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21.跟这妖婆摊牌.[上]

7821144 收藏 9 22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21.跟这妖婆摊牌.[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回到重文殿,载醇和翁同龢还没到,嚼着点心,正好让我理理思路.

载镔三岁而亡的历史已经被改变了,但历史还是历史,吕洞宾不是说了吗,历史主干不是轻易可变地.我这个半真半假的载镔皇子还没一点历史功绩,比记载中多活了几个月,充其量只是微风拂过参天大树,多吹落少吹落三两片黄叶而已.


我要靠本身手段争得皇位,阻挠尚有太多,不用咸丰告诉,我也知道他对我不放心,他甚至会怀疑我不是他儿子,事实上我的确不是.灵魂是一切,身体算什么!


翁同龢?他还不会力挺我,也挺不上.他目前的地位,想影响皇位归属的皇族家事还缺乏资格,张富贵更免谈啦!


慧妃能力不够,皇后听说不错,但我不该怕磕头,一直躲着,至今还没见过.不行,该磕头还是得磕,又不是什么跨下之辱,确实想多了.二十一世纪的习惯要丢掉一些才好,这时代逼着人必需融入一部分,这可是争当皇帝,皇帝啊!


但巴结皇后是远期目标,眼前该怎么办呢?


对,就去闯闯储秀宫,跟懿贵妃摊牌,她还敢明咬老子怎么着.


想想对策,想想后果,决定了,这几天就去.该不该带包儿毒药去表演表演呢?


世上无难事,何况我个三岁多的小皇子,可以在内宫乱跑,哪个太监敢说小阿哥是小麻烦!带着张富贵一起,让他看看我怎么对付懿妃,给他打打气也好,免得三心二意.


第二天,咸丰把我大部分熟人都换走了,我放下阿哥身份,跟安和握手道珍重,感动地他热泪盈眶,指天发誓,终生忠于我.


跟翁同龢告了声罪,言明这几天心里不爽,想散散心,就是要迟到早退喽!翁同龢给了面子,我又不要他装不知道,咸丰要问我,直说就是.我这流氓脾气渗骨子里去了,怎么藏也藏不严,要不咸丰怎么很令我丧气了一阵子呢!


半年了,皇宫内,我只到过区区几处.寝宫周围,重文殿,上书房,比二十一世纪书呆子都有规律性.是该认认地形儿了,但不要显出明显得目的性,咱大人物啊,不能让人轻易看出心思对不对?拉着张富贵这老油条到处逛,两天就撞进储秀宫.


忘了,张富贵不是太监,进不了内宫,白白带着他在重文殿周围浪费时间了,一脚踹开,换人.不过我告诉他了要去储秀宫.张富贵这人相当精干,一点没假意大惊失色着阻拦,因为我不怕毒药,皇宫之内又不可能抡大刀片儿,其实没什么危险.


咸丰倒没换掉我原来的贴身小太监,熟,好使唤.


第一天,见到了几个皇妃,骗到不少好吃好玩儿的,都夸俺聪明,那么小就能到处跑.嘿----,要让你们知道我二十六了,还不吓死.其实我没安什么好心,因为我越来越觉得慧妃长地特难看,刚转生时看她,是因为灯火昏黄,慧妃的身材脸模子不错,才认为是个美妇,后来才感到不是那么回事,我住那寝宫里,是个宫女就比她漂亮,咸丰怎么看中她的涅?


这回就诚心想借机看看咸丰是不是专幸丑八怪.嗨,真是,所有皇妃,个个儿都跟妖精似的,我总算明白皇妃为什么那么容易失宠了.不知是不是有个狗屁宫廷规矩,皇妃都是化了妆地,脸上白粉有铜钱厚,一点自然美没有,倒是宫女个个不化妆,如出水芙蓉.明白了明白了,这皇帝换我做,一样天天换新娘啊!不知是哪代皇帝故意如此?坏,真坏.


废话少说,第二天逛内宫,找到目的地了.


‘小阿哥,那是储秀宫,是懿贵妃......‘


‘去看看.‘没等小太监说完,我就往前溜哒过去了.


‘小阿哥到.‘储秀宫传话太监嚎了一嗓子.又不是贼上门儿,那么大声音干嘛!


蹬蹬蹬,我走路特带劲儿,想起要与懿贵妃直接过几招儿,开始兴奋,有点当初刚进黑社会时拉刀砍架那意思.嘴角习惯性的挂上一抹邪邪得笑意,但给人的感受是什么?


呸,可爱!


‘吆,小阿哥怎么想起来看我啊!‘懿妃给咱面子,迎接出来了.也许是急着看看我这脸色,离死还有多远.


