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冰雪祭祀的追杀(中)

铁血守卫 收藏 0 0
导读:第一章 冰雪祭祀的追杀(中)

念冰缓缓站了起来,小小年纪,他的眼中却流露出冷厉之色,深深的仇恨在他心中燃烧,“冰神塔的尊严?爸爸说过,外表光鲜的冰神塔,只不过是一堆垃圾。想得回冰雪女神之石?别做梦了,我就算死也不会给你们,那是妈妈最后给我的东西,你们都去死。”没有任何预兆的,双拳同时向前挥出,左红右蓝,两道光芒分别带着不同的气息向面前的三名冰雪法师罩去。那是火球与水球,两个只有一级的魔法,不需要吟唱咒语就可以使用的魔法,冰与火同时出现,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成绩。


冰雪祭祀眼中光芒一闪,快速的吟唱了几个简单的字符,一面柔和的水墙凭空出现,水与火碰撞产生出一片水雾。他心中突然一动,暗道不好。再想出手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幼小的身体,从峰顶陨落,在他跳出悬崖的那一刻,没有任何的犹豫。扑通一声,身影没入那湍急的河流,只溅起淡淡的波纹。念冰的声音依然在三名冰雪法师的耳边回荡着,他们终于明白了死也不交出冰雪女神之石的意思。


冰雪祭祀上前几步,走到悬崖边缘,轻叹一声,“好刚烈的孩子。”


“冰雪祭祀大人,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怎么会瞬发两种魔法?而且还是彼此冲突的魔法。”左边的冰雪法师惊讶的看着下方湍急的河水。


冰雪祭祀淡然道:“那不是因为他的法力高,而是因为他不但有着冰师叔的冰雪女神之石,还有着融天的火焰神之石,这两块极品宝石虽然他还无法应用其真正的能力,但激发出简单的初级魔法却并不值得惊讶。不过,冰火相克,但同时使用的两种初级魔法却似乎彼此并没有冲突似的。这让我实在有些不明白。看来,这孩子在魔法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


右边的法师恨声道:“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魔力将湍急的河流冰冻,否则一定能得到这两而况宝石。冰雪祭祀大人,我们的任务怎么办?先前,还不如直接搜他的身。”


冰雪祭祀看了他一眼,眼中的寒意使那名法师全身一个机灵,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记住,修练魔法先要修心,没有一颗平静的心,你们的魔法能力始终无法达到上乘境界。这次的任务以失败而告终,一切责任,我自会承担。我们回去吧。伟大的冰雪女神啊!请借我您的愤怒,送我们到达迷失的彼岸。”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上已经多了一根长约一米的魔法杖,杖身呈现出晶莹的蓝色,不知为何物所制,杖头以八爪抓魔之势,如同众星捧月般探出八根精灵般的手指,抓住一颗透明的宝石。


法杖缓缓举起,冰元素在空中逐渐变得狂暴,天空也随之变得暗了下来,冰雪女神的愤怒是什么?是冰雪风暴。


冰雪风暴,六级大范围冰系魔法,攻击力普通,范围极广。


雪片飘飞,使空气中的温度急剧下降,这是冰雪法师最喜欢的环境,昏暗的天空中,风雪肆虐,冰雪祭祀法杖前指,“走吧。”


两名冰雪法师应了一声,全身在淡淡的蓝色光芒包裹中,犹如一片雪花般飘飞而起,随风雪飘荡,朝冰神塔方向而去。冰雪风暴最适合冰雪法师进行短距离飞行,虽然不能像风系魔法师那样持续飞行,但在短途过程中速度却要比风系魔法快上几分。


同伴走了,冰雪祭祀冰鲁的目光最后一次投向那宽阔的天青河,轻叹道:“一切都由上天来决定吧,冰师叔,我能替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以他的魔法水平,原本可以在念冰逃离之时强行将他击毙,但是,心中的善念使他没有这样做,给那失去父母的可怜孩子留下了最后一分生机。


