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五章 黄埔魂(八)

royf22 收藏 40 156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五章 黄埔魂(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良久,萧雅终于睁开了双眼,看到周卫国的老实样不禁偷偷笑了。

周卫国见她醒了便笑顿时摸不着头脑,傻傻地说:“小雅,你笑什么?”

萧雅抿着嘴说:“我笑你是个听话的阿土猪!”

周卫国“呵呵”傻笑两声,一脸的幸福,说:“小雅,你怎么这么晚还来看我?”

萧雅翘着嘴说:“你啊!真是笨!苏州到南京的火车本来就这么晚,我当然现在才到!”

周卫国大吃一惊,说:“什么?你不是在南京陪父母过的年吗?”

萧雅数落道:“谁叫你这么不近人情了?苏州离南京这么近,你放假了也不回家看看,所以我只好替你陪伯父过年了!”

周卫国听了萧雅这话顿时目瞪口呆,心中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萧雅竟然在正月初一晚上从苏州赶回南京看自己!喜的是她竟能不顾家人陪着自己的父亲过年!可以想像,她能这么做当然是得到她父母的同意,她父母既然同意她这么做自然也就表示接受了他这个未来的女婿了!

想到这里,周卫国立刻又开始呵呵傻笑。

萧雅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周卫国傻笑的原因,不禁脸上一红,啐道:“笑什么笑?好了不起么?你以为我就嫁定你了?我是看伯父一个人过年可怜!哪有你这样的不孝子!去年你在新兵营要训练不回家还说的过去,今年你在中央军校可是有假期的!怎么也不回家看看?”

周卫国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好问道:“父亲可好?”

萧雅白了他一眼,说:“亏你还记得问!伯父身体很好。”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事,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说:“对了,伯父还托我带给你一封信。”

周卫国接过了信,打开,就着校门口的路灯一看,见那信上只写了十个字:“倭寇驱尽日,我儿还家时”。

周卫国顿时心中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就流了出来。

萧雅看见周卫国突然流泪吓了一跳,知道是信的缘故,赶紧从周卫国手中拿过信瞧了瞧,这一瞧之后萧雅全明白了。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萧雅心中却是在暗自回味着这十个字。

萧雅最初对周老太爷的印象并不好,觉得他和其他老古董没什么两样,只是因为周卫国的原因才在心里勉强接受了周老太爷。

当周卫国等人从上海回来后,萧雅从刘远口中得知东吴大学学生慰问淞沪抗战将士竟是得到周老太爷的暗中支持时,便开始改变了对周老太爷的看法。

之后,在寻找周卫国的过程中萧雅又与周老太爷有过多次接触,发现周老太爷不但心思缜密,而且实际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再往后,因为吴妈的邀请和为了打听周卫国的近况,萧雅去周家的次数渐渐增多,也就渐渐发现了一件事——周老太爷对周卫国虽然严厉,但在内心中对这个儿子却是极为疼爱的,这从周卫国走后周老太爷明显增多的白头发就能看出来。

不过萧雅的到来给了周老太爷很大安慰,周老太爷在不知不觉中便将对周卫国的疼爱转到了萧雅身上,所以实际上萧雅在周家担当的不是未来儿媳,而是一个女儿的角色。

萧雅的父母倒也是开通的人,听女儿将周卫国夸得这么优秀也就在心中将周卫国当成了未来的女婿,同时也就默认了这次萧雅陪周老太爷过年的决定了,倒是周老太爷自己觉得很是过意不去,几次想要邀请萧雅父母同来苏州却被婉拒。

今晚萧雅看到周老太爷给周卫国的信,又更加明白了周老太爷的深明大义!


周卫国突然捧起了萧雅的脸,说:“小雅,我送你回家吧?”

萧雅脸儿飞红,低声说:“你可是军校学员啊!怎么能随便离开呢?”

周卫国一笑,说:“你忘了现在可是假期啊!”

萧雅却对身后指了指,说:“伯父可是派了人暗中保护我的!”

周卫国笑了,说:“有我保护不是更好?”

说完,拉起萧雅的手就走。

萧雅无奈,说了声:“你这人!”

也就由得他了,不过还是指了指地上的袋子。

周卫国顿时会意,立刻提起了袋子,说:“我知道,这是小雅的一片心意,我当然要带着了。”

萧雅白了周卫国一眼,没有再说话,心中却是甜蜜。

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走着。

街上还是不断有鞭炮被点燃,但此时,周卫国已经开始感受到了节日的气氛,也就不再觉得鞭炮声恼人了。


两人也不知走了多久,待转过一个路口,萧雅指着前面一栋小楼说:“那就是我家了。”

眼看离萧雅家越来越近,周卫国心跳也越来越快。

来到萧雅家门口,敲过门之后,周卫国突然扭捏地说:“小雅,我看我还是不进去好了。”

萧雅笑吟吟地看着他说:“怎么了?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周卫国挠了挠头,“嘿嘿”笑了几声,却不说话。

萧雅笑道:“放心吧,又不会吃了你!”

