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血肉长城2

大伯 收藏 0 647
导读:抗日之血肉长城2

正文 第二章 赌场美人(上)



程家骥(为了称呼方便,从这一章开始就专用程家骥这个名字不再换来换去了.)与刚刚才熟识的几个同僚一同走了一家门脸装修得在当时十分时髦气派非凡的豪华赌场.

文颂远(暂六十六师军需处三科中尉副科长,是程家骥的死党之一,也是福建南安人,家里在南安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家伙从小就和程家骥臭味相投干什么事者都在一起,人称南安双恶,当然程文两人自称南安双雄.这次程家骥失手打死人命的事自然少不了文少爷的份,实际要没有文颂远在前面打冲锋程家骥也没有胆子惹事生非.他原来还在南安乡下的老家躲着风头,在知道自己的死党兼老大在暂六十六师混的风声水起之后,就跑到吴镇来投了程家骥.终究是从小到大的交情,文颂远一来程家骥就在大姐面前出面给自己的金牌小弟讨了一个差事,让他做了专门负责暂六十六师粮食副食品供给的第三科的副科长.这可是一个肥得流油的差使,加上主管这个科的正是程大处长,两人合起伙来没有少干在以次充好从中牟利的事情,反正头上有人罩着,只要不太过份激起兵变就成.这家伙是个标准的体力型恶少,长得高大威猛精壮结实很有几分水浒传里江湖好汉的风采不说,脾气还十分火爆冲动,是个打冲锋的最佳人选.新生的程家骥觉着这个家伙怎么看怎么象机器里那个喜欢欺负小朋友的大熊.因为父亲是南安县民团的团总从小还练得一身好武艺,动起手来等闲三五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两人在一起从来都是在智力型恶少的程家骥的指挥由他充当金牌打手.对这个小弟新生的程家骥还是十分满意的,有这样一个死党相当于养了一支藏獒,最起码生命安全多一份保障,)一马当先的领着大伙儿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的穿过了喧嚣的大堂走进了赌场后院的一个清静所在,大马金刀的一屁股坐在一张上好的大理石底座的太师椅上,看来对这个赌场的环境十分熟悉,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


一行人中的其它五人也跟着文颂远的脚步纷纷走进这间显是赌场的贵宾室的房间的一张在一张红木八仙桌的周围依次落座,程家骥早就知道在这几个人当中自已是老大,自然当仁不让的坐了首位.


“各位长官,今天玩点什么.”当这声银铃一般悦耳且带着很重的磁性的女子的声音象一阵清风一样飘入众人耳中时,程家骥正在偷偷的打量房中那带着浓郁的江南水乡风格的古色古香的清中晚期的家俱陈设,心里正在盘算着若是有机会把这一堂家俱弄回去21世纪去 ,最少也要值个二三百万人民币.


这些家俱中有一张摆在一旁的紫檀高束腰方桌桌面花纹极其美观,方桌的边沿满是浮雕的蔓草纹,造型也很是古朴典雅,以前看电视节目时程家骥曾经见过一张一模一样的,当时专家的估价高明达三十万元人民币,当时只是在电视上惊虹一见就已经让他心动不已.此时有幸得见实物,这怎么不让也算得上是一个古董爱好者的程家骥欣喜若狂.


从自已梦想中的时空走私大业里被这声音拉回现实的程家骥本能反应的猛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极熟识的脸,极度的震惊让他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陷入了一种思维短路的状态,十个人看了有九个人都会认为他对 这个女子一见钟情了.边上这些人那个不知道程六少在漂亮女人面前的那点出息,见他一副神魂颠倒的样子,都在心里偷笑,却不碍于他的面子谁也不好出声,生怕这位少爷恼羞成怒拿自己出气,足足让程家骥保这种类似于沉思者的状态好几分钟,最后是程家骥自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大家这才寒喧起来.


吴镇鸿运赌场是镇上首屈一指的好去处.这家才开了不到十天的场子是上海滩某个大享的产业,要不是上海前段时间打得热火朝天血肉横飞,这位根基在上海华界的大享也不会将产业统统搬到浙南来.吴镇这一家赌场只不过这位据传与不少要员关系很是密切的大享的几十家赌场中的一家分号罢工了.如果不是暂六十六师的师部驻在吴镇,单凭吴镇这个小地方,鸿运赌场的大东家还不一定会将这个分号放在这小小的吴镇.


暂六十六师师部的不少中下级军官都是这镇上大小赌场的常客.不要小看了这些兵头将尾们的消费力,能在师部混的有几个没有背景的,且多有这样那样的司职,光是每个月的外快和特支费就比沪上的小职员们要多得多.就是抛开这些不论,这些小军官们的薪水也比一般的镇民和小商人要来的丰厚的多,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这些当兵的花起钱要比一般人要豪爽的多,若不是在些兵油子输急了眼常常闹事,他们简直就是赌场最喜欢的顾客群体了.


