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所知道的3位志愿军老兵的故事。

第九那颜 收藏 9 120
导读:[原创]我所知道的3位志愿军老兵的故事。

半个世纪之前,朝鲜半岛上,我们的志愿军在这个地球上完成了首次大败联合国军的壮举,逼迫美军在第一个没有打胜的停战协议上签字,甚至连美国将军都发出了那句令所有中国人都自豪的名言:“谁想跟中国陆军打仗,那他脑子一定有病。”

对于朝鲜战争,我们通常都关注双方的武器,双方主帅的运筹帷幄,但是,对于这只主要由农民组成的军队,我们只是知道他们是只优秀的队伍。对于那些我们曾亲切的称之为“最可爱的人”,他们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就从我知道的3位志愿军老兵的事情,说起吧。

我的家在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当时是热河省建西县。内蒙古解放很早,46年就成立了我们自己的省级政府,所以我们那里很早就成为了解放军比较稳定的后方,很多农民都参加了那时的解放军。另外说下,虽然我们那里是少数民族地区,但是因为近代喀喇沁旗王爷贡桑诺尔布很有眼光,在清朝末年就大力兴办近代化运动,在那里,建设邮局,高级中学。使我们那里在文化上并不闭塞。这也和我所将要讲的第三位志愿军老兵有一定的关系。

我的前两位老兵的事情是听我的父亲说的。我的父亲年轻时,因为字写的不错,文章写的也常常秒笔生花,所以做了乡镇领导的秘书,经常下乡工作。因为我父亲也是从农村长大的,为人也比较豪爽,所以和很多农民成了好朋友。有一位老退伍军人就成了我父亲的忘年交。我父亲开始只知道,他参加过朝鲜战争,后来负伤,双眼视力只有0.1,基本不能做什么农活,农活都是他老伴在操持,所以他的家里还是很困难的。后来在和那位老人熟悉了之后,有一次喝酒,喝的都些多了的时候,我的父亲就问那位老人的眼伤是怎么来的。老人当时就沉默了的,双眼默默流泪,转身从大炕的柜子中拿出了一个小布包,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老人说,他的伤是在上甘岭战役中负的。仗打的很苦,他是一名重机枪手,旁边的子弹壳堆积的象一坐小山,还有几条因为过热而拆卸的枪管。他的战友一个接着一个的牺牲了,但是活着的人仍然执著的监守阵地,突然美军打了一批毒气弹,老人身边正好有战友刚撒的尿,混着泥土还是湿的,老人就赶紧把脸埋了进去。老人的命最后是保住了,但是双眼视力已经大幅度下降,几乎失明。后来老人在后方医院得知,他所在的连队只有他和另外一位战士幸运的活了下来。再后来老人因伤复员,回到了家乡。这段经历也随之尘封了几十年。我父亲问他为什么不凭这枚军章得到政府的福利待遇呢?而只得到最低的五保户待遇呢?老人答道,100多战友,活下来他2个人,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别的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呢,父亲哽咽。后来父亲找乡镇领导,为老人补办了福利手续。多年以后,父亲对我说,那是他第一次发现酒是可以卡在嗓子眼里的。

过了十几年,父亲担任了旗经贸委的党委主任,管理经贸委系统的党务工作。有次在一位工作人员汇报工作的时候,提到系统内有位离休的志愿军老干部,在报销医疗费的时候,都是在工作人员面前一张单据一张单据的亲自过目,把混在里面的自己老伴的挑出来。老人妻子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工作人员善意的说,不用挑了,他老伴的一起报销吧。可是老人回答:我为国家拼过命,所以国家给我这个待遇,可是我老伴没为国家做什么,怎么能占国家便宜呢。后来,我曾经问父亲中国6500万党员,有多少是合格的呢?父亲说至少6000万。我想父亲回答一个这么大的数字,大概就是因为常常接触象那位老人一样优秀的党员的缘故吧。

第三位志愿军老兵是我亲身经历的。那年我高三,学习压力大,不幸胃出血,自己没什么经验,发现晚了,直到内出血过多,昏倒,住进了医院急诊病房。当我病情稳定的时候,旁边的病床住了一位因高血压住院的志愿军老干部。这位老人天不怕地不怕,举个例子,输氧气的时候,周围是严禁烟火的,可是他自己却敢在一边抽烟,护士来制止,他总是在护士走后,立刻从新点烟。后来彼此熟悉了,老人对我说起,他参军前在邮局工作,会开汽车。所以入伍后成为一位汽车兵。可别小看这汽车兵,在那个时候,可是老百姓眼中的“技术兵”。

朝鲜战争爆发后,他成了承担后勤运输任务的汽车团中的一员。他说,美国人的飞机是真狠啊,两次战役下来,入朝时的500多辆汽车,就剩100多辆了,而且几乎是司机和汽车同时报销。老人原来是不抽烟,可是后来,看着周围自己的好友越来越少,他也开始抽了。有一次,他从前线运送俘虏的美军战俘,到了战俘营地后,车上一为好象是美军军官家属似的美国女人,认为中国的战俘营就是纳粹的集中营。在车上尖叫,死活不下车,任翻译人员怎么解释,就是不信。老人还有运输任务。又因为战友不段牺牲,心理正烦着呢,见此情景,立刻火气大了,上车,一脚就给那女人踹了下去。结果,他受了蹲3天禁闭的处罚。可是老人只蹲了1天,因为,前线还需要汽车去送弹药。老人说后来,还有些苏联汽车兵补充进来和他们一起送物资。可是老人看不起那些苏联兵,认为他们不但苯,还怕死。他说,一次他们一起去送弹药,突然前面防空枪响,而车队正行进到一端不利隐藏的车道上,惯例,都是车队全速行驶到下一个隐蔽点,进行隐蔽。因为开起来的车,比停住的难炸。可是车队前面一位刚来的苏联司机,却死活不愿意冒险继续驾驶,要求放弃物资,独自隐蔽。可问题是道路一面是山坡,一面是沟壑,狭窄的很,苏联人的车赌住了道路,让后面的车无法到达下个隐蔽点。老人这时候已经是车队的小头头了,他让副驾驶把那个苏联人引到一边,自己甲架车猛开,将苏联人的那辆“嘎斯”撞下了沟去,随后,带着车队一路狂奔,及时到达了隐蔽处。老人说曾对我说:朝鲜战争后的几十年,他都认为自己是多活的,自己本应该在朝鲜就光荣了,有时候做梦,他常想起那些死去的战友。

老兵的事情讲完了。有时候,我想,志愿军在朝鲜面对敌人火力上数倍于几的压力,能将美国人从鸭绿江赶会38线,的确是一个天大的奇迹。但是,我又想,我们有那么多可爱可敬的战士,我们怎么可能输呢?!无论那些牺牲的,还是活下来的,他们都永远是我们最最可爱的人。也许,英国皇家双徽营一位参加过二战和朝鲜战争的退伍军官的话是对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最好的评价:“德国士兵很优秀,但我认为中国士兵是最好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