周卫国正要再说话,门已经开了,开门的是个中年妇人。

这回周卫国就算是想走也不好意思抬腿了。

见这妇人倒有四五分和萧雅肖似,周卫国知道这一定是萧雅的母亲了。

果然,就听萧雅埋怨道:“妈,您身体不好,这么冷的天气怎么自己来开门了?”

妇人拉着萧雅的手说:“小雅,你也是的,明明告诉我们是今天的火车回来,怎么现在才到家?害的我和你爸爸空跑了一趟火车站,还等了一晚上!可急死我们了!”

萧雅嘟着嘴说:“妈!您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妇人这时才注意到穿着军校制服的周卫国,不由碰了碰萧雅手臂说:“这位是……?”

萧雅看见周卫国的窘样暗自偷笑,说:“妈,他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阿土……哦不,周卫国,我老忘。”

说完嘻嘻笑了。

周卫国赶紧硬着头皮上前,叫了声:“伯母好!”

接着就不知该说什么了。

幸好此时萧雅的母亲已经说道:“别站着了,外面冷,快进来吧!”

说着,闪身让开了门。

萧雅拉着周卫国进了门。

萧雅的母亲在身后把门关上了。

周卫国提着萧雅给他的那个袋子,傻傻地跟在萧雅后面进了客厅。

萧雅家当然没有他家大,不过却布置得很整洁。客厅里除了藤制桌椅茶几外只是在墙上挂着几幅水墨画,显得很素雅,让人看着也觉得很舒服。

这时,从客厅边上的书房里走出了一个中年人,这人穿着一身长袍,外表儒雅,让人一见之下就有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周卫国猜这就是萧雅的父亲了。

果然,就见萧雅扑到中年人怀里,撒娇道:“爸爸!”

中年人笑呵呵地拍了拍萧雅肩膀说:“瞧你,在客人面前也这么放肆!”

萧雅回头看了周卫国一眼说:“客人?他么?他可不是客人!”

中年人含笑看着周卫国,眼中露出了询问的神色。

周卫国赶紧上前,刚想开口,突然发现竟不知该怎么介绍自己了。自称“在下”?不妥。“卑职”?萧雅父亲可不是自己上司。“鄙人”?又不是和酸秀才见面……

幸好在周卫国苦恼地思索如何开口时,中年人已经先说话了:“我是小雅的父亲,叫萧剑如,你就是卫国吧?”

周卫国登时如蒙大赦,赶紧说道:“是的。伯父好!”

说完向萧剑如鞠了一躬。

萧雅摆摆手说:“别客气,坐吧。小雅还不快给客人倒茶?”

周卫国却是不敢坐,还是傻傻地提着那个袋子。

萧雅嘟着嘴去给周卫国倒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萧剑如微笑着说:“听小雅说令尊比我年纪还大?不知令尊身体可好?”

周卫国尴尬不已,难道告诉萧剑如自己已经快两年没有见过父亲了?

萧雅这时赶紧附到萧剑如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萧剑如面容一整,冲周卫国竖起了拇指,说:“令尊大义!剑如佩服!”

听萧剑如提到自己父亲,周卫国立刻肃然,说:“谢谢!”

周老太爷的形象现在在他心目中已是高大无比,别人就是再怎么夸赞,周卫国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过分。现在听萧剑如夸自己父亲,周卫国只觉对萧剑如更添好感。

见两人一直站着,萧雅不由拉着萧剑如坐到椅上,说:“爸爸,我们可是走了一晚上的!你就算不累也要考虑考虑别人嘛!你不坐下他哪里敢坐?还有,那个袋子里的东西是我给他的,你可别以为是送给你的呀!”

萧剑如呵呵笑道:“你看看!这么快就开始……”

萧雅嗔道:“爸爸!”

萧剑如一笑,没有再说下去,向周卫国挥了挥手,自己先坐下了。

周卫国这才敢坐下,不过还是习惯性地挺胸收腹端坐着。

萧剑如打量着周卫国,心中暗暗点头。

他曾听萧雅描述过无数次周卫国的样子,知道女儿对他情根深种。他为人开通,又相信自己女儿的眼光,自然不会去做那种干涉反对女儿自由恋爱的事情。不过想到这么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儿终究还是要嫁人,对周卫国这个尚未谋面的女婿倒有了一些妒意。但此时见到周卫国本人,萧剑如却很快就对这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有了好感。

自己的女儿能嫁这样一个人倒也没有委屈了她。

萧剑如不说话不要紧,周卫国却是如坐针毡。

第一次见未来岳父母自己居然表现这么差,周卫国几乎都开始鄙视自己了。

幸好此时萧剑如已开始询问周卫国在军校的日常生活和学习情况。

周卫国一一据实回答。

听到周卫国干巴巴的话萧雅直皱眉,连连向周卫国使眼色,奈何周卫国此时早就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萧剑如的问题上,对萧雅的眼色竟是全没看见!

到了后来,周卫国背心竟出了好大一阵汗!

据周卫国自己估计这次谈话对他来说不亚于半天的训练量!