这不,程家骥一伙人不就正在鸿运赌场里赌着么,只不过一般赌客身边可不会象他们那样有大美陪着,只是怎么看总是让人觉着场面有些古怪,往常赌性最重的程六爷令天竟没有下场有意思,反到是安心适意的在边上喝茶.


于三姑是个女人,还是一个公认的大美人,莫说是在吴镇这么一个小地方就是在南京上海苏州这些大城市里她也是让男人围着里外三层的绝色佳人,若不是性格太过要强,早就成了不知那个达官要人的小妾了.她原本就出身赌徒世家,早年间在上海时就是大世界赌场里的荷官,在赌一道上可谓是见多识广家学渊源.有这样的身世和经历,于三姑自然是见多识广,加上她一向做事级有决断,虽是女流却也是胳膊上能跑马的角色。但是于三姑很少见过象这位程副处长那样古怪的赌徒.


正文 第二章赌场美人(中)



于三姑认为这位程副处长古怪,倒不因为适才刚见时色迷迷的盯着她半天都回不了神,脸上还挂着白痴般的笑容.这种表情于三姑早就见得多了,且在她所收到的线报中这位夏师座的小舅子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色之徒,以不到二十四岁的年纪家中就已经有了一妻二妾,还不算被他染指的丫头和在外面包养的外室,若是算上这些女人,这位程六爷所拥有的女人只怕少说也不下二位数.说实话对于程家骥的为人她是十分鄙夷的,若不是有求于人她是不想和这人有什么交集的.再说要不是早就知道程家骥的身份她一个堂堂赌场掌柜也不可能亲自出来招呼这行人.她在沪上时什么人没有见过,别说是小小的一个军需处副处长不过是一个少校,就是少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程家骥官虽小但是背景却是不同寻常.既要在吴镇甚至是整个浙南讨生活自然要对暂六十六师的诸位长官的情况了解清楚,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于三姑的老板是个细心人对夏维民很是下了些功夫,不夸张的说,夏公馆每天的菜色都能知道得个清清楚楚.再说夏大师长惧内如虎,家中一向是妇唱夫随早就不是什么新闻.想当年他老人家还是堂堂军座的时候,有一回一个手下找他有军务要事,夏军座正好喝高了,正在家中梦周公了.部下不知,隔着帘子递了文书过去,不多时里面又批了递出来,因是一件急务,办事的人也没有细细鉴别字迹,之后就照章办事去了.过了好几天夏军座问起此事,部下才知道军座对这事居然一无所知.后来还是内宅里传出话来,当日决定了那件军机要务的居然是军座夫人,事后夏大军长对夫人的决断也不敢有什么非意,相反的倒是专门下文令部下加紧执行那个夫人批的指示.此事在军中一时传为笑谈,正好有沪上友人来访,听闻这件轶事后回到沪上到处传说,就连沪上的人士也知道夏夫人当得了夏军长的家.程氏对夏维民影响力由些可见一斑,这些年大伙儿都知道要是想走通夏维民的门路,只要走得通夫人路线没有不能得偿所愿的,好在程氏虽然驭夫有术,但并不是什么贪得无厌的愚妇,能走通她的门路的人倒是不多.

年纪虽小但是很有心机的于三姑早就在心中盘算,要是打通了程家骥的门路,这青镇分号的生意想不赚钱都难.更重要的是夏维民在浙南苦心经营多年势力盘根错结分跨黑白两道极为庞大,是自己的东主一直直想结交而不得其法的人物.若是自己能通过程家骥的关系与夏维民搭上线那对东家来说自己可是立了一件非同小可的大功劳.也算是心想事成,几天前文颂远和一个同僚一同来鸿运赌场逍遥,早就有心搭上程家骥这条线从而与夏维民拉上关系的于三姑自然是对文颂远大加奉承百般拉拢,文颂远那里经得起这个阵仗满口答应改天把介绍给于掌柜认识.


通过收买暂六十六师中的内线 ,于三姑自然知道这位程家六少在夏夫人心中的份量,也知道了这位文副科长是程家骥的心腹死党.


此时得到偿所愿的于三姑正在坐庄,下注的自然是文颂远带来的那伙子人.


而今天的主角程家骥一直坐在一边旁观,一直没有下注.他不下注文颂远等人倒是赌得红红火火,只是赌注都不大,大家伙都三块五块的下注.


