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四十七章 计划的较量(续)

潭轩 收藏 9 45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四十七章 计划的较量(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报告!”我和郑排在门口规规矩矩的站好。

“进来。”是团长的声音。

进门、立正、敬礼。团长先说话了:“什么时候这么规矩了?自从团部到了这儿以后你进来就没喊过报告,是不是犯什么错了?”

我首先说了:“报告团长,我们是来请功的。”

“请功?你们有什么功!?”

“我们刚才抓到了一个特种兵。叫林峰。”郑排插话:“他可是个中队长!”

挺感兴趣,马上就问:“说说怎么回事?”于是我就把过程如实跟团长说了,只是把抓捕的过程说的挺玄乎,好像要不是有郑排我们还不一定降服得了他似的,郑排也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就是脸上不怎么自然。我就装着没看到。

“那么人呢?”

“我给放了。”

“放了!!”听他的声音都变了,好像一下子高了八度,我赶忙标准的立正。“谁给你放了的权利的!?就因为是你抓的?”简直就是狮子吼。

“我们要是不放,有什么好方法处理他吗?”

楞了一下,“他是我们的俘虏啊!”

“那么我们还需要派士兵来看守他。可我们现有的兵力连防御都很吃紧。万一在被他跑了,我们的损失就更大了。说不定连您的安全都有危险。”我冷静的说。

“……”好像明白点我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放了他比不放要强?”

“我正是这个意思。”

“我们为什么不去导演部告状?”

“那可是导演部首肯的!您认为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团长没说话,我知道他知道但我还是要说:“这只能会给导演部难看!还会打击我们自己的士气,对我们没什么好处。”

“你就为了这?”

“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害怕导演部再想出别的方法作弊。再说我们应该从实战角度出发,允许他们做出这样的举动。毕竟,林峰说得对。不可能带着发烟缸出来搞这种侦察。”

显然被我说服了:“那么依你的意思我们向不向师部报告呢?”

“当然要报告。只是不能这样如实报告。我们就说发现有侦察兵化妆成老百姓,混在其中卖东西,来观察军事目标。”

“我们是不是建议驱散这些卖东西的?”

“这样不好,我们还要考虑军民关系不是?建议对这些人多注意就行了,说不定还能像我们一样再抓一个活的呢。”

“你小子真鬼道。”

我笑着说:“你还忘了一种选择。”

“噢?”

“我们可以把他击毙。”我笑着说。

“你小子又开始耍小聪明了,算了,要是不叫你说你还不憋死?”

“因为我把他的枪给留下了。”说着拿出了那把小枪把玩起来。

“你是要他自己来取?”

“正是。所以我们要加强防御,想来他应该很快就会来攻击我们了。堂堂特种部队的中队长叫人缴了械,还不敢回来取。这话要是传了出去特种部队的牌子就真的被砸了。”

“你呀!”看得出对我是又气又爱。

“团长,我们这么处心积虑的,您说应该怎么表彰我们?”

“私自把人放走了,还表彰?以后还不都跟你们学去了?再说了你要表彰也没用,不是给人,就自己祸祸了。要是到时候再有人反映你破坏奖状,我可不给你兜着了。”

我笑着说:“不还有郑排呢吗?”

郑排赶忙说:“都是潭轩想出来的。他都没有奖励,我怎么好要?”

“他也敢要奖励?你问问他打过多少次架?我给他少和稀泥了吗?”

我们都笑了,最后我说:“团长,您看看您的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你还都拿着当宝贝,喜欢的不行不行的。”

“谁说我喜欢你们两个了?一个是小鬼儿,一个是蔫淘气竟给我惹麻烦。这下你还把特种兵给招来了。”

“团长,您要是不喜欢我们俩也没关系。那个林峰说了,他喜欢我们还邀请我们去呢。不信你问问郑排。”

“是真的。他还说可惜特种部队不能全军选拔人才。”

“那好,到时候我一定放人。”团长打着哈哈,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这句无心之言日后叫他后悔不已。

自从俘虏事件以后师部下了命令,不论是谁都不许在演习时去军营门口买东西。看来师部也是考虑到军民关系,所以没有强制轰他们离开。自此,门口的老乡们也就少一项收入。如果他们知道我是其中的罪魁祸首的话,骂也会被他们骂死了。这里的老乡本来就已经够艰苦的了可我们……哎!这也要怪那些可恶的特种兵。干吗要拿那些可怜无辜的老百姓当挡箭牌呢?说起特种兵我就奇怪,为什么他们就没动静了呢?不仅是对我们,对别的指挥所也没有任何动作。如果仅从这方面看,驱逐门口的小摊贩还是起到里一定的作用的。毕竟剪断了敌人获取我方防御部署的一个渠道。如果混入的人多的话,说不定这还是他们先前部队潜入的一种方法呢。B团团部被袭击时的位置和好几个村都不远,那里的摊贩一定少不了。或许就是因为这B团团部才被端的。

