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一章江湖路 第十节搬家到山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张学良归顺了中央政府让张学义感觉到不爽,现在小六子还是军阀,还得到南京政府的的批准继续管理东北,张学良开始经营地盘巩固政权。张学义坐在家里吃着饭心中盘算,小六子你别得意,老蒋可不喜欢地方实力派,迟早会想办法削你地盘拼光你的军队。

张学良坐在帅府里也考虑自己当东北王应该起用年轻人,学义虽然小可是很机灵,应该送他上军校或者去军队里锻炼,用不了几年就能提拔他当将军,凭他知恩图报的心,他对自己应该是不会有二心,可他要是又说对日开战的事自己怎么办?学义还有个特点就是一根筋,从来不顾全大局。


时间转眼到了元宵节,张学义就和母亲说搬家的事,他就是不想在小六子的地盘住,自己不想与他交往。他劝说老娘把家当全卖掉,然后找大城市里的洋人开的酒店,好好享受一下就离开,最后老娘同意一家人坐马车准备走。

临走前张学义陪翠儿回家看父母,他们小两口一进家仆人们马上禀报老爷太太。其实过年的时候翠儿和张学义过来拜过年,只是翠儿家人丁不太兴旺,只有独生女儿还有女婿,也不经常见来,所以每次他们来老头老太太都很高兴,隆重招待女儿女婿。张学义的母亲不愿意下马车就在车上等着,免得自己一出面翠儿的父母又大摆酒席招待,那样太麻烦。

翠儿和张学义见了翠儿的父母,大家坐在客厅里高兴的闲聊起来,张学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岳父岳母,他们有点接受不了,他们是地主不喜欢搬家,认为越搬越穷,产业都在脚下的地面上,但听说女婿赚了份家业,岳父岳母也很高兴。

“爹、娘,这次我们走,也想请老人家一起去奉天住几天,找最好的大酒店住,我也陪二老好好散散心。”

翠儿的父母面对热情的邀请有点不好意思驳他的面子,但是他们恋家不喜欢出门也就没答应,他们小两口子在这儿坐了一阵没吃饭就起身告辞。


张学义一家三口继续赶路没几天就到了奉天城。进城后张学义带着老婆和老娘住进大酒店,翠儿一直没出过远门,她进城感觉什么都新鲜,尤其见到汽车很让她惊讶。

住进酒店眼睛就更不够用,他们住着最贵的套房,里外好几间,客厅里的摆设全部是进口的西洋货,翠儿看的眼都花了,尤其她第一次见宽大的沙发,坐上去感觉很舒服,张学义带她参观完陪她坐在沙发上,他托服务生出去找裁缝,要给老娘和老婆多做几身好衣服,以后出门坐火车汽车穿的好看点才行。

请的裁缝给量完衣裳回去做去,张学义没事点了一大堆吃喝,他陪老婆坐在房间里享受高档的西餐,酒店里没有的让服务生出去买,花多少钱那都对他来说无所谓,服务生跑腿还给不少的小费,酒店上上下下都喜欢他们几位。

吃午饭的时候,张学义的老娘和翠儿都不会吃,她们第一次见西餐,张学义以前总来奉天,他上学的时候张大帅就总领他去外国的酒店吃饭,他早会使用刀叉,也很耐心的教老娘和老婆吃西餐,他把牛排切好了端到老娘面前,然后又帮老婆切牛排。


翠儿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好苦呀,跟中药一样。”

“那是洋茶水,你把糖和牛奶加进去才好喝,试试吧。”张学义坐在一边切着牛排还教老婆喝咖啡,桌子上除了咖啡还有红酒。

吃完饭张学义的老娘不太开心,“真不该和你出来,这外国人做的菜真难吃呀,肉还生的呢就端上来,调料也懒的放,居然摆在桌子上,上菜还上错了,怎么和广州人似的先把汤给端上来了?这还连炒菜都没有,晚上还是我出去寻个其他饭馆吃饭,你们去不去?”

“我还陪她买衣裳,不知道几点吃呢,您想吃就吃,不用等我们。”张学义知道老娘的自理能力很强,她年轻时候也闯荡过。

下午张学义带着翠儿逛洋货商店,里边吃的用的要什么有什么,好多都是翠儿没见过的,张学义陪她买了几件西式的服装和中式的时髦衣服,等买完出来天已黑下来,他们俩找大酒楼吃了饭才赶回酒店。

一回房间张学义见老娘坐在沙发上喝茶,桌子上多了一套茶具,“这是从福建人的商店里卖的,看着茶叶多好。”

