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五十章 成功=运气+勇气

潭轩 收藏 8 11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五十章 成功=运气+勇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运气真的不错,离拂晓前两半个小时的时候我们出了蓝军防线的外围。这时候我们已经得不到保护了,不能再坐车了,因为太容易暴露。和指导员告了别我们开始徒步前行。雨还在下,天还是伸手不见五指,我们两人一组依次掩护前行,其中一个带夜视仪观察巡逻人员。黑夜、秋雨把我们本身感觉器官的灵敏度降到了最低,我们什么都看不到除了黑色,我们什么都听不到除了那无边得沙沙的雨声,我们什么都闻不到除了泥土和雨水的乡土气息,我们什么都感觉不到除了带给鞋子越来越沉重的泥巴以及打在身上的雨点。如果没有夜视仪真难以想象长时间在这样的环境下提心吊胆的行军我是不是会疯掉。

我们的运气真不错,如果没有这雨、这黑夜就凭我们这些三脚猫的渗透功夫怎么可能不被发现?我们的运气真的不错,一路上居然连一个人影子都没看到。特种兵的夜视仪都没有显示有敌军,我们又怎么可能会被发现呢?我们的运气真的不错,只用指北针和地图路也没有走错,甚至连弯路都没怎么走。总之我们的运气真的不错,在距离目标一公里位置的时候我停下来了。我们不能再走了,也不用再走了,因为他们已经在我们60迫击炮的射程之内了。敌人的这个目标位置看一眼就会叫人心动,三面环山只有一条路可以直接进入,山上不停有流动哨巡查。这根本不像等待直升机的集结地。这种地形、这种防御的强度最少是个特种部队的前指!但问题也就来了,现在离拂晓也就不到半个小时了。如果不是因为下雨天早就蒙蒙亮了。一旦天亮了,我们能占领山头从而炮击目标几乎就成了不可能。可是如果现在就打击的话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没能直接看到目标。而且60炮太小了,有效半径不足,所以要求我们要特别的精准。可我们的测量仪器的精度根本达不到。再说了我还不知道那帮特种兵回来了没有呢。怎么办?最好尽快拿出占领山头的方案来!

摘下背包低声对他们说:“我们现在有四门炮,按照图上作业的方法你们把炮瞄好,三门指向目标,一门指向那里。”我指和一个山头说道。“我现在就上去攻击那里的游动哨,如果成功狼崽子把这两门炮先送上去,看到我的信号以后你们再上。”看着他们手下一边忙活一边听我的计划,我非常的安心。我知道就算他们不一定能很精准的打到指挥所,有了这一炮我牺牲的时候也至少能捎上一个。“一旦我被发现了或阵亡了,你们把这四炮尽快打出然后尽快原路撤回。以你们的脚力说不定能都逃脱,到达我军的外围防线。听明白了吗?”大家点头。我就上去了。

我心里暗骂该死的山什么植被都没有,叫我怎么躲?没办法只能借游动哨移动的间歇快速的移动到视线死角——一般都是岩石的后方。手里紧紧握着85式微冲,因为紧张在秋雨的寒冷天气里居然都出汗了。我连大声呼吸都不敢,一阵猛跑停下来以后就要作长长的深呼吸,生怕弄出点动静来。要是实弹就好了,我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了这种想法,一枪过去微冲声音小别人一定听不到。可是现在不同了,如果他在临阵亡前来个“回光反照”大吼一声我的整个计划就完了。这就是为什么那帮特种部队并没有把二班长他们打死,而是仅仅打昏而已。还不是为了不叫他们来个突然大吼?距离越近我就越紧张,万一我稍微弄出点声音被他发现了怎么办?万一击打的部位不对没能一下子制服对手可怎么办?万一力量过大真的打死了怎么办,毕竟也是解放军啊!不过这时候我又该感谢着光秃秃的山,这寒冷的秋雨了。没有植被我就踩不到干草,脚下都是泥巴就是稍微不留意弄出点声响,泥巴就成了消声器。就这样走之字型前进路线,我一点点挨到了那个游动哨的脚下。顾不上什么下手轻重的问题了,当那个哨兵刚一转身我就扑了过去一手捂嘴,一手用冲锋枪打掉他的钢盔,用枪托猛砸他的头部。慢慢的身体软了滑下来,我的心也放下来了。仔细看看他穿的衣服,再想想的动作有点泄气了,很明显只是一般的警卫,决不是什么特种兵!在步话机里轻敲了两下,示意狼崽子过来。我爬在山上尽量压低身体几乎是贴在地面上,用夜视仪开始认真的观察山下我们所要打击的目标。也许是因为天没亮吧,山下静悄悄的,唯一能指明方向的就是帐篷里发出的微弱的灯光。在夜视仪里除了能看到外面放哨的士兵我看不到有什么特别的异动。从观察结果来看我认定这里至少一个营级指挥所,但是这种安静的气氛以及我所要追踪的对手来讲,这又不太符合清理。为什么我们会这么轻松的就摸到这里了?而且这么轻松的就干掉了山上的一个哨兵?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天不论这个目标是真是假我都要毁了它。想到这我的心情反倒宽慰了。是呀,我和这帮特种兵交手好像就从没赢过,我千方百计设计出的拿团长作诱饵的危险计划被他们一下子打的稀巴滥。放林峰、调炮兵小组、勘测驻地这一切的一切还不是为了能够诱杀这帮特种兵?可如今我败了,彻底的败了,我还有什么能再损失的?除了阵亡,我再也想不出我还能损失什么了。

