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四十六章 计划的较量(下部)

潭轩 收藏 5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他的这一句话你们能够想象得出给这间小屋带来了什么吗?大家先是吃惊,很快就是愤怒。大家的眼光一起指向了导演部的贺参谋,如果说眼中能冒火的话,如果说眼光也能杀人的话那一定指的就是现在。贺参谋也在吃惊,当看到这一道道像利剑一样的眼光都指向他,恨不得吃了他的面容,他明显觉得理亏了:“不,我不知道这些。我只负责团部,把情况汇报给导演部。导演部的情况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的眼睛自从他说出那句话开始就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林峰,我要好好看着他有什么反应。察言观色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自从演习打响前就知道这将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演习,并且知道会出现导演部偏心的情况,所以我并没有吃惊,更没有愤怒。我就是那么冷冷的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林峰,我希望能从气势上压垮对手,慢慢的我从他的眼神里到了一丝的愧疚,我露出了一丝不经意笑。

这时候郑排狠狠的把钢盔摔在了地上,砰的一声响,钢盔在地上旋转着显示着这一下的力量。“这仗真他妈的没法打了,红军合伙导演部作弊。”他暴怒道。跟着他的声音,骂声四起。

最不冷静的一班长一把把林峰按在了地上一边骂一边就开捶,好像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似的。接着就是狼崽子,他没有骂声有的只是坚定的拳头,林峰并没有还手。一直讲优待俘虏的贺参谋这时却忘了自己的职责。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我吼道。

两个家伙像是上满发条的闹钟,一个劲儿的响个不停,丝毫不因我的命令而停手。

脚踹在了两人的胸膛,把他们都踹躺下了。“你们打他干什么?!”我赶忙去扶起林峰坐到床上,不冷不热的问:“你没事吧。”

“嘿嘿,这算什么?我们天天有训练,强度可比这大。”这时候的眼神没了愧疚,变成了孤傲。我的心沉了一下。

虽然他这么说但看着他出血的鼻子我还是不放心,忙乱地摸他的肋骨、胸骨和四肢。“三班长,你快去把王军医叫来。”发现那两个人还躺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叫你们停手没听见!?怎么着还想叫我道歉才起来?”

两人站起来看我还是虎着脸,狼崽子忙说:“潭排,是我们错了,您别生气了。”

“潭排?你就是炮兵连的潭轩排长?”

我冲林峰笑了笑,虎着脸对两人说:“你们不应该向我道歉,应该向林中队道歉。他有什么错?他不过是在执行任务。你们俩就把人打成这样!不像话。”

“没事,没事。如果我是他们,我也会很气愤的。”林峰打圆场。

我没说话,就是虎着脸看着他们俩。

老大不情愿,捏着鼻子说:“对不起。”声音小的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没吃饭是怎么着?蚊子叫呢?”

“对不起,我们错了,请您原谅。”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没事儿,没事儿。”林峰笑着拉两个人坐下,对我说:“早就听说翠鸟战术是一个年轻的排长率先提出的。能看穿我的伪装,手低下的兵对你言听计从,果然名不虚传。”

我苦笑,“自从团里听取了我的意见把团部弄到这里我就没一天睡好过。我总觉得这个计划好像有一个莫大的弱点,可我都想疯了也没想出来。您是专业的,不像我是炮兵,给我参谋一下好吗?”我是真心求教,因为我心虚呀。计划是我定的如果有什么差池的话全团官兵的努力会付之东流。虽然责任有团长担着,可是我的压力更大呀。

“这个计划也是你定的?”

“不错,因为我刚从陆院毕业,所以可以得到外军特种部队的第一手资料。演习前介绍外军特种部队的报告也是我作的。”

“那些资料都是外文的吧?”

“那可都是第一手资料!”

他苦笑,比我笑的还难看:“什么时候特种部队能够全军选拔人才就好了。”陷入了沉思不再说什么了。军医检查完了给伤口作了适当的处理,示意没什么问题就走了。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道:“那么说你觉得我适合做特种兵了?”