今天赌得的是最原始的花样赶围棋.这种赌法可以算得上是历史悠久渊远流长了,且是真正的雅俗共赏.在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中大观园里的小姐公子甚至是丫头仆妇都对此道乐此不疲.玩法也十分简单,不过用器具将一堆围棋子当中的若干围棋子分出并讯速盖住,然后由赌客下注.庄家只要将围棋四子四子的拨出,最后剩下的子数就是开出的子数,只要赌客压中开出的子数庄家就要赔出赌金.


于三姑一面心不在焉的不断吃进和赔出筹码.这种赌法的奥妙她十岁时就已经掌握得出神入法了,庄家要是想要稳操胜券无非是仗着手快弄些障眼法罢了,象是袖里藏子之类的花样那就落于下乘了.因是对别有用心,于三姑不但没有使出名手段斩尽杀绝,反而有意无意的放水,一个钟头下来,文颂远等人都是大有斩获,自然是人眉开眼笑,一个赌得更是起劲了.这些小小的亏损于三姑那里会放在心上.让她担心的还是程家骥的怪异反应.


程家骥让于三姑觉得古怪的地方正是这位暂六十六师有名的赌鬼加色鬼居然可以看着另人赌得兴味盎然而一直隐忍不发.若是一个一向洁身自好的人如此表现,那还可以说得通,但是这种情况发生在这个小有名气的程衙内身上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看着在一边面上神情淡然正在好整以遐的慢条斯理的品着上好的龙井的程家骥,于三姑不知怎的越想越不对劲,难道这个程家骥表面上是个百无一用的纨绔子弟,实际上却是内里自有乾坤.毕竟一个真正的草包也不可能光仗家中的势力横行民风骠悍的南安那么多年.


她是不知道程家骥此时在心里想些什么,要是知道了,这位外柔内刚的女掌柜说不定会被气晕过去.


真实情况是现在的程家骥那里还顾得上赌钱这等小事,他已经完全沉浸在对于三姑的惊艳当中了.于三姑并不知道几十年后会有一个与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象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女人会成大明星,而且这个大明星的追星族还会面对面的出现自己的面前.


程家骥虽然表面正在目不斜视的看着文颂远等人正在进行的赌局,实际上他正在小心翼翼的偷看着于三姑.开玩笑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一个与关芝琳长相气质一模一样的女人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程家骥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个叫于三姑的女人让人赏心悦目,这个女人那种典雅的气质和美丽脱俗的外形结合得是那样的妥帖,真不愧是真正的美女啊!当然此女的身材更是没得说,但是在于21世纪看惯了天然和人工的惹火女郎的程家骥眼中那种清新脱俗的高雅华贵的气质才是最难能可贵的.他虽然也想到了自己这些人再怎么着也不犯不上由堂堂的赌场的当家来亲自招呼,但是时下已经让于三姑与自己偶像酷似的风采迷得有些头昏脑涨头脑当机的他那里还有多余的脑细胞去深思这其中的奥妙.


当天色渐渐暗下来之后,在吩咐手下人掌灯上菜的同时,于三姑也暂时结束这场长达三个小时的对她来可以算得上是一无所获的赌局.


正文 第二章赌场美人(下)



现在于三姑已经基本上肯定这个程家骥是个心机深沉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他虽然不一定清楚了自己的用意,但是一定对自己的行止起了疑心.于三姑相信对方如此作态的目的就是和自己斗心机比耐心.就算是自己猜错了,这个程家骥也远比他原来想象的要难对付的多,要知道并不是每一个赌徒都能忍住三个小时不下注只品茗的,只有那些意志极为坚强的人才能做到.而一个意志力坚强的人就算是生活上有些毛病也不会是一个好对付的主.

正当于三姑在心里暗自将对程家骥此人的评估大大提高时.晚饭已经准备停当了.餐桌上早已经大摆满盛着菜的碗碟,因为早就打听清楚的这位程六少爷在吃上偏爱浙江菜,于三姑倒也没有大加张罗,只是让赌场的厨子做了一席地道的浙江菜.桌上共有八菜一汤虽然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但是却都是浙菜中的精华,想来程家骥定会吃得顺口.这鸿运赌场的大厨说来也是一个名厨,以前还曾在沪上的名人张啸林的公馆里做过厨子,那手艺是没得说,优其是做得清炖狮子头肥而不腻香滑可口入口即化堪称一绝.文颂远等赌了一天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见了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胥自然馋得不行,若不是碍于在美女面前要保持风度,只怕这些人早就不等正式开席就一哄而上大块肉大口酒的干起来了.


任于三姑再是精明干练眼下也只能先开口了,她心里明白若是比拼耐性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比下过眼前这个看似执绔的程家骥的,谁让她有求于人了.


