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裂变 2 3

玄甲军 收藏 1 10
导读:终极裂变 2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71/

在一个静谧的黎明,阿不都和其他6个人被轻轻地叫醒,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后,他们脱下了身上的训练服,换上了当地农民的服装,爬上了一辆吱呀作响的牛车向4公里外的镇上走去。在那里有人已经为他们买好了当天最早的班车票,第二天晚上抵达了喀布尔。当时,虽然阿富汗的塔利班统治者和虔诚而狂热的圣战组织成员是朋友,但是却也不想和这些人搞得太近乎,塔利班只想统治阿富汗,但后者却想拯救全世界。于是阿不都他们也不敢过于张扬,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待过的训练营地,甚至他们自己在离开时也都告诉自己忘记它。在喀布尔城南的一家铁器作坊里,阿不都再次见到了卡萨耶夫。就这样,他来到了车臣。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周围残垣断壁的轮廓也变得模糊不清。瓦西里.伊斯里坚科感觉静得可怕,他能够感到四周的瓦砾中有什么在穿行,尽管他什么也听不到。一种不详的感觉瞬间涌上了心头。“高尔基1号,这里需要战斗工兵!重复,需要战斗工兵!”瓦西里焦急地不断向上级呼叫。现在,他的坦克被几块巨大的混凝土堵得严严实实,无法机动。他明白,如果这时叛军的反坦克小组运动上来,他只有挨打的份。“高尔基3号,北极熊小队已经就位,现在确认身份,请调整到137.35。”耳机里传来师战场控制中心的声音。瓦西里迅速把电台调整到指定的频率,片刻,他听到了工兵连长塔拉先科的声音:“瓦列佳,我们看到你了,在你1点钟方向,请提供掩护。”瓦西里立即命令所有人戒备,他授权可以向任何可疑的目标自由开火,无须请示。然后,他打车长顶盖,小心翼翼地探出身来。在他右前方,隐约可以看见几名战斗工兵正猫在挡住坦克去路的混凝土下面,安装定向爆破装置。这种爆炸物是由强力塑胶炸药、电子雷管和军用被覆线组成的,结构非常简单,可以根据需要决定威力的大小,是工兵们最常用的工具。很快,安装工作结束,其中一名中士向瓦西里树了树大拇指,猫着腰转身准备拉着被覆线撤离。

这些情景早就被相距很近的阿不都和他的战斗小组尽收眼底。无须一一指派,在经历了漫长而血腥的战斗之后,阿不都小组的每一名成员都成为了巷战的专家。他们就像在自己居所找到床一样,能够在瞬间确定最佳的隐蔽位置。同时,他们都非常熟悉身边的同伴,无论怎样的战场环境,他们都能够相互支援,配合默契。这样,在瓦西里的坦克分队周围,就形成了一个松散但却是致命的包围圈。绞索已经套在了囚犯的脖子上,现在到收紧的时候了。

突然,中士像被电流击中了一样,身体猛地向前一冲,一个趔趄栽倒在地,手中的绞线盘滚了出去,血顿时从他的大腿上部冒了出来。“狙击手!”瓦西里本能地一低头,缩回炮塔,“鲍里索夫,继续用潜望镜观察,保持通讯畅通”说完,瓦西里滑到炮塔吊蓝下部,拉开底部逃生门钻了出去。“塔拉先科,我们遇到麻烦了,这该死的地方到处都是狙击手!”瓦西里爬在战车下面,与受伤的中士相距不足10米,透过履带的间隙,他清楚地看到中士已经失去知觉,他身下鲜红的一片,鲜血还在不停地涌出。一发7.62毫米子弹从后面穿过了他的大腿,切断了腿部主动脉。瓦西里知道,不出10分钟,中士就会丧命。

阿不都紧贴瞄准镜的眼睛轻轻地眨了一下,他故意不打死那个猎物,因为他需要用他来引诱更多的猎物上钩。他知道军人在战场上是不会丢下受伤的战友不管的,这样,他就有机会杀死来营救的人,更何况,眼前的坦克部队还需要炸毁阻挡他们前进的障碍物。只要不让他们爆破成功,等反坦克分队上来,这些被困的战车都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豆大的汗洙顺着瓦西里的面颊流下来,他知道时间对他十分不利,他飞快地盘算了一下,眼下已经顾不上中士了,他要为整个小队的人负责,必须尽快炸开这堵混凝土墙。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车上的发烟装置释放烟幕,然后乘机引爆。但是,放烟对燃油的消耗很大,按照目前的情况,最多可以提供4分钟的遮蔽,危险是显而易见的。“看来只能冒险一试了。” 瓦西里暗想。“鲍里索夫,施放烟雾!”随着一声命令,T-72坦克两侧的热烟幕装置开始启动, 油气废气的混合气体顿时在车身周围形成一团乳白色的烟障。瓦西里顺势跃出坦克,借着烟幕的掩护,冲到断墙边,拣起线盘,循着废墟的缝隙想要钻到安全地带。

