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天下 飒飒东风秋渐浓,扫清阴戾天地空 夜探(27)

两只蝴蝶飞 收藏 0 1
导读:浪子天下 飒飒东风秋渐浓,扫清阴戾天地空 夜探(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9/


夜探


一个人要是只吃一种食物,而且是那种难以下咽的方便食品,并且一连吃了一个星期,无论是谁也会厌恶的。‘三狼’因没有收到酬金,而且还与夜莺联系不上,所以他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下依然冒险留了下来。他因怕在大街上被‘黑龙会’的人认出来而不敢上街,所以买了一个星期的大包方便面,撕开用开水一冲即可的那种,当他吃完最后一包面,寻思着是不是该改善改善了,一个礼拜没见荤腥了,肚子里早已经没有油腥儿了,所以决定今天的晚饭就出去吃了!


湘菜馆是南方人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了,当‘三狼’坐在角落里品尝着辣香四溢的菜肴时,他决没想到他的行踪会被我看到,本来我没想到这么快找到他的,怨只怨他太小心太大意了,小心点儿本身并没有错,但他小心地过了头,他之所以错,是错在他买的食物太多了,他的桌上摆着六个菜,我是从这一点上看出问题的。只要不是乞丐、或者饿了三、四天的人,一个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吃得了那么多的菜的,他不是乞丐,看他的穿着也不像三、四天没吃过饭的样子,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肚子没油水儿了。


我的计划是在市区先找一个地方落脚,然后慢慢地发展,我计划在半年的时间里彻底统一k市的地下力量,所以我今天是进市区寻找楼盘的,转悠了一个下午了,也感觉有点儿饿了,眼看到了晚饭的时间,正琢磨着到哪里吃饭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家正宗的湘菜馆,信步走了进去,点了一份毛血旺和两份米饭就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边喝茶,边打量饭馆的布置。我的眼睛落在‘三狼’ 身上的时候,还为他的英俊面貌喝了一声彩,可当看到桌子上的六个菜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了,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发现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明亮,有时还闪过一道狠毒亮光,这决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这个人不简单。


‘三狼’打着饱嗝,满意地叼着牙签结帐离去,我急忙跟了上去,一直跟随他到了一片平房区,看着他进入了一个刷着大红漆的门口,我才匆匆离去。



我暗自奇怪,穿着那么高级的衣服,吃着价格不菲的饭菜,却住着这样的房子,与身份根本就不匹配,这个人一定有问题,我决定今天晚上亲自来探查探查,在这紧要关头我不能有一丁点儿的马虎大意,任何可疑的人或事我都不能放过,因为一旦有些事情没考虑到就有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漆黑的夜里,屋里没开灯,我静静地站在窗户前面凝视着‘三狼’一动不动,‘三狼’也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他因恐惧而双手颤抖,就连放在床头的两把WE银龙B手枪都不敢去拿。


‘三狼’看着我的眼睛,内心很恐惧,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在黑夜里依然发着寒光。自己自打干了这一行,杀过的人足有三、四十个,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就从来没让任何一个人给自己的压力这么大过,虽然那个人没有动作,也没说话,只是用那黑睦的眼睛看着你。


终于,‘三狼’受不了了,扭头就去抓枪,可用枪指向窗外的时候,却发现窗外根本就没人,幻觉?不是,绝对不是幻觉,因害怕而流下的冷汗依然在自己的后背慢慢流淌,鬼?那就更不可能了,虽说自己杀了那么多的人,可自己从来就是个无神论者,根本就不相信世间会有那种东西存在。


外屋的门被打开了,一阵沙沙地脚步声向自己的房间走来,‘三狼’急忙拿枪指着门,等屋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开枪击毙来人。声音在门口停止了,门慢慢地被推开了,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的轮廓,‘三狼’双枪齐开,‘啪、啪、啪’几声枪响,门已经被打的几乎支离破碎,他对自己的枪法极具信心,却没感觉到来人中枪的感应,就好像那个人就是真的鬼魅一样。


恐惧在加深,双腿也忍不住抖动起来“你是谁?想干什么?”声音因恐惧而颤抖。


“你把枪放下好吗?你应该看得出枪是伤不了我的,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我没有恶意”枪虽然威胁不到我,可我还是不想冒不必要得险,另外,我想到他手里有枪,更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更加肯定了他不是一般人的想法,这样的人对我还是有一定用处的。


我突然升起了收服他的念头,如果真的能把他归拢到我的手下,我不是又添了一员虎将吗!有一些不能明着来的,我就暗着来。自从我下定决心走这条路的时候,我就暂时把什么良心善念统统抛到了脑后。


有时看电视的时候,节三差五的报道,不是这里发生了黑帮械斗,就是那里发生了毒贩火拼。我就想;如果我统一了全部的地下力量,在我的领导下不就没有了黑帮械斗吗!毒贩不就没有门路进入我们中国的地盘了吗?我要统一黑道就需要大量的人手,只要有一定能力的人,帮的上我的人,我都需要。