“久仰程处长英雄豪侠,今日一见果是非同一般的人物,小女子在此敬处长一杯,日后这小小生意还要多仰仗程处长的关照,小女子先干为敬了.”说完于三姑一仰玉颈干脆俐落的将一杯绍兴花雕喝了一去.


这些话原本不过是些场面上的应酬语言,但是让于三姑这么一个我见犹怜的美娇娘说来,就是那么的娓娓动听,加上她先干为敬的豪爽让她平添了几分难得上女子身见得到英姿飒爽的劲头,更是让满桌的男人们不禁对其好感大增.


程家骥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文颂远等人已经纷纷是大声叫好了,一时间场面极为热烈,当然这些人当中早就对其惊艳不已视做天人的文颂远的声音最大.程家骥见此情景心想这个女人可是个角,这不只说了这几个字,自己身边的这些家伙就全叛变投敌了.看来美女的杀伤力绝对不下飞机大炮,要是日本人侵略中国来得全是这样的美女,不知道抗战能不能支持八年啊!他想到不禁哑然失笑,如果真是这样也许不用二年这些日本美女就都怀上中国人的孩子了,那战争那里进得下去,若真有这么一天,那倒是真得实现了民族大融合了.


“于掌柜这么看得起在下,日后有什么事只要是我程某人能力范围以内的事情,在下自然是义不容辞.只是在下年轻识浅能力又十分有限只怕是帮不上于掌柜的什么大忙。”说完这番话程家骥也豪气干云的喝下的整整一杯的黄酒.不管如何,现在的程家骥好歹也是社会主义新时期的青年,这些场面话说起来自是豪不费力.文颂远等人见他也如此爽快只是又大大的捧场一会,场面上的气氛俞加融洽起来.


只有两个人暗地里皱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两个中头一个自然就是于三姑这个今天的主人.她此时更加感觉到这个名声在外的花花公子确实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说的这些话看似豪爽大气很四海,但在细细品来竟是圆滑的很,根本没有承诺任何东西,这番话的字里行间,甚至还隐隐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偏他言语间的表面功夫做得极好,让说不出什么来,看他对答得的如此的老练,这那里是一个草包似的花花大少,就是沪上的那些老狐狸在应酬对答的老练程度也不过如此.


而另一个人则是和程家骥等人一同前来的高士英.在这些今天一起来鸿运赌场的军需处的同事中只有高士英一个中年人.三十二岁的高士英是一个在军中混了十几年一直郁郁不得志的老军人,早年间北伐时,高士英就在第四军当班长.北伐打下武汉三镇后,他就已经是副连长了,若不是清党时因为共党嫌疑被清出了第四军,此时的高士英早就跟着当年的老长官薜岳吴奇伟转入中央军了.他当年任排长的时候手下的一个班长,现在就在中央军里当了团长,要不是头上一直有个红帽子高士英早投他去了,想来最少一个上尉连长是少不了的.他被从第四军里清出来后,一直在夏维民的军中混日子,中原大战前本来已经随着队伍的扩编又成了连长,且很受上司看重,自以为飞黄腾达就在眼前.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中原大战后夏维民部不但从一万多人一下子缩编成的三千人的队伍,还从正规军成了保安部队.高士英也从连长又变成了一个大头兵.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夏维民手的保安部队里当兵,好不容易又借着这次扩编的机会得了个少尉科员的差事,每月领着三十元法币的国难薪,虽然日子还是紧巴巴的但比之过去是要好得多了.他的心境与少年得志的文颂远这些人,自是大不相同饱尝的世事艰难之后,人自然会变得意志消沉圆滑事故许多.


他本是老行伍,对于程家骥这样的军中纨绔自是不会看在眼里,眼下虽与其虚与萎蛇,不过是看在大家一起弄钱的份上.再加上程家骥的背景确实够硬,他在实得罪不起,这才和程家骥文颂远这些人在表面上成了一伙.


以他的城府和人生阅历那里会听不出程家骥适才那段表面上看上去是打包票的言语,实际却棉里藏针狡猾老到厉害的很,既在表面上给足的对方面子不至于冷了场子,骨子里又给自己留足的充分的进退余地.这个一向见漂亮女人就语无伦次的大少爷今天怎么变得如此的老成练达.难道他之前一直在扮猪吃虎,如果这样那这个程六真是真人不露相了,可是他如此的做作又是为了什么了.想到这里高士英不由觉着这个自己一直在心里看不起的花花大少是那么的高深莫测.同时他心里也是一颤,他平日里素来瞧不起这个大少爷,在他们一起做得花帐上又做了不少的手脚.要是程六真得如此精明,想来他一定是对自己完得这些花样心里有数,只是一直隐忍不发罢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突然发作起来,到那时自己可就吃不了打包走了.想到这里就算他这些年已经把脸皮练得颇为厚实了,此时脸上也不由变了颜色.


