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一节 迷茫

梦游者 收藏 13 50
导读: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一节 迷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1917年3月22日14时,太平洋某处海面。


平静的海面突然出现了诡异的扭曲,海面上蓦然出现了一艘并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货轮——银河号。


海面下300米的大洋深处,一艘潜艇也出现了。


太平洋的海水波澜不惊,没有因为它们的出现而发生任何的改变。就象它们本来就应该在那里一样,用它那辽阔的胸怀接纳了这两个新的伙伴,一切都浑然天成。


唯一遗憾的是,只有正游弋在不远处的几条鲨鱼见证了这一奇观:它们一齐抬头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过了一会儿,又事不关己地摇摇头、摆摆尾巴,悠然向远方游去。



张自强睁开了眼睛,首先感受到的是刺目的阳光;然后,驾驶室熟悉的景物映入眼帘。


“我还活着!我们脱险了!”这是首先出现在他脑子里的念头。


他站了起来,关节和肌肉有酸酸的感觉,象是发高烧后大病初愈的样子。但是精神还不错,脑子也感到特别清晰。


他非常镇定地走到了驾驶仪表前,关闭了手动驾驶,摁下了电源键:电源电量偏低;又打开自动驾驶系统:仪表盘纷纷亮了起来:自动操舵仪、电罗经(也称陀螺罗经)、自动雷达标绘仪、回声探测仪、计程仪等设备的仪表工作正常。只有卫星导航仪规律地闪动着红色的报警灯:没有卫星信号!


他又看了看其它的仪表,长出了一口气:总算大部分设备没有故障,可能只有卫星信号接收装置坏了。


他知道:这种重要的设备,船上是有备件的,可以修好。即使修不好,只要有电罗经,他就能确定精确的航线。不然,就只能利用原始的六分仪了,这也是他的基本功。所以他并没有着急。


驾驶室外出现了人声和脚步声,看来大家也都苏醒了。他打开驾驶室的房门,也来到了甲板上。


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大家也的确需要放松一下啊。


甲板上陆续出现了几乎全部的船员:李清、南宫平、刘思扬、李明、段雨生、孙嘉诚、陈雨,还有厨房那个胖胖的赵师傅......。



半小时后,船员们回到了各自的岗位,银河号又恢复了活力。


5位领导小组的成员来到了船长室开会,大家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进行汇总:


1、通信设备完好,但是超短波通信设备、卫星通信设备都没有信号,无法使用;无线电收发报机接收不到规定波段的国内信号,却接收到大量的加密无线电信号。刘思扬在通信室正在想办法破译。


2、失踪、死亡4人:轮机房内死亡1名值班战士,通知下达的时候他因为做最后的检查而没有来得及离开。初步断定是窒息死亡,当时的房子里全是柴油味,因为断电使通风系统停止了工作;2名因故未进入仓室的士兵和1名去卫生间的厨师失踪。


3、由于保护措施得当,船上的货物完好无损。


4、船的位置现在是在北纬13度、东经128度左右,已经脱离了原来的位置。现在离菲律宾的萨马岛约250海里。再往南是棉兰老岛、帕劳群岛和印度尼西亚,倒是没有脱离进入印度洋的第二条航线。


张自强说:“我们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首先,我们偏离了事故发生地约500海里。发生这种情况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海流的作用;其次,我们出发时是6月份,现在的天气在这个纬度象是3、4月左右的样子。这几乎无法解释;第三点:我们的通信全部中断,连卫星信号都没有,这更是不可能的!刚才我和刘思扬检查了卫星信号接收装置,结论是完好无损,我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思扬说:如果天上没有卫星就解释通了。依我看,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接着,他给大家讲了那个美国的实验。


看着大家满脸迷惑的表情,他接着说:“其实,人类对电磁学只是知道一点皮毛。许多的自然现象用现在我们所掌握的知识也无法解释。我的结论是:我们非常可能遇到了理论中的时空虫洞。也就是说:我们离开了原来的时空,进入了地球的另一个空间。从没有卫星信号的现象来推断,我们应该是回到了过去!”


大家被这个结论惊呆了!


张自强非常平静地看着大家,没有再说下去:他们需要时间来适应。


李清打破了沉寂:“我认为船长的分析有一定道理,但是这需要直接的证据。否则,我们就不能因为这种不能确定的可能性而放弃我们的任务。”


南宫平说:“我承认我们出了意外,或者是出现了我们不能理解的变故。但是,我不相信时空虫洞的理论。那只是一个假说,穿越时空是可能的,但是那需要巨大的能量和先进的设备。而且,我们如果就这样进入了所谓的时空隧道,我们的肉体会受得了吗?恐怕我们会被分解掉!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这次事故中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让我们的通讯设备失灵了。”


“我赞成船长的分析。”陈雨说,“应该首先确定我们是否还在原来的地球,再确定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但是南宫平说得也有道理。我知识不够,就会打仗,我服从各位专家的意见。”


孙嘉诚说:“我也很迷惑,这里的确有太多不合理的现象。但是我们还是先把牺牲同志的后事办了吧。这里是热带,气候炎热,不能等啊。”对于牺牲的战友,他显得非常悲伤。


说到牺牲和失踪的同志,大家都沉默了。


这时,刘思扬突然冲进了船长室:“啊,对不起没有敲门!我们有紧急情况报告船长!”