‘三狼’慢慢将枪口垂了下来,但依然紧紧握在手中,他虽然不再用枪指着我,可随时提防我突然发难。我慢慢地走了进去,缓缓坐在了沙发上,示意他也坐下,可他根本就没理我这个茬,站在那里小心的看着我。


“你贵姓?”我心平气和地问道。


‘三狼’见我似乎根本没将他看在眼里,多少年养成的傲气又爆发出来,全然没想到我刚才给他的压迫感。他又用枪指着我说得:“我不知道你谁,想干什么,总之你要是说不出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好像主动权又掌握在走进的手里似的。


我嘿嘿一笑“我的话你还没回答”。


他用枪指着我的头“现在好像是我在审问着你吧?”说罢还摆了摆手中的枪,意思是说;我手里有枪,而且还正在指着你的脑袋。


“你真的以为你能威胁的到我吗?”我微笑的说道。


“难道你比子弹还快吗?”


“你说哪?也许可能吧”


“ 什么意思?”他不明所以地说道。


可没等他的话说完,就感到眼前人影一晃,手里的枪已经不在自己的手里了,再看沙发上坐着的人,依然笑眯眯地,好像他根本没有动过似的,可手里握着的那两只WE银龙手枪,正是自己的那两把。


‘三狼’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这..这也太变态了吧,抢了我的抢不说,两、三米的距离在1.5秒的时间里还打了个来回,他是怎么练出来的?


“这回你该可以坐下了吧?”我说道。


他依然没理我,只是不停地来回几次看看自己的双手,又看看我,脸上露出迷茫,困惑、难以置信的表情。


“咳咳!我故意咳嗽了两声”又是一个萧野似的呆瓜。“嗨!该醒醒了”


“啊!?噢!你!...你...你是谁?你...你想干什么?”‘三狼’一屁股坐在地上,边说话,边一点儿一点儿地往后靠,他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阎罗爷在向他招手。


“呵呵!你不用害怕,我不是阎王爷,我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不信你摸摸看?”我伸出手凑到他的面前,脸上挂着和睦的微笑。


他将信将疑的伸出手摸了摸我的手背,眼里不再是惊惧惶恐的神情,而是冒出了正常人应该有的光亮。


“你有什么事儿找我?说吧”他见我没有杀他的意思,为了不受折磨,还不如痛痛快快地与我合作。


“好~既然你是个明白人,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我直接问道。


“我叫‘三狼’,是个杀手”他回答道。


“杀手?”我在电视上倒是经常看到,没想到在现实生活中还真的存在这种人,这更加使我想把他收服的念头加重了。


“哪!你知道我是谁吗?来找你又有什么目的吗?”我说道。


他茫然的摇摇头,并没有答话,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不回答,我一样会自己说出来的。


“我就是‘青虎帮’的老大,龙雨。”


“咦?‘青虎帮’的老大不是萧野吗?”他问道。


“原来是他,可现在不是了,为了让你相信我以后所说的话,我先让你看一样儿东西,希望你不要大惊小怪”说着,我就把他的那两只手枪取了过来。


他见我取枪,很是紧张了一下,当想到如果这个人要杀他根本就没必要和他讲那么多废话时,他的心又放了下来。


我把子弹取了出来,以免它爆炸伤人,‘三狼’静静地看着我不明所以,到底要搞什么鬼花枪?


我说道:“你看仔细了”说完我就把两只枪象拧麻花似的拧在了一起,又团在手里捏了捏,等我张开手后,那两只枪已经象一团橄榄球般大小的废铁了。要知道造枪的钢材不是一般的钢材,造枪的钢材是高密度合成钢,其坚硬程度可比其它钢材强了数十倍,然而在我的手里就像一团面团一样被我揉成了一团废铁。


‘三狼’张着嘴,半天没合上,慢慢拿过那两只曾经的手枪轻轻抚摸着,要不是枪的份量摆在那里,他宁可相信这是一场梦。


我静静地等着他恢复,直到二十多分钟后他才抬起头说道:“你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你说吧,我承受的住”


“我想让你当我的手下,我要你与我一起去打天下,虽然我不能给你多少钱,可我能给你无以伦比的刺激生活,你想一想,如果我去统一中国的地下力量,是多么的刺激与伟大。其结果咱不必细说,就是其中的经历也是轰轰烈烈的。我再问你,你是愿意抱着一堆烂纸碌碌无为地过一生呢?还是趁年轻的时候轰轰烈烈地拼搏一下,就算是死也好让自己在老的时候有一个美好的回忆伴随着你?”我引导着他说道。


啊!这个年轻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抱负,竟然想统一地下江湖道,是问,你有那么大的能力吗?切不说能力的大小,就说你的人、钱、枪从哪里来?这一切都不是说有就有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