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神爱地球 第三卷 逍遥现代 第五十三章 足球晚会

lovekk520520 收藏 0 13
导读:逍遥神爱地球 第三卷 逍遥现代 第五十三章 足球晚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4/


我们这一吻忘了时间,忘了场合,很多老师、学生和家长从我们身边经过,都装作没到我们,可是走过去又忍不住回头看看。

“咳!咳!”两声咳嗽响起,而这时露娜·微儿正用那小舌,不是很熟的在她的嘴里挑逗着我的舌头,突然两声吓了她一跳,立该松开搂着我脖子的胳膊,站在那里低着头玩着衣角,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而我却看向那个咳嗽的人,我心想:“谁这么烦人啊?听声好像是男人,一会看清是谁,是个小子的话,我非胖楱他一顿不可”


转过头去一看,心想:“唉!老王啊老王,怎么关键时刻你总跑来捣蛋呢?”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来,我开口对老王说到:“王老师您早来了啊!怎么?要出去啊?”


王老师扶了扶他的分头假发,笑着对我说到:“这里凉快啊!东方同学啊!不是我说你啊!你才多大啊?怎么在这里乱搞男女关系啊?而且,而且还是个外国友人!你们搞就搞吧,也不能在这里啊?这里可是公共地方啊!……”老王没完没了的说教着。


我和露娜·微儿楞楞的站在那里听着他的说教,我心里暗暗叫苦:“老王啊,我错了行不?求求你了,你比唐僧还唐僧啊!我这好不容易让你抓到一回,你不至于吧?”


露娜·微儿站在那里也是发着呆,她跟本没听懂老王说什么,只是心里觉得这个人也太能说了吧?说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说完,她现在脸上的红晕已经退了下去。


我让老王给说烦了,但又不好意思说他什么!这时,我感觉到小乔她们都来了,一大群人有说有笑的向着这边这个口走来,王浩他们和他们的亲人在后面跟着,再然后就是刘政楠他们和他们的亲人们刚从出租车里下来。


我马上对老王说到:“王老师,您说的太对了,我知道了,您忙,我去迎接一下别人,一会里面见。”说完就拉着露娜·微儿跑了出去。


老王摇了摇头,可惜的笑了笑,转身向里面走去,走了几步又转回来,一脸平静的向那边标有WC字样的房间走去。


而我带着露娜·微儿跑到小乔、媛媛、袁静、陈琳琳和其她啦啦队的女孩和她们的亲人们面前停了下来,微笑着看着她们和她们的亲人们。


我微微的躬了一下身,说到:“各位长辈,大家晚上好,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今晚来到这里,除了看媛媛她们的表演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了。我想说的是,她们告诉你们的都是真的!”我说到这停了一下。看了看他们的表情。


他们也开始了议论纷纷,啦啦队的女了孩们基本上只带了自己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等直系亲属过来,当然,也有得只带了父母,有的也多带了没结婚的小姨、小姑的过来,我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除了父字辈和爷字辈的男性,其他的都是女性了。


而小乔只有和她爸爸赵红刚两个人,赵叔过来时就在一旁好笑的看着我。


而张媛媛的父亲是一个微胖的男子,很有威严,妈妈是一个很漂亮的中年女人,他俩也是站在赵叔身边微笑着看着我。


而袁静的父母和阵琳琳的父母好像都认识一样,一对军人和一对医生,他们也是有说有笑的看着我说话,我知道我的事要是想让他们相信,那得非要用事实摆在面前才行,否则打死他们这四家人都不会相信的。


其她啦啦队的亲人我还不太熟,我心里暗道:“不知道对于修真的事,他们有什么反映,但是我们怕谁来的?反正有事实证明,怕什么?”


