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三节 襟章也是物资?!

反手一刀 收藏 8 31
导读: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三节 襟章也是物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三节 襟章也是物资?!




林BIAO实地考察完平型关一带的地形,发现基本与图上所绘相符,这更坚定了他在平型关与日军大战一场的决心。这么多天来他一直在苦思良策,一张军用地图被涂得面目全非,种种设想种种布署,心里进行了无数次的推演。

“天时地利人和,此战后我必名扬天下!”林BIAO沉溺于自己心中描绘的战斗场景中,虽是城府很深的人,仍掩饰不住内心的激情。他取出纸笔,将公文包铺在膝盖上亲自给八路军总部和中央军委起草了一份电文:

朱、彭并告毛:

关于一方面军目前行动方针,我意不只陈旅(陈光旅)应在所在地域,协同友军作战,师直及徐旅(徐海DONG旅)亦因同样的任务而靠近,陈旅暂时不应以做群众工作为中心任务而进驻阜平,因为:

1.目前敌正前进中、运动中、作战中,此为我进行运动战之良好机会,我友军目前尚有抗击敌人之相当力量,为能得到友军作战之良好机会,现地域为山地,乃求山地战之良好机会,倘过此时机,敌已击破友军通过山地,并进占诸主要城市时,即较难求运动战山地战及友军配合之作战。

2.目前军民正在看我军直接参战,如我参战兵力过少,则有失众望。

3.兵力过少。则不能将以绝对优势兵力消灭敌之一部。

4.目前须以打胜仗,捉俘虏,提高军民抗战信心,提高党与红军威信,打了胜仗更容易动员群众与扩大红军。

5.目前如集中一师以上兵力于狭窄区域求战,当然是不妥的,用不开的,但以一师以下兵力则是须要的,用得开的。目前第一仗应以集中约一师的兵力为好,待尔后客观情况上已失去一师兵力作运动战之可能时,再分散作群众工作和游击。

一宿未眠,林BIAO扔下笔,走到门外。透过淡淡一重薄雾,平型关一带的古长城影影绰绰地耸立在山脊和峰顶。群峰耸立状如狼牙,山峦相连,谷深坡陡,仿若护院猛兽俯卧待发,张开大嘴待倭奴来犯而食。

————————————————————

1937年9月17日,吴德正式成为八路军的一员,就跟在杨得ZHI团长身边成为了一名警卫员。参军了总得有东西发吧,于是吴德兴致勃勃的跑去找军需科长,想看看到底能发些什么不一样的东东。但是没有想到,军需科长不但什么都没有发,还把赵平东与赵雅的两支王八盒子跟一支三八大盖给收了上去,美其名妙一切缴获要归公,吴德当然不干,军需科长一句话,“这是团长的命令,你去找他去。”

送走吴德后,军需科科长乐的合不拢嘴,这投奔过来的吴德不但什么都不缺枪支弹药服装装备物资比老八路都齐全,而且还送来武器,这下子又可以多装备几个人,那可都是钱啊,真希望多来几个像他这样的就好了。

吴德心里极度不爽,跑杨团长那里去抗议,说道:“你物资装备不发也就算了,为啥连我给两个侄子侄女防身用的枪都给收了?!”

“你那两个小P孩子要枪干什么?人还没有枪高,再说了,有我们保护,在我们后方,你还怕他们会不安全啊!”杨团长理所因当的对着吴德说道“再说了,怎么没发物资给你啊,不是已经发了个八路军的布质襟章吗!”杨团长指了指吴德蓝军装的左臂。

吴德暴怒,扯着左臂章,吼道“这也能叫物资吗?!”

“啪!”杨团长就是一个锅盖下来(赵平东在一旁偷笑:以前老欺负偶,这下子有人来收拾你了吧!),“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我说它是物资那就是物资,你个小子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现在就给我滚,少来烦老子,老子忙着呢!”杨团长根本就没把吴德放在眼里,挥了挥手,像赶只苍蝇一样把吴德给赶了出去。

正当吴德灰溜溜的走到门口,杨团长又丢了一句话过来,“小子,有一批北平过来的学生要我们团送到延安去,你可以顺便把那两个孩子给捎上,去找政委,这事他在管。”

“是!”

#########################

“报告!”

“进来!”

“陈政委好!”吴德跨进了陈正湘政委的房间,一个立正敬了个礼。

“呵,是吴德啊,来坐坐,有什么事?”陈正湘停下了手中的笔,看着吴德。

“政委,听说有一批学生要送去延安,能不能把我那两个侄子侄女给捎上?”

陈政委想了想,说道:“可以啊,正好延安也有少年学校,正好可以把他们送过去,这可以去找周参谋,这次是他负责带队,然后我再写封介绍信,那学校的校长是我的老熟人,肯定能照顾好他们的”

“是,谢谢政委!那我先去找周参谋了”吴德闻言心里相当的高兴,这下子对赵大哥也有交待了,少年学校,那不就是教育高干子弟的学校,里面不都是革命先辈遗留下来的孩子或者是八路军干部的子女,那里可是前途大大的,真不错,好,好,赵大哥赵大嫂你们就放心好了,你们的孩子肯定能有出息的。有点兴奋的吴德转身就跑去找周参谋,连礼都忘了敬。

“这小子,我怎么看也不像聂政委嘴里的高材生啊!”陈政委摇了摇头,对吴德的冒失很不感冒。

“周参谋!周参谋!你躲哪旮旯啦?!”吴德人未进,声音就已经冲进了团部旁边的偏院,听其他人说周参谋在这里,给那群学生讲路上的相关事项与纪律。吴德这几天跟周参谋相处的还不错,周参谋是个老红军老参谋,对参谋业务相当的贤熟,那天在平型关,他也跟了去,回来后跟吴德切磋了许久,让吴德受益非浅,而周参谋也对吴德那天马行空的作业赞叹不已(哪里是天马行空,只是吴德东搬一个战役分折西挪一个战术理论而已),一来二去,两人关系上深的相当快,吴德也就能在他面前大大咧咧没大没小。

一个大跨步进门,满院子的学生都齐唰唰的对着吴德行了个注目礼,吴德突然感觉眼前的场景有点面熟,一脸的尴尬,摸着脑袋就站在那里傻笑,右手还伸起来挥动着打着招呼,“嗨……呵…嗬……大家好啊……呵..呵….!”

“哄………………….”又是个哄堂大笑,学生们都笑的东倒西歪,八路军里也有这么冒失的人,还有他那样子真的好好笑。

“你干什么呢?!这么冒冒失失的,还像个八路军战士吗!?”,周参谋对吴德打断他上课的举动心里也相当不爽,特别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你不注意形象我也要注意形象,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女学生在这里,要知道你哥哥我到现在还是个光棍汉,真不厚道。周参谋批评了吴德一顿后正要拉着他到一旁讲话。

“吴德!”

“吴德,吴奇龙,是不是你啊!”学生群中响起几声喊声。

吴德听到几声很耳熟的声音,并且吴奇龙这个大字可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转过头向人群望去,只见几道身影站了起来。

“吖,原来是你们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