这两个人的表情自然没有逃过程家骥的眼睛,此时的他已经从初见于三姑这个活活生的关偶像的震憾中彻底清醒过来了,在坐诸人的表情都落在他的眼中.


程家骥一边坐下一边心里想,这个于三姑吃得透自己这番话的意思也算了,毕竟她是当事人,且又是一个让人看上去就知道精明了的的女人.而这个长得有与台湾漫画里的阿土伯酷似,表面上对自己唯维喏喏的老实得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的高士英,居然也对自己的用心如此明了,倒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刚才来的路上他已经在谈话中了解了这些人的大致情况,知道高士英是一个有着十几年军龄的身经百战的老行伍,这样的人本就是不是好相与的,再加上颇深的城府,看来自己要对这个高士英多加拢络才是.说不准日后这个高士英对自己会有大用处.


正文 第三章抗战号角(上)



本来程家骥还准备和这个看上去为人处事很有点红楼梦中凤姐的遗风的美女见招拆招的.谁知道接下来于三姑竟只是不停的劝酒,席上的气氛让她调节得一直不错,一顿饭在于三姑的妙语连珠的殷勤招呼下竟是吃得宾主尽欢.程家骥虽然心中有纳闷,他料定于三姑定是有事相求,否则不会亲自出面来陪自己几个开这个小得可怜的赌局.转念一想,反正主动权在我,先不管别的好好享受面前的美食才是正经,也就一直与于三姑有一搭没一搭的应酬着.倒是文颂远自觉有美人垂亲且老大又难得的不与他争出风头抢美人,故而在席间活跃的很,不知怎的于三姑也一改往日在文颂远面前冷若冰霜的样子很是给了文颂远几分颜色.于是乎在席间程家骥只管放开胸怀一心一意的享用鸿运赌场的浙菜大厨所制作的佳胥,倒是文颂远和于三姑你来我往的在言语间打得火热.

一帮人吃喝了足有二个钟头,这才在酒足饭饱之余告别的主人回转军营。一路上与文远颂因为自以为今天得了美女青睐而兴致极高不同,程家骥的心情却是没来由的有些沉重。


他来到这个时空已经大半天了,却还不知道自己今后将何去何从,又心不甘情不愿的与人斗了半天的心计,心里那里高兴得起来。其它众人见程家骥的兴致不高,也纷纷默不作声,只有不会看风色的文颂远他老人家一路上兴奋的说个不停。


吴镇的夜晚也还算得上热闹,街上的小吃摊子在实是不少,各种本地的的小吃真是琳琅满目,优其是其中一个卖金华干菜酥饼 的摊子飘香十里让人好不嘴馋.这种类型的小吃是最和程家骥的胃口的,若是在寻常日子,就算是吃得再饱他也非要来一个解解馋不可,但是此时他那里有这个心情.


是去找老一辈的革命家们还是跟着国民党干下去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取舍的问题啊.


凭心而论,程家骥对此时共产党没有什么恶感对国民党也没什么好感,从内心深处来讲,他还是很愿意有机会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将军中的一员的.与有些人不同,他并不认为就算是蒋介石得了江山,中国的日子就会好过到那里去.毕竟大陆的情况与小小的台湾基本没有什么可比性,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域和众多的人口决定了中国大陆是不可能靠加工业强大起来的,如果没有自己的重工业和高科技产业那中国就永远是一个软脚的庞然大物.


可是摆在他面前的有一个重大的问题,以他的家庭出身和在南安做的那些破事,就是参加了革命,在以后的历次运动中一定会成为一个老运动员.他可不想时时冒出个把苦大仇深的劳动人民把自己控诉一番,到那时自己就想不当反面典型都不可能了.至于国民党那时注定要失败的,这时那个时代的潮流所在,是任何人改变不了的,自己到时将如何自处.其实在这个问题上程家骥之所以决断不下来,还有一个他自己都不太说得出口的原因,身为一个从来没有吃过苦挨过饿的现代人,他是可没有那个胆量和意志主动放弃现在的这种舒服的日子去过延安方面的那种清苦生活的.


想了半天,程家骥也没能得出让自己满意的答案,身边这些人见他一直闷闷不乐若有所思的样子就更是没人会说话了,就连一向不会看风色的文远颂此时也住了嘴跟着众人一起低着头走路.这些中当中只有高士奇在暗暗猜着程六少爷的心思,当然他做梦也想不到此程家骥早就非彼程家骥了自然是猜不出个所以然,至于其它人更是连想都懒得想.


