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五十三章 教员?学员?(一)

潭轩 收藏 6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车子载着我开进了一个军营,你们一定想象不出我当时第一个反应是什么。我坐在车子上哭了!在演习的时候我被他们打得自己都不能走路了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可是现在当我进入到这个军营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是不听控制地不停地向外涌。你们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哭吗?因为我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就像上了天堂一样。大门是崭新的自动铁门,镀着层防锈材料,奕奕生辉。营房像花园一样,你几乎看不到露在表面的土,只有绿油油的操场一角有一个泥潭,这是一眼望去唯一露在表面的泥土,显得非常刺眼,估计是训练用的。士兵们都穿戴一新,迷彩服和贝雷帽好像是刚刚浆洗过的,大牛皮靴子擦的增亮。远处的400米障碍跑道上的器材也是全新的。这里还有民航客机壳子、用来滑翔练习的高铁塔、四面使用的攀登楼……甚至还有我叫不出名字设施。我好像来到了江南水乡,这里的一切好像都是经过了雨水的洗涤和滋润,处处透着一种被营养过的富庶。

我为什么会哭?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那些连想都想象不出能有如此富庶地方的我的那些兵们,我的那些兄弟们!我们的连部是个什么样子?连一幢楼房都没有!操场上除了土就是我们士兵在训练中留下的脚印和汗水。我们到现在为止吃的还是高氟水,长期饮用至少会增加钙的流失。就这样我们还要感谢当地政府为我们开通了自来水,不用像以前一样自己从井里打水了。我们的厕所都是土式的。看我小说的读者你们有几个知道什么叫土式厕所的吗?写到这里我的眼泪就已经像那天一样流下来了。土式的厕所就是用水泥抹得一个长方体的坑,大家在那里解手,然后定期清理出来,埋在菜园子里。我在三班蹲点的时候就曾干过这活儿,一铁锨、一铁锨慢慢的往外铲,尽量别把屎尿撒出来。那天刚刚立夏没几天,天气不热但就是这样我中午的饭菜全都从自己的胃里跑出来了。你们能想象一个像我这样的贫农来到这样一个富饶的地方——而这仅仅是兄弟部队的驻地——的时候,我心中是一个怎么样的感觉吗?都是解放军,都是保卫祖国的战士,都是将来要浴血疆场好汉难道他们就应该天生是千里马,而我们就天生是在磨坊中终老一生?

你们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吗?你们绝对不能!就连我们的团部都没法和这里相比!团部三幢楼房里只有一幢是10年内新建的,其余的都是平房。再看看这里,一切都是全新的!这时候我怎能不想到我们的战士?他们每日艰苦的训练,就是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还能有像狼崽子这样的天才神射手。他们每日都要承受除了训练以外的生活负担,就是这样也不能降低他们对训练的热情。我哭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他们。他们和你我一样,我尊重他们,欣赏他们,敬佩他们。是许许多多像他们一样的最普普通通战士的付出才有我们国家现有的安定,就是他们这些人铸就了我们钢铁般的长城!

可是我真心疼他们啊!我珍惜他们的每一滴汗水,我看重他们每一次的付出。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们毅然选择留下。为了一个提干的名额、甚至仅仅是一个转成士官的名额儿拼命的训练……一想到这儿我的心就像被人揪住一样,本来是一颗刚强的心,如今软得像一滩泥,你就是不碰它,它自己也会流出液体。那是什么液体呀!那是我的心血呀!我的心也在哭泣,在流泪!

就这样,我在车子里看着外面的美景,无声地哭泣,我知道我太失态了,可我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我自己。单单从感情丰富这一点来说,或许我就不是一个好军人。但是请你们放心,如果战争明天打响我一定有勇气带着我的兵第一批跳出战壕冲向敌阵。可问题是现在的环境不一样。说白了这可都是一个妈的孩子呀!差距咋就这么大啊!?

车子慢慢的停下了,林峰赶忙热情的迎过来给我打开车门。却发现了一个哭得像孩子一样的我。“潭副连长?你、你没事吧?”是林中校亲自来接的,这规格可不低了。

这声音一下子把我拉了回来,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现实。这里可是在兄弟部队,我决不能给兄弟们丢人。“哦,没事儿。车开得快,风吹的。”

“哦,没事儿就好。”显然,对我的解释并不相信。那我就给您介绍一下工作安排。

听了他的安排我多少对这次授课有些认识了。他们当然是看重我的一些实战经验以及对一些计划的理解和思路。但是我觉得他们更大的意图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软、硬件设施,从而说服我加入进来。每一个军人,不论他是士兵、士官还是军官看到这样的设施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不动心我能哭的这么伤心吗?但是我不能接受他这样的好意。因为我不能仅仅为了我自己,我还有我的兵,我要带领他们一起在这样的环境下训练,这就是我到了这里立下的誓言,一个非常坚定的誓言。

“谢谢你的好意,参观计划就免了吧,既然授课时间都安排在了晚上,那么白天我请求加入到你们队伍里一起训练,我想你不会有意见吧。”

“你是客人怎么好叫你也跟着训练呢?”

“没关系,我总要了解我是给怎样的特种兵授课吧。”我有点挑衅的说。

“我可以把训练计划拿给你看。”

“这个当然也要看,不过要是不亲身体会一下我的课还是会受影响的。”我坚持。

“你刚刚才解除禁闭,身体不会有问题吧?”

