓移动。每个人的脸上是一片悲愤之色。

这气势把在场的每一个战士震慑住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敌军像一堵墙从前方压过来,迫得他们几乎无法呼吸。

在离战士团不足百码的距离,副官示意身后的士兵停止前进。他独自带马来到战士团阵前,猛然抽出利剑,目光如电射向艾丝特:“艾丝特,这一次就让我们公平对决吧!”

艾丝特又倒吸了一口凉气。论气力,她是绝对弱势;论剑术,倒不见得会输,但是在气势上,她已经处在劣势。而且昨夜一夜未曾合眼加上半夜的战斗,兵疲的威力此时正在她身上恣意扩散。这是一群视死如归的哀兵。虽然她的腰间佩带着那把削铁如泥的圣剑,但是只有在对付怪物的时候她才使用。用这把剑来对付眼前的敌人,是没有任何公平可言的。

“我来!”

戴休斯正要催马上前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人赶在他前面,那是利贝尔。戴休斯怔了一下,但他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也赶上前,对利贝尔说:“利贝尔将军,还是我来吧。你的伤还没痊瘉呢!”

利贝尔头也不回,冷冷地回绝了:“不必了!”

这名信奉骑士精神的将军一向视荣誉甚于生命,昨天他被欧普里奥打下马来,他决定在今天这一场决斗中挽回面子。在听说了欧普里奥死的经过他很是震惊,对戴休斯用偷袭对方的战马获胜的做法感到耻辱,认为这不过是投机行为让他侥幸获胜,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实力。他更无法忍受的是,在他与欧普里奥交手时,翰朗等人也在随后加入围攻。这不是一个君子应有的行为,丝毫体现不出公平。

“利贝尔,还是……”艾丝特已经能够感觉到来自背后那束如针尖麦芒刺得她生疼的目光了。但是没等她说完,利贝尔已经拔出剑带马走到帝国军副官身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