当夜里大约十一点左右,程家骥回到自己的宿舍时,师里的副参谋长常靖正派人在等着他,请他过去一趟.


常靖是暂六十六师中少有天子门生,毕业于中央军校第十期的他原是战区长官部的少校参谋,在暂六十六师成立的时候才从战区长官部下派到暂六十六师来当这个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大参谋的中校副参谋长的.常靖虽然也是属于少年得志的那类人,但是却是一个稳重宽厚的人,在暂六十六师中的人缘相当不错,上上下下都对这个新来的小副参座还算满意.这可是极为难得了,要知道象这种从中央嫡系部队调到暂六十六师这种地方部队的天子门生,极少能有象常靖这样能够与上上下下相与的来的。


从马三宝口中程家骥知道自己与这个副参座的关系也还说上不错,平日里也还些来往,但对方这么晚了还派人来请倒是头一回.


抱着看看对方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的想法,程家骥随着来人来到了常靖居住的那个座落在师部深处虽不大但是很是有些清幽宜人的风雅情调的小院子.


程家骥一跨进这所颇有分文人雅士修身养性之所的的味道的小四合院,就看见身材高瘦样貌清奇,看上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显得极有亲和力的常靖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两人见面常靖倒是没有与程家骥寒喧客套,而是直接拉着的程家骥的手把拉入了屋内.


程家骥一面应对常靖的热情,一面在心中暗想看来自己这个身份倒是吃香的很,人人都抢着巴结.


备注:金华干菜酥饼


浙江金华点心。系用面粉、雪里蕻干菜、肥膘肉、芝麻、饴糖等制成生坯,经长时间烘烤而成。它包裹干菜肉馅心,圆若杯口,形似蟹壳,两面金黄,满布芝麻,上下十几层,每层薄如纸,一咬即酥成粉末,香酥松脆,具有特殊风味。


正文 第三章抗战号角(中)



“浩然老弟,今天请你来自是有要事商议,还望你老弟你我兄弟一场的情份上帮老哥这个小忙,事后另有重酬.”常靖说这个自然不是空口说白话,这说这些话的同时几封白花花的大洋已经摆到了程家骥的面前.看来常靖让程家骥帮得这个忙还在实不小,要不然并不宽裕的常靖那里舍得下这么大的本.

看来平日里程家骥和这位副参座的关系确实不错,两人屋里寒喧几句之后,常靖就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请程家骥前来的意图并直接向程家骥行了贿,在他看来以程家骥的性格没有不答应这事的道理。可是这回程六少的反应却是大出常靖的意料之外。


在听完自己的话之后这个往日一向只对金钱女色感兴趣的典型的衙内似的人物居然会对桌上的白花花的大洋无动于衷,坐在椅子上以呆一副神游太虚的架势,这倒让自主认为已经拿死的这个军中纨绔的常靖心里一阵没来由的发虚.第一次没有猜到程家骥的反应的常靖正处于百思不得其解的状态,而程家骥也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时间只有两个人的这间小屋是那样的寂静.


常靖不知道正是他今天晚上请程家骥来商讨的这个事情,让程家骥的命运从此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几十年后程家骥与常靖的这次在当时不显山露水鲜为人知的密会的情况被无数历史学家研究,又有好几个人为此获得国际学术奖项,可谓是养活了以百计的学者.其实这在当时不过是国军中十分普通的为升迁走后门拉关系的私人会面兼行贿受贿的平常事罢了,实在和双雄会之类的充满英雄主义浪漫色彩的荡气回肠的伟人故事扯不什么联系,只不过后世的学者们是不会去考证两位伟人之间的脏事的,他们只会从正面歌颂这件在他们看来很有历史意义的伟大事件.


程家骥此时的心情比之一头雾水的常靖那是要复杂的多了。从小就做着个将军梦的程家骥对于领军打倒的狂热是常靖所想象不到的。当然这里的这个程家骥是指已经新生了的由楚原的灵魂当家的程家骥,至于那个原来的程六少爷可不会认为上阵与日本人面对面的厮杀是什么好事。


本来对于领着千军万马叱咤风云这种从小的梦想程家骥从来就没有什么抵抗力,更何况是与自己一向痛恨不已的小鬼子作战。此时在21世纪的那个时空一向胆子不大的程家骥心中不知怎得充斥着一股荡气回肠的英雄气。一想到自己有机会领兵上战场痛宰日本人,一时间程家骥早就热血沸腾了,一直俳徊不定的心意也定了下来。既然自己有幸来到了这个时空,那么自然不能对自己的祖国正在蒙受的苦难无动于衷,虽然自己的能力十分有限,但是只要自己尽力了,就无愧于自己多灾多难的祖国,无愧自己身上流淌着的炎黄血脉!想到这里程家骥不知怎得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无名而强大无比的力量,他心里更是打定的无论如何都要把这支部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活得更加的有意义有价值,就算自己最后力所不及死在抗日的战场上也比在那个人人眼中只有金钱的时空要活得有意义的多。以后的事先不去想,反正在抗日战场与日本人厮杀总是一件有利于民族的好事.


