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军抗战纪实:红血.红雪

wyg2997 收藏 1 262
导读:川军抗战纪实:红血.红雪

第一卷 卅万川军出天府 引 子


公元1937年7月6日,四川,重庆。

国民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礼堂。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在国民政府当政的10多年中,四川――这个素有“天府之国”美誉的省份一直处于蒋委员长的统治之外,真正的统治者却是时任四川省主席兼川军总司令的大军阀刘湘。雄才大略的蒋委员长虽素有入川之志,奈何刘湘此人虽然看似憨厚,其实却极懂得纵横捭阖之术,他为了保住自己“四川王”的宝座,绞尽脑汁的对抗老蒋,不但在军政大事上对中央政府阳奉阴违,而且还另外组织了一个武德学友会(即后来的励进会),以此来稳固和拉拢部署,联络各色反蒋势力,同时他本人也刻意亲近百姓,经常微服出访,探察民声,颇得百姓爱戴,而此时的委员长则正被那支从南昌起义中崛起的红色队伍以及一直对中华上国虎视眈眈的东洋人搞得焦头烂额,应接不暇,自然也腾不出更多的精力来和刘湘这只老狐狸斗智斗勇,一时间蜀中“只知有刘主席,不知有蒋委员长”。但是到了30年代,当国民政府的内忧外患日益加剧之时,这个在三国时代曾为蜀国领地的要塞省份在蒋委员长心目中的分量却越来越重了。1935年9月,蒋先生以“剿匪”的名义,对刘湘软硬兼施,终于逼迫刘湘低头,同意中央军入川,这支“剿匪”部队后来由著名的黄埔系将领顾祝同指挥,并在重庆成立了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四川行营,后来更名为“重庆行营”,说白了其实就是为给老蒋入川打头阵的尖兵。而当时几乎所有重要的军政会议,都是在这个礼堂内召开的。

时令虽刚刚入夏,但重庆的天气却已闷得出奇,闷得每个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躁不安。

礼堂周围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卫兵,一张张黝黑的脸庞在骄阳的炙烤下吧嗒吧嗒的掉着汗珠子。天气太热了,连一点儿风都没有,旗杆上那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半死不活的耷拉着,仿佛正无精打采的打量着这些年轻的士兵。

礼堂内,一场特殊的会议正即将进行。

会议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主持,出席人除了顾祝同(字墨三,黄埔“五虎上将”之一,时任重庆行营主任)、贺国光(字元璋,时任四川行营参谋长)、邓锡侯(字晋康,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五军军长)、刘文辉(号自乾,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军军长)、杨森(号子惠,1933年10月被任命为“剿匪”第四路军总指挥)等一系列国民政府的军政大员之外,还有川军各军、师、独立团以上将官,共300余人。

与会者自何应钦之下,全部戎装在身,军姿笔挺,气氛庄严而隆重,却惟独不见川军总司令兼四川省主席刘湘的身影。

何应钦摘下眼睛,拭了拭镜片上的雾水,清清嗓子道:“各位,刘主席至今未到,我看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开始?”

没有人出声。

何应钦不免有些尴尬,干笑了一声道:“甫澄(刘湘的字)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会议竟然也会迟到……”

门口的卫兵突然喝道:“敬礼!”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