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五十一章 禁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我强打精神,向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看去。是林峰!我明白了,我们提前赶到了,可是被他们发现了,我们居然没有发现这一点,于是就有了前面的一幕。如果我们再晚半个小时的话,想到这里我突然笑了。笑引发了腹部肌肉的痉挛,走不了了。我终于忍不住开始哼哼。真丢脸,为我大家都停了下来。这时候林峰又弄了一个刚才的那玩艺,并开始给我揉肚子。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点来,从口袋中把那把小枪拿出来了:“这是还你的。”

“你留着吧,送你了。”

“怎么有好的,不要旧的了?”反正已经阵亡,我有心情开玩笑了。

“你说过要我自己来取的,可是我并没有取来。”

“我们的团部都被你们端了,你还要怎么样?”我有点着急了。

“可我不还是没取来吗?”他笑了笑。

我也笑了笑:“这不,所以我给你送来了。”

他苦笑了,“你都送到我们特种部队的前指了。”认真的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你曾经对我说过的吗?我现在的地位不平等!所以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再说叫死人开口,你不成上帝了?”

看到我狡猾的笑,一脸的无奈:“算了,不说这个了。那把枪真的送你了,我已经和我们大队长说了。”

知道枪不能随便给人的,他能把枪送我实在是天大的面子。不过我可不能这个领情:“要它做什么?我们哪又没这种枪的子弹。”

这下该他得意了:“要子弹还不容易,到我们大队作个班长,子弹管你够,怎么样?”

“他已经是我们副连了,还会去你们那做班长?”狼崽子不平道。

我笑了:“狼崽子,别瞎说。他们那里人少可是建制高。估计班里最差的都是士官吧?”

“潭连长,对我们那还真熟悉呀!”他即没否定也没肯定。

“你是不是山西人呀。生意做的这样精,用把枪换个人。”

“在那里能发挥你最大的潜能,我相信你不会没兴趣的。”

“是的。我有兴趣。不过……”我看了看身边的战士。

“舍不得他们?”

我点点头。

“可他们早晚也是要离开的。你们部队提干、转士官指标很紧,这你知道的。”

“你不会全盘接收吧。”

“你以为你是谁呀,特种部队可不养闲人。你要来都需要特批!而且还要经过严酷的训练,我相信你能过了。不过你过不了也没关系,因为……”

接过他的话,“因为我可以去你们大队作参谋。不过你好像忽略了,我们军区也要组建特种大队了。”

“能有你的份?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是从侦察部队选拔。”

“事在人为。”我从牙缝中把话挤了出来。

来到了指挥部,我发现一个红军上校没了胸条,我笑着对林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带胸条的习惯是跟谁学的了。你们的头儿都不带。”我知道他是阵亡的,只是故意给他们难看。

我这一句话把他们大家都给得罪了,一个个对我怒目而视。要不是两个领导在我估计别说是骂声了,拳头也会上来了。我对此视而不见,反正有导演部的人在,挨了打能叫你们扣分我也算赚到了。再说真打起来我未必会吃亏,我还是这么的自信。狼崽子他们以眼还眼,同样是怒目而视。

走到导演部参谋那里,立正行礼:“蓝军D团炮兵连副连长潭轩以及三名战士已经阵亡,听候指示。”

“潭轩?怎么听这名字这么熟呢?”导演部参谋礼貌的问道:“你就是刚才利用导演部电台传达团部遭袭的那个潭轩?”

有点不好意思的点头“是。”

林峰插话向大队长介绍:“这就是我给您说过的潭轩副连长。这次他们团部的防御计划以及演习前他们炮兵攻击我们使用的翠鸟战术都是他制定并参与实施的。”

那个大队长没什么表情,仅仅是向我点了一下头。我也礼貌的微笑以作回应。

导演部的参谋对我说:“现在就派车把你和大队长他们送去导演部,那里会有人接待的。至于你们……”对我身后阵亡的兵说:“等车回来就送你们去总部。”军官就是待遇高,就连阵亡了待遇都不一样。主要怕我们回到总部都成参谋了,所以导演部要统一看管。

和他们坐在一辆车里,我想着自己的心事。到了导演部我怎么面对团长呢?他会怎么收拾我呢?身边被我干掉的军官们对我一直怒目而视,我知道他们对这次吃亏很不服气,我对此不屑一顾。不过那个大队长倒是很神秘,始终面无表情,好像对这次指挥部被轰无动于衷。这才叫大将风度,拿得起放得下,输就是输了。我对此非常钦佩,不过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也许就是指导员所说的没长大吧,至少是其中一个方面。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到了导演部我找到了自己的部队,帐篷外就能听到团长的大嗓门。在帐篷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运足了气后中气十足的对着帐帘大喊:“报告!”