许多年以后在自己位于四国自治区首府新京的半山区的豪宅里,弥留之际的回首往事时,对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当时自己是那么的心潮澎湃,与日本人拼死一搏念头是那样的势不可挡。当时自己真是那个胆心怕事得过且过惯了的自己么?对此自己都从来没有想出答案的程家骥只能把一切归于自己那颗跳动的中国心!


常靖告诉程家骥的只有两件事情,一件是军委会三天前已经下达命要从三战区抽调一个整军加入五战区序列。眼下津浦路上日军大兵压境,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抗战不力,日军已经步步逼近山东省会济南。一旦济南失守日军可以兵进徐州,此时的第五战区兵力不足且有被日军两路夹攻之势,徐州告急。要是徐州沦陷,日军就打通了南北两条战线,进可以威胁武汉三镇,退可以确保已经占领的地盘,对全国的抗形势都会产生极大的消极影响.事关重大,最高统帅只有急急忙忙的从各个战区抽调兵力。


第三战区眼下也是面临日军的咄咄逼人的攻势那里抽得出精兵来。但是委员长的命令又不得不执行,只能从新组建新军,而新组建的这个正是以暂六十六师为主辅以一些地方部队组成,程家骥的姐夫夏维民也就顺理成章的马上就要成为军座了.


程家骥看来估计是这个送死部队的人选让第三战区长官部的大佬们好生为难,眼看徐州方面是危在旦夕,去的部队是凶多吉少,谁家的好孩子愿意往庙上舍.好在第三战区的战斗序列里有不少刚从地方保安部队升级上来的杂鱼部队。不知是那个聪明绝顶的幕僚给出了一个绝妙好计。将几支才升级上来的浙江本地地方改编而成的杂牌军凑成一个军。一来这些杂牌军人数不少,足够编成一个军了。二来这些在地头蛇一走,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将大加强。三来又丝毫不损战区的实际作战能力,反正这些部队战区从来没有算进战区的作战实力里去,失之也不可惜。


这一计可谓一举三得自是大得战区长官们的首肯。


据常靖刚才所说,这个超级杂牌军的军座已经内定由夏维民担任,暂六十六师作为本战区的第一大鱼腩自然是这个新组建的送死军的主力,清除这个浙南最大的地方实力派的实力,自然是中央所乐见其成的.


常靖只是说了些官面上的情况.这后面的一段详情是程家骥猜出来的,影视作品看多了自然对国军内部的这一套他十分熟谙.事实上他猜得与事情的真相也是八九不离十.


正文 第三章抗战号角(下)



常靖告诉程家骥的第二件事就是今天常靖请程家骥来的目的了,这个军既然是派出去送死的,十有八九是要在津浦路上光荣殉国的,战区长官部的长官的三亲六友自然对不会这个将要组建的暂编军里的职位感兴趣.上峰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将这个军的编组和人事任命的大权统统下放给了夏维民.而从自己的老同学处收到这个消息的常靖请程家骥来的目的就是想请他在夏维民准确的是在程家骥的大姐面前为自己说话,在新组建的部队里弄个带兵的实缺.

"你老兄好好的师部呆着,到时候部队一扩编还愁你不水涨船高,升上校是肯定的事情,弄得好光板一颗星都有可能,你老兄下什么部队啊!"看着这常靖又要说话,程家骥忙又说道:"那你老兄说说对那个部队比较有兴趣,我也好在姐夫面前给你说话".


程家骥心里是打定趁这个机会弄点兵权的主意,从常靖这再套些详细情况也是好得,到时自己行事时心里也好有个下数.


常靖果然上当,将马上要编入这个新的暂编军几支大的部队的情况一一道出.