而正在这时王浩他们和亲人们也来了,大家互相介绍一下,又等到刘政楠他们的到来后,又介绍了一下,一大群人这才看向我和我身后的露娜·微儿。


我站在他们的面前微笑着说到:“好了,我们大家都来齐了,欢迎各位加入进来,呵呵,我说的可不是那什么轮子大法,我说的可是修真,是真正的功法,大家也知道我,也从电视上看到过我,我也不多说了,大家先到体育场里看女孩们的表演,等到今晚的晚会结束后,我就送你们去修练,当你们回来时,这里也就只去1个小时而已,也许你们不相信,但是事实会说明一切的,我会用行动表明的,好了,我们进场吧!”说完我就转身向通道口处走去。


这时外面已经没多少人了,只有保安在巡视着,而我们刚进通道时,我听到旁边有个女声说到:“他来了,在8号通道口处,马上进入……”她边说边贴墙走在我们旁边。


我听到后看了她一眼,一个穿着红色马夹的女工作人员,拿着对讲机和我们一起向前走着,她注意到我看向她,就冲我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我也冲她点头回应,心想“是在说我吗?可能是在说赵叔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赵叔,发现他正和媛媛的老爸,还有陈琳琳的老爸和袁静的老爸,在她们女儿身后开心的聊着天。


其实他今晚也收到了艺人们的邀请,但是,他拒绝了他们,他要陪着他的女儿,这也是在小乔的妈妈死时,他答应小乔妈妈要一直陪着女儿的唯一要求。


我回过头去,看到通道那边的明亮,听着那边所有人在专业主持人的带动下,一浪一浪的欢呼着。


突然,前面的明亮一下子黑了,“嗯?是谁把灯关了?幸好我们这条通道里有灯,否则啥也看不到?不得摸黑前进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就在我和大家乱想时,由我打着头的队伍终于走出了通道,体育场里一片安静,就在我纳闷这里人是不是都让人点了穴时,又是刚才那个女声小声的响起:“他出来了!”


“啪!….啪!….啪!…..”三声长长的开关时响起,三个大灯突然亮起,一起照在我身上。


“幸好我眼睛好,要不这一下不就把我给晃瞎了?吓了我一跳!”就在我恨恨的想到时,全场一下子爆发了欢呼之声,照像机一闪一闪的亮起,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


然后就听到有人“英雄,英雄,英雄”喊着,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喊了起来,也越来越整齐,我抬头看了看体育场两边的大屏幕里面的我,心想:“嗯,还不错,小伙帅的没法比喻了!”


为了回应大家的热情,我微笑着向前面拘了躬,然后就在全场的掌声中,由那个女工作人员带着走向一边的坐位区,而啦啦队的美女们的表演还早着呢!得等到后半夜人们都快睡着时才能到她们的表演。


这次主办方那是乐的北都找不着,原本一场学校间的足球赛,被不知道多少名知名艺人来棒场,还分文不收,大陆一些小名气的艺人们亲自来找都没好使,因为实在是安排不了啊,除非是那个人第二天再来看一场,这样的蝴蝶效应下,还能再让他们赚一晚上无本的买卖,否则,不好意思啊!今晚实在是没有时间安排了。


表演开始时,央视的几个名主持,用深情的开场白拉开了这场足球文艺晚会的序幕,很多国内外,港、台知名演员都是同台献艺,唱出了很多知名歌曲。


我看到王浩、刘政楠他们看到那些女艺人们流着长长的口水,也不管他们的老爸老妈就在身边了,大声喊着:“陈柏铃、张慧姿我爱你们!”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想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我吸了口气,对着他们大声的喊到:“我也爱!”我笑看着他们都恨恨的看着我。


我一点都没把他们的愤慨放在眼里,转过头就开始大声跟着人群喊着她们的名字。


晚会进行了一半时,有一个工作人员走到了我的身边,由于我们这一区都是我们学校的,所以看节目时没有什么人打扰我,我也把我要和杨爱茹一起表演的事忙的干干净净,等她在化妆间里等了我半天,还没等到我时,就去找工作人员,让他帮忙去叫我。


他向我说明了原因,我马上起身和一旁的小乔交待了几句,她就笑着看我离去了,而我另一边的张媛媛,坐到了我的位置上,向问小乔询问我干嘛去了?


小乔说到:“他去准备节目去了,不过,我不知道他要表演什么?”


