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裂变 2 1

玄甲军 收藏 1 9
导读:终极裂变 2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71/


瓦西里.伊斯里坚科在T-72坦克的车长座上站起了身子,本能地挺了挺腰。他一把扯下头上的坦克帽,让高加索的山风轻柔地吹拂着他淡黄色的头发,感觉就好象躺在伊斯里坚科娜柔软胸脯上。瓦西里已经在那辆呼呼做响的机器里窝了32个小时,能够站直身子已经是很好的享受了。在过去的2天1夜里,瓦西里感觉就好象过了一生。在他30年的人生经历中,还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他太想念罗申大婶那热呼呼的煮土豆和黑咖啡,想念安德烈叔叔清冽的自酿伏特加和黑海鱼子酱,想念软得能陷进整个身子的羽绒床垫,然而,这一切都只能在梦中体味了,一遍遍地梦中。

瓦西里的母亲是中国人,因此他有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确切地说是典型的蒙古人种的脸,一双细而长的眼睛始终闪着亚洲人特有的机智果敢的光芒。他个头不高,但很壮实,这也是他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苏联坦克兵的原因之一。但他骨子里从来都感觉自己是地地道道的俄罗斯人,他父亲1945年从车里亚宾斯克乘T-34-85坦克到达中国东北的时候认识了他的母亲,这样就有了他。从出生起,父亲就把他带到了军营。1968年,当父亲率领的坦克团开进布拉格市中心的时候,他已经是T-64坦克的车长了。

“这该死的石头!”自从他的坦克营进入格罗兹尼远接近地的出发阵地时,瓦西里就不断地这样咒骂着。这些石头不象阿富汗兴都库什山区的那样大而松软,至少坦克还能过去,车臣的石头就好象这里的人一样,小、硬而且无孔不入,一不留神就会陷进去,死无葬身之地。

瓦西里举起手中的望远镜,俯看山脚下的这座城市,它是那么地普通,底矮灰白的建筑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坡上,平静地让人窒息。但他知道,这下面就是一个血与火的炼狱。上一次战争的时候,他是副营长,和115辆装甲战斗车辆一道从相同的地方冲了下去,他回来了,但是,却有103辆俄罗斯精锐战车永远地留在了那座城市里。

一个编队的米-24雌鹿轰轰地从头顶飞过,去执行今天的第N次任务。他们的背影在夕阳的映衬下就像一群围在面包上的苍蝇,瓦西里能够看见直升机射击时散出的道道火焰,那是挂在机身两侧短翼上的冰雹火箭弹,就好象十月革命节广场上的焰火。

“瓦列佳,准备好了吗?”车载跳频电台耳机里传来师长尤里.罗曼科索夫大校那沉稳而短促的声音。“一切就绪”,“好吧,那就开始吧!”师长命令道。“小伙子们,为了祖国的荣誉,现在听我的口令!”“23号,带着你的连队左翼300米;16号你的连队右翼300米,其余的跟我来!”在一连串急促有力的命令声中,瓦西里的整个坦克营兵分三路从城市边缘的高地上向各自预定的目标冲了下去。

瓦西里的1号T-72B型坦克直接驶向了通往列宁区的主干道,后面紧跟着营部警卫排的4辆战车。“正前方300米,RPG2名,”炮长鲍里索夫喊道。“清除!”随着瓦西里的命令,2名肩扛火箭筒的匪徒瞬间便被并列机枪7.62MM弹雨覆盖。“砰!”驾驶员阿里克谢感觉战车猛地一震,就好象被重锤狠狠地擂了一下,“主炮防盾遭到火箭弹袭击!受损情况不明” 阿里克谢报告道。“继续前进!”