我和林峰有君子协定,自从放走他以后我就没有好好睡过。晚上团里总在作计划,团长知道我有些鬼点子每次都叫上我。所以此后也用不着叫,晚上天天的都在会议帐篷里面泡着。即使没有会议也少不了要干的活计,自从政委和参谋长走了以后团部的人员只剩下一多半了,参谋们天天忙的各个都是熊猫眼,你说我能就进来看看知道没有会了扭头就走吗?更何况我是学炮的,图上作业也算是专业项目了,所以能帮还是就帮帮吧。如果要是赶上开会就更麻烦了,会上布置的什么作战任务一夜功夫你必须弄出来,因为明天团长就会要了。但是不论晚上多晚回去我都坚持到山顶上去看看。每次都是悄悄的上去,看看他们的警惕性如何。这样来回来去的一折腾睡眠时间也就省不下什么了。早上是我和狼崽子的班,到了下午又要搜集战报以备晚上向团长汇报。再加上这帮该死的特种兵迟迟不来,我总是不放心,一有空就要到外围防线上去看看,弄得机步连长都有意见了。我也只好每次都装作出来跑步锻炼身体。所以你们可以想象那一段时期我的睡眠时间是多么的稀少了吧。如果晚上没会我还能睡个4、5个小时,有会下午能打个盹儿就不错了。

我的情况我手底下的兵最清楚。特别是例行的晚上偷袭非常耗费体力、精力和时间。二班长不敢说叫我别来查了,于是就把情况和大家伙说了。所以就有了一次对我的民主专政。下午,是三班长和一班长的班。我们等来的不仅仅是他们两个,还有二班长和一个他班里的士兵。

“哟!今儿什么日子呀?哥儿几个都来齐了。”我知道一定有事,不然他们怎么凑到一起了?

“潭排,我知道您最民主了。所以……所以您能不能听听我们的意见。”三班长先说话了,很明显是预先商量好的。

“你们有意见了?都是一个部队的,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还没等我说完,一班长就插话了:“不是我们没困难,只是觉得您应该多休息。”一班长性子直,心里有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没想到是这问题,想了想说:“现在团部人手紧,一个人恨不得拆成两个用。我也就是去打把手,都是文职工作又不累。”

“潭排,我们可都是在一块儿的。您一天睡几个小时我们都数能数出来。”二班长比较心细,大有要一一核对的气势。

我不乐意了:“你看看团部的那几个参谋有几个睡眠是足的?还不是各个熊猫眼?”

“可您毕竟不是团里的参谋呀!”狼崽子很没礼貌的说。

“我可是军校科班出身,咱们团里的这几个参谋水平说不定还没我高呢。”我明显是在回避问题。我知道我虽然不是团里的参谋,可是我现在每天的工作量可以和一个正常时期的参谋相当——至多不少,只因为团长对我的信任。有了这份信任我觉得我的付出就是利索应当的了。

没想到我的回答居然叫他们反驳不了了,我暗自好笑。这时候三班长说话了:“潭排,我知道团里的工作重要,所以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觉得我们五个轮班值勤没问题,决定让您退出山上的值勤……”

几天都没休息好,肝火盛。没等他说完我就勃然大怒道:“放屁,你们商量有个屁用!现在这里我说了算,怎么着?你斜眼瞪我干啥?告诉你,这个小组我是负责人,轮不上你们商量!”

狼崽子挨了说,不服气:“知道您是负责人,没人和您争。不过您这样下去,还能熬几天?”

“哈,哈,哈!”我在山上仰天长笑,一吐我胸中的闷气。“你难道忘了我此次来的任务了吗?我的任务就是在这里,看管好这两门炮,在最后的时刻给予敌人最后一击。你难道忘了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吗?我们是来参加演习的,我们的目的就是来取胜的。虽然最后的胜利不一定属于我们,但是能为这个目标做出最大的努力我无愧于心。对手很强大,这就需要我们付出更大的努力。能与这样的对手交锋是我的,也是你们大家的荣幸。但如果我们散漫不前而糊涂的输掉了这次交锋,不仅那些特种兵会瞧不起我们,就连我们自己也会懊悔一生。什么时候才能体现出一个军人的价值?是在战争中。和平时期没有战争,演习就是战争!只有在这里在这个时期才能体现我们的价值!而你们却要我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退出战场!”

大家显然被我的话说动了。三班长保持着他的理性:“潭排,您给我的书中作训计划一章中说,一天就算是再艰苦的训练,也应该保障受训者一天四个小时的睡眠。而且不能超过一个月。否则会使受训者受到永久性伤害,而且也达不到训练的效果。而您现在的睡眠明显不到这一最低指标。”

“可是你忘了这一训练计划的针对项目了——他指得是大训练量、用以拉体能的项目。而我现在大多时间不是在团部作文职工作,就是体能消耗极低的值勤工作。况且我现在不还没到一个月呢吗?”我轻松地说。

“潭排——!”还要再说。

“就这么决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