“您吃了饭没?”张学义问母亲。

“吃了,外边的大饭馆可多呢,我吃了点涮羊肉和烤鸭,味道可比洋菜好吃,我还给你带回点点心,免得你们吃不习惯外国菜。”张学义的老娘还很心细,怕他们被洋餐吃坏身体。

“我们也吃了,去鬼子的饭馆吃了点寿司和料理,比西餐吃进去好受点。”张学义忙了一下午进门放下东西坐在沙发上歇着,翠儿拿着几套洋装去房间里边换。


正在房间里很安静的时候外边响起一阵脚步声,白天张学良就得到报告,听说他刺儿头干兄弟来省城,晚上他派于学忠去代表自己看看他来干什么,探探风声,真怕这小子一高兴拿着大帅送的ZB26机枪跑到日本租界里闹腾去,那自己可就被他拖下水了。

房间门一开,张学义看到一个年轻的哪军官,帽子上已经不是五色星的帽徽,他认得的这名军官。于学忠是张小六子的死党,不过自己穿了身西装,倒是晃了下于学忠,于学忠差点没认出来,心想我别敲错了门。

“什么事呀,大冷天跑到我这?请进来坐吧。”张学义把他请进房间里来,外边的副官卫兵什么的都在在门口站岗没人跟进来。

张学义也没跟于学忠客气,关住门直接问:“找我们什么事?”

于学忠客气的说:“我们司令已经帮您安排好了去处,他打算送您去上黄埔军校,或者去南方的军队里当个军官什么的,这样你也好有个谋生的地方。”

张学义心想小六子你太看不起我,我还用你安排生活?大帅给我多少东西,光机枪、冲锋枪、盒子炮还送了很多,还有望远镜、军用地图、指南针等等东西,我有这些东西就是我自己的资本,我有这么大的本钱还愁打不下自己的地盘?谁用你安排,你安排我那我的兄弟们怎么办,他们没几个上学的,我现在混就是为了他们,凭我自己和家里的那点积蓄,上完高中和大学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才不去上狗屁军校更不去南方当什么军官。张学义冷笑了几声,“多谢好意,我自有主张,就是当乞丐我也不去求他。”

“可司令给蒋总司令的推荐信都写好发出去,连您的资料也发过去,那边已经开始准备着,您要不去多扫少帅的面子?”于学忠没见过不想当官的,这可是头一回,送他去中央军当官还不愿意,难道小排长就那么没吸引力?

“我说不去就不去,至于其他的不用他管,你走吧。”张学义一挥手就请他走。

于学忠心想这孩子还很倔?挺难对付的。

“告诉小六子,他在东北我就不呆这儿,我不愿意和他呆在一起,我以后不来他地面上玩。”

于学忠看他态度不好,就没把支票给他,反正少帅有钱也不能给这样的人,过几天把支票再给少帅,这小子这么坏就应该让他受点罪。

张学义打发走于学忠换了个表情继续和翠儿聊天,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一九二九年的春天,张学义不等天气转暖就带着老婆和老娘上路,他们坐火车直接去了北京,去北京可以让老婆和母亲来这座繁华的大都市好好玩玩,他们下火车直接住进六国饭店,来这里吃喝住宿的可没有一般的人。曾经北洋的风云人物有不少就在这里住过,因此这里也是全北京最贵的酒店。

他们在北京玩了一个礼拜才又坐火车去了天津旅游。

这躺出门可让翠儿没少享受,正宗的北京烤鸭和东来顺涮羊肉都吃过,还去了丰泽园等有名的大饭店,北京的小吃多的让她记都记不住,几乎她都被地方小吃给吃胖了。

北京还有遍地的戏院茶楼,里边唱戏、说书的十分热闹,每进一个地方张学义就选上等包房,不进乱哄哄的一楼大厅,他们坐在二楼包间喝着茶水吃着小吃看戏听书,过着像富豪公子哥的生活。

张学义一家人把北京、天津、保定、济南、青岛等北方城市全玩了一圈以后已经是夏天,他们一家就去了太原。这里山西名吃也不少,尤其是本地的刀削面是一绝,张学义和翠儿坐在饭馆里吃着山西菜喝着汾酒心情十分愉快。


翠儿已经习惯过吃喝玩乐的日子,习惯了在大城市里呆着,不过她适应能力强,只好不自己家稍微好点的地方她很快的就会喜欢上。

“翠儿,咱们去了这么多地方你最喜欢那?”张学义喝着酒问老婆。

“最喜欢北京、天津、济南,你以后还会带我去么?”翠儿显然是没玩够,她那岁数在现在来说就是一个小孩子,当然喜欢玩,这很正常。

“当然会去,天下大着呢,古都西安、洛阳、开封我们还没去呢,还有南京、上海、长沙、武汉、成都、重庆好多地方,以后有空都陪你都去看看。”张学义现在是口袋里有俩钱儿烧的,有钱一点也存不下,带着家人没事就消费,把他去年赚来的钱基本全花光,反正沿路没也大城市,大宗消费也不多,盘缠还够他返回山寨。


进入人烟稀少的关中南部地区,翠儿问:“这地方怎么人这么少呀?好要多久就到家呢?”