大家都抬起头,看着刘思扬。


“通信室破译了无线电收发报机接收到的大量无线电信号,已经破译了一部分。这些信号的加密方式非常简单,而且......”刘思扬犹豫着,“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张自强说:“说吧,我们还能挺住。”他的玩笑周围的人们没有反映,大家都看着刘思扬。


“那好,我要是说离谱了请各位多理解!”刘思扬说:“我们接收到的无线电信号波长都是在10千米至200米之间的范围,没有接收到我们应用最为广泛的短波、超短波和微波,也没有接收到甚低频(VLF)以上的超长波。另外,我们也没有接收到任何频率的无线电广播。那么这说明什么问题呢?”显然,刘思扬很会掌握听众的情绪。果然,那5个人耳朵马上竖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刘思扬说:“无线电从1902年开始出现,而短波是从1925年开始在美国应用的。我们破译的信号,能翻译出来的分别是英语、日语和俄语,我们没有会其它语言的人,所以还有一部分没译出来。这些信号里也有汉语。”


“翻译出来的信号内容里军事方面的最多。而且从信号密度看,应该是比较大的战争。准确地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为内容里出现了战列巡洋舰、日德兰、兴登堡等一战时的专有名词。还有,汉语信号中我们译出了孙文、段祺瑞的名字和民国、国会等名词。”刘思扬接着说,“我们破译了一份美国政府给英国、法国等国家政府的一封电报,内容也非常有趣:美国国会已经通过了近期向以德国为首的同盟国宣战的决议!我们查了电脑中的历史资料:1917年4月6日,美国在德国潜艇击沉美国货船后的一个月内,对德宣战。”


刘思扬接着用激动的语气说:“我们通信室的4位同志一致判断:我们非常可能因为这次事故而发生了时空转移,回到了历史之中。根据我们掌握的无线电的内容分析,可以肯定现在的具体日期应该是1917年3月6日至4月6日中的某一天!我的汇报完了!”


大家都沉没着。


张自强首先说:“大家对这些情况还有什么判断?”


南宫平说:“如果是美国人的电子战呢?假定他们掌握了某种可以遮断电磁波的新技术,他们就可以让我们所有的通信中断。然后再发送给我们一战时的部分信息,让我们产生错觉,觉得回到了历史中。也许我们成了他们的实验品了。你们认为我的分析有可能吗?”


“真不知道这个帅哥的脑袋怎么长的,还真是有道理。”陈雨对南宫平说,“如果你再把季节提前的问题也解决了,我们就不用娶古代美女做媳妇喽!可是美国人能有这种技术吗?依我看,要是说外星人看上咱们了还差不多。老美?不信!”作为一名中国军人,他从骨子里透着对美国人的蔑视。


南宫平说:“各位,我是不是有点怀疑一切了?”大家都摇摇头。


张自强说:“兼听则明。我们都把自己的猜测和怀疑说出来,才能客观分析问题,得到正确答案。”


“这一点也不是不能解释。”南宫平说:“现在的技术可以制造雨雪,当然也可以用类似的办法把气温降低。而且这里是热带,气温变化也不大。”


南宫平本身就是搞情报的,特殊的职业让他对任何事情都不能轻易相信。不把所有的疑问排除,他不会轻易地下结论。这个优点,使他在以后成为了中华共和国最杰出的情报专家,也为国家排除了无数的危机。


张自强站了起来,说道:“我提出两点意见:第一,在热带地区的6月份是雨季,空气潮湿,天气闷热。而现在大家没有潮湿和闷热的感觉,这说明现在这里是旱季。我认为人为的手段无法改变海洋空气的含湿量,所以我坚持我的猜测。第二,为了不因为我们判断错误而影响我们的任务,我们按原计划的路线走,去菲律宾的萨马岛。那里应该能找得到华人来解决我们的疑问。这样的安排可以两不误。”


李清马上表示同意,其他人也表示没有意见。


“如果大家都认可,我们就这样决定了。现在我们还是先把牺牲同志的后事办好吧。”


孙嘉诚说:“既然有这种怀疑,是不是大家都发给武器,以防万一?”


最后大家决定:每人发一枝手枪,轮机组的同志发95式自动步枪,但不下船。


枪械的问题倒不用发愁:其实他们船上装的货物中,就有支援某国的大量军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