当萧剑如最后提到天色不早时,周卫国立刻提起袋子,站起,说:“谢谢伯父伯母招待,卫国该回军校了。”

萧雅急得直跳脚,萧剑如却微笑着说:“好吧,以后有空再来家里玩。”

周卫国双腿一并,就是一个立正,不过却没有敬礼,毕竟军礼只有对军人才能敬。

周卫国就这样转身,大步朝大门走去。

这时萧雅的母亲正端着点心过来,见周卫国要走不由愣住了,说:“怎么不多坐一会?”

周卫国停下脚步向萧雅母亲笑笑说:“已经不早了,卫国也该回军校了。伯母再见。”

说完继续往外走去。

萧雅看看父亲和母亲,又看看周卫国,终究还是追在周卫国后面跑了出来。

出了萧家大门,周卫国终于松了口气。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周卫国回头,正好看见了气喘吁吁跑出来的萧雅。

周卫国奇道:“你怎么又出来了?”

萧雅嗔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走就走了?”

周卫国愣了愣说:“我这样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萧雅叹了口气,说:“你呀!真是阿土!笨!”

周卫国也是叹了口气,说:“你不知道我刚刚有多紧张,你看看,汗都出了这么多!”

说着拉了萧雅一只手在自己外衣的背部摸了摸。

果然是一片湿漉。

萧雅又气又笑,最后白了周卫国一眼说:“好了!知道你不容易,这次就不怪你了!你冷不冷?我给你拿件衣服吧。”

周卫国笑笑说:“不用了,我就这样跑回军校好了,肯定一点都不会冷。”

萧雅“扑哧”一声笑了,说:“唉!真拿你没办法!回去小心点!”

周卫国立刻一个立正,说:“是!”

萧雅又忍不住笑了,后退几步,向周卫国挥了挥手,示意他快走。

周卫国却没有动,说道:“你先回去,我看你进门才放心走。”

萧雅拿他没办法,只好进了家门。

眼看萧雅关上了门,周卫国深吸一口气,一提手中袋子,转身就跑。

萧雅偷偷打开门,看见周卫国竟是真的跑回去,不由吃吃笑了,直到看不见周卫国的背影了才把门关上。


等周卫国跑回中央军校时,已经是近一个小时之后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心惊,不知刚刚这段路两人是怎么走的?

还好,赶在熄灯之前周卫国回到了宿舍。

走进宿舍,却发现舍友们都还没睡,好像还正在谈论着什么。

见他进来大家都停止了交谈。

和他要好的方胜利调侃道:“卫国,听说今晚有个女子找你?跟大家说说,是你什么人啊?”

众人也跟着起哄。

这肯定是军校门口哨兵干的好事了!

周卫国只是“嘿嘿”傻笑,却不答话。

只是把手中袋子“啪”的一声甩在了桌上。

回来的路上他已经看过了,袋子中装满了苏州的各种小吃。当时周卫国心中还想:“小雅也真是的,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么?买这么多小吃?”不过现在正好用这袋小吃堵这些家伙的嘴了。

众人一见桌上袋中露出的小吃,早就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也就忘了审问周卫国有关女子的事情了。

周卫国趁机洗刷完毕赶紧上床,等众人吃饱喝足时,见周卫国早已入睡,又想想吃人的嘴短也就只好作罢了。


随着军校学员们陆续返校,中央军校终于又恢复了正常的教学。

从江西“剿共”前线也不时传来国军节节胜利的消息。

只不过这些消息在中央军校并没有引起什么大的反响,学员们并没有将这种消息当作好消息,更多的是叹气之后的沉默。


这一天,周卫国正要到校门口旁边的商店买东西,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卫国!”

周卫国一转身,就看见了一个他料想不到的人——刘远!

周卫国又惊又喜,上前一把抓住刘远的手说:“你可出现了!去年我听小雅说你失踪了,急得不得了!这段日子你小子倒是跑哪里去了?”

刘远微笑着想要挣脱周卫国的双手却没有成功只好放弃,说:“我说你能不能轻点,我可不像你受过军事训练的,你再这样抓着我我可就要受伤了。”

周卫国一听,呵呵一笑,赶紧松开了手。

刘远揉了揉被周卫国抓痛的手,说:“不错嘛,军校没白念啊,随手一抓就有这么大力气?”

周卫国赶紧赔罪,说:“对不起,弄疼了吧?我这不是激动嘛!对了,刘远,你还没告诉我这段日子你都到哪去了?”

刘远还是微笑,说:“卫国,世上已经没有刘远这个人了!”

周卫国愣住了,仔细看了看刘远,不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啊?

周卫国又伸出手去摸了摸刘远的额头,不发烧啊?

刘远失笑道:“你这是干什么?”

周卫国正色说:“看你有没有发烧!不过看你样子好像没有发烧,那不用说一定是患了失心疯!”

刘远笑了,说:“你肯定是理解错误我的意思了。我说世上没有刘远了并不代表没有我了啊,我只是改了名字!”

周卫国“嗨”了一声说:“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只不过是改名了!怎么,看我改名你也心动了?你倒是说说,你现在改什么名了?不会是叫刘伯温吧?”

说完忍不住就笑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