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五十二章 探监

潭轩 收藏 9 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每日我随着太阳、月亮还有餐时有规律的变换着自己的项目。写心得成了这一时期我最主要的工作。

我首先反思的就是在团部的防御体系中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破绽,而我们却没能发现?绞尽脑汁我笑了,最后终于明白自己的问题了。这有点像木桶,组成木桶的木头永远不可能是一样高的,不论你如何加高它们总会有最矮的那一块。而我把计划设计的太过完善,这恰恰就是最大的问题。因为世界上只有完美的进攻,从来就没有完美的防御。耗资两千亿法郎的马其诺防线堪称完美了吧,可最终结局如何?墨索里尼被囚于高山之上仅有缆车可以到达,最后不还是叫德军伞兵救走?朝鲜人民军一路高歌猛进又怎么会想到美军居然在两个小时内成功登陆,占领仁川?这就是战争!根本就不存在完美。我拼命的加高每一块木片,但始终就存在最矮的一块。我想如果我在别的地方有什么漏洞的话,他们的进攻方向也一定会被修改。更何况我的用意是诱杀,为什么不故意设下一个漏洞叫来他来攻呢?所以,我应该给对手犯错误的机会,而不是把他逼上正确的路。

仔细想想,其实对手——特种部队的计划也不是十分完美。甚至可以说他们每一个计划都是在冒险。林峰化妆侦察就是在冒险,但是这是有道理的。一般的军官谁会亲自出去买烟?还不是叫小兵们帮着买?这些人的警惕意识本身就差,再加上都很年轻一来二去混熟了,什么话套不出来?别看他们不参与计划的制定和修改,不过天天站岗放哨耳朵还都是在的,什么计划他们会不知道?使用这种方法搞情报,真应了几句老话: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再说这次攻击团部吧。就算天黑,下雨冷,但是如果我们的战士穿着雨衣——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守在山顶的——这时候拿滑翔伞飞下来难道他们会发现不了?一旦被发现不就都成了活靶子了吗?再说他们的前指位置,靠的前线如此的近为什么有这样的胆量?除了艺高人胆大还不是因为那里不具有战略意义吗,一般侦察兵不会去那里侦察。所以说他们的计划其实细推敲也是千疮百孔,只是不容易被发现而已。

就这个思路我引申下去,什么是决定战争胜败的根本因素?是情报!为什么红军在演习中处处处于上风?还不是他们有一支强有力的特种部队搞情报?只要有了完整可靠的情报我们就能分析出敌人哪一块木片是最矮的,我们就能知道我们需要攻击的目标位置在哪,我们就能知道应该何时发起攻击。而在演习中我们如何得到情报?是侦察兵!现如今的战争之神不再是什么火炮了,没有侦察兵的情报它们就像没了眼睛的巨人不知道向哪发力。这时候我从心底深处有了一个渴望,一种强烈挑战的渴望——我想做新的战争之神侦察兵。但是这情感没有使我多停留,我的笔还在继续走动着。从细节决定论到多角度思考;从调动士兵参与的积极性到集思广益寻找方法……我的大脑不停的思考,我的笔不停的游走,手下的白纸一张张的被写满。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突然外面出现了声音——杂乱的脚步,久违的人的声音。这声音不是哨兵发出的,因为他们上岗、下岗就像机器一样一成不变。这是有生气的活人发出的声音。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冲到门前,透过玻璃我看到了三个人。王平、郑排长还有一个警卫连的排长,就听见警卫排长说:“开门。”

哨兵说:“团长有命令:没有他的许可谁也不能进去。”

“叫你开门你就开门,哪这么多废话。”

郑排长说:“谢谢你帮忙,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找谁了。”

“没说的,咱们谁跟谁?我在门口给你们望风,有情况通知你们。你们慢慢聊,不会有人来的。”

门开了,王平和郑排进来了。见到我有些不忍了。我可以想象自己当时的样子有多破落,头发不梳,胡子不刮,好几天没有大活动量也就精神不起来了。再加上自从阵亡以后衣服一直没洗,满屋子汗脚味儿,内务更是一塌糊涂。这个环境、这个精神面貌,对于看惯了我一直保持良好面貌的他们来说,我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你怎么成这样了?”心细的王平有点受不了了。

“你在这儿带几天比我强不了。”我的傲气依然如故,“先别说我了,说说演习的情况吧。”

“我们输了。”

“这我早猜到了,怎么输的?”我平静的问。

“你怎么会猜的?”

“这个你甭管,反正演习前我就猜到了。说说具体怎么输的吧。”

“你阵亡的当天我们的防线就被攻破了。”

“这么快?”虽然我早就预料到最终的结果,但还是没想到会发生的这么快。

“他们不仅攻击了我们团部,当晚还攻击了B团和C团的团部。”

我恍然大悟难怪他们的前指会如此靠近前线了。看到我神情有变他停下了,我马上说:“继续说。”

“除了咱们团由于你的迅速反应我们马上恢复了指挥,其他两个团指挥全部中断了。你的广播红军总部也听到了,于是修改了计划,攻击B团和C团的交接部。我们的防线一下子就垮了。幸好政委指挥得当咱们团迅速插上,不然我们输的会更快。”