张媛媛呆了两秒钟,然后笑了起来:“老公他要表演节目?他要表演什么啊?真的好期待啊!老公他表演出来的,一定会不同凡响地。”


而我也走进了化妆间,在看到了杨爱茹后,我马上就石化在那里。

本身就很漂亮的杨爱茹,在化完妆后,那真的是美的没有话说了。用句杨键的口头话来表达:“那简直就是美的冒泡了。”


我清醒过来后,马上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她一下子就被我大胆的动作给羞的脸红了起来,但她没有把手抽回去,我在她耳边轻轻的对她说到:“小茹今晚好漂亮啊!”


她兴奋的眼睛一亮,然后向我问道:“是吗?你喜欢今晚的我吗?”


“嗯,那还用说?今晚我们表演什么?对了!我以前好像只见过你演电影、电视,但没见过你唱过歌啊?”我对她的歌声有些疑问。


杨爱茹笑着说道:“我当年选美时,什么歌没唱过啊?要不也不能得奖啊!只能说明你不爱听粤语歌而已!”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到:“哦,我是不爱听,不过,今晚我们将表演什么啊?对了,我们表演12鼓吧!”

杨爱茹不明的问到:“12鼓?那是什么?也是鼓吗?你说的是架子鼓吧?”


我笑了笑说到:“不是架子鼓,是太鼓,很多文艺晚会上都没有单独上过太鼓这种乐器,主要是它的声音太单调了,就是‘咚咚’声,它主要用于伴奏,不过,我和别人演奏方法不一样,别人一个人敲一面太鼓就行了,而我要敲12面,”


杨爱茹好奇的问到:“那你能敲得过来吗?唉!早知道昨天就应该和你研究一下我们要表演什么就好了!都怪我,当时心里激动的全都给忘了,不如我们合唱一首歌吧?再说,我也不会敲鼓啊?”


我笑着说到:“呵呵,不用你敲,我来敲,一会你就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马上去弄12面太鼓去!对了,你去再找几个女演员来,我有用。”说完后,我转身走了出去。


“有用?这是来比喻人的吗?”杨爱茹楞楞的想着,但是,当她看到我出去了,她也行动起来。


太鼓的起源已无法可考,但普遍人都认为最早起源于中国,就像苏格兰风笛一样,太鼓其实质起源是在中国。古代人用太鼓的目的是为驱赶病/魔,同样太鼓也被用来做为迎神之用,不论是宫廷、战争、歌舞中都有太鼓的影子。


但是,太鼓却在R国得到了发展和应用,R国的宗教中,太鼓则是佛的音乐。


虽然音乐是不分国籍的,但我总觉得太鼓是我们泱泱中华在历史中最保贵的文化之一,所以在今晚,我一定要演出意境更高的鼓音乐。


我在后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用神识找到了12面太鼓,把它们放在这个没人的地方,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出去找了几十个工作人员后,我让他们进来帮我抬出这些大鼓,他们一进来就楞楞的看着这些大大的太鼓,全都不知道这些大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人楞楞的想道:“记得晚会没有要求准备鼓啊?”但是一想想身边的那个人,都没什么话说了。


他们走过去后,就开始四个人抬一面太鼓,一张张太鼓就被抬了出去,外面走道上很多艺人也都楞住了,心想:“谁搞到这么大,怎么这么多的鼓啊?这需要多少人才能敲得过来?”


我用眼角看着他们的脸,心里得意的走在队列的前面,后面抬大鼓的人晃来晃去的抬着鼓,我到了杨爱茹的化妆间后,回过头去,对他们说到:“各位,一会我上去表演时,你们再帮我把它们抬到台上去吧!现在我还有事,你们先抬过去准备上吧!”我说完后,看着他们都点了点头,然后又吃力的把鼓抬走了,我这才转身进了屋里。


杨爱茹还没有回来,我走到她化妆的地方,坐到刚才她坐的地方,脑子里开始找寻要表演什么曲子呢?“是演别人的?还是自己临时编一首?还是自己编一首吧!别人演奏过的,如果我还演出来的话,那才不是我的风格呢,要是人家没演奏过,我再演奏出来,那我该多有面子!”想到这里,我马上开始在脑子里谱曲,并在脑子里一点一点的演奏出来,最后连在一起。


很快的,一首完整的太鼓交响乐就在我脑子里谱写出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