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猫见他不反对,长出一口气,说:“你去给下面人说,准备轿子,我今天要去给吏部江泪大人的老爷子祝寿。”

孟达去传话,下面的衙役轿夫一听全瞪大了眼,原来瓜皮猫自上任以来,从没理会过这些应酬之事,孟达一来,老爷就改了性,大家都以为这是孟达开导的呢。

可瓜皮猫怎么会突然转性的呢?原来他想,戏子讲究唱念做打,“唱”排在第一位,这唱的不好,却能得到父亲推崇,必定是做功好,因此父亲所说的为官秘诀,一定是:“嗓子不必动听,长袖善舞就行。” 只是父亲一向道貌岸然,这样的话说不出口,才给自己打了一个哑谜。既然父亲都这样说,看来要想提官,非得这样行事不可了,所以他才勉为其难,去给孙大人的老爷子祝寿。

江府离得不远,一会儿就到了,还没到府门口,老远就听得人喊马嘶,鼓乐震天,转过巷子,只见那官轿一个挨一个,排出去老远。江家门口立着许多官员,瓜皮猫便也过去,扎堆立着,听他们聊了两句,才知道这些人都盼望自己的寿礼能给老爷子留点印象,赏见一面。

看这场面瓜皮猫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本想自己能来祝寿,就算给的面子不小,根本没考虑寿礼的事。他赶紧翻遍全身,又找轿夫借了点,才凑了二十两银子贺仪,让孟达送去,心想自己这二十两银子一定会给老爷子留下深刻印象—少得扎眼啊。

正在那儿局促不安呢,只听门口鼓乐齐鸣,江府管事出来高声喊道:“有请刑部主事瓜皮老爷—”

瓜皮一听,得,一准是自己的贺礼太少,江老头特意叫自己进去羞辱一番。正要硬着头皮进去,只见江老头竟然在一群家人的簇拥下,亲自迎出了二门,见了瓜皮猫,老远就喊:“多谢瓜皮老爷,圆了老朽多年的心愿!”

瓜皮猫听他语气真诚,不像挖苦自己,摸不着头脑,只好“嗯嗯”地敷衍着,一路往里。

到了内堂,只见给自己送贺礼进来的孟达倒已经入席了,而且是一个人单拉了一席,在下首坐着。席前高搭戏台,一个小丑正在翻筋斗,众宾客不断叫好喝彩。瓜皮猫仔细一看,不由呆了:只见那小丑并不是在平地上翻筋斗,也不是在八仙桌上,而是在农家养蚕的竹匾上绕着圈沿儿翻筋斗。要知道这种竹匾最多两斤重,平常人一只脚踩上去,竹匾就得翻,两只脚上去,那就真成了“竹扁”了。要在这上面走,那得会轻功才成,而绕着竹匾的圈沿翻筋斗,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这时,那小丑一通筋斗翻下来,面不改色气不长出,下得台来,径直向瓜皮猫走来。瓜皮正准备打招呼,不料小丑绕了一个弯,跑到孟达跟前,恭恭敬敬一揖到地:“请侯师傅多多指教。”

瓜皮猫闹了个大红脸,细看那小丑,恭敬发自内心,不由暗想,难道父亲荐来的这个孟达真的身怀绝技?

只听孟达对那小丑说:“你这出戏演的是考中状元后头戴官帽跨马游街,怎么你只戴了个头巾?”

那小丑红着脸说:“不瞒孟师傅说,我要戴上官帽,翻筋斗不单竹匾要翻,帽子也要掉,苦练多少年,就是练不成。”

孟达说:“那好,我家老爷让我来给江老太爷拜寿,承蒙老太爷错爱,今天这个丑不献不成了,我也上去翻翻。”说着他便去换了打扮,不同的是戴上了簪花官帽,也到那竹匾上翻了一通筋斗。






[原创](瓜皮猫系列)瓜皮猫拍马屁(一)[长篇]

http://bbs.tiexue.net/post_1608305_1.html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