‘哈哈.懿妃娘娘,找您算帐来了.‘眼前是一条毒蛇,毒蛇的特点是蓄势以待,一击中的.我呢?我前世混流氓的,这一世却是从狼道爬出来地,狼的特点是攻击凶狠直接.


‘哦,我欠了小阿哥什么帐啊?‘毒蛇看着恶狼,有盘蛇阵的启图.


‘您给我的补药失效了,一点用没有.‘狼照着蛇的七寸一口咬下去.周围的宫人脸上齐齐变色,哎,对不住,你们都有脑子去联想,傻呼呼的不就没事儿了.


懿贵妃跟着也变了一下脸,很快被笑容淹没:‘不会吧?小阿哥肯定是污赖我,我这儿可能有失效的玩意儿么?‘


‘我就这么想哪,所以才找您算帐啊!‘


咯咯咯,懿妃一阵脆笑,上前拉住我手:‘小阿哥真是有趣儿的紧,跟我到暖阁慢慢儿算好不好,你要真有理儿,我加倍赔给小阿哥怎么样?‘


加倍赔我?分回你一半儿好不好,咱俩一起用,要不俺用八成儿?


‘不要了不要了,您赔我点其他玩意儿就行了.‘


‘就怕小阿哥眼界太高,我这没你中意的.‘


‘只怕娘娘不愿给,有肯定是有的.‘


懿妃牵着我手,两人边走边亲亲热热,笑嘻嘻打着机锋.不知道的还以为孩子要糖吃,娘怕孩子得蛀牙.


到了暖阁,懿妃身边还剩俩宫女,我要赶走她们,懿妃要不同意也没什么:‘懿妃娘娘,我要是看中什么您不愿给,您可就丢了脸子啦!我偷偷儿要您偷偷给行不?‘


‘咯咯,就小阿哥鬼点子多,还怕人看见,行行行,答应你.‘转头吩咐身后宫女:‘你俩下去吧.‘


看着宫女刚一关上门,我与懿妃同时转头面对,拿我曾看过的古龙作品来说,就是两大剑在心中的高手敌对,先是瞳孔收缩.


‘我以为我已够看中了小阿哥了,哪知还是小看了你.‘说了那么多,以懿妃的聪明,心里还不明镜儿似的,也不遮掩了.


‘呵呵,好说,您并没小看我,我倒是小看您了,娘娘雷霆手段,佩服佩服.载镔难以招架,只好求饶来了.‘


‘求饶?‘


‘嘿嘿,算是谈判吧!‘


‘我那补药真失效了吗?‘


百用百爽,万试万灵的毒药怎么会失效.从生物化学角度来说,那可是药性稳定,衰减期长久啊!堂堂懿贵妃怎可能是卖假药的主儿.


‘药效还行,要是其他人差不多该被补地七孔流血了.但我这人不知怎的,不受补,那么大一碗参汤喝就喝了,只不过味道不好,不好喝.‘


‘不好喝?你说不.....好喝?‘一直钦佩这妖婆子有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的心机,但把毒药形容为不好喝还是让她生气了.


‘嗯,不好喝,不信,您亲自试试.‘


懿妃又再咯咯笑:‘我哪儿受得了补,倒是小阿哥该再试试.‘


‘好啊好啊!您别再拿那见效慢得了,来点干脆得吧!‘不是愿意表演喝毒药,只是势力比懿妃差太远,被逼无奈,只能放弃原则,非得出绝招镇住她才行啊!其实,我当然希望她总拿毒药来害我,反正我不怕毒,但懿妃两次毒我不死,怎可能不变招儿.不变招数,就会被推到光天化日之下.那她就不是未来慈禧,是傻B.


我正是要吓住她,让其变招也不敢太过份,就当舍个假孩子套......不套狼,套蛇.


‘我就不信了.‘第一次见懿妃咬牙切齿,站起身来到角落里摸出一小瓷瓶儿,往炕头脚桌儿上一放:‘小阿哥,喝给我看看.‘


‘这是什么?‘


‘鹤顶红孔雀胆断肠草.‘什么补药,这类屁话再说就没意思了,老子面前就一女光棍儿.


‘哦,太珍贵了,不会让我全喝了吧?‘真想留点儿研究研究,于是,我打开瓶塞儿,往茶杯里倒了十来滴,该够了吧?我抬眼望着懿妃,她恶狠狠点头.我端起茶,仰脖儿灌进嘴里.原想增强震撼力,慢慢品尝的,可心里别扭啊.


‘小阿哥,别......‘我喝地太快,懿贵妃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