难怪那个大队长会这样轻松的和我一起去导演部,原来他早就完成了任务、成竹在胸了。不过听到团里立功,我笑了。“看来设立两个指挥所,还真设对了。”想了想我抓起笔来添加新的理论。我们的指挥系统有待加强,不能像现在这样的树型结构了。一旦有一环被摧毁他后面的分支将会失去指挥。一支得不到统一指挥的部队能难想象在战争中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看到了我写的稿子,他们两个也拿起来看。我写完了一段抬起头对他们两个说:“看了可别白看呀,要提点意见出来。”

“你的理论水平太高,我可提不了。要提你还是找王平吧。”郑排一半是谦虚,一半是真诚。

“写的还算不错,就是不成体系。还有就是你的这种不求防守,只求进攻的理论我不能苟同。”

我笑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一定会说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城池长时间没有被攻破,怎么能说没有完美的防御呢?”看到他点头,继续说到:“其实我们说的是两回事,我给你举古罗马的例子吧。城池坚固的迦太基城的沦陷,是战略意义上的失败,而不是战术的。而罗马城被誉为‘不破之城’不是因为他城池有多坚固,相反它甚至比迦太基城的防御体系还要略逊,而是它长时间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军事等多方面处于优势地位,所以别的军队都不可能打到它的城下,那他自然就不被攻破的了。这也不是从战术角度可以解释的。我所讲的是没有一个防御体系是没有弱点的,是从战略角度上说的。因为有弱点就有可能被攻破,之所以没有被攻破并不代表不能被攻破。只是由于战略战术、思想意识的局限等多方面原因而未能达成目的。”

“这就是你所谓的木桶理论?”

我点点头。

“看来我这个是白准备了。”他也拿出了一份稿子。

我拿了过来一看,被感动了,原来是一份检查。“谁说我用不着的?走走形式的时候还使用的上的。”

“你取笑我形式主义了?”

我非常严肃的说:“不是你形式主义,而是这个大环境的要求。你问问团长知不知道这是形式主义?他还不是照着做?”

“背后说人的坏话可不好。”门开了,团长进来了。后面还跟着那个警卫排长,很明显是被团长发现叫住了,没能送成信儿。不过我也很欣慰,知道团长虽然不来看我但是却一直关注着我。不然我这里刚一有动静他怎么就来了?

我喊道:“立正。”犯了错误就更不能缺了礼数了,王平和郑排是为了我才来的,为了他们我也要老老实实的。“报告团长,这是我的检查。”我把王平和我写的都抵了过去。

“嗬!人来的还真齐。”伸手接了过去。“你们不知道我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准来看他的吗?”

“知道。”

“那怎么还来?”

“作为指导员关心连里每一个同志的生活是我的职责。”王平这么和团长说话,叫我没有想到。

郑排也跟着帮腔:“是呀,团长。跟您说了好几回了您都不理我们。这都好几天了,要是再关下去人非关出毛病不可。”

“不得了,连王平说话都带刺儿了。你们两个还真是一对儿。”

“团长。”王平语气缓和多了:“您可以去我们连看看,都没心思训练了。两个连长都不在,整个部队就像少了魂似的。好几个兵见了我的面没别的话,就是问潭轩的情况,叫我捞他出来。都知道是因为袭击特种部队才被关禁闭。很多士兵想不通,弄的整个部队心浮气燥。”

“这里面是不是以一排闹的最凶呀?”

毫不隐瞒;“是。”

听到这里我的心很难受,我不想因为我而影响到连队和他们个人:“团长,”可我想不出怎么给自己求情。

团长坐下来一边看我写的检查一边说:“怎么现在说不出去了?平时不停能掰活的吗?你看看这个禁闭室,你再看看你自己。禁闭室是一个反省的地方,你看看现在。这不都成猪圈了!你自己呢?内务不整,头也不梳,还有你多少天不洗脚了?满屋子的咸鱼味儿。你在军校可不是这个样子吧。怎么才来野战部队不到一年兵油子味儿就这么浓了?”一口气看完一章抬起头问我:“认识到错误了吗?”

立正:“团长,您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这话怎么讲?”

“您要是听假话王平帮我写了一份检查我可以照着念。”我知道他在外面都听到了,所以也不隐瞒,“如果是想听真话的话,您手中的就是我的真话。”

“难道说你抗命还有理了。丢下部队不顾去攻击特种部队还对?”

我非常认真的说:“团长,正如那天我在临时指挥所和您说的一样。如果是在真正的战场上,我不可能去听一个死团长的命令。况且,我已经向总部汇报了当时的情况。再说收拾残部向政委方向转移郑排不也作的挺好的吗。”

叹了一口气,“我一猜你就会这么说。本来是想把你关在这儿好好的磨磨性子不过现在看来情况不容许了。”

我们三个疑惑的看着团长,“团长,您不会不要我了吧。”

“不是我不要你,是有人跟我抢来了。”

“是特种部队吧,自从林峰被我抓了以后他们就盯上我了。”

“你小子就是太聪明像什么都知道似的,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不会了,特种部队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

“希望如此吧。这次特种部队是受我们军区的邀请来参演的,他们临走的时候向我们提出邀请,希望你过去给他们进行一次短期讲学。因为他们知道有很多新战术、方案都是你提出并参与具体实施的。军区领导已经同意把你借调一个月了。”

“我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

“哦,那我需要带着我这篇检查去。”

“别忙,等我复印一份你再拿走。军区还等着我们的演习总结呢。”听到此我们都笑了。我笑着说:“这么说我的这篇检查算是通过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