狼崽子终于上来了,我们迅速的把炮瞄好,炮弹装膛。能直接观察到目标,我的信心倍增,两炮足够把它炸上天的了。在对讲机中又轻敲了两下,示意一班长和三班长也可以上来了。我就想,等都上来了我们就在这里埋伏了,反正都快拂晓了用不了多长时间那帮袭击我们团部的特种兵就会回来了,到时候老子连锅端。如果被提前发现了我就立刻开炮。这时候后面传来了脚步声,是一班班长他们。不对,这是脚落在地面的震动,怎么会没有声音?他们每个人都背着一门炮不可能没有脚步声。

“特种部队!快开炮!”我下意识的低声喊着,同时向旁边翻滚、握枪打算开枪掩护狼崽子。已经太晚了,狼崽子虽然离炮近可先受到了进攻,当我反应过来翻过身的时候枪已经被踢飞了,我赶忙用另一只手猛拉他的左腿,他也被我绊倒了。顾不上他有枪了,就算被他打爆我也要先把炮打出去。向狼崽子和炮那里一滚身,就打算开炮。被我绊倒的家伙也挺聪明的,居然没用手枪打我,估计他也算到了我的想法。这里没有导演部的人,我一炮打出去你能说是在我阵亡后开的吗?人都被你们控制住了还能打得了炮?就算告到导演部,他们也几乎没有什么胜算。所以这时候你拔枪击毙我,我也还是会开炮的,怎么样我不傻吧。他迅速的用脚勾住了我,我挣脱不出来,半山腰传来了脚步声。他们的援兵也到了!我用最后的一点力气,猛地出拳砸向骑在狼崽子身上特种兵的太阳穴。我可管不了别的什么了,这一拳下去说不定会出人命的。他也意识到了我是在和他拼命,赶忙侧头,就在他身体重心出现偏移的时候,狼崽子把他掀翻,猛扑向迫击炮,没窜出去多远又被拉倒了。开始攻击我的那个人这时候拳已经到了,我不顾他的攻击继续出手抓住另一个特种兵往回拉,并且漫无目的的狠打。反正打的是特种兵,只要能帮狼崽子解了围,把炮打出去就算成功了。第一个特种兵发现拉我反而会把另一个特种兵也给拉回来,所以开始攻击我的那些要害部位,比如小腹、肝何胃部试图叫我松手。另一个特种兵拉着狼崽子不算居然忙里偷闲的把一门炮给弄翻了。现在就只剩下一门了炮了!狼崽子困难的先前爬着,向着那唯一的一门炮的方向,我的一只手紧紧的抓牢那个特种兵的脚踝,另一只手就那么胡乱的打,可自己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

一声炮响,一切都结束了。我长出了一口气,真是太幸运了,晚一点他们的援军就到了。觉得自己的身子都软绵绵的,有气无力的对狼崽子说:“任务已经完成了,把胸条给他们。咱不作俘虏!”说着撕下了自己身上的胸条,丢给了身边的一个特种兵。

半山腰的人也都跑上来了,在其中我看到了被俘的一般长和三班长。“对不起,潭排。他们突然袭击了我们。我们被……”

躺在地上,都不乐意起来了。“没事儿,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做的很好,差距是……”突然,那种钻心的疼袭击了我,说不下去了,知道是刚才那个特种兵打的。庆幸自己没叫他打到头部和脖子,不然一下还不把我打昏了?可是现在这疼我有点忍不了了。我不想在对手的面前倒下,可是现在的腹部就像开来杂货铺什么滋味的疼都有。我都分辨不清具体是哪里被打了。

看到我的脸色有异,挣扎着要起来,他们马上来扶我。我感激的看着他们心想,这次和郑排交手那次不同。说什么我也不能在他们面前倒下,但是意识开始模糊了。一个人熟练的撕开了衣服,一个湿乎乎的东西被放在了肚子上,揉起来,开始是凉凉的慢慢得再变热最后都有点发烫了。正是这热力给了我意识。听到耳边狼崽子的声音:“你要干什么?”

“……这是酒。”

“他是我们的战友!……亏你下得了手”

……

“他们离炮太近了。”

“那也不行,你知道……”

被搀扶着向着那个“损毁严重”的指挥部走去,听着耳边不断的声音。心想,有个声音怎么如此的即熟悉又陌生呢?那是谁的声音呀?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