这次要编入这个新的马上就成立的暂编军的人马有十好几路,这些部队情况错综复杂,但是有一个共同特点,简而言之都是些与暂六十六师一样的在最高统帅部眼中其作用不大只是聊胜于无的杂牌中的杂牌.其中比较大几支的是浙江省保安厅下属的保安第八团和多是由一些地主武装拼凑而成的抗日义勇总队及由前线退下来的一些因各种原因无法归建的散兵游勇临时组成的战区直属独立第七团.这三支部队的人数加起来就足足不下四千人,占了所有计划要编成这个新的暂编军的人数的四分之一.这三个部队也各有各的特点,先说保安第八团,这支部队虽然战力实在是提不起来,名义上是一个团但是在编制表上才有不足八百人,装备也是差到的极点,但是怎么说也还是一个有些组织的部队,军纪也还有一些.这支部队最大的优点就是相比另外两支部队而言,还是比较听上面招呼的.最起码还不会公然抗命.程家骥在与常靖的交谈中还了解到,自己的那个姐夫已经打定的将这支队伍彻底吞并的主意,计划将其主官调升到将要组建的军部来任一个闲职,将这个部队编成一个团,只是派谁任团长还没有定.常靖对个团长职务也有些兴趣,只是觉得一方面这个职务比较低,一方面觉得相对其它两个部队来说这个部队的实力实在是太弱.所以从常靖的言语从程家骥发现,他对于这个团长职务有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感觉,当然在若是没有其它的选择的情况下常靖也还是愿意屈就这个团长的,当然程家骥在了解的这情况后也有和常靖一样的打算.


三支部队中人数最多的就是抗日义勇总队,足有二千多人,编成三个支队另五个独立大队.这支队伍也是三支队伍中情况最复杂的一支,说起这支队伍的来由还有一段趣事.七七事变之后,军委会为了集中力量抗击日军,大肆收编地方武装,浙闽边境的几个县的地主财东们组织的各种杂色武装为了不被吃掉,联合起来组成了这个名为抗日义勇总队实际上是一个松散的联盟式的保家队大集合.这支队伍是由大大小小的几十支看家护院队组合而成的,平日不要说有什么统一指挥了,就是和平同处也不可能办到.组成这支队伍的几十支武装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复杂关系和多年来遗留下来的恩怨情仇,这导致这几十支名义上属于一支队伍的武装之间经常性的发生大大小小的内订,就算是战区长官三令五申并缴械相威胁也没有办法把这些队伍真正的融为一体形成合力.


正是因为如此,义勇军总队在有心人眼中也是最好的一块肥肉,夏维民就准备将这支队全分散编入自已的嫡系部队当中,从而保证以暂六十六师现在的部队为主体编成二个师.


剩下的对常靖和程家骥有吸引力的就只有由那些从淞沪和南京战场上溃败下来的散兵成的战区直属独立第七团.这支部队倒是一个足额的正规编制的团,约有一千三百多人,且多是一些上过战场与日本人真刀真枪较量过的老兵.这些人最大的问题还是军纪散漫不听招呼连出操这种日常功课参加的人都总是不足七成,且团里派系林立内斗不休,又都是些败军之将士气自然高不起来.


但是若要论起真正的战力来说不但比以上两个部队要强上不少,就是在暂六十六师也找不出老兵比例那么多的一个团,更加不用说这些人都有对日作战的实经验了.


夏维民对这支部队可谓是又恨又爱,在得知自己将被任命新组建的暂编军的军长之后,最让他举棋不定的就是这支队伍.参谋部在夏维民的示意下做了两个方案,一个是这支部队解散编入各部,一个是将其补充入部份兵力后扩编成一个独立旅直属军部指挥.前者可以加强各部队的战力,后者则有可能形成一支战力较强的部队充当新的暂编军的尖刀.夏维民时下也在这两个方案之间摇摆不定.


而常靖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为这个可能编成的独立旅的旅长.他知道要想达到这个目标没有夏维民身边的有力人士为其说项是不可能了,要程家骥愿意大力赞助自己说不定还有成事的可能性,要知道夏夫人也就是程家骥的大姐可是可以左右夏维民的决定的强势存在.当然他不会把希全寄托在程家骥的身上,另一方面他通过与某一位夏维民的老上官的师生之谊请对方出面为自己说项,想来夏维民无论如何也会卖老长官几分情面的,何况自己平日里就很得夏维民的赏识在暂六十六师的同仁中口碑也还不错只是苦于在这去军队中根基太浅,若是再又程家骥的鼎力相助.那成事的把握自是要自己一个努力争取要大得多.


程家骥听完常靖的分析之后,许久都没有说话大约十分钟后站起身拿起常靖适才放在桌上的那几封百元一封的大洋.


常靖见程家骥收了自己的钱,心里狂喜,他认为程家骥已经答应为自己的事去夏夫人面前说项了,只要有了程家骥的帮忙那自己成事的可能性就又大了几分.


可惜常靖高兴得太早了,程家骥的下一句话马上就让他心里发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