突然,瓦西里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4年前,熟悉的街道,相同的位置,眼前又出现了他年轻的机电兵塔西波夫那张圆圆的脸,瞬间,在那张圆圆的脸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小洞,只有一滴血!机电兵的身躯轰然摔倒,就像从卷扬机的皮带上扔下的一袋面粉。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在他的后脑开了个伏特加杯子大小的窟窿,这个来自摩尔多瓦19岁的小伙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脑浆溅了瓦西里一身。想到这里,瓦西里的胃一阵抽搐。当年,巴萨耶夫的手下有一大部分来自前苏联精锐的伞兵部队,他们精通特种战术,通常2人一组,携带狙击步枪和AK-74,另有持RPG火箭筒的反坦克分队支援,这种战术在到处是残垣断壁城市巷战中十分奏效。任何暴露在装甲保护外的行为都是非常愚蠢和致命的。

大口径机关枪子弹冰雹般打在炮塔周围,爆豆似的当当声把瓦西里了拉回了现实。“保持队型”,瓦西里呼叫其他车辆,“跟紧我,不准盲目射击!” 瓦西里明白在战斗中突然没有弹药对于坦克意味着什么。透过车长潜望镜,瓦西里可以看到街角的一个2层建筑上至少有3挺重机枪在向他们扫射,企图把坦克和身后下车作战的步兵隔离开来。“鲍里索夫,1点种方向,干掉它”随着瓦西里的口令,T-72那125毫米坦克炮发言了,一枚中型装药的杀伤爆破弹以1800米/秒的初度飞向目标。只有200米,那幢楼瞬间便消失了,瓦西里甚至感到了瓦砾落在车身上。突然,瓦西里感觉战车猛地向后挫了一下,同时一阵气浪从了望窗灌了进来,周围的一切,硝烟、声响嘎然而止,就好象正在播放交响音乐会的电视机猛地被扯掉了电源。整整2分钟,瓦西里楞在车里,周围静地可怕,“哗啦”,鲍里索夫打开了炮长舱门,“头儿,看看这儿!”瓦西里从车长坐站起身子,向周围望去。四周一片瓦砾,刚才还耸立在街道两边的楼房已经荡然无存,空气中弥漫着细微的粉尘,战车都被漂成了灰白色,甚至看不见炮塔上的编号。至少有20具匪徒的尸体散落在四周,他们基本都是完整的,只是个个赤身裸体,眼珠迸裂,就像一条条因缺氧浮上水面的死鱼。

“砰砰乓乓”身后的几辆坦克也相继打开了舱门,装甲兵们惊噩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云爆弹!”瓦西里脑袋里闪电般地划过这3个字,“真他妈的够劲。”前后的路被一整段混凝土挡住了,“全体进入战斗位置!”瓦西里明白,现在他的小队处境反而更加凶险,“进入防御队型,” 警卫排毕竟训练有素,5辆战车迅速向心倒车,炮口向外在他四周组成了环型防御阵地,“高尔基1号,这里是高尔基3号,Y-10地区,我们需要战斗工兵,重复一遍我们需要战斗工兵!,”瓦西里通过加密跳频电台呼叫上级,“高尔基1号收到,北极熊已经出发,请注意确认身份!”瓦西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各连通报进展情况,各车注意警戒”。这次进入格罗兹尼之前,情报显示,车臣叛军在战地指挥官巴萨耶夫的协调下,从世界各地甚至是西方国家雇佣了一批战术教官,他们大都是经验丰富的雇佣军,除了携带诸如西北风地空导弹一类的新式武器之外,还带来了最新的城市作战战术。巴萨耶夫把大部分手下分成3人一组,分别是狙击步枪手、RPG、SPG火箭筒手和AK-74突击步枪手兼观察员,这种编组灵活机动,火力强大,既可以单独行动,也能够协同作战,集远、中、近距离火力于一身,加之以熟悉的地形为掩护,非常难对付。瓦西里知道,云爆弹的作用最多能够持续半个小时,匪徒们从最初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之后,便会更加疯狂。

阿不都热西提.胡加海买提悄悄地从2公里外的一幢灰色楼房屋顶阁楼上慢慢探出了脑袋,从望远镜里他观察着前面街区里发生的一切。“呼叫伊斯梅尔,格罗基完了。”他对身边的报话员说道,“我们现在行动,这些该死的伊万!”说话间,阿不都已经收起了望远镜,摘下了斜挎在肩头的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顺手推上了子弹,猫着腰下了楼。转眼间,一群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从这幢差不多已经是废墟的楼房中幽灵般地钻了出来,仿佛每堆瓦砾后面都藏着一个。他用维语简单地分派了任务,成员们便迅速地进入了各自的位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