“进来。”好像是团长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异样。

进入、立正、行礼:“报告团长,我阵亡了。不过我把特种部的指挥所……”

没等我说完,狂怒得对我喊:“潭轩!翅膀张硬了是不是?刚刚是个小小的副连就他妈的敢抗命了。不就是一个前指吗?就为这敢抗命!要是在战场上我就先枪毙了你!……”我就笔直的站在他对面,感受着狂风,感受着暴雨,感受着雷电。我心想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现在这些总比回去挨收拾强。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暴风雨很快的就过去了,对外面喊:“小王!”

司机小王进来:“到!”

指着我,“把他马上送回团部,立刻给我关禁闭。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去看他,谁也不许和他说话!”

“是。”小王敬礼,走到了我的身旁。没办法,给团长敬了个礼,只好跟着司机出去了。还没走出门,团长说了一句很暖人心窝子的话:“回去先叫军医给他的手包扎一下。”

禁闭室,空间异常的狭窄。一张床几乎占了整个房间的一半,再加上一套洁具整个房间就连走动的地方都几乎没有了。没有窗户,阳光唯一的通路就是门上的一个小小的四方玻璃。没有电灯,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日常用品以外唯一多余的东西就是一大打子的纸和一只钢笔,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了。还用问吗,这里就是叫你好好反省,认真写检查的地方。实话实说这不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禁闭室,至少还有阳光能叫我计算天数,不至于打乱我的生物钟。不过第一次住还是有点不习惯,心烦意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好。在屋子里折腾、对着门口想和哨兵聊天这一切都没有用,时间慢的就像虫子爬。折腾累了,坐在床上思考应该干点什么,我想到了小说《象棋故事》里面的主人公,可他还有一本棋谱呢!我告诉自己不能无所事事,否则会被憋疯的。写检查?我有什么错?我从来不觉得去攻击特种部队是个错误,一个团部都舍得去当诱饵,牺牲我们四个又何妨?更不用说他们的头头还有几个参谋都被消灭了。这时候我又想到王平了,如果他在他一定会帮我写一份极其深刻的检查。像这种写报告、写检查的工作每次都是他来做的。想到这我笑了,这次他也应该主动的来做吧。哪我做什么呢?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位围棋大师曾经说过,人一生有书、有棋那他的一生都会是充实的。可是我现在呢?棋也没有书也没有,有的只是一张张的白纸。

禁闭室真是一个消磨意志的好地方,仅仅一个下午我的一腔怨气就化为乌有了。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我胸中的怨气也像这阳光一样,一点点的减少直至阳光彻底离开了我的视线、离开了我的心。秋天雨后的月亮又高又圆。月光射了进来,虽然它的光也是太阳发出的,但是它毕竟不再是阳光了,而是月光。我胸中再有气可那也不再是怨了。看着皎洁的月光,它柔和的撒在大地上,落在了我的脸上,照在我的心中。那光是如此的柔和,一点也不像它开始的样子,我甚至都能直视它。就是这柔和的光它给了我平静,消除了我的怨。虽然月亮的强度不如太阳,可他始终和太阳平分秋色。虽然它的光是从太阳那里借的,可他却没有太阳般的霸气。这就是我当夜心中的月亮。我静静的看着它,欣赏着它的美丽、它的柔和、它的内敛、它的沉静、它的皎洁、它的气质……就这样我在平静中淡淡的睡去,也许是因为一直处在紧张中现在放松下来了,也许是我真的是太劳累了,也许是月光给我一颗坦然的心。我睡的非常的沉、非常的香、非常的甜,一觉醒来甚至都错过了每天的起床号。

吃过早餐,我坐在了床上把被子放到腿上,纸放到被子上,开始写。那不是什么检查,而是我在这次演习中的心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