“至少头脑是够了。”

狼崽子狠不服气:“我们排长在团大比武的时候格斗是第一名。”

“哦,还不错。”言不由衷。

郑排不乐意了:“你他妈都被俘了还牛个X呀?”

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了。

我一心想着的是怎么从他的口中得到这个防御计划的不足。不过我知道普通的士兵就算知道什么秘密面对敌方也是不肯说什么呢,更何况是个特种兵!“那么请你告诉我,我怎么才能从你的口中得到这个计划的补充意见呢?仅仅是个人的也行。如果你乐意我可以不把这件事向上面汇报,直接放你走。当然这也仅仅是个人行为,到时候我愿意接受团里给我的任何处罚。”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打动他,所以干脆开门见山了。

“你觉得我会说吗?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军之娇子的特种兵!就算我是以个人名义说了,来换取你所谓的个人行为的释放,你还会看得起我吗?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所处的位置不平等。你不论把话说得多冠冕堂皇都不能改变我用情报来换取自由,或者说来挽回损失的事实。特种兵也是人,也允许犯错误。但是丢掉特种兵的荣誉是不可饶恕的!”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如同到了五味瓶一样。有一个军人对一个军人的欣赏和钦佩;有和这样的对手交锋的喜悦——不由得看了一眼郑排,他也应该有和我相同的看法吧;还有因没有得到答复的遗憾。不过在这些感情的最后是我胸中猛然升起的是豪情——为什么一定要强求人呢?我们比他们差在哪了?!我如此精心制定的计划,团长也没能挑出什么漏洞。他能比我们强多少?有本事就过来攻吧!我已经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与之一搏了,就等着他们了!

再说也是无用——不仅是对他的不尊重,更是对我自身的否定。转变了话题:“没了你对于你们中队会有影响吗?”

“当然有,不过影响不大,特种部队里每个人都能指挥一个作战分队。特种兵都是全能的战士。”说着眼光里流露出骄傲的神情。

“那好我现在把你抓住了,你服气吗?”

很突然的问题,想了想,“开始的时候觉得不服气,觉得是自己太大意了。不过现在想想,你能看穿还把我给骗进来也是实力的体现。所以这次我服气。”

“哈,哈,哈。”我狂笑起来:“那么说下次在遇上就不服气了?那好有本事你们就来掏我们的团部,我在这里等着你,你敢不敢?”他点头。“好有骨气。不亏是被誉为军之娇子的特种兵。三班长你把他送出吧,小心别叫人注意到。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来送烟的。”

“你要放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是的,不过有个条件。”他的脸沉下来了,肯定以为我会老调重弹。“叫我哥们选几盒烟,刚才我都答应人家了。”

很为难的样子,“这可都是公款买的。回去还要和政委对帐呢。”

“谁不知道你们薪水高呀,你就说贿赂军官用了。”对郑排说:“也没什么好烟,你快点挑,挑完了好叫他走。”

“潭排,我觉得我们这么做不妥,怎么也应该跟团长汇报一下吧。”

“要是汇报了还能放得了他吗?出了什么事我担着。你难道就不想和他们真刀真枪的干一仗吗?”

犹豫了:“算了,听你的就是。”

“挑点贵的,人家薪水高,好不容易逮到了,要是不狠宰一下就放了,不是太亏了吗?”

我这一撺掇一班长和狼崽子也偷偷拿了一包,我就装着没看到。“行,都还你了吧。”我笑着问。

“枪。”手伸了出来。

“哦,这东西可不能给你。先放我这儿,想拿回去要靠你自己的本事。”

没有不高兴,更没有气愤,冷笑了一下:“放心我们一定会在见面的。而且最终我会拿回来的。”跟着三班长离开了。

对贺参谋说:“我希望这件事别传到团长耳朵里,如果那样的话蓝军违规的官司打到了导演部,导演部也会很难看的。”贺参谋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对郑排说:“走,和我找团长邀功去。”

“你不是说不向团长汇报吗?”

“我是和他们那么说。有功还不去领呀,你当我是傻子呀!”

恍然大悟,笑道:“你呀,哪来这么多鬼点子呀?”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