百米外的阿不都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他没想到俄国人会来这么一手。一下子,他几乎失去了对目标的观测。虽然他知道,坦克只能够提供几分钟的烟幕掩护,但俄国佬一定会充分利用这几分钟的,一旦让他们的坦克动起来,他的这次“狩猎”就会落空。“该死的伊万”,他轻轻地骂了一句,扭头向身边的机枪手做了个手势。“嗒嗒嗒”,RP46轻机枪的一个短点射钻进了烟雾,紧接着,又是一个三发的短点射。瓦西里感到面颊一阵刺痛,机枪子弹溅起的碎石划破了他的脸。他赶紧稳住不动,感觉子弹在他头顶呼啸而过。弹着点在不停地靠近,虽然暂时还没有直接招呼到他身上,但明显已经把他的去路给封死了。“这家伙很聪明,”瓦西里知道时间不在他一边,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停在这里或原路退回,等烟雾散尽之后他和他的战车只能坐以待毙;要么冒险越过障碍,拼死杀出险境。瓦西里选择了后者。他仔细地判断着机枪的规律,计算着换弹夹的时间。借着火力短暂的停顿,他猛地跃起,左手扳住一块块突起的楼板,双脚一蹬,借力窜上了断墙的顶端。与次同时,他使出全身的力量把右臂向上一轮,那个绞线盘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飞到了断墙的另一侧。就在瓦西里的大半个身体暴露在烟幕掩护之外的时候,阿不都的枪响了,从瞄准镜中他清楚地看到那个俄国人的身躯像一个沉重的布袋,又重新落进了乳白色的烟雾中。

“撤”,他收回了枪,慢慢地向后退去,眼睛始终盯着那团迷一样的烟雾。他知道,已经没有机会绞杀他的猎物了,虽然有些遗憾,但他也并不难过。残酷的战斗使他清楚,机会还会有,而命只有一条。况且,他也并不想把命送在这里。自从第一天踏上这块土地以来,阿不都以自己的狡猾、顺从和残忍很快就赢得了卡萨耶夫的器重,也得到了其他头目的信任,甚至被认为是能在这块土地上的众多亡命之徒中成为楷模的人物。可是,阿不都从一开始就认为他们不会成功,因为他觉得以这种颇显正规的作战方式或叫做斗争策略对抗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和它背后整个国家机器,是绝对没有哪怕一丁点获胜希望的。而且,他到这里来出生入死,从某种程度上讲是迫于无奈,就像一个学徒必须在出师后为师傅工作一样。等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就要另立门户。他的目标不是这里,不是这个贫瘠的弹丸小地,而是东方那一大片神奇的土地,那个他魂牵梦萦的地方——中国新疆。在新疆建立独立的“伊斯兰国”的理想从未在他心中逝去,反而随着他战斗经验的不断丰富而愈发强烈。他就像一个刚刚开了洋荤的穷小子,渴望永远都能狼吞虎咽。然而,阿不都又是很现实的,他更喜欢从事秘密活动,他觉得以他们的实力要想和强大的国家机器抗衡,还差得太远。相比之下他觉得还是本.拉登的策略更能够奏效。他要走自己的路,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实现他的理想。在卡萨耶夫的队伍里,他就像一只隐藏在草丛里的毒蛇,随时准备找准时机捞上一个大本钱,然后开溜。


这次战争对于叛乱的一方来说并不顺利。克里姆林宫的新主人可不象他的前任那样,这位总统成功地唤醒了俄罗斯人头脑中失落已久的大国情节。他以坚强的意志和铁的手腕,迅速而卓有成效地把国家重新凝聚在一起,公开的叛乱已经失去了成功的可能。同时,莫斯科也改变了具体的战略,在保持强大的军事压力的同时,加强了对敌人阵营的分化瓦解。卡德罗夫父子的倒戈,给了非法武装致命的一击。很快,联邦内务部队和卡德罗夫的车臣安全部队就占领了格罗兹尼。

卡萨耶夫带着他的残兵败将躲了起来,他已经厌倦了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这几年的经历使他懂得所谓独立的理想是很难实现的,现在他只想捞足一大笔钱,然后带着老婆孩子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舒舒服服地安享后半生。他手中有足够的筹码,就看对方给的价钱怎样了。其实,早在1998年,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就从乌克兰人手中得到了他们最想要的东西,6个每枚价值3000万美元的“手提箱核弹”,交易的地点就是坎大哈。当时,卡萨耶夫就在现场,他作为车臣圣战者组织的代表参与了交易的整个过程。作为梦想攫取巨大权力的一方诸侯,他非常清楚这些东西的价值,就像开古董店的老板如果得到一两件镇店之宝,就能在同行中站稳脚跟一样。从此,他就对这件事留上了心。机会终于来了,2001年美国进攻阿富汗,塔利班土崩瓦解,在一片混乱之中,卡萨耶夫带领他新近成立的私人武装,混进了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处的核弹储存地。在一个寒冬的黎明,他们突袭了山洞,杀死了守卫,抢走了一枚编号为9999的手提箱核弹。卡萨耶夫星夜溜回了车臣老家,把他的战果隐藏妥当。他并不担心基地的报复,因为在当时那个情况下,遍地都是持枪的匪徒,谁也不知道这事是哪个干的,没准还会认为是美军突击队所为。现在,卡萨耶夫很为当时的英明感到得意,他坚信,只要稍微透点消息,车臣人、美国人、甚至是俄国人都会巴巴地跑来和他做生意,到那时,他就可以待价而沽了。但他没有想到,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回,他的算盘打错了。阿不都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之一,他简直太想得到它了,他认为这件的特殊武器能给他带来足以令所有人感到恐惧的力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