“快到了。”张学义转过头看看老妈,老妈骑马很专业,而且还能骑马跑起来,翠儿刚学会骑马但是几个月没骑又忘的差不多,路上跟她走速度快不了和坐马车差不多少。

“娘,这道您还走的习惯么?”张学义问他母亲。

“比我年轻时候走的道好走多了,这里怎么没胡子呢?”他母亲好奇的问。

“我在的时候就灭了一群,现在一路走过来没发现有劫道的,百姓出们走亲戚或者做生意安全多了。”张学义刚说完远处就跑来一支马队。

为首的是钱瑞,还有莲儿、刘二才、红玉他们四个人。他们骑马下了山打算去几十里外的县城做点买卖顺便买点东西,从春天开始他们就频繁出动抢劫了不少当地的保安团驻地和民团的武器,也抢劫了几十家大财主,另外还和周围的几伙土匪频繁开打,经过多次激烈战斗,这片土地已经被他们占据,遥远的县城就成了他们最近的目标。


钱瑞和刘二才背着M1921冲锋枪,马上还挂着崭新的毛瑟步枪,腰里挂着双盒子炮和马刀,两人骑马走近了一看是横把马上飞身下马,跑过来就作揖给张学义行礼,“你可回来了,都想死我们了。”

张学义也跳下马拉着两位兄弟的手说:“我也想你们,两位大哥都挺好呀,我把家都搬来了,这是娘,这是我老婆。”

四个年轻的土匪马上打招呼,“老太太好,嫂子好。”(按照岁数说钱瑞和刘二才都是比学义大,但为了显示出对头领的尊重,对他老婆就叫嫂子,其实叫寨主夫人合适)

“好好,马上回家,大家好好唠扯一会。”张学义的母亲看到两个年轻的女土匪非常高兴,就像是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一样,自己的儿子不简单,已经拉起了自己的队伍。


山寨的临时寨主张忠正在议事厅内思考着未来,现在他是代理指挥山头,实际战斗指挥是自己的儿子,或许是干土匪太熟练了或许是干的太久,他有点厌烦,真盼望寨主早点回来。张顺和张学义一个样子,他带着他前来投靠的江湖游侠组成一支精锐铁骑,经常奔袭近两百多里地袭击远处的富商和地主,回来时候战利品带的满满的,把聚义厅堆的满满的。

张顺把钱积攒起来,等张学义回来再决定如何花出去,这小子对他大哥是忠心耿耿,张学义平是对他太好,俩人小时候好的跟一个人一样,从小张学义就把张顺当亲弟弟对待,自己有什么都要分给他一半。

前山守寨官正坐在山门后边哼着戏,看一群人到了山门口,寨门官马上大开中门迎接,他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小伙子就知道这是真正的大寨主,因为那些头目不会对一般人这么尊敬,自己来的时候寨主爷已经回家探亲,他开了门马上给寨主鞠躬,“寨主爷,您回来了。”

张学义下对手下人笑了笑,“新来的吧。”

“是新来的,我以前是大胡子的朋友,现在托您的福在这里混碗饭吃。”守寨官嘴皮子很溜很会说话。

“月例多少?”张学义问。

“张忠大叔给定的五块大洋。”

“太少拉,你以后多跟着我出去,保证你一个月进赚十块,我这里包吃包住,出去跑路也我花钱,你看行么?”张学义很会收买人心,对于真心和自己走一条道的不用说钱,比如钱瑞和二才,其他人么多少让人家捞点,要不谁跟你卖命呢?一个月十个大洋,在那年月不算少拉,那可算是发横财。


进山以后张学义进了议事厅,张忠还是一个老管家的样子,“少爷您回来了。”说着请他上正座。

“叔,您最近辛苦拉,我把家都搬来,以后我也好照应我娘。”张学义从小就很尊敬他,没把他当用人或者外人,对他依然很客气,说着从身上摸出个金烟锅来,“路上没发现啥好的,这个孝敬您。”

张学义转身把老娘请到正座上,“大家都坐,今天也就是见见面,没什么正事议论,就是看看大伙。”

张顺马上吩咐仆人上茶上点心和水果,让后厨做酒席,安排完他站在少爷旁边。

“大哥,最近我们没少发财,也征募了一些兵丁,招兵时候我只挑选穷苦人家的子弟,尤其是受了恶霸地主和土匪欺负的人,其他人一律不用,他们和地主土匪有大仇,都是我们几个个报的,我看用他们保险。”钱瑞独自闯荡江湖时间最长,他对用人这方面很有研究。

“干的好,兵不在多在于精。”张学义不希望太多人参加,人多消耗大是负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