……


查极从桃花森林中走向天青河畔,看了一眼手中的渔网,自言自语的道:“改善改善生活吧,天天吃青菜,即使再美味,身体总是缺乏营养的。网几条青鱼,滋补一下我这老迈的身体。”


清新的空气微微有些潮湿,呼吸于鼻端,使他感觉分外舒适,今年已经五十七岁的查极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十年之久,对于周围的一切,他再熟悉不过。


双手在颤抖中勉强抓牢渔网,以臂带手,将渔网撒了出去,虽然只撒出四、五米远,但对于渔产丰富的天青河来说,只要他有耐心等下去,就一定不会空手而归。将渔网固定在身旁,将其中的一根鱼线拴在自己的手腕上,查极倚靠着身旁的一棵大树坐了下来,火热的夏天,树荫下乘凉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刚刚才坐定身体,查极手上的鱼线突然猛的一震,他闭上的双眼睁开,精光一闪而过,“不会运气这么好吧。平时,总要等上些时间才有货的。坏了,怎么不是鱼,我可怜的鱼网啊!”当他的目光落在河上时,看到的却是一块木头,木头不大,长约一米,人腿般粗细,正缠绕上了他那并不算很结实的鱼网,不用看他也知道,恐怕这张鱼网算是报废了。


查极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可怜的运气,却发现,在那根木头上有着一双纤细的手臂,有人,河里有人。不敢怠慢,他将鱼线飞快的缠绕在自己腿上,大步向岸边更远的地方走去,凭借着腿力,将那块木头连同人一起带到了岸边。


“不——”念冰猛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中流露着惊疑不定的神色。


鸟叫声清晰的传入耳中,柔和的光线照在他的身上,带来几分温暖,用力摇了摇头,心神稍微稳定了一点,从温暖的感觉来看,他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心跳渐渐平稳下来,观察着四周。这似乎是一间小木屋,除了自己所在的床以外,周围似乎没有什么过多的摆设,屋里有不少尘土,显然是不经常打扫的。


“你醒了。”一个疲惫的声音响起,木门在令人牙酸的声音中打开,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念冰下意识的蜷缩起自己的身体,“你,你是谁?”


“你的救命恩人。”查极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将手中的碗放在一旁的木桌上,微笑的看着念冰,心中暗道:好个俊逸的孩子。


脑海中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念冰全身微微一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怀中,那坚硬的物品还存在着,这才使他松了口气,试探着问道:“是您救了我?”一边说着,他一边打量着面前的老人,他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黑色的头发已经班白,皱纹显示着岁月的风霜,脸上带着慈和的微笑,相貌甚是普通。


查极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我,要不,你以为会是谁呢?算你运气好,竟然能坚持的抱着木头,你知道我把你弄回来费了多大劲么?真是累死我老人家了。小家伙,吃点东西吧,你那破木头撞坏了我的渔网,现在只有青菜粥可以喝。”


先前处于惊吓中,念冰对自己的身体并没有过多的感觉,此时一听查极让他吃东西,这才发现,自己的肚皮已经快与后背贴上了。当时,他跃入天青河后,被水面拍打产生的剧痛险些使他晕了过去,双手连抓,竟然在被冲出数百米后奇迹般的抓到了一根木头,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紧抱着木头不放。也算他运气好,天青河极为宽阔,没有什么突出的礁石,这才在撞上查极的渔网后得救。


他有些谨慎的看了查极一眼,这才将那碗并没有香气散出的菜粥端了起来。当他看到碗内的情形时,不禁楞了一下,白色的粥,看上去极为粘稠,似乎闪烁着淡淡的晶莹光泽,一块块绿色的青菜,虽然大小并不均匀,但散布在年白粥之中,似乎竟然能够感觉到它所包含着的生命气息,离的近了,整碗粥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使念冰不禁食旨大动。他哪里知道,当初,这么一碗普通的菜粥,在大陆饮食界有着翡翠白玉粥的美称,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喝到的,其关键不在材料,而在于烹制的方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