就连这他都知道,“放心我没问题。刚出来更要多活动一下。”

“好吧,我来安排。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他会带你去你的房间。晚上吃过饭我会把训练计划拿给你,晚上就有课。明早我就给你安排入队。”

我非常满意的点头:“太感谢了。”

“如今我们的地位是平等的了,希望你能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意想不到达不到,不过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点点头,满意的笑了。

一切都按预先说好的进行,晚饭后训练计划被送来了。这个月的训练计划以体能为主,间或射击、枪械和装备知识以及队形战术。不出我的所料,从这上面根本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东西,和一般的侦察部队没什么区别。心想又和我玩花样,10公里跑,是越野?山地?还是塑胶跑道?是负重?还是没有负重?负重多少?这里面看似简单其实差别还是很大的。对此我微微一笑心想,不用问到时候练了就知道了。“小王!”他算是我的具体接待人员了。

“潭副连长,您有什么事?”

“以后别什么副连长,叫我小潭就行。要不叫我潭排也行。连里的人都这么叫我,我听着也顺耳。”看到他点头,我继续说:“麻烦你给我找几块砖和一个背包,还有一个满负重的背袋。”

“你要几块砖呢?”

“你们的背袋多重?”

“30斤。”

“那你就给我弄20斤的吧。”

“是。”

晚上,大家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是例行的政治学习时间,现在腾出来都给了我。开场白介绍是林峰作的:“我想大家都知道了,潭轩中尉是Y军区A军D团直属炮兵连副连长。我们这次演习的指挥部就是由他组织摧毁的。所以这次请他来就这次演习提出自己的看法,以供大家参考。”下面礼节性的鼓掌。

我开始讲了。今天是第一天出于礼貌我原先的计划是讨论我们团部被攻破的那个战例,从而引申出没有完美的防御这一我演习后总结的得意结论。可是我的心情不允许我这样做。我心里不服气啊,你们凭什么有这么好的训练条件?你们都厉害在哪了?第一天我就要你们出出丑。于是我的第一个战例改成了炮轰他们的指挥所了。

很显然,大家都没想到我会用这个战例开篇。在我详细讲解行动过程的时候底下时不时出现了小声说话的情况。我充耳不闻,继续按照稿子讲,一旁的林中队毕竟高出一筹听出些门道。因为我的记述和后来的报告是有出入的,我的记述更加的详细,甚至解释了其中的原因。而底下的士兵因为他们的骄傲和我的不礼貌正在错过这些最精彩的部分!

“潭排,请您先停一下。”他非常礼貌的打断了我。“二班副,请你说一下,潭排为什么会发现我们指挥所的位置。”

当他打断我的时候底下就已经安静来下了,一个壮实的少尉站了起来:“报告,潭轩说他发现了我们阵亡士兵的地图。不过他们一炮下去人都死了地图怎么还会是完整的呢?”底下哄笑起来了。

我知道他是故意捣蛋,大家是在起哄。我也笑起来了,笑得比他们都大声,看到我笑他们反倒不笑了,我对他说:“你提的问题很好呀,不过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而是应该找导演部的人反应,叫他评判一下,这个地图的完整性。”我的这个笑话还是博得了少数战士短暂的笑声。

用不大但是很威严的语气制止道:“潭排!”林峰看我们在他面前打嘴仗很不高兴。他比我官大又是主人,我不好再说什么了。他对那个二班副继续问:“可你是知道的,我们的地图上不会留下任何痕迹。那么潭排是怎么发现的呢?”

这部分在报告中可没有,他光注意小声说话了,哪里能听得到这些?“林中队,我,我……”

“你什么?不知道是不是?”

红着脸点头,眼睛甚至都不敢直视林峰。

特种中队长也不是吹来的,一句话就能把这个家伙给制服了。冷冷的道:“全副武装20公里,现在就去。课结束以前回来报告,明天我要看到你的检查。”

我听傻了,他这么厉害呀!你知道我准备了多长时间的课啊?听他的意思要是不能准时回来报告就要打回原部队了!作为客人我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说句话,为了我以后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更为了这个有点愣头青的二班副。说真的我挺喜欢他的,尤其这调皮的个性。

看着他就要出去了,忙道:“等一下,”对林峰说:“既然你请我来,就应该对我十分了解。”他点头。“那你也应该知道我刚到连的时候,我就主持了一次集训正是那次集训我们基本攻克了翠鸟战术的技术难题。可是在训练中有两个班长打架。”没等我说完,他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你是不是要说,我不能影响你的授课计划?”他的口吻像是在嘲笑我。

我点头,“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他无非是要埋怨我,不制止底下的说话,还有不应该插手他的命令。我解释:“但你应该了解我的带兵思路:如果战士不认真训练,不是战士的错而是带兵人的错。况且这还是在我的课堂。”我针锋相对。

他没词儿了,那意思是要看我怎么办。我心想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也没别的本事,打一架不就完了吗?“你做回去吧,晚上课结束了留一下。”我说的非常轻描淡写,不过林峰冷笑了一下。那意思你以为你是谁呀,能打的赢他。我回了一笑,打不赢也要打呀!总不能叫你把他给踢回去吧。接着继续讲下去了。有了这一次的风波,大家对我的课明显重视了,有的人还时不时的纪录,弄得我反倒紧张了。通过这个案例,我总结的教训是,细节决定成败。

“如果各位在这次行动中将导演部的电台一同毁掉,如果你们发现你们的笔在地图上还是留下了痕迹,如果你们不是过于轻敌借调普通的侦察兵进行指挥部外围的防守……所以说一个完美的行动计划必须要考虑到非常小的细节,当出现突发事件解决起来也要尽量考虑到细节。因为细节决定成败。”很显然我的这第一课还是比较成功的,我看到了底下的士兵频频点头。“好这一课就讲到这儿,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下一节课我们讲,‘给敌人犯错误的机会’谢谢大家。”我起立行礼。底下鼓起了掌,显然不仅仅是礼节性的。之后都列队回班了,整个礼堂只留下了我、林峰和那个二班副。

问林峰:“你们练格斗用护具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