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20.你只剩俩儿子,你说谁害我.

7821144 收藏 11 40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20.你只剩俩儿子,你说谁害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记住了,不能骄傲,注意锻炼本身生存能力,本就是做弊来地,不会不要保命绝招儿,但只能到智不继力不胜后,刀枪临体时......睡觉?不,考试,杀了我的有奖.

玩儿完桐油后,我见着慧妃,凭退左右,把有人早就给我下过毒,神来毒解后,再次下毒杀我的事告诉了她.慧妃铁青着脸,又气又怕得听我说完,起身就要去找皇上,被我拉住,哎,额娘啊!没凭没据的,你找谁去?只会让我新收手下立刻丧命.


‘那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在这里,我才是老大,慧妃一样听我的.


‘有意无意的散布点儿消息,事儿当然是有了,但话不能说太过,要把握程度,懂了没?‘慧妃闻言,点头中思考起行动方案.


‘无论如何不要直说到那碗参汤,因为那是......送来地.‘我又指指天,慧妃拼命点头.我就是不放心,其实慧妃出身官宦之家,在宫廷里混了五六年,地位也挺高.心眼脑子比不上懿贵妃,该懂地却也都懂了.


叮嘱完慧妃,随她自处,咱走了,找翁同龢讨论学问去也.


如是过了十几天,傍晚回来,还是能见到懿贵妃在,我毫不动声色,照样与起斗嘴学习,但这个机会渐渐少了,因为她来地渐少,应该是避嫌哪!我真要是中了毒,该哪会儿发作呢?


不知道,现在还是处在见招拆招阶段,像张富贵陈三喜来旺等人,只不过再不敢亲近懿贵妃,要他们主动帮我也是不可能的.


还是先对付载淳好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小孩其实比翁同龢更值得抓住,因为他只有四岁多,我想让他变成什么样,基本上能有个我希望的样子,也许可能成为我将来的帮手.而翁同龢三十岁了,思维比较固定,又心高气傲,让他从内心里服谁,难难难.


所以,我与翁同龢谈天论地时,不顾翁怎么反对,坚持要载淳旁听,以对其进行潜移默化.不是吹牛,其实从我成为黑社会头目之后,自然越来越多想到怎么治人,用带点儿哲理的话来说,砍人是手段,治人才是关键么!再说,后来迷上并自写了网络小说,怎么也算沾了点文化味儿了啊.载淳小子,本无才略.清代帝王,雍正之后,再无配地上[雄]字的人才,乾隆不过是因父祖两辈为他留下本钱而已,才在盛世之前,于他祖父之后加了个[乾]字罢了.乾隆去后,更是一代不如一代,要不哪有慈禧翻天.慈禧既然能治住载淳,我更能治地住.因为慈禧是要载淳怎么顺从,而我是要载淳怎么思考,甚至于.....怎么反抗.


后来,本不愿就说后来,只是不想浪费太多笔墨于现在,提前说几句.后来,我的努力极有成果,载淳并没成为一个草包.当然,他日后也给我惹下不小得麻烦,就因为教会了他怎么反抗,又有他妈怂恿,能让我完全安心吗!但我最终并没后悔,因为载淳反抗我,大多是一种下意识举动.


我跟翁同龢之间是互相学习,我多少有点对得起学问了,他多少有了些超时代思想,我之所得是他一倍,因为翁师傅思想飞跃正是我需要地.


这天,又在与翁同龢争论男女平等问题,其实我满大男子主义的,但那是以二十一世纪思想为标准,在这个时代,大清国妇女们,你们可以高呼我万岁了.


唇枪舌剑中,张富贵来了.


‘皇上召见小阿哥.‘哼哼,咸丰,知道你难办,现在才找我.


路上问问张富贵近况,还好,懿贵妃这段时间特老实.


一边磕头一边国骂三遍,也只能心里牢记流氓口头禅了.


‘朕听宫内传闻,有人要暗害你,真有这事儿么?‘哼,咸丰,要说你对懿贵妃要害我一点猜不出来,打死我都不信,要不你死前给慈安留下钳制慈禧的密旨干嘛!我一开始就不把你当傻瓜,你只不过不是合格皇帝而已.


‘事已过去了,谢皇阿码关心儿臣.‘我以退为进.


‘竟有人要暗害朕的皇儿,朕能不关心么!载镔你说,是谁要害你?‘咸丰一脸暴怒,把御案上的奏折扫了一地.


‘皇阿玛息怒,以免伤了龙体.‘这种套话,老我是学溜了.


‘说,是谁要害你?‘


‘禀皇阿玛,儿臣不知.‘知道你个好色之徒舍不得懿妃,我何必做那恶人.


‘哼,载镔,你要蒙骗朕吗?但说无妨.‘嗯,真要知道?想证实点什么?


‘禀皇阿玛,儿臣实在不知.‘哼,说了有用吗?最多劳驾懿妃床上多玩儿几个花样儿,哄你多吃几粒金枪不倒丸而已.


‘载镔,朕每三两日召见一次翁同龢,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之才干,连翁同龢都不胜钦佩,朕也两眼不花,说,是不是那碗参汤?‘


嘿,这咸丰闹地那么真心诚意,好,我加点气氛好了:‘......是......是.‘


‘为什么不当时告之于朕?‘


‘儿臣当时心中太过害怕,以为皇阿玛要赐死儿臣,后来心静下来,想到皇阿玛如果不要儿臣,绝不如此......这个......偷偷摸摸.儿臣当时脑中胡思乱想,请皇阿码......‘把话说到了才假装惶恐不安征求咸丰意见,咸丰可能脑子里乱,并没在意.于是我接着道:‘随后想起,皇阿玛只有两个皇儿,这种事要让皇阿玛知道会令您伤心的,所以......‘


‘所以你就忍了下来?‘


‘是,儿臣本也没任何凭据.‘


‘张富贵,陈三喜,来旺,三个人都是凭据.‘


‘皇阿玛,儿臣肯请您别难为他们了,就饶了他三人吧!不说他三人不见得明白这事儿,即是明白,也不过受人利用的替死鬼.如果皇阿码看着他三人烦,就赐给儿臣吧!‘


‘不用了,只要他们不乱说话,朕就饶了他们的狗命.‘


哦----,我半信半疑.


‘但朕却听说你喝了那碗参汤.‘


‘是,儿臣喝下参汤后,肚子疼了一阵,就好了.‘


‘什么时候?‘


‘晚上.‘


咸丰望着我,好久没说话,我更是低着脑袋不言不语.


‘载镔,皇阿玛现今确实相信你有神明护体,但你不能令皇阿玛放心,你知道吗?‘


‘儿臣少不更事,不能让皇阿玛放心是应该的.‘不能争,心里边儿就不能把自己的位置摆地太高.哪首歌唱来着?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做皇上......也有难处,你......明白吗?‘


‘儿臣明白.‘


‘明儿朕把你宫里的听差都换了,且如你所愿,调张富贵保护你,他的忠心朕还信任.‘


‘儿臣谢皇阿玛.‘有什么不明白!这是开始要监视我了.搞地好,就是正式考查,搞不好,完蛋大吉.中不溜儿,不死不活过一生.纯粹是福祸参半啊.


‘跪安吧.‘


妈的,安个屁.


-----------------------------------


今天,